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lker(一)

一般校園背景沒有才囚沒有自相殘殺的世界

王馬女裝有注意

第一篇並沒有切入主題注意


(一)

 

最原現在很苦惱,看著這位擋在自己面前一臉誠懇臉紅的少女,最原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單身十六年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少女還在等待最原的答覆,最原尷尬的開口,猶豫著該怎麼回答時……

 

“小最原!”一個有著一頭紫色短髮身上套著是冬季水手服的人一把抱住最原的手臂樣子相當親密

 

“咦?王馬…..”最原還沒說完話,王馬就打斷最原的話看向少女說道:”呢嘻嘻,你找我‧的‧小‧最‧原有什麼事嗎?”語氣中透著明顯的敵意,被晾在一旁的少女也感受到王馬那充滿敵意的眼神,於是緊張的說不好意思,打擾了,隨後轉身就跑走了

 

“等等,我……”最原抬手想解釋,但是少女已經跑遠了,同時手臂被用力的拉了一下,最原差點重心不穩,王馬不滿的聲音傳進最原耳裡:”真是的,小最原明明有我這麼優秀的女朋友還在到處拈花惹草,我好難過......”說著王馬突然大哭出聲

 

最原覺得他一早太陽穴就在痛了,忍不住嘆口氣,然後說道:”王馬君你才是不要鬧了,你一大早為什麼要穿女裝啊?”

 

“不覺得很可愛嗎?小最原看到我這樣是不是開始興奮了?”王馬說著還露出平時欺騙別人那無辜的表情

 

“並沒有,再不走就要遲道了!”最原不打算跟他在這個問題上繞,逕自往學校方向走去,王馬馬上跟上來說道:”小最原你猜猜看吧,你不是偵探嗎?”

 

一般人可能是制服沒乾或是遇到什麼事制服可能有破損不能穿,但是王馬昨天穿起來還很整潔,而且王馬的情況無法用常理來解釋……等等!最原此時看向笑得一臉得意的王馬,他知道自己肯定又中了王馬的圈套……

 

“呢嘻嘻,小最原一定以為我只是穿好玩的吧,其實我是為了救小最原才穿女裝喔!”王馬笑著勾住最原的手

 

“一定又是騙人的吧!”最原習以為常也不反抗了

 

“嗯,是騙你的,但是我是真的喜歡小最原喔!”王馬說著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

 

“王馬君又在說謊了。”最原聲音一如往常的沒有起伏,跟之前第一次被王馬說喜歡的反差差很大

 

“是騙你的,明明第一次被我說喜歡還高興的不知所措呢!”王馬像是失去興趣一樣的說著

 

“我那反應怎麼看都不是高興吧!”最原像是終於被王馬說的受不了忍不住反駁

 

“呢嘻嘻,因為小最原的反應都特別有趣啊!”王馬說著放開最原的手改將手環到腦後

 

最原已經不想跟他爭論了,但也因為被王馬這樣耽擱了時間兩個人雙雙遲道,最原還記得老師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寫滿你怎麼可能會遲道的表情,老實來說應該會有一番說教,但是最終還是放過他們,當然也是因為最原誠懇的道歉並承諾不會再犯。

 

“都怪那個告白的女生害的!”王馬一臉不滿的嘟著嘴

 

“明明就是王馬君的錯吧!”看著到了學校也沒打算將女裝換下來的王馬,說起來剛剛老師也一臉驚訝王馬為什麼穿女學生制服,王馬則是笑著說怎麼樣,老師也覺得好看嗎之類的話搪塞過去

 

“唔哇哇哇!我好心幫小最原解危小最原還反過來怪我,小最原太過分了…...”王馬完全不管周圍同學的反應,在走廊上大聲的哭起來

 

同樣成為注目焦點的最原這下也尷尬了,明明知道王馬是在假哭,但是除非王馬自己想停,不然他怎麼說也沒用,於是只好勉強靠上去拍拍王馬的肩膀說:”我知道了,王馬君,謝謝你。”老老實實的道謝後,王馬馬上停止大哭,還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說道:”呢嘻嘻,因為是最喜歡的小最原啊,我當然會救你!”雖然說是王馬平時的笑容卻讓最原覺得此時的王馬說的話感覺是真的

 

一定又是謊言……最原馬上在心裡認清事實,隨後便轉過頭去說道:”走吧,去教室吧。”語氣依然平淡

 

王馬跟他在身後不知道在想什麼,也許是最原的反應跟他預想的不一樣吧,面對最原的反常,與其說無趣不如說讓王馬感到些許不滿。

 

第一節課已經結束,赤松看到最原和王馬走進教室時還感到挺意外的,先不提王馬為什麼會穿一身女裝,最原會遲道也算很稀奇,當最原剛落坐赤松便湊上來說道:”最原君今天好晚呢,是不是路上發生什麼事了?”與其說睡過頭赤松更寧願相信是發生什麼意外之類的

 

“沒什麼……”最原話還沒說完,王馬便湊過來說:”小赤松,小最原今天被隔壁學校的女孩子告白了喔!”

 

“咦?真的嗎,最原君?”赤松顯然很意外,但是他還沒有單純的相信王馬的話,於是馬上詢問最原

 

“啊……是……”最原點點頭接著說道:”不過王馬君把對方嚇跑了。”

 

“我明明是幫小最原解危,而且小最原當初其實也想拒絕對方吧,與其讓對方當場哭出來而讓你不知所措,不如讓我幫幫你有什麼不好。”王馬說著伸手去戳最原的臉頰

 

“王馬君才不是這麼體貼的人,一定又是覺得好像很好玩而故意的吧!”赤松雙手還胸看向王馬,這時最原突然說道:”王馬君是不是早就知道那個女生是打算今天要跟我告白,所以才一大早就穿著女裝…..?”

 

“才不是呢,我是為了完成童貞小最原的夢想才穿女水手服喔!”王馬說著還作勢要去掀裙子,但是最原卻只是嘆了一口氣說:”王馬君是在騙人吧。”

 

“是騙你的喔!”王馬語調輕鬆像是知道最原一定會拆穿他一樣,然後說道:”不過我算是完成小最原的想法吧,可以不讓女孩子在你面前哭泣的拒絕掉對方。”王馬眨眨眼微笑著看著最原

 

最原一隻手捂著半張臉,王馬這句話倒是事實,他確實當初想拒絕那個女生,而且最原對那女生也完全不了解,突然說要交往根本不可能,況且最原目前也不想要女朋友什麼的……

 

被晾在一旁的赤松不知道何時已經離開最原的桌邊,王馬依然笑咪咪的用雙手撐著頭看著最原口氣卻相當嚴肅的說道:”況且……我不會把最喜歡的小最原讓給那個來路不明的女人呢。”

 

“什……”最原正想開口問他,上課鈴聲卻不合時宜的響起,王馬馬上站起來走回坐位留下面紅耳赤的最原

 

看來這堂課最原是不可能聽進耳裡了。


TBC


评论(2)
热度(71)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