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天最、王最】Mocha(七篇章)

OOC注意

CP:天海→最原←王馬

背景全部都是私設,不適者慎入

上周開車,這週照常更新......


那麼以下開始


俱樂部外觀看起來是仿歐式建築,而且令最原感到意外的是這家俱樂部就在自己平時打工的咖啡店斜對面,雖然一直聽同事談論到這個地方,但是因為是高級的俱樂部,所以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生之年有機會進入到這樣高級俱樂部內部。

 

“不要緊張,這裡可是Dice所屬的俱樂部喔!”王馬看最原的表情知道他一定很不習慣這樣的場合,於是笑著說道

 

“這也是騙人的嗎?”最原卻露出不信任的表情

 

“にしし最原醬你猜呢?”王馬也不想正面回答他,而天海卻顯得若有所思,王馬也察覺到天海的沉默,最原不知道是不是他多心了,總覺得王馬看天海的眼神都帶著一種挑釁的意味在,雖然他隱藏得很好,但是最原洞悉能力一直都比同齡的人強,所以還是可以清楚感覺到這兩人的不合。

 

王馬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偷走最原放在背包前面口袋裡的磁卡,俐落的刷卡進入,隨後最原、天海也跟在他身後一起進去。

 

一進去最原先是被禮炮給洗禮了一番,漂亮的水晶吊燈反射出刺眼的光芒,隨後看到一群穿著白色衣服脖子上圍著黑白方塊組成的方巾,每個人無論男女都帶著小丑面具

 

“最原醬,這些人就是Dice組織成員喔!”王馬竄到最原身旁笑著對他說道

 

因為一直覺得是騙人的,此時突然才發現原來王馬沒有說謊,最原一時也不知道做何反應,反倒是天海很自在的打了招呼,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天海這麼熟練,但是最原也學著他有些尷尬的打了招呼……

 

王馬直接帶著最原和天海往內部走,其他人也跟著他們往深處走,到達深處是一個很像宴會廳的地方,右邊放著是自助吧,酒吧的櫃檯在左邊,據王馬所言他還特地請了認識的朋友來擔任調酒師,在場地的前方有個台子,此時最原看到有一為金色頭髮穿著小禮服的少女在那裡彈著鋼琴,光打在他身上顯得相當奪目,但是就在這時最原被王馬扯了一下,然後露出令人不寒而慄的微笑說道:”想不到最原醬是會盯著美女直看的人啊!”

 

“我不是,我沒有!”最原雖然有盡力的反駁,但是還來不及開口,王馬就已經展開下一個話題了

 

“當然我不會邀請最原醬來無聊的聚會的!”王馬說到這裡露出神秘的微笑,然後看向天海說道:”天海醬也覺得不是一般聚會吧。”雖然是疑問句,但是王馬卻是有肯定句的口吻說著

 

兩人都沉默看向王馬等他發話,但是王馬卻只是帶著玩味的笑容看著兩人,最後最原還是打破沉默說道:”王馬君你直說吧。”

 

“にしし雖然最原醬說暗號你和天海醬一起解的,但是我說過我當初只邀請最原醬喔,所以……”王馬說到這裡一把抓住最原的手說道:”現在要換天海醬解謎了!”說到這裡天海知道王馬有計謀,打算伸手去抓最原的另一隻手時已經為時已晚,王馬四周突然放了像是乾冰白色無任何味道的煙霧,煙霧只短短幾秒鐘的時間,但是王馬和最原已經憑空消失,而地上留了一台手機。

 

『にしし最原醬我就帶走囉,祝天海醬有愉快的誇年之夜!』手機裡帶著挑釁的訊息寫了這樣一句話

 

天海雖然擔心最原,但是認真想想王馬說過這也是一個解謎,雖然他說過他是個騙子也有可能剛剛說的話都是騙人的,但是天海覺得他沒有理由留這樣一台手機給他,代表可能真的是有什麼意義,天海拿起手機翻開其他訊息尋找有用的資料。

 

 

最原萬萬沒想到身材嬌小的王馬竟然有辦法把他給扛起來,剛剛煙霧升起時他其實有反應過來要跑,但是卻被王馬突然攔腰截住一個天旋地轉自己竟然被他給扛起來了,再次看清自己身處何處時發現是一個像是小包廂的房間裡

 

“王馬君你到底帶我來這裡有什麼事?”最原無奈的嘆口氣,他已經越來越搞不懂王馬這個人了

 

“我當然是想跟最原醬獨處啊。”王馬雙手搭在頭後面笑的人畜無害似的

 

“騙人的吧。”最原用相當冷淡的聲音回答

 

“這句話是真心話喔。”王馬也很快就接了最原的話,想不到王馬會這樣回答最原有點錯愕,但是轉念一想誰又知道王馬說的真心是不是說謊

 

“那你到底想跟我說什麼?”最原不想探究王馬到底想做什麼也不打算跟他慢慢周旋,於是直接擋導入主題

 

“最原醬真冷漠,我只是想跟你玩一個遊戲。”王馬說著神秘的笑著,然後不知道是從哪裡掏出了一把鋒利的小刀

 

“遊戲規則很簡單,把手掌打開,用小刀插指間要是插到手指就算輸了。”王馬毫不在意的說道

 

“這樣太危險了吧!”最原下意識的反駁,但是王馬並不打算就此放棄,看最原的表情肯定不相信他,於是便說:”那我先來。

 

最原本來是想阻止但是礙於王馬對作太快了,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阻止,但是看王馬的動作這麼快,原本想畢竟是王馬自己提出的比賽那他應該不會出事,但是才剛這麼想就聽到王馬的叫聲,最原馬上看向他手指發現血不斷的從王馬被刀劃傷的傷口湧出……

 

最原看到王馬受傷很著急,問他這裡有沒有急救箱或是可以止血的紗布之類的,看到最原這樣為他擔心,王馬內心還是有點開心,不過最原的手也不巧,手忙腳亂之下也算是替王馬包紮好傷口,雖然繃帶也纏的鬆垮垮的,但是不流血就好。

 

“這樣應該暫時沒問題了。”最原坐在王馬對面認真的檢查一下傷口後鬆了一口氣,但是王馬並沒有應聲,以往來說早就開始找機會哇哇大叫找時機搞事了,最原疑惑的抬起頭想確認他怎麼了,但是卻在下一刻微啟來不及發出聲音的唇就被王馬的唇給堵住了!

 

一時之間最原根本沒反應過來,王馬吻上最原的同時也將舌頭伸出來在最原的唇上掃了一下,就要準備進一步的探入他口中時……

 

緊閉的門不合時宜的被推開,最原聽到開門聲終於反應過來,下意識就要推開王馬,但是還是被剛剛推門而入的人看到剛剛的畫面,最原看向門口發現來人竟然是……天海!

 

而此時天海的臉色也想當難看的看著眼前剛剛發生的那一幕的兩個當事人。

 

七篇章Fin


後記:

我承認我卡文了......

抱歉上週實在沒有寫完,這週終於在今天寫完了(工作忙也是一個因素),謝謝大家喜歡和支持,我會繼續加油的。

评论(7)
热度(36)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