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天最、王最】Mocha(九篇章)

OOC注意


CP:天海→最原←王馬


背景全部都是私設,不適者慎入


想了一下算是王最主場(?)


那麼以下開始


王馬雖然不知道他們發生什麼事了,但是誇年之後天海和最原相處微妙的變了,更確定應該是天海變了,有點刻意的和最原保持距離,王馬看著兩人這樣微妙的變化,雖然這樣的相處難免會尷尬,但是他卻覺得很有趣。

 

“所以王馬君真的很惡劣呢!”赤松手沒停依然彈著鋼琴卻不忘唸王馬一句

 

“怎麼會呢,我可是很希望天海醬和最原醬和好如出哦!”王馬語氣很真誠,但是赤松只是無視他說道:”說謊吧。”

 

“にしし赤松醬明明也支持我和最原醬的吧,不然為什麼中途就離開會場,一定跑去找最原醬了吧。”王馬依然笑的人蓄無害

 

“沒有喔,就是正好碰到他和天海君而已。”赤松說著彈琴的手指突然停下來,像是想起什麼雙手環胸,王馬知道這就是赤松在糾結某些事情的標準動作,於是停下來等赤松想清楚

 

“我有一件事,不知道要不要讓你知道,雖然感覺我不說你也可以猜到。”赤松說到這裡看向王馬說道:”那天在陽台我離開後有聽到最原君對天海君說的話,感覺最原君對天海君有一種絕對信任的依賴感,這一點……”赤松話沒說完,但是這話不用說明王馬也心知肚明

 

“赤松醬是要我拋去說謊的習慣嗎,這樣對騙子來說太過分了…….什麼的當然是騙人的。”王馬先是假哭了一下看赤松無動於衷馬上換了一副笑臉

 

“反正我只是忠顧,要不要聽還是取決於你了。”赤松不理他繼續彈琴

 

王馬沒有答話依然微笑著像是什麼都知道似的

 

當天晚上王馬跟自己的Dice成員要了那天誇年晚會的錄像,看到有一個是錄到天海和最原走到陽台的畫面,之後在過去是赤松,但是赤松沒有停留很久就走了,雖然沒有陽台的錄像,但是從這裡入手應該可以從最原嘴裡套出一點有趣的情報吧。

 

“感覺越來越有趣了呢!”王馬暫停錄像忍不住露出笑容

 

最原其實也不知道天海為什麼要避開他,雖然已經接近開學了,但是自從那天之後,天海很少來拜訪他,最原自然是知道天海在意那個吻的事情,其實事後最原想想他似乎也不會感到反感,說到吻……

 

“王馬君,你可以離開我的床嗎?”看著又扒在他床上打遊戲的王馬,薯片弄得最原床鋪都是碎屑,最原都開始心疼前陣子才剛換好的床單了

 

“最原醬好小氣喔,果然最原醬有了天海醬就不要我了,唔哇哇哇哇哇!”說著話的同時王馬已經大哭起來,但是最原早就習慣王馬動不動就假哭,於是只是沉默的看著他,看最原也不理會他的假哭,王馬索性不哭了,直接跑到最原身邊說道:” にしし最原醬在聚會當天提早離開了吧,是不是真的和天海醬一起走了啊?”

 

“我提早走什麼的是我的自由吧。”最原無奈的瞪著一床的碎屑已經想把王馬手上那包薯片給蓋到王馬臉上

 

“明明就是你和天海醬拋下我去約會了吧,赤松醬都看到了喔!”王馬一臉我都知道的表情看著最原,而且還附帶了幽怨的口氣,好像最原是個劈腿的渣男一樣

 

“……我跟天海君只是聊聊天而已。”最原想了一下撇開那個吻的事情確實只有聊天,但是最原至今依然不明白天海為什麼會吻他

 

看到最原陷入沉默,王馬便笑著湊過去說:”真的只有聊聊天嗎?”說著同時身體也越貼越近,在最原發現真的太近時已經來不及拉開安全距離,王馬直接順勢往最原的身上倒過去,最原原本也不是什麼很重的人,於是王馬很輕易的成功將最原給推倒在地

 

“王馬君,你快起來!”就算再遲鈍最原也知道現在狀況對他相當不利

 

”不行喔!最原醬不告訴我你當時跟天海君到底發生什麼我不會起來喔!”王馬說著還帶著狡詰的笑容,隨後王馬俯下身唇離最原的唇非常近說道:”天海醬是這樣吻最原醬嗎?”王馬說完就低下頭吻上最原的唇輕微碰觸的一個吻

 

“還是這樣呢?”稍微離開一點,隨後又吻了上去,然後用著舌頭舔舐最原的唇,像是在引導一樣的,但是最原一直緊閉的唇,他知道這樣下去會很糟糕,今天的王馬相當不妙

 

“最原醬不張開嘴我無法進行下一步喔!”王馬的聲音從最原的耳邊傳來,呼出的熱氣噴在最原耳朵上,最原忍不住偏開頭,這樣曖昧的氣氛,最原的身體也慢慢升溫,臉已經完全紅透了,不知道身體的躁動是怎麼回事,但是最原知道自己已經慢慢的被王馬迷惑了

 

王馬看到最原這樣的反應微笑了一下,雖然沒有問到他要的答案,但是這樣的進展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好事,於是王馬決定趁這個機會繼續進行下去……

 

但是就在這時,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傳來,最原如夢初醒,馬上將王馬從自己身上推開跌跌撞撞的衝到門口,一打開看到來拜訪他的時瞬間感到失望……

 

“赤松桑?”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來的人不是天海,最原感到一種失落感

 

“你好,最原君,你的臉好紅生病了嗎?”赤松看到最原還沒有退去的紅暈關切的問道

 

“啊…..沒什麼,請問赤松桑找我有什麼事嗎?”最原尷尬的用力揉一下自己的臉問道

 

“其實我是來找王馬君的,但是他似乎不在家,問了Dice的人他們也不知道王馬君去哪了,我就想來問最原君。”赤松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

 

“真是的!赤松醬真會找時間!”就在這時王馬也來到門口,整個人直接從最原身後鑽出來

 

赤松看到王馬的表情又看看最原像是明白什麼了,但也沒說什麼,然後說道:”社團在開學有活動,所以身為社長自然要把你這個幽靈社員也找去,別忘了上次誇年時你還欠我一個人情。”赤松雙手環胸一臉要教訓他的樣子

 

“赤松醬這一點越來越像東条媽媽了,好啦好啦,我這就去。”王馬一臉不情願,可是看赤松臉色真的越來越不好看,只好答應去社團,但是再次看向最原後馬上轉換笑容:”那麼我們下次再繼續吧,最原醬~”尾音還故意拖長,赤松無奈的跟最原微微鞠躬就拉著王馬離開了

 

待兩人都走後,最原突然想起剛剛王馬對他做的事情,還有剛剛開門發現不是天海的失落感……

 

最原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內心好像受到什麼牽引,思緒一時之間也跟著混亂,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最原越想心越亂,於是決定逃避現實去翻開自己已經放置很久的推理小說,但是十幾分鐘過去最原卻連一頁都沒有往下翻。

 

九篇章Fin


To Be Continued


後記:

萬分對不起最原沒有寫生賀,所以混更假裝生賀(不)

愉快的9/7我卻要上班(鬱悶)

不想上班我想吸最原,推特的太太戰鬥力好強喔,一晚上幾百張生賀,我魚快的飛起來了!!!

评论(2)
热度(25)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