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lker(四)


一般校園背景沒有才囚沒有自相殘殺的世界

王馬女裝有注意

(四)

“啊!最原君,你和王馬君和好了嗎?”最原回到教室剛坐下赤松便湊過來關心

 

“其實我們也沒有吵架……”最原對於剛剛自己在班上失態感到尷尬,好在班上同學好像都不在乎反而讓最原鬆了一口氣

 

“我跟小最原可是一直關係很好喔,所以小赤松根本不用擔心。”在一旁的王馬馬上換上燦爛的笑容說道

 

“好吧,你們沒事就好……對了!”赤松說完突然拿出一袋餅乾遞給最原,然後說道:”剛剛有一個女生要我轉交給最原君的。”最原看到餅乾愣住了,因為這個餅乾就是剛剛那個女學生手上拿的餅乾,而且餅乾的形狀花紋都一模一樣

 

“想不到那傢伙真不死心啊。”王馬在一旁喃喃自語,對上赤松疑惑的眼神,隨後微笑道:”小最原的女人緣真好呢,連我這個女朋友都感到吃醋了呢!”

 

“要是王馬君是我女朋友的話,我反而更頭痛吧。”最原無視王馬聽到他的回答後那準備要假哭的臉,而是將注意力轉到餅乾上面,王馬馬上收起原本那要假哭的表情看向最原手中的餅乾,此時正好有人要找赤松,於是赤松便朝最原點點頭就走了

 

“唔……這是什麼?”最原打開餅乾袋子開始檢查餅乾,卻沒想到當最原扳開餅乾時畫面噁心的令他忍不住發出叫聲

 

“真噁心……”王馬看向最原手中被扳一半的餅乾用帶著嫌惡的口吻批評道

 

餅乾裡面夾著密密麻麻一看就知道是人的黑色毛髮,而且不是一根二根,而是一撮的程度,看到這堆頭髮最原都忍不住想吐,馬上把餅乾丟回袋子裡,雖然這是新的線索,但是卻讓最原感到越來越不舒服

 

「要是終一吃了的話,你的身心都會屬於我的吧!」餅乾附上的卡片這樣寫著,原本是喊最原君的稱呼直接改叫了名字,王馬看到卡片時臉色也沒有比最原好到哪去

 

雖然非常噁心,但是兩人還是一起檢查其他餅乾,裡面不是夾了頭髮就是指甲之類的,畫面實在過於噁心,就算修養再好的最原也忍不住跑去廁所乾噁起來,期間碰到百田還被百田以為他身體不舒服要送他去保健室。

 

回到教室實已經快上課了,最原發現桌上那袋餅乾不見了,王馬若無其事的說因為太噁心丟掉了,雖然教室垃圾桶裡並沒有看到餅乾,但是最原也不想探究了,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去廁所時,王馬已經將餅乾拍照發到一個群組裡去了。

 

群組裡看到照片的人分分表達厭惡感

『哇!這什麼惡趣味啊!』

『噁……這是誰送給總統的嗎?』

『這麼噁心的東西也拿來送人嗎?』

『這可是某個女人送給小最原的禮物喔。』

『當著總統的面搶人啊!』

『這女人到底是誰啊,這麼噁心。』

王馬看著群裡的反應勾起唇角,雖然本來是打算自己解決的,但是偏偏此時要是他隨意離開最原身邊,被跟蹤狂找到機會的話先不說被告白,要是最原拒絕對方的話,以這樣過激的示愛方式,不難想像被拒絕一定會對最原不利……

 

“小最原,今天放學要去偵探事務所嗎?”看最原被搞得萎靡不正,連頭上的呆毛都沒有精神的垂著

 

“還是要去啊,畢竟還有委託……”要是平時他當然是熱衷於偵探的工作,但是現在他成為被跟蹤騷擾的對像,他突然可以理解來委託懷疑被跟蹤又無法報案被害人的心情

 

“那我也去吧。”王馬也微笑著看著最原

 

“……”看著王馬笑的人畜無害最原也知道他沒有他看起來這麼的無害

 

“而且我不去的話,小最原又被跟蹤怎麼辦?”王馬說得很理直氣壯,而且也說的很有道理,最後最原沒辦法只好無奈的答應他

 

但是今天放學回家一路上卻完全沒有被跟蹤的跡象,最原鬆了一口氣,但是誰知道他下一步的舉動又是什麼,可能今天王馬的吻真的給對方帶來衝擊吧,但是最原怎麼想都覺得奇怪,對方是本校學生就算跟王馬不同班總應該知道王馬是男的,但是對方好像一直漠視這一點,這樣的展開真的很奇怪……

 

“小最原是不是覺得那個跟蹤狂很奇怪,給人一種不是我們學校學生的感覺?”王馬臉上掛著微笑說道

 

“嗯……王馬君也發現了嗎?”最原點點頭用手捂住嘴這是他標準的思考動作,但是走路心不在焉還是很危險的,當最原聽到車子喇叭聲時急駛而來的車伴隨著刺耳的剎車聲,當最原意識到要被撞上時,一道拉力將最原往旁邊拉一點,車子就從最原剛剛的位置急駛而過,同時還聽到伺機的怒罵聲

 

驚魂未定的最原看著這一幕終於回過神……

 

“小最原真是危險啊,剛剛差點就要被撞飛了喔!”王馬依然面帶微笑,但是最原總覺得王馬在生氣

 

“呃……謝謝你,王馬君。”最原尷尬的道謝,這時才發現王馬一隻手搭在他腰上,顯然是剛剛將他拉回來時為了維持他的平衡搭上去的

 

“呢嘻嘻,我是小最原的女朋友當然要保護小最原啊。”王馬說著收回手,最原怎麼聽他說這樣的話都覺得怪怪的,正常來說是女朋友保護男朋友嗎?

 

雖然想說什麼,但是王馬剛剛確實救了他,於是最原還是決定沉默下來,之後兩人一起到了事務所,事務所今天沒什麼人,看來是所長去跑外務了,本來應該開始處理著手案子的最原卻沒有動作,顯然還在思考跟蹤狂的事情。

 

“那個送餅乾和放照片是同一個人這個可以確定的。”最原思考了一下,然後接著說道:”而且早上的照片都是我們放學時拍的照片,並沒有一張是在學校裡的,我想放照片和信的人都是今天送餅乾的那個女生,應該是說委託他做的。”

 

“不愧是偵探,一下子就理清思路了,剩下來就是抓出真正的犯人了。”王馬拉了張椅子坐到最原的桌子前誇坐上去,用手撐著頭對最原微笑

 

“王馬君明明早就知道了,為什麼在學校還要假扮成是我女朋友?”像是發現最大的疑點,最原看向王馬

 

“呢嘻嘻,小最原不是偵探嗎?”王馬沒有回答他反而反問,最原嘆了口氣放棄糾結這個問題,反正王馬也不會告訴他,說了也一定是謊言

 

“算了,現在要先找出當初送我餅乾的那個女學生,然後看看可不可以問出點線索。”話雖如此,但是學校這麼大學生這麼多,在茫茫人海裡尋找一個不起眼的女學生真的很困難

 

“這個倒是沒什麼困難的。”王馬像是無所謂一樣的說道:”重點是面對跟蹤狂,小最原打算怎麼做?”

 

“怎麼做?”最原聽到王馬的話終於意識到現在重點不只是要找到跟蹤狂,還要讓他對自己死心,顯然單純有”女朋友”這個答案對方並不能完全死心,但是也已經被對方認定有女朋友的事實

 

“是啊,小最原打算怎麼讓她死心,或是說需要我替你出手?”王馬把臉湊近最原,眼裡不帶一點笑意的,就連熟悉王馬的最原面對現在這樣的王馬都不禁感到寒毛直豎

 

“王馬君……”最原忍不住退後一點但是王馬馬上往前緊逼說道:”對於這樣名目張膽的追求,就算是我也不能再視若無睹了,要是小最原無法想出適當的解決方法,那就只好讓我用我的方式來解決。”說著臉已經跟最原靠得很近了

 

“你想做什麼?”比起現在這尷尬的狀況,最原更擔心王馬所謂用他的方法解決這件事

 

“呢嘻嘻,小最原要不要來猜猜看?”王馬沒有給他答案的意思,平時也許可以當成王馬日常的跟他開玩笑,但是剛剛那眼神和表情很難讓最原確定王馬的話到底是不是認真的

 

“王馬君……你……”最原想阻止王馬,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做

 

“不過小最原要把我剛剛的話當成謊言也是可以的喔!”王馬說著突然跟最原拉開距離笑著說道,隨後卻語氣不帶笑意的說:”但是我說過不會讓來路不明的女生搶走小最原的話是真的喔!”

 

夕陽的光從窗戶照射進來,讓最原不禁有點相信王馬對他說的這句話也許真的是出自他的真心


TBC

评论
热度(47)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