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天最、王最】Mocha(八篇章)

OOC注意


CP:天海→最原←王馬


背景全部都是私設,不適者慎入


上周忙+卡文,這週照常更新.......這次天最主場


那麼以下開始



沉默……尷尬的沉默…..

 

雖然說跟天海會和了,但是天海的臉色一直都很不好看,反觀另一邊的王馬還是笑的人畜無害,最原覺得心好累,雖然回到宴會廳了,但是氣氛依然沒有緩和,最後最原受不了找了個一聽就好假的理由先逃離這尷尬的局面。

 

王馬是宴會的主人,Dice的成員很快就圍到他身旁去,最原在一旁看著,就在這時天海朝最原走過來……

 

最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天海走過來,他忍不住開口解釋道:”天海君,剛剛那個其實是一個誤會。”隨後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訴天海

 

“所以你是說王馬君他做的?”天海顯然馬上就相信最原的話了,看到天海舒緩開的眉毛,最原不自覺的放心一點,但是他始終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擔心被天海給誤會

 

“是啊。”最原說著頭上的呆毛也沒有精神的垂下去,天海看著這樣的變化,突然覺得這樣最原特別可愛,於是伸手去揉揉最原的頭,然後說道:”沒關係,我相信最原君的。”

 

雖然說天海跟自己差不多大,但是被天海揉頭一直有一股安心感,看著天海溫柔的微笑最原終於放心不少,隨後最原問起天海怎麼知道他們在哪裡時,天海微笑的說道:”因為這本來就是王馬的謎題啊,留下來的線索還是有的。”

雖然很想問整個過程,但是天海卻只是笑而不語,最原也只好放棄,吃著豐盛的餐點,看著漸漸增加的人潮,這時最原才發現不只是Dice,竟然還有一些認識或是不認識的上流人士,看到這裡最原不禁開始懷疑王馬的身分,不管怎麼看都覺得不是普通的大學生。

 

最原背靠著牆但看著那些人的互動,雖然不會很吵雜,但是那假意的寒暄卻讓他感到很反感,最原皺著眉他實在很想逃離這個地方,就在這時天海突然牽住最原的手,然後轉身就往角落走去,最原不明所以的跟著他,走到那個不起眼的角落最原才發現有一面窗戶,雖然有點段差,但是對成年人來說不算高,外面則是一個陽台,放著桌子和兩張椅子。

 

“最原君也不喜歡那樣的場合吧,我剛剛在找你的時候發現這面窗戶,雖然外面比較冷但是比較安靜,要是你不介意的話,我也想跟你聊聊天。”天海的笑容很溫柔讓人很想親近

 

“謝謝你天海君,外面冷也沒關係,還有……我也想跟天海君多聊聊天。”最原也回以微笑,但是在他對天海微笑時卻發現天海的表情微妙的產生變化,但也只是一瞬間,於是最原合理的認為自己看錯了

 

寒冬的陽台溫度真的不是一般冷,但是比起冷最原更不喜歡宴會廳的那些人,最原也不是會主動打開話題的人,於是兩人坐在一起沉默很久後天海首先開口:”最原君也是從東京來大阪讀書的嗎?”

 

“是啊,雖然說當初也是可以報考東京的學校,但是來到大阪考大學時就有一種……啊,這就是我要讀的大學這樣的感覺。”最原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然後補上一句:”那時明明才剛考完試都還沒放榜,但是就是有這樣的感覺,很奇怪對吧,明明那時報考的學校好歹有七八所,但是就是覺得這所我一定會考上的感覺。”

 

“其實我也覺得最原君的話,根本不是問題喔!”天海也是面帶笑容的回答,然後看向天空說道:”最原君在打工時我就一直覺得你是一個很認真的人,該怎麼說了,就是有種吸引力吧。”

 

最原聽到天海的話後看向他,總覺得他剛剛那句話似乎話中有話,但是就算怎麼觀察也無法從他表情中看出什麼,反倒是開始認真的端看天海的樣子,其實天海的外貌也是達到帥哥的範疇,而且穿著和飾品上也是跟得上潮流,嚴格說來就是善於打扮的男生,這樣的男生通常在一群人之中會非常受歡迎,而事實也是如此,在學校常常看到有女孩子纏著天海,雖然都被天海給婉拒了。

 

“怎麼了嗎?從剛剛開始最原君就一直看我的臉,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天海的聲音將最原拉回現實,最原趕緊搖搖頭,但是他自己發現他的臉已經紅透了

 

“其實我很喜歡跟最原君在一起的感覺,有機會也很想跟最原君一起出去玩,老實說有點羨慕王馬君,要是可以真想把最原介紹給我妹妹們認識呢!”天海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最原總覺得他的發題發展越來越奇怪

 

該怎麼說一般來說把朋友介紹給自己家人認識很奇怪嗎……最原也不知道,從小到大他的朋友也不多,可是從他有印象的朋友來說,就是去朋友家玩而順便認識對方家人,說實話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天海的意思是想邀我去他家玩的意思嗎?最原認真的思考了一下後回道:“要是天海君不介意的話,我也可……”原本是要答應天海去他家玩的事情,但是就在這時聽到一道少女的聲音

 

“想不到已經被別人捷足先登了啊!”少女的聲音傳近兩人耳中,兩人同時看向聲音來源處,這才發現是剛剛穿小禮服的少女已經換上常服,而金黃色的頭髮燈光反射下依然炫目,他驚訝的看著天海和最原

 

“啊!不好意思,我叫做赤松楓,是王馬君同社團的同學,因為他說要辦誇年晚會正好缺一個琴師,後來就找我來幫忙。”赤松看著天海和最原友善的笑了一下

 

“你好,我叫做天海。”天海點點頭自我介紹一下,但是天海並沒有說出自己的全名,而是只告訴他自己的姓

 

“你好,我是……”最原正準備也跟著自我介紹,赤松卻打斷他說道:”我知道,你就是最原君吧,常常從王馬口中聽到最原醬最原醬的,然後剛剛你還沒來的時候王馬君也說我要去接最原醬了,之後你們就來了。”

 

被赤松這樣說最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張了張口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說實話,王馬君雖然喜歡說謊也喜歡搞事,但是我覺得他是真的很重視最原君這個朋友喔!”赤松說著對最原眨眨眼

 

“為什麼你這麼覺得呢?”聽到赤松的話,最原還是忍不住發問

 

“這個嘛……大概是女人的直覺吧!”赤松神秘的一笑,然後就說不打擾你們了轉身離開

 

天海心裡有個感覺,感覺好像各種意義上都被搶先的感覺,但是要是單刀直入又怕會讓最原反感,天海陷入沉思……

 

“天海君?”最原喊了天海一聲,天海聽到馬上看向最原像是在詢問他什麼事

 

“其實我也覺得跟天海君待在一起的感覺很好也很輕鬆,只要天海君在我身邊就會有一種安心感,而且我對天海君說的話都是絕對信任喔。”最原說到這裡低下頭有些不好意思

 

天海聽到最原的話不禁睜大雙眼,最原從來沒有對他表露過他的想法,這也是他第一次聽到……

 

“我也是喔,我也很喜歡跟最原待在一起的感覺。”雖然感覺各方面都被王馬捷足先登了,但是一聽到最原對自己的依賴,其實天海內心還是感到很開心,他伸手沒有揉最原的頭而是摸了最原的臉,也許是陽台微弱燈光的氣氛使然,天海慢慢將臉靠過去,然後自己的唇和最原的唇互相碰觸,最源雖然也被天海的舉動嚇了一叫,但是他沒有逃,不知道為什麼內心就是不想逃,但是天海卻先反應過來,雙手搭上最原的雙肩將兩人拉開距離。

 

“對不起,最原君,我自己去冷靜一下!”說著有起身離開陽台,但是還是被最原看到他紅透的脖頸

 

待天海走後,最原才後知後覺想起那個吻,想著想著臉也跟著刷紅了,最後只好用一隻手捂住唇,此時兩人內心都產生難以言語的悸動。

 

八篇章Fin


To Be Continued


後記:

這次沒有什麼王最場耶,不知道標籤怎麼設,但是總之有關聯還是設一下好了,要是覺得不好可以評論或私信跟我說,我再刪掉,謝謝



评论(2)
热度(36)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