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天最、王最】Mocha(六篇章)

OOC注意

CP:天海→最原←王馬

背景全部都是私設,不適者慎入

該說的還是先說一下,這章天海回歸外,就是以後我盡量週更.....


那麼以下開始


老實說久違聽到叔父的聲音最原都不禁懷念起來,他先為自己無法回去過年的事道歉,然後並保證會寄土產和明信片回去,直到最後最原都沒有問關於父母的事,可能怕問了換來是更多的遺憾吧……

 

但是就在剛跟叔父通完電話後,天海的電話馬上打進來,最原錯愕的接起手機,天海溫柔的聲音透過手機傳進最原耳裡。

 

“最原君早啊,雖然昨天就想打給你了,但是你手機關機,我還在擔心你是不是出什麼事了!”天海的聲音聽起來像是懸在崖邊的石頭終於落地一樣

 

“對不起,因為手機沒電自動關機了,昨天都在充電。”最原想起前幾天天海的未接來電後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關係,不要在意,對了,禮物你喜歡嗎?”感覺透過電話都可以感覺看到天海此時大概也是正在微笑

 

“我很喜歡,這個真的很感謝你!”最原說著還馬上從床上爬起來

 

“不用謝我,你喜歡我就很開心了。”天海話說完後馬上接著說道:”最原君可以麻煩你打開你的門嗎?”

 

“開門?”最原疑惑的問道,但還是老老實時的走到門邊,然後解鎖推開大門…….

 

一打開門先是溫暖的陽光,隨後便是天海溫柔的笑顏,最原根本沒想到剛剛跟自己通電話的人竟然站在自家門口,隨後天海帶著溫和微笑說道:”我回來了!”

 

雖然說天海並沒有跟自己同住,但是最原此時卻有種天海其實就是住這裡的錯覺,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最原也不明白。

 

“我還以為最原君會說歡迎回來,我還期待了一下呢!”天海看最原一直沒反應故做失望的表情,最原看到天海露出這樣的表情張張口,但是總覺得說這樣的話格外羞恥糾結半天才小聲的說:”歡迎回來……話說天海君為什麼會在我家門前呢?”說完又覺得站著說話不妥,於是讓他進屋裡來

 

 “當然是想給最原君一份驚喜!”天海說著像是想起什麼說道:”對了,這段時間我都忙死了,最原君忙嗎?”

 

“啊……不,其實打工的地方放了我長假。”

 

“那麼……最原君方便跟我出去玩嗎?”天海笑容滿面的邀請最原,畢竟他為了趕回來,一回到東京就沒日沒夜的處裡一堆事務,然後處理完後直接訂的當天晚上開往大阪的新幹線。

 

“這個……暫時不行。”最原小小聲的拒絕,然後看天海一臉失望,於是只好把自己一直在意的事跟天海說

 

“所以你是說因為王馬君給你的暗號你到現在還沒有時間可以解開嗎?”天海看到最原拿出了有英文字母和數字混合的小紙條,天海看著這些亂七八糟像是隨便塗鴉的暗號皺起眉頭,而最原自從給他看紙條後就一直沉默著

 

天海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樣的最原他什麼話也說不出口,最後看到最原從書桌上拿了一張紙和筆,依照暗號的字條依序寫了一些字後又劃掉。

 

“既然不能從數字入手我打算從英文開始查起。”最原看到天海看著他後不好意思的說道

 

“既然如此我來幫你想數字的部分吧。”天海看到最原那認真的樣子不由得有點著迷,雖然最原想拒絕,但是離王馬說時限也越來越近了,於是只好說了麻煩你了便讓天海幫忙

 

這一天因為天海是接近中午才來的,兩人只簡單得吃了天海帶來的土產,然後接著研究暗號,而今天王馬也沒像往常一樣跑來找他,不過這樣對最原來說也好可以認真的解開暗號

 

兩人花了整整一天終於解出暗號了,而王馬留下來的暗號就是一個地點,天海上網查了一下是大阪市的某一個知名的俱樂部,雖然不是什麼戒備森嚴的俱樂部,但是沒有磁卡也是無法進入的,而最原手上的磁卡上寫著草寫的Dice,這難道就是天海說的俱樂部需要用的磁卡。

 

去還是不去……最原認真的思考起來

 

“去吧。”沒想到天海此時突然開口這樣說,最原驚訝的看著他,天海也知道他在想什麼微笑一下說道:”我也去。”

 

“可是天海君才剛回來,而且這是王馬君和我的事,這樣會不會太麻煩你了?”最原皺起眉頭看著天海

 

“沒關係,我也對Dice很好奇呢!”雖然天海臉上掛著笑容,但是最原就是可以從這笑容中聞到一些火藥味

 

既然天海說不麻煩,而且確實也不知道王馬葫蘆裡賣什麼藥,帶著天海也有個照應,雖然最原知道王馬不可能害他,但是也確實是一個猜不透的人,有天海在心裡還是比較能安心。

 

不過最原內心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他記得王馬說過十二月三十一號會來接他,這樣的話還需要用暗號讓他自己找出去聚會地點也很奇怪,但是這個疑惑他沒有跟天海說。

 

反正對最原來說十二月三十一號就知道了,而日子很快的就迎來王馬跟他約定的日子,最原跟天海約在離目的地不遠的商店,冷空氣的吹拂卻不會下雪,最原縮了縮脖子等待天海到來……

 

“最原醬~”就在此時另一到聲音傳進最原耳裡,雖然一道人影直接撲到他身上,最原嚇了一大跳,這才發現王馬整個人已經掛在他身上了

 

“王馬君?!”最原也很意外,雖然這裡離聚會地點很近,而且還提早到,本來想說怎麼樣王馬也會等到快七點才會離開家,沒想到明明才六點半他卻出現在這裡

 

“最原醬好過份喔,你想放我鴿子跟天海醬一起約會吧!”王馬說著還跟著大哭起來,聲音還故意放得很大聲,路上的行人紛紛對他們頭來疑惑的目光

 

最原無奈的按著太陽穴說道:”王馬君本身就打算讓我自己來吧,不然磁卡和暗號也不會當作耶誕禮物留在我房間吧。”

 

“不愧是最原醬,但是並不是這樣喔,要是最原醬直到七點還不打算來的話,我只好打昏最原醬再把你帶過來喔!”王馬馬上停止哭聲換上一張無邪的表情卻說著綁架犯才會說出口的話

 

“你這樣也太霸道了吧!”最原都忍不住反駁卻被一句:” にしし當然是騙人的。”給堵回來

明明已經被他騙不只一次還是被他給耍了……

 

“好了好了,走吧,去聚會的地方,這裡真冷!” 王馬說著推著最原的背要帶他離開現場

 

“等等……等一下,王馬君……”最原完全不知道王馬哪來這麼大的力氣,明明看起來比他還要矮很多卻可以輕易推動自己,但是最原想到他還跟天海有約,於是努力阻止王馬將他往前推

 

“我知道喔!你再等天海醬吧,最原醬真過分,我只邀請解開暗號的最原醬,最原醬竟然還想帶其他男人來。”王馬的口氣聽起來比誰都要委屈,但是臉上卻掛著笑容

 

而就在王馬快要把最原拉離開商店前,突然一隻手搭到最原的肩膀上,最原馬上看向手的主人,對方有著一頭綠色的短髮,耳朵上銀制的耳釘,臉上帶著跟平時差不多的微笑,但是身上的氣場卻不同以往的輕鬆,反而有種最原說不上來的壓迫感。

 

“既然王馬君說是揭開暗號的人的話,我可以幫最原君一起解開暗號,所以我也可以參加聚會,你說對吧?”天海說話的同時瞇起他那雙好看的雙眼

而王馬聽到天海的話看向最原像是在詢問他,最原馬上點頭

 

“好吧,既來如此,天海醬當然也可以來囉!”王馬的表情像是無所謂,但是口氣透著一股不滿

 

雖然天海來的固然是好事,但是兩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感覺卻讓最原感到喘不過去,此時他只能祈禱趕快到達俱樂部的地點。

 

六篇章Fin


To Be Continued


下一章正式進入聚會劇情,劇情走向一直都好平淡還很緩慢,其實我很喜歡平淡的日常,並不是每個人的愛情都可以像電視一樣轟轟烈烈高潮迭起的對吧?

另外我其實有點卡文了......(你滾

爭風吃醋多多少少會有的,另外其實天海和王馬的身分......(暫時不可說)

评论(2)
热度(46)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