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最】眼中的彼此

許久沒寫的小破車

CP:凡陰

各種OOC請見諒


"抱歉,等很久了嗎?"當王馬推開咖啡廳的門時,門上的鈴鐺傳出清脆的聲響,但是並沒有驚動到店內的人,他看到坐在最角落頭上戴著帽子的少年就快步朝他走去,而坐在位置上的少年聽到王馬的聲音後臉上露出笑容說道:"沒關係。"顯然是很早就到了,此時他手上正拿著手機,王馬稍微看了一眼營幕,果然是在看彈丸論破的影片呢。

 

兩人雖然不同校,但是某一次跟同學聚會時自己的手機掉了,最終不得已只好自己折返回去找,雖然他也沒抱多大希望可以找到,卻看到自己剛剛的座位上坐著一位少年,少年身穿跟自己不同學校的制服,而王馬一眼就看到他手裡的手機正是自己的,畢竟上面掛的黑白熊吊飾可是當初寄了好幾張明信片才有機會被抽中,全日本大概只有三個

 

就在王馬糾結該怎麼開口證明那是自己的手機時,少年發現了他,於是主動走過來禮貌的問道:"這是你的手機嗎?"

 

"啊......是的!"王馬萬萬想不到對方毫不懷疑就把手機還給他,但是同時對方又主動抓住他的手,王馬嚇了一跳抬頭看向這比自己高一點的少年,而少年臉上帶著性奮慎至有點激動的表情說道:"你也是彈丸論破的粉絲嗎?!"

這就是兩人認識後熟識起來的契機,王馬當天就跟對方交換聯繫方式,然後意外發現少年跟自己有一樣的吊飾,少年才笑著告訴他他可是寄的近百張的明信片喔,最後王馬問他為什麼知道這是他的手機,而少年則是微笑一下說道:"因為你的眼睛不會說謊。"

 

­之後王馬還知道眼前的少年還是霧切響子的狂熱粉絲──最原終一

 

 

看著面前的最原正性高采烈的跟自己說著昨天的直播,還說著自己當時的推測,王馬只是微笑的應答,其實能認識最原對王馬來說是意外的,身旁朋友有沒有在看彈丸論破他是不知道,但是最原就是不一樣,怎麼說……感覺只要他談論起彈丸論破就是露出開心的樣子,那毫無保留純粹的表現在他眼前,不僅是最原連王馬都要受到他影響心情好起來。

 

“話說最原君的制服不是那所重點高中嗎,這樣三天兩頭跑來我學校附近找我不會耽誤學業嗎?”當最原終於將話題告一段落後,王馬才出聲詢問他

 

“這個啊,沒關係,我學業還是跟得上進度的。”最原悠哉的喝了一口已經涼掉的咖啡

 

“反倒是王馬君這樣常常陪我聊天真的可以嗎?”最原知道王馬跟自己不同,因為是老師和同學眼中的好學生,身邊從來不缺朋友,但是這樣撇下原來的朋友跑來找自己,最原老實也有點過意不去,不過老實說最原也大概知道王馬選擇找自己的原因,至少不需要那麼累

 

“與其跟連彈丸論破都不知道的人一起玩,跟最原君在一起我還比較愉快!”王馬擺擺手表示最原不要在意

 

“這樣啊,那就好。”似乎放心了後最原又從書包裡東翻西找,然後終於找到一本雜誌,最原快速的翻開一頁上面是彈丸論破的最新資訊,然後王馬眼尖的上面的報名資訊,最原興高采烈的告訴他自己打算去報名,並問王馬要不要也報名看看,王馬看著雜誌的資訊後先是沉默,最後微笑著說:”嗯,我會考慮。”

 

之後兩人又談論了一下學校的事情,直到夜幕降臨,兩人才各自回家,因為最原要去搭電車,而王馬家也要經過電車站,於是兩人便一起走……

 

“最原君。”走在最原旁邊的王馬突然開口說話

 

“什麼事?”最原停下擺弄手機的手指問道

 

“你這週末要不要來我家玩?”王馬口氣就像是邀請一般朋友一樣的說道,隨後接著說道:”我有個東西說什麼都想讓最原君看。”

 

“當然可以啊,但是你家人……”畢竟不是同校學生,感覺貿然跑去總是不好意思

 

“我家人去溫泉旅行了,大概要到下一週才會回來,所以我家現在都沒人在喔!”王馬臉上掛起笑容看起來非常真誠,最原想也不想的就答應了

 

王馬回到家後,屋內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音,王馬打開走廊的燈後一路走回自己房間,然後伸手摸向開關將房間電燈打開,隨後就整個人撲到柔軟的床上,然後開始翻開手機看著裡面的照片露出最原從未看過帶著計劃得逞的笑容

 

王馬想起跟最原剛認識不久時,有一天跟他最原約在一家家庭餐廳,正好在那裡遇到自己的同學,雖然被同學叫住讓他有點不高興,但是還是微笑著跟他們打招呼,之後寒暄一下後同學才離開,但是坐在他對面的最原卻說道:”想不到王馬君也挺會裝好學生的嘛。”毫不猶豫的刺破王馬的偽裝,這令王馬感到很驚訝,而且連自己家人都被自己騙過,卻想不到最原觀察力這麼強

 

或許那就是最原開始吸引他的一個開始吧。

 

王馬自認自己不是一個誠實的人但也不是說謊高手,在家裡偽裝成好孩子,在學校偽裝成好學生,就是為了可以在那樣的社會裡立足,但是最原不一樣,他可以毫無忌憚的說出自己的想法,不管他們的眼光表明自己的喜好,被冠上怪人的標籤他也不為所動,這樣的人的行事作風其實正是王馬想要的生活,但是他做不到,唯一有機會呈現真正的自己,大概只有跟最原待在一起的時候吧。

 

“那麼,我期待著週末喔,最原君。”王馬發了條LINE像是提醒最原絕對不要忘了約定後便起身離開房間

 

週六,因為最原是重點高中學生,所以週六還是需要補課,不過好在放學時間並沒有很晚,當最原帶著換洗衣物來跟王馬約好的車站時,最原說:”你說可以留宿你家一晚真的可以嗎?”雖然這麼說但是換洗衣物都帶來了

 

“當然可以,沒有問題的!”王馬樣子看起來很開心,最原點點頭表示讓他帶路

 

兩人穿越了幾條街就到王馬家,看起來是很一般的日式兩層樓建築,兩人到王馬家時已經黃昏了,王馬先帶著最原去客廳,並請他喝飲料,於是兩人便坐在客廳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說著彈丸論破說著關於處刑的話題,有時會穿插一點近況,王馬看著面前的最原說得天花亂墜的嘴,意味深長的微笑著,這時最原像是終於想起來似的問道:”王馬君,你說有什麼東西要給我看……”最原話還沒說完,突然莫名看到一陣頭暈,但是現在是炎熱的夏季,最原全當是中暑

 

“最原君,你還好吧?”王馬靠過去關切,最原搖搖頭想說沒事,並沒想到搖頭卻覺得越來越暈,最後只聽到王馬緊張的叫喊,最原便失去意識


完整版


最原視角


最原視角沒車,但是有涵蓋到車部分,總之謝謝觀看!!!



评论(11)
热度(93)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