【一松X一松】同化(第一章)

惡魔X哥特

感謝好兒子替我畫插圖白石 莊市

說在前面:
我對於哥特不是很了解,所以我憑我了解的來寫
我對於利維坦也不是很了解,所以我也憑我了解的來寫
OOC
一松(利維坦)X一松(哥特)
有一子出沒(但是不是主要的)
不確定其他兄弟會不會出現
最近迷之倦怠期不知道能不能更完他
其他想到再補

第一章
當一松打開教室的門時突然有一盆夾帶著黑色墨水的水盆從上面砸下來,正好砸到開門進來的一松,白皙的襯衫被墨水染黑,原本黑色的毛衣被深色的墨水弄得更加深沉,班上的同學發出此起彼落的嘲笑聲,還有竊竊私語談論著一松種種糗事的笑聲,一松低下頭盡力去無視那些人,但是那些令他難受的聲音還是一直不斷的鑽入一松的耳裡......

雖然這樣說很可悲,但是這樣的日子一松已經習慣了,不如說不得不習慣,在這所學校裡較為能力低下的人被做了這樣的待遇一直都是合理的,雖然很想脫離這樣的校園生活,但是因為種種不可抗力的因素他還是留了下來。

不過這樣像當於絕望的校園生活對一松來說還是有小小的慰藉,放學後一松一如往常的彎進校舍後面,那裡有一座矮牆,平時只要一松靠近那裡,那附近的野貓就是聚集到一松的身邊,討食討摸撒嬌的磨蹭著一松的手或是腿,貓咪親暱的接觸對一松來說可以放鬆也可以感到開心。

但是日子卻在這一天發生巨變,貓糧散落一地,平時被他細心照顧的貓咪一個個沒有生息的倒在地上,一松緊張的捧起貓咪,但是就算怎麼叫喚貓咪都沒有回應他,這樣的巨變讓一松的內心燃起憤怒及悲傷......

這所學校雖然是魔法學院,但是卻也有許多禁忌,其實包括控制人心、操作人類,當然還有最大的禁忌就是死者復生,據說之前有位前輩想要讓自己的孩子和老婆復活卻召喚出的惡魔,最後不只沒有辦法復活自己的親人還被惡魔給控制,最後幾乎毀了一半的學校才將惡魔給趕回地獄,從此所有記載復活術的書籍都被列為禁書......

一松的姐姐是有名氣的占卜師,而父母都下落不明,一松跟自己姐姐關係也是從小就非常好,雖然姐姐非常毒舌,但是對一松卻特別關心,雖然多多少少猜到一松在學校的遭遇,但是一松不說一松的姐姐也不會多問,但是最近他發現一松的狀況非常奇怪......

以前放學回家後一松總是會跟自己聊聊一些今天發生的事,不過多半也是貓,但是自從上周開始,一松回到家裡後馬上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雖然很好奇但是問了一松也什麼都不說......

貓咪死掉後一松覺得自己去學校的意義都被剝奪了,雖然很想查出殺害貓咪的犯人是誰,但是就算報仇也於事無補,直到有一天他在自己家的地下室發現了一本被用鎖和鐵鍊綑的死死的書籍,一松出於好奇將這本書帶回房間,然後用石頭將已經生鏽的鎖頭敲壞,這才發現這是一本記載死者復活的魔法之書。

昏暗的房間,一松已經依照書上寫的畫好了魔法陣,雖然書上說要是施術者一個不小心會造成反噬,這個魔法是充滿危險的魔法,但是只要能讓朋友再次甦醒過來,一松覺得這麼什麼好怕的......

一松將貓的屍體放在魔法陣中心,他不禁由衷感謝現在是下大雪的寒冬,不然貓咪的屍體不會保留這麼完好,一松先將窗簾拉上,然後拿出刀子割開自己的手背,將血滴在魔法陣上面,雖然只是幾滴血,但是血在滴到魔法陣上後像是擁有生命一般,順著魔法陣的線條將整個魔法陣都染紅,一松並沒有感到驚訝,而是將書本翻開,開始照著書本上的復活咒唸了起來,傷口上的血順著手掌留到魔法書上,魔法陣發出強烈的紅光,將陰暗的房間整個照亮,絢麗的魔法陣閃著紅光開始轉動,隨著一松的咒語,魔法陣開始發出雷光,就在一松咒語最後一個字落下時,突然從魔法陣上傳來一道衝擊,硬是把一松給往後震開,隨後從魔法陣冒出許多白煙,一松清楚看到白煙裡有一個形體在動……

“超級貓?”一松小心翼翼的爬到魔法陣旁邊

就在這時一松看到一雙巨大的翅膀,有如巨大的蝙蝠一樣血紅的的翅膀,再來就是一雙冷酷無情的眸子,隨著煙霧被巨大翅膀驅散,一松清楚看到對方的長相,這個男人站在魔法陣上居高臨下的看他,男人身穿的像是獸類毛皮的背心,下身則是貼身的皮褲,嘴角掛著自負的微笑……

“是你召喚我的嗎,人類。”男人開口說話了,聲音威嚴又沒有一絲感情
“我是地獄的惡魔,代表你們人類那汙穢的情感嫉妒的利維坦。” 利維坦說著同時朝著一松走過去,一松頭低著不知道在想什麼,但是對於他這有如臣服一樣的姿態,利維坦非常滿意,但是就在這走到一松面前時他聽到一松的聲音

不是他所認為的顫抖和懼怕,一松聲音很低,但是不容拒絕的堅定口吻說道:”滾回去。”

“ 你說什麼?!” 利維坦睜大雙眼瞪著他,但是一松卻只是更加堅定的說道:”我叫你滾回去!”這次音量相對的很大

“你這小子,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 利維坦反應過來後一把扯住一松的衣領將他從地上拉起來,但是卻是對上一松那悲傷帶有絕望的眼神,而眼裡也聚滿淚水說道:”我只是想讓我的朋友活過來而已,既然他沒辦法活過來,你就給我消失!”

對於一松這樣的眼神,利維坦勾起唇角,沒錯越是悲傷越是絕望就是惡魔所想看見的,利維坦放開一松然後說道:”我是以你的血為媒介而被你呼喚過來的,要我回去也沒有那麼容易,況且……”利維坦說到這裡伸出修改的手指先用指甲摩擦一松的臉頰,最後捏住一松的下顎強迫他看向自己說道:”敢叫我滾回去,你還是第一個。”說完還附上一個充滿惡意的微笑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5)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