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一松X一松】同化(第二章)

惡魔X哥特

感謝好兒子替我畫插圖白石 莊市

說在前面:
我對於哥特不是很了解,所以我憑我了解的來寫
我對於利維坦也不是很了解,所以我也憑我了解的來寫
OOC
一松(利維坦)X一松(哥特)
有一子出沒(但是不是主要的)
不確定其他兄弟會不會出現
最近迷之倦怠期不知道能不能更完他
其他想到再補

第二章
一松知道利維坦是被他召喚出的惡魔後終於意識到自己犯了大錯,但是也於事無補於是就問他打算怎麼樣,但是利維坦卻只是直接坐到一松床上悠哉的搧動一下他的惡魔翅膀後說道:”大概到我玩夠吧。”

“開什麼玩笑!”一松馬上從地上爬起來朝他吼道,但是利維坦只是斜眼看他然後自在的翹起腿說道:”我可是被你召喚過來的,內心沒有仇恨的人可是沒辦法輕易把我呼喚過來的,你應該有什麼事需要我幫你吧……”說到這裡一松看到利維坦伸出舌頭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後輕笑道:”例如殺掉你所討厭的……所有人。”

利維坦故意放慢語速,一松睜大雙眼也不顧對惡魔的懼怕,馬上跑到他面前伸手抓住他的手臂說道:”不行!”

“為什麼不行,難道這不是你所想的嗎?” 利維坦晃了晃自己的腿有如剛剛說的就像只是捏死一隻螞蟻一樣

“既然你說過是我召喚你過來,我的血是媒介的話,那就代表我們之間是有契約的,我說不行就是不行!”一松語氣很堅定,雖然他確實很恨那些殺掉貓咪的人,但是要是他指使惡魔去殺人的話,那不就跟那些人一樣了嗎

但是利維坦只是嘖一聲,然後捏住一松的臉說道:”我告訴你吧,小鬼,就算我是經由你的血成為媒介過來,但是我要是殺掉你就不具備契約關係,你最好搞清楚狀況!”



“就算這樣我死前也會把你強制的送回地獄!”平時懦弱少話的一松第一次用這麼堅定的口吻說出這樣的話

利維坦聽到他的話,於是看向一松那雙堅定的眼神,隨後微笑道:”那你就試試看吧。”語畢放開一松的臉,看來他是真的暫時不打算傷害一松

“一松,你這幾天發生什麼事了嗎?”一子看到一松默默的解決著面前的食物,最後忍不住開口詢問他,一松聽了微微一顫,果然姐姐的觀察力就是厲害,但是一松想起他答應利維坦的事,最後還是搖頭說什麼事都沒有

“是嗎?”一子也不追問,他很清楚自己這位沉默寡言的弟弟,要是他不想說你再怎麼逼迫他也是沒用

“嗯……”之後兩人也沒有在更多對話

在前不久,利維坦跟一松堅持不下時利維坦說過要一松隱埋他存在的事實,雖然一松本來就不打算張揚,但是其實有考慮跟姐姐商量,當一松問他為什麼時,利維坦卻沒有正面回答他,只說要是說出去的話就要把他至親至友殺掉,於是一松也只能替他保守秘密

“你們看松野那個傻樣,哈哈哈哈!”當一松走進教室時又被不知道誰佈置的機關,直接被拍的一頭粉筆灰,班上的男同學開始譏笑他

對於這樣的霸凌行為一松雖然習慣了,但是內心還是充滿恨火,但是同時他也想起利維坦得意的笑顏,最後還是努力調適心情

惡魔的能量來至於契約者的負面情緒,一松知道這一點,要是要把利維坦送回地獄就必須控制自己不能再助長他的力量了

但是這一天一松過得很不如意,魔法課時被同學惡意的潑了一身魔法水,而且那魔法水的味道相當難聞,就算一松後來去洗手台清洗也只稍微減淡那個味道,下午的實驗又有同學故意撞他,試管碎了一地伸手去撿還被玻璃片劃傷,放學要回家時背包還被別人惡意的從樓上往下丟,好在裡面只有書本沒有其他貴重物品,回家路上還被勒索……

之後回到家後一子看到一松一身狼狽也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於是拿了醫藥箱就替他治療包紮,似乎這一切都像家常便飯,但是一子內心還是挺心疼的,雖然跟一松說過不要這樣逆來順受,但是一松根本沒有抵抗過

當一松回到房間時利維坦突然從地底下冒出來,看到一松渾身是傷後微微皺了一下眉,但是一松並沒有發現利維坦剛剛的面部變化。

“這些傷……是那些人幹的嗎?你所恨的那些人。"利維坦指了指一松包著繃帶的手臂

“這和你沒關係。”一松冷漠轉過身不想理會他,但是利維坦卻瞇起眼睛,然後飛到一松身後,然後突然抬手搭住他的肩膀在一松耳邊說道:”不會不甘心嗎,只要你求我,這些人以後就不會再打擾到你的生活哦!”

“……我不需要。”面對惡魔的耳語一松還是有很多防範的,面對一松的防範利維坦也不在乎,看著一松默默的換下髒衣服,利維坦同時看見一松背後猙獰的傷痕,於是忍不住問道:”你的背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被勒索要逃走時被弄傷的。”一松淡淡的回應他

但就在這時一松感覺到利維坦冰冷的手突然摸上自己的傷口,想躲時利維坦難得嚴肅的說道:”不准動,小鬼。”被他這麼一說,一松像是中了魔咒一樣動彈不得

當一松正緊張不已時,利維坦的手離開他的背,瞬間一松終於可以動了,他馬上轉身看向利維坦,但是只看到利維坦舔了舔沾有他的血的手指,一松緊張的往背上一摸
“咦?”一松驚訝的發現背上剛剛還在摻血的傷口已經癒合,一松還不太敢相信的走到鏡子前照了一下鏡子,這樣才發現剛剛利維坦摸的地方,真的完全看不出有受傷過似的

一松瞬間也愣住了,他不明白利維坦為什麼要替自己做這些,利維坦看到一松驚訝的表情也只是露出一如往常的笑容說道:”喂!我也很好奇你們所謂的”學校” 是什麼,明天讓我去吧。”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0)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