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天最、王最】Mocha(一篇章、二篇章)



OOC注意

CP:天海→最原←王馬

背景全部都是私設,不適者慎入


首先感謝病友@诈尸君替我繪製封面圖還陪我開腦洞非常感謝www


那麼以下開始



從東京這人們熙熙攘攘熱鬧的大都市搬到大阪府展開新的生活,從高中畢業後就順利的考上這裡的大學,吹田市是在大阪市往北的一個城市,雖然說沒有跟大阪市一樣的熱鬧繁華,但是這裡離大阪市頂多也才半小時左右的車程,所以說是市郊也說不過去……

最原其實很滿意這裡,離他就讀的大學很近又不會太吵鬧,安定下來後就在附近的咖啡店打工,生活很平淡沒什麼波折但這樣的生活就是最原最理想的生活,可是最近最原發現打工的地方有些不一樣了。

“最原君,你有發現嗎,那個綠色頭髮的男生每次都在你有排班時才出現呢?”剛換好制服走出更衣間時迎面走來的女同事小聲的在最原耳邊說道

最原聽到他的話看向外場,發現那個被店裡大多女員工公認最帥氣且溫柔的男生坐在老位置上,只點了一杯咖啡卻完全沒有動過一樣的,然後一直低頭按著手機感覺很忙的樣子

雖然最原在咖啡店打工,但是嚴格說來他是負責內場的,除非人手真的不足才會充當服務生,但是最原其實不擅長接待客人,因為最原的外表確實容易成為客源,雖然不是很願意,但還是常被派去外場幫忙。

這個綠髮青年就是最原吸引來的客人之一,但是這樣每天都來他還是第一個,從他信用卡簽名知道這個人姓天海,除此之外最原沒有更多他的信息,不過對方也只從他的名牌知道他姓最原,所以算是彼此彼此吧。

原本就是客人和店員的關係,直到有一天最原跟同事們道完辛苦了準備從後門離開,那時是寒冷的冬天,但是大阪這個地方跟東京有著一些差別,那就是大阪降雪機率非常的低,有時就算冷到零下也不會降雪,最原呼了口氣離開充滿暖氣的咖啡店……

“最原君。”最原離開咖啡店後發現稍早離開的天海不知道為什麼站在店外的路燈下像是在等他

“啊!你是……天海君?”最原走到他面前,雖然跟他很少有交談,但是這人給最原的感覺並不差

“突然叫住你不好意思,方便聊聊嗎?”天海相當有禮貌的笑了一下,最原看了一下時間說道:”可以啊。”

“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家居酒屋,我們去那裡邊吃晚餐邊聊……啊!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像是發現自己太自說自話了,於是尷尬的改口

“我不介意。”最原看出他的拘謹,於是微笑了一下化解尷尬的氣氛

之後兩人一起走到附近的一家居酒屋,最原雖然大學生活跟同學互動還不錯,但是從來沒有跟朋友一起去居酒屋,一方面居酒屋的消費額度比較高,另一方面不喜歡那種喧鬧的場面,但是天海推薦的這家居酒屋完全不一樣,沒有喧鬧的學生或是下班後聚餐的上班族,居酒屋是一桌桌的塌塌米,木桌上有一個煎大阪燒用的鐵盤,店內人不多大概就三到四個客人。

店員領著兩人穿過長廊,最原才發現原來這家居酒屋有好幾個包廂,看到沒什麼客人的原因可能就都在關閉的包廂內,隔音設備做的也不錯,不會影響到其他客人來用餐。

天海好像跟這家店的店員很熟,店員帶著路的同時邊走邊跟他聊,最後來到包廂做了簡單介紹後才離開,最原一臉疑惑的問天海:”你認識這家店的店員嗎?”

“是啊,這家店的店長是我的親戚喔!”天海點點頭毫不避諱的說道

“……原來如此啊。”最原點點頭

之後由天海開頭一開始就聊一些生活瑣碎的小事,最原沒有接話他再等天海說出找他一起吃飯的初衷,天海也知道最原這樣的態度想要表達的意思,於是停止那些沒有意義的瑣碎話題,而是很認真的看著最原說道:”最原君,其實我這幾天跟你接觸下來,我發現你是個很好的人,要是可以的話,而且你不嫌棄的話,可以跟我交朋友嗎?”

“交朋友?”這樣的話題走向反而讓最原錯愕,他遇多像天海這樣邀請他的客人,有的他會答應有的他會拒絕,但是大多找他的理由都是一樣的,大概就是追求之意,雖然不是什麼光采的事,但是這樣的客人男的女的都不少。

“你要是不願意的話…..也沒關係的。”天海垂下好看的眼眸說道

最原一隻手捂著唇思考著,他也算是初來乍到,雖然有同學但是真正意義上可以一起出去玩的也沒有幾個,稱得上朋友的大概也只有二年級帶領他們的百田君還有同班開朗活潑的赤松桑,這樣算起來到大阪以來還真的沒什麼朋友,面對天海真誠的交友邀請,最原考慮了一下還是點頭答應了

當晚被天海請吃了串燒、炒麵還有喝了一些燒酒,到最後最原的頭都有點昏沉,想著趁還沒有醉很嚴重前離開,卻發現自己確實酒量低的驚人,雖然現在只是有點昏沉,但是剛剛一準備站起來頭暈的感覺更加明顯,甚至有點不穩,好在天海早看出最原的不尋常,趕緊扶住他問他還好嗎

最原尷尬的擺擺手說沒事,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經醉的不輕了,可是他也不想給才剛認識不久的天海添麻煩,於是一直努力讓自己可以站穩,不過最原還是太小看酒精了,當他好不容易扶著牆站起來,但是一放手又一陣暈眩最原差點往前摔倒……

“你這樣太危險,不然我送你回去吧。”天海看到最原這樣的狀況也不放心,雖然最原一直推辭,但是天海還是說這樣他很不放心,最原也清楚現在不是強辯的時候,於是只好說了聲麻煩你了便告訴天海自己的住址

最原住得是很一般的學生套房,一進門是衛浴,衛浴出來對面就是小廚房,再往裡面走就是房間,一張簡單的單人床和一台電視,放電視的是一張長桌子,旁邊的部分就被作為充當書桌,書桌整理得很整齊,上面的小書架放滿推理解謎類的小說。

天海將最原放在他床上後想了一下替他倒了一杯水正想拿給他時,卻發現最原已經毫無防備的倒在床上睡著了,連外套也沒有來得及急脫,看著最原安靜的睡顏,雖然平時就很安靜,但是此時更加的像個瓷娃娃一樣,長長的睫毛落下的一小片陰影,天海決定好人做到底,於是替最原脫下外套圍巾還有厚毛衣,然後將他塞進棉被裡,將暖氣調成舒服的溫度,最後靜靜的看著最原的睡顏,最後還是留了一張紙條就離開了。

其實天海他說謊了……

他根本不只是想跟最原做一般朋友,而是想要更進一步的關係…….不過來日方長嘛……

隔天早上最原宿醉醒來看到床頭放著的紙條和水,紙條上用漂亮的字體寫著鑰匙在信箱裡以及天海的手機電話。

一篇章Fin




所以最原完全不能明白自己的鄰居為什麼可以這麼吵,他用修長的手指壓著疼痛的太陽穴,自從搬來學生套房後,隔壁的鄰居三不五時就會傳來擾人又令人心跳加速的聲音,當然最原知道對方不過在看O片,但是也不用放的這麼大聲啊,就算是大學已經接近寒假大多人都不在,也要考量一下還是有人住在這裡的心情啊!

但是最原有嚴重社交恐懼症,不過隔壁的鄰居也不算有禮貌的,最原雖然有社交恐懼症,但是剛搬來時還是有好好帶著東京帶來的伴手禮好好一一打過招呼啊,但是隔壁搬來的這位,不只沒有打過招呼還常常擾民,雖然也是接近寒假才開始變平凡,但是還是讓最原很頭痛。

“最原君,你那裡的是什麼聲音?”天海的聲音透過手機傳進最原耳裡

“沒什麼,就是鄰居在看影片。”最原覺得腦袋快要爆炸了,這世界上有哪個人看恐怖片還強迫鄰居要一起感受那驚心動魄的尖叫聲啊

“這樣不會太大聲嗎,我都可以聽得這麼清楚。”天海那頭也不禁皺眉

“我決定他今晚再這麼吵就要去登門反應了……”最原邊準備打工的用品邊無奈的嘆口氣

“要不要我今晚陪你一起去,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天海還是用溫柔的語氣問道

“天海君不是要趕報告嗎,我記得你說過你的那個系的教授都特別嚴格,沒問題嗎?”最原不確定的詢問

“報告我已經寫得差不多了,今天也打算去咖啡店把它寫文,沒問題的喔!”天海語氣中帶的雀躍的感覺,看來他終於已經度過寫報告時那焦躁的時期了

不過也是啦,都接近寒假了,要是在不交出報告肯定要被當掉了,重修起來也很麻煩,最原倒是早早交出報告單純打工等著過寒假。

其實也是在跟天海在打工的地方認識後才在學校偶然碰面,一問之下發現天海也是這所大學的學生,而且兩人還有一門選修課是一樣的,這倒是令最原感到意外,但也因為如此兩人聯繫便跟著密切起來。

咖啡店今天來的客人很多,而且多半都是大學生,不過這也很正常,大家都忙著趕報告,最原看著每個人都低頭努力打字,然後掃了一圈看到天海也正坐在靠近窗邊的椅子上,面前放著一台筆記本,臉上帶著一副細框眼鏡,雖然天海平時都很斯文,但是帶上眼鏡後更帶著有種書生氣息,加上天海本來就長得好看,所以這樣的裝扮只會更加吸引人。

“這是你的摩卡咖啡。”最原將咖啡放在天海面前的桌子上,天海這時像是才回過神一樣的抬起頭朝最原微笑道:”謝謝。”

最原點了一下頭正要離開時,天海像是想到什麼突然開口說道:”對了!最原君,你隔壁住的是什麼樣子的人你有看過嗎?”

經天海這麼一說最原才想起自己確實沒有見過隔壁鄰居,不管是去陽台曬衣服或是倒垃圾時從來都沒有見過自己的鄰居,經過他房間時也沒想過看一下對方的名牌……

“這倒是真的沒看過。”最原思考完這樣回答天海,天海聽到後也只是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雖然奇怪天海這麼問意義在哪裡,但還是沒有開口

很快的最原下班時間到了,因為今天排的是中午班,下班時天已經完全黑了,知道天海還在等他最原快速的換好衣服就拿起包包說了聲辛苦了就跑出咖啡店,天海看到最原沖沖忙忙出來連毛帽還有圍巾都沒有戴上,於是接過他抓在手裡的毛帽和圍巾替他戴好,還說天氣這麼冷不要著涼了。

面對這樣溫柔的天海最原不知道為何臉微微發燙,為了掩飾自己的反應,於是便抓著天海的手說道:”我們先去一趟超市,過了這個時間應該正在打折。”最原說著也沒等天海答應就拉著他往超市走去

雖然買東西是事實,但是最原只是想掩飾他的尷尬,兩人買完東西離開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雖然最原覺得天海再不回去會趕不上電車,但是天海為了等自己連晚飯都沒吃,於是正想提議去吃完晚飯再回去,但是天海說要是太晚回去沒有機會遇到你的鄰居就麻煩了,雖然最原是確定那位擾人的鄰居不可能這麼快就睡著,但還是順著天海的意思先回家。

兩人回到家放好東西後本來想先去拜訪鄰居,但是此時隔壁完全沒有聲音,於是就決定先吃飯,但是最原其實很不擅長廚藝,因為家裡的食材也只有剛剛超市買的速熱食品,天海雖然說這樣不營養少吃,但是今晚也沒別的辦法只好先將就,但是就在兩人飯吃一半時,隔壁又傳來響亮的聲音,注意一聽發現對方又在看早上沒看完的驚悚片。

天海和最原互看一眼,也沒有心情繼續吃飯,兩人站起身就往鄰居家門口走,最原這時才終於注意到隔壁鄰居姓氏……王馬?

天海率先按了門鈴,原本以為還要等一下對方才會應門,卻沒想到電鈴才剛響門就被打開,好在天海沒有站的離門很近,不然肯定會被門板打到。

“有什麼事啊,我看到正精采的部分。”開門的是一位矮小看起來頂多就是少年的男生,臉上掛著不愉快的表情,看著這個人這樣不耐煩的口吻,最原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我們是想請你把影片的聲音調小聲一點,這樣很容易打擾到別人。”天海看最原一時說不出話,於是替他開口

“哦!你就是最原醬啊!”王馬微微瞇起雙眼看向最原,臉上不耐煩的神情馬上轉為笑容,這樣的反應兩人頓時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原本以為這位鄰居頂多道歉後調低音量,但是王馬的反應卻完全不是這樣,而且對第一次見面的人這樣稱呼有點……

“我就是,可以麻煩王馬君把聲音調小聲一點嗎?”最原看著王馬帶笑的表情後小心翼翼的說道

“最原醬為了這件事還帶來這麼高大的人一起過來,難道是想用暴力解決問題嗎?”王馬還是沒有正面回答最原的話,但是聽到王馬這樣說最原反而緊張得想解釋,但是王馬還不等最原解釋就說道:”當然是開玩笑的。”

發現自己完全被耍了,最原心裡有些氣惱,但沒有表達出來,而天海觀察一下最原表情後開口說道:”所以可以請你先關小聲一點嗎?”

“當然可以,我可是很怕痛的。”王馬揚起笑容看向天海的,語氣中透著天海要是王馬不做就要動手似的說法,雖然被誣賴了,但是根本問題算是暫時解決了

當兩人回到房間時都覺得精疲力盡了,本來天海是想回去的,但是看了一下時間後說道:” 我要搭的車末班發車的時間已經過了……"語畢還帶著可憐的眼神看向最原

最原也知道天海的意思,雖然沒有跟別人同住一屋子的習慣,但是天海好歹是為了他才錯過電車,於是決定今晚留宿他,但是當最原轉過身時卻沒看天海那愉快的笑容。

二篇章Fin


To Be Continued


算是第一次寫V3的文(之前開車不算)

所以會有OOC還有私設巨多,還可能讓人看不接受的設定,不過這次算是試溫水,要是不喜歡請見諒。

謝謝 


评论(23)
热度(77)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