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lker(二)

一般校園背景沒有才囚沒有自相殘殺的世界

王馬女裝有注意


第二篇算是有切入主題


這篇是不定時更(但是目前專注這一篇)



(二)

第二堂課感覺老師的表情也是整個人都不好了,好在班上同學倒是一下就適應王馬女裝的事情,不過不管班上怎麼問王馬都用真真假假的回答同學們的疑問。

 

但也因為王馬在班上的人氣不錯,跟最原不一樣,班上除了赤松外只剩下跟王馬還算熟,再來就是隔壁班的百田和春川了,因此直到放學最原都沒有機會問王馬關於他早上跟自己說的那些話,明明是可以當成謊話無視掉的……

 

因為老好人的性格最原被留下來做打掃,婉拒了赤松要幫忙的熱心,等到離開時已經接近黃昏了。

 

“今天還是直接回家不要去事務所好了……”最原站在空蕩蕩校門口心裡想著,但是當他打開鞋櫃時卻看到自己的鞋子上擺著一封信,最原感到疑惑但還是打開信來看,粉紅色的信紙卻是用觸目驚心的紅色油性筆寫著:

「最原君,我一直都好喜歡你!

今天早上我看到了喔,你的女朋友,那樣矮小又粗魯的女孩子跟你配不上哦……還是趕快甩掉吧~能配上你只有我喔!

還有那些靠近你的臭蟲真討厭…..

不管是黃頭髮的那個女生還是紫色短髮的那個女生都好討厭!

最原君你是屬於我的,不管是身體還是心都是我的!

我喜歡你

不,應該是……我愛你!

我會奪走最原君所有的目光,絕對

!」

 

幾乎病態的告白信讓最原不自覺的環顧四周,但是毫無人煙的除了自己沒有別人,這封信到底是怎麼回事,告白、威脅、惡作劇還是……

 

不行!冷靜下來……從筆跡上來看不是最原身邊的任何人,本來以為可能是王馬的惡作劇,但是筆跡明顯不是王馬的,而且可以丟在自己鞋櫃的人可以鎖定是在校的學生,直到下午的體育課到下課都沒有收到信,時間可以鎖定是放學時,而且放學時間這麼多人要偷偷塞信到他鞋櫃也不難……最原用一隻手捂住嘴認真的思考著

 

就在這時突然一個人不聲不響的撲到最原身上,最原嚇了一跳叫了出來,剛剛才看到那封可疑的信又突然被這樣襲擊,最原馬上轉頭發現掛在他身上的人是王馬!

 

“王馬君!你不是走了嗎?”最原驚訝的望著他

 

“呢嘻嘻,我怎麼可能丟下我最喜歡的小最原自己先走呢!”王馬笑著說道,雖然不知道他留這麼晚的理由,但是問了王馬也不會告訴他,而且剛剛看到那封信後看到王馬不知不覺產生一種安心感。

 

“哇!這封誇張的情書是怎麼回事啊,真噁心!”王馬誇張的一把奪過最原手中的信

 

“唔哇!王馬君不要隨便看我的信啊!”最原口中雖然這樣說,但是如王馬所說的這封信真的很誇張而且非常詭異

 

“我還以為以小最原的外貌只會碰到像電車痴漢那樣的變態大叔騷擾,想不到連女孩子也可以這麼喜歡你。”王馬隨意掃了一眼信的內容便隨意丟還給最原

 

“……”雖然剛剛王馬的發言很多他都想反駁,偏偏王馬說得好像又沒有錯,但是還是說道:”被電車痴漢騷擾是為什麼啊,我從來沒有被騷擾過吧!”

 

“這些都不重要,小最原你難道不覺得哪裡怪怪的嗎?”王馬說著剛剛的笑容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有些陰鬱的表情

 

聽到王馬這麼一說,最原也沉默下來,剛剛跟王馬爭吵時確實有感覺到有一股視線,但是當他左右張望時那個視線又消失了,怎麼回事感覺好不舒服……

 

“真噁心又讓人不舒服啊……”王馬低聲說著,但是很快王馬就恢復如常快速換好鞋子又催促最原換上鞋子,然後伸手一把勾住最原的手說道:”我們回家吧,小最原!”說著身體也跟著依偎過去

 

“咦?等等,王馬君這樣很奇……”最原話還沒說完,王馬突然壓低聲音說道:”小最原應該也發現了吧,剛剛的視線我覺得很有可能就是塞信在你鞋櫃的人。”說著王馬張望了一下四周後接著說道:”我想那個女生應該躲在哪一個不明顯的角落觀察我們,所以我為了幫助小最原不落單我還是要假裝一下是小最原的『女朋友』吧!”

 

“就、就算王馬君這麼說,我好歹是男生還是可以保護好我自己吧!”最原說著還試著抽回手臂卻發現王馬抱著很緊怎麼樣都無法掙脫

 

“小最原明明上次還被小赤松不小心撲倒,連女生都可以輕易撲倒小最原這樣難道也是可以保護自己,還是說小最原是故意的?”王馬說著又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

 

“我不是我沒有!”最原馬上否認,但是認真回憶一下好像自己真的曾經被女孩子不小心撲倒過幾次,要是遇到襲擊者確實有點危險

 

之後兩人一路上假裝打打鬧鬧的但是一直小心的注意四周,而那股令他們煩惱的視線卻沒有停歇過,正當最原煩惱著要是那視線一直跟著他們的話該怎麼辦,這時王馬突然用力的拉他一下,然後示意最原耳朵靠過來,隨後在最原耳邊小聲的說道:”等一下走到車站後不管是哪班車,總之我們先上去再說!”看到最原認真的點頭後,王馬又恢復如常的繼續跟最原說著話

 

最後兩人到達車站,進入月台後正好有一輛電車正要關上門,王馬不管最原來不來的及一把抓住最原的手就把他一起拉上電車,但電車門關上那一刻最原腳拌了一下,直接往王馬身上跌過來,此時王馬剛好轉過身,最原就直接撲到王馬身上

 

原本以為會是雙雙跌倒的局面,好在那般電車王馬身後就是牆壁,所以只是傳出一聲悶響,顯然王馬的背重重撞上牆壁,而最原是整個人靠在王馬的懷裡,發現情況尷尬後,最原馬上從王馬身上爬起來

 

“你還好吧,王馬君?”最原擔心的看著皺著眉頭的王馬

 

“好痛喔,骨頭說不定裂開了。”王馬一臉難受的說著

 

最原聽到王馬的話緊張的要王馬轉過身讓他看看,在最原手觸摸著王馬的背輕輕按揉試圖讓王馬舒服一點時,王馬卻笑著說道:”呢嘻嘻,騙你的,一點都不痛喔!”

 

“王馬君!”最原聽到王馬這樣說知道又被他耍他正打算說他什麼時,王馬探頭看了一下說道:”看來是甩掉了。”語氣中也透著一絲疲憊

 

聽到王馬的話,剛剛到嘴邊的話最原也說不出口,其實王馬明明可以不管他回家去,但是他卻願意陪他走,甚至幫他想辦法擺脫跟蹤,雖然不能確定但也不能說明跟蹤者沒有危險……

 

“謝謝你,王馬君,明明應該跟你無關,你卻願意幫我。”最原最後還是決定好好道謝

 

“哇!小最原是為剛剛吃我豆腐道謝嗎,原來小最原已經飢不擇食了嗎?”王馬露出驚訝的表情看著最原

 

前言撤回……

 

“呢嘻嘻,剛剛是開玩笑的,我當然會幫小最原,我不是說過了嗎,我不會讓小最原被那些莫名其妙的女生搶走的。”王馬說著臉上的笑容感覺帶上幾分真誠

 

明明王馬身上來套著女裝,說著跟早上說得差不多意思的話,但是面對現在的王馬,最原實在無法把他說的話只當成是謊言,最後只好撇過頭去掩飾他的害羞神情。


TBC

评论(1)
热度(55)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