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lker(三)


一般校園背景沒有才囚沒有自相殘殺的世界

王馬女裝有注意

第三篇感謝病友 @诈尸君 的插圖


(三)

之後兩人搭了回程電車互相道別,原本以為這件事就這樣結束了,隔天早上沒在鞋櫃看到奇怪的信也安心一點,但是當最原來到教室時卻當場嚇呆了,自己桌子上面被放了不知道是誰的一撮黑色的頭髮和一封信,看到這裡最原都忍不住感到毛骨悚然。

 

“唔哇!真噁心。”不知道什麼時候王馬出現在他身後,當他看到最原的座位時也發出嫌惡的聲音,最原被王馬的聲音嚇了一跳轉過身

 

“為什麼王馬君今天又穿裙子啊?”最原看到王馬毫不在乎一身女裝,而王馬則微笑著說道:”我當然是要好好扮演小最原女朋友的身分啊,小最原真過分今天早上都沒有來接我。”說著還露出要哭出來的表情

 

“王馬君不要鬧了。”最原嘆口氣無奈的看了王馬一眼就走到自己坐位打算開始清理,想起昨天那封讓他不舒服的信最原沒有勇氣打開這一封信

 

“看來對方昨天追丟我們後就直接折返學校了吧。”王馬從窗戶看出去操場還空蕩蕩的,隨後說道:”小最原也是想早一步到學校看看跟蹤者有沒有新的行動吧,要是讓你撞見還可以抓個現行,看來這位跟蹤者也是挺謹慎的啊。”

 

“是啊,但是這樣對我來說會很困擾的。”最原說著順手打開信封,但是這次的信看的最原毛骨悚然,裡面有幾張照片,看起來都是偷拍,而且是昨天他和王馬一起走時被拍下來的,上面王馬的臉不是被挖掉就是畫的黑黑的,並且留下一張紙寫道「最原君是屬於我的!」

 

“好惡劣……”看著這些過激的照片和信最原不由得感到不舒服,王馬也看到了表情沒什麼變化,但是最原可以從王馬的笑容中看出寒意

 

“看來這個跟蹤狂也認定我是小最原的女朋友了啊。”王馬說著抽走最原的信,然後把一張張照片拿出來,翻到背後發現不只是塗黑挖掉這麼簡單,每張照片後面都用像針一樣的東西戳了好幾個洞

 

“看來不好好的告訴跟蹤狂小最原是屬於誰的不行呢。”竟然已經進行到詛咒的狀況,就算不相信這些的王馬也會感到不舒服

 

“我不屬於誰的吧,還有王馬君你想做什麼?”最原忍不住反駁道

 

“咦?小最原竟然問我嗎,這不是小最原的工作嗎?”王馬假裝驚訝的說道

 

“為什麼變成是我要做啊?”最原感到頭痛,跟蹤狂已經夠麻煩了,偏偏可以討論這件事的人又是不肯把話說明白的王馬

 

“當然是揪出犯人啊,這也是偵探該做的事情不是嗎?”王馬看著最原笑著說道,雖然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有變成受害者的一天,但是王馬卻實說得很有道理,但是現在線索除了這兩天收到的信外還有這一撮頭髮

 

“其實我已經派手下調查了喔!”王馬看最原陷入沉思於是拍拍最原的肩膀說道

 

“王馬君又在騙人了。”最原毫不猶豫的反駁王馬

 

“小最原太過分了,我做這些都是為了小最原,小最原卻還說我說謊。”王馬一副下一秒就要大哭的樣子,最原嘆了一口氣說道:”先不說你手下真假虛實,但是信我也是昨天才收到,放學時才被跟蹤,王馬君動作再快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有線索吧。”最原拉開椅子坐上去後認真的解釋

 

“呢嘻嘻,不愧是小最原,但是……”王馬說的臉突然湊近最原,臉上的笑容已經褪去,毫無笑意的眼神很認真說道:”我說過我喜歡小最原是真的,所以不管對方是誰,就算用手段也不會把你交出去。”

近在咫尺的臉,最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雖然王馬常常說喜歡他這樣的玩笑,但是這次感覺不相同,王馬說完這句話,臉越來越靠近,最原也沒有反應過來要躲,唇與唇之間的距離很近,近到最原都可以感受到王馬的呼吸,就在最原意識到王馬真的要吻他時,王馬突然站直身體笑著說道:”開玩笑的,小最原是在期待什麼嗎?”

 

聽到王馬的話最原才意識到剛剛全部都是王馬在假裝,尷尬的感覺淹沒了最原,最原第一次發自內心有點生氣,但是就在王馬話剛說完就有兩個男同學走進教室,看到他們還打了招呼,其中一個還關心最原說他臉很紅沒事吧,最原聽到趕緊搖搖頭說沒事

 

“呢嘻嘻,我們放學再討論吧,小最原。’王馬說完就轉身離開最原的座位

 

最原被王馬弄的心煩意亂的,一個上午就這樣被荒廢掉了,很快迎來午休,中午通常都是最原自己吃或是跟赤松一起吃,今天王馬卻主動跑來跟最原一起吃飯,雖然滿意外的,但是最原什麼都沒有說

 

“小最原真是不及格的男朋友呢,竟然沒有主動邀請女朋友一起吃午餐。”王馬像是超級不滿的樣子

 

“……”最原沒有答話,心裡還想著今天早上王馬的那個曖昧不明的舉動,此時看到王馬都有一種很尷尬的感覺,腦海裡印出王馬早上那極近的臉,不知道為什麼最原臉紅了

 

王馬也看出最原不專心,似乎也很清楚最原是在糾結什麼,勾起唇角將唇湊到最原耳邊說道:”難道小最原你在期待什麼嗎?”

 

“王馬君,你不要鬧了!”一直冷靜內斂的最原,第一次這麼大聲的說話,就連一直嘻皮笑臉的王馬都有點被震住了,原本吵鬧的班上大家突然都安靜下來看向最原,發現自己成為注目的目標,臉皮薄的最原臉馬上就脹紅了,隨後低聲說了對不起就跑了出去

 

“真是的,王馬君,你為什麼就是這麼喜歡欺負最原君呢?”赤松看到剛才最原的反應無奈的嘆口氣看向罪魁禍首,但王馬並沒有回應他,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但是赤松微微看出一絲寒意

 

最原離開教室後開始後悔了,明明王馬也常常這樣整他,平時他都可以冷靜以對甚至反駁,但是今天卻如此失常,最原知道原因,到頭來他還是受到那兩封信的影響,平時都可以冷靜面對,偏偏今天卻特別煩躁,不管是那兩封讓人不舒服的信還是王馬早上的行為都讓最原感到有未有過的煩躁。

 

“最原君。”此時一道聲音傳進最原耳裡,最原轉過身看到是一位沒見過咖啡色頭髮的女學生

 

“啊,請問你是…..?”最原印象中確實不認識這個女生

 

“其實是這樣的,這個是我朋友託我交給最原君的。”說著少女把一直拿在手上的餅乾遞過去,聽到少女的話最原想起那幾封信正打算拒絕時,這時一個身影插入兩人之間……

 

“不行,小最原是我的男朋友喔!”插入兩人之間的身影一把抱住最原的手臂,低頭看去王馬難得沒有一點笑容

 

“等一下,王……”最原話還沒說完,王馬卻打斷最原看向那個女學生說道:”你告訴你的朋友,小最原對他一點興趣也沒有,而且小最原對我是一心一意的。”像是在示威似的,王馬突然拉住最原的衣領,當著女學生的面吻上最原的唇

 

不僅女學生看到最原自己也嚇到了,他沒想到王馬會有這樣的舉動,雖然王馬只是唇碰唇一下就分開了,但是王馬的體溫、唇上的觸感卻像是還殘留在最原唇上,之後王馬又兩三句趕走女學生,而最原完全愣在原地。

 

“小最原。”王馬的聲音將最原拉回現實,最原這時才反應過來捂著唇和王馬拉開一段距離

 

“小最原好過份,我剛剛可是……”王馬話來沒說完,突然臉色一變撲到最原懷裡像是女朋友一樣的說道:”小最原真過分,明明又不是第一次親吻了。”

 

面對王馬突然的轉換,最原也意外的配合他,沒有說出他剛剛想說的話,等了一下後王馬才說:”剛剛那個傢伙一直在觀察。”

 

“什麼?”最原完全沒感覺到對方的視線,下意識的東張西望

 

“呢嘻嘻,被我騙到了吧,小最原。”看最原緊張兮兮的王馬笑得一臉得意

 

“王馬君,你……”最原被王馬這樣一鬧緊張的氛圍都沒了,但是冷靜想想王馬剛剛的舉動:”果然騙我的這句話才是假的吧。”最原認真的看向王馬

 

“嗯.......是哪邊呢?”王馬也不正面回應他,而是拉著最原往教室的方向走

 

“等一下,王馬君,到底是……”雖然剛剛出來確實很氣王馬,但是最原本身也不是記仇的人,所以還是讓王馬拉著走

 

王馬沒有說話,但是最原看不到的角度,王馬臉上的微笑已經昭示他的情緒。


TBC

评论(2)
热度(66)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