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最】很日常的相處模式(5)

都是原人格

我是以序章給我的感覺寫他們的性格,一直覺得第六章是偽造的視頻

沒有什麼劇情

很日常

OOC

其實是赤松楓X最原終一


(五)

雖然這麼說,但是最原並沒有放心下來,看到最原有如驚弓之鳥一樣,赤松拉著最原到一家咖啡店,一進咖啡店就找到了一個隱蔽的位置坐下來,簡單的打發走店員後就問最原發生什麼事了,最原緊張的左顧右盼後小聲的說道:”剛剛我覺得有人在看我。”

“看你?”赤松一臉疑惑,最原的外貌很出色就算被注視也不奇怪吧,就算最原沒有引人注目的習慣,不過就算如此他也沒有這樣不安的樣子啊

“剛剛開始就感覺有一股很讓我不舒服的視線。”最原想了一下補上一句:”也有可能是我多心了。”

但是赤松沒有接話,老實說最原害怕給人添麻煩的性格真的有時也讓赤松擔心,這樣就算他遇到危險也不知道求救吧,但是這樣為他人找想的想法真不知道該說體貼還是拒人於千里之外……

“這樣說起來,其實我也覺得怪怪的。”為了讓最原更堅定他的感覺,赤松決定對他撒點小謊,畢竟現在最原確實被盯上了,機警點總歸是好的

“咦?赤松桑也……”最原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是啊,就是沒有最原君那麼強烈,就是感覺哪裡怪怪的,最原君可以詳細說一下嗎?”赤松像是鼓勵最原一樣微笑著問道

“嗯…..其實……”最原猶豫了一下正要開口時:”打擾了。”服務生正好送上來餐點,但也因為服務生的關係,最原原本到嘴邊的話又吞回肚子裡了,之後就算赤松再次詢問,最原也只是搖搖頭不說話

時間慢慢的推移,很快的已經接近黃昏,為了不到晚上回家增加遇到危險的機會,兩人趕上電車踏上歸途,雖然說赤松今天確實買了很多戰利品,但是一件也沒有讓最原拿,雖然最原有要幫他拿的意思,但是被赤松一句感覺最原君力氣也不大給堵回去了。

最原看著自己的手臂開始思考是不是要好好鍛鍊自己身體時赤松卻補上一句:”最原君這樣就很好啦。”但是沒說出口的是──這樣就可以更依靠我,而我也更有理由保護你。

一旦接受了自己對最原的感情,赤松也不打算逃避,雖然自己是女孩子,但是赤松覺得世界上並沒有規定只有男生可以保護女生吧,況且看到最原被自己說維持現狀就很好啦不好意思的反應後赤松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

 

原本以為終於同居了可以關係變得更好,但是後來赤松發現事實不像他想得那麼美好,最原顯然是不習慣跟人面對面聊天的,就連吃飯也是沉默無聲,連咀嚼的聲音都聽不到,就算赤松有意聊天,最原也是用『是、有、對、嗯、喔』之類的回應,最原真不愧是話題終結者啊,赤松在心裡嘆息。

不過在網路上最原卻很活躍,老實說赤松沒有偷看最原手機的意思,只是最原去洗澡時沒有把手機頁面關閉,赤松之前就看到他在手機上跟網友熱絡的聊天,不知道為什麼赤松不禁在意起來,明明知道偷看是不對的,但是還是忍不住看了。

「唔哇!這樣不是很危險嗎?」之前的記錄最原都刪除了,因此開頭這句話赤松並沒有看懂

「嗯,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幫我。」最原是一如往常堅定的語氣

「诶──這是最原醬求人的態度嗎?」對方的口氣帶著不正經的玩味

「我並不是在求你。」最原冷淡的回應著

對方之後也只回給最原一個小丑圖案的貼圖兩人對話就結束了,赤松將手機放回原位,那個人喊最原是用「醬」是熟人?朋友?還是更加親密的人……赤松不知道為什麼內心有點不舒服

“赤松桑,該你了。”此時最原的聲音傳進赤松耳裡,赤松這時才發現最原正擦著頭髮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啊……好喔!”赤松點點頭經過最原身邊

「說起來最原醬今天真是意外的沉默啊!」最原擦著頭髮的時候LINE的訊息又跳了出來

「該說的都說完了啊。」最原不疾不徐的回答

「說起來該不會是有女朋友之類的在吧,所以最原醬才不敢一直跟我聊天,最原醬太過份了,想不到最原醬是這樣見色忘友的人。」

「我跟王馬君還不算是朋友頂多是網友吧,而且我跟她也不是男女朋友……」最原不知道為什麼說到這裡還是不由自主的臉紅

「我們應該算是合作夥伴吧,別忘了上次殺人魔的定位可是有我幫忙,不過我也只是覺得有趣,想不到這次他直接盯上最原醬呢!」最原都覺得可以猜到王馬此時大概是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

「你只是覺得好玩吧!」最原嘆口氣回道

「是什麼呢www」對方事不關己的回道,然後接著說道:「要是最原醬遇到危險的話我想那個人應該會很難過吧,不過我總覺得那個人或許比你想像中更在意你喔!」

「王馬君又再耍我了吧。」雖然最原這樣回他,但是想到赤松那認真的樣子,感覺心跳不自覺得又加速了

「嗯……可能是謊言吧。」王馬依然用輕鬆的口氣說道

「算了!總之這次的事要是有什麼萬一王馬君也很麻煩吧。」最原說完王馬很快的回訊說道:「呢嘻嘻,最原醬比起自己更在意我的安危嗎,還是說更在意那一位的安危呢?」

總覺得每次跟王馬說話都好累啊,意思常常被曲解……最原嘆了一口氣心想著

「不過我也是很討厭麻煩的人,所以最原醬放心吧。」王馬說的這句話的同時還加了一個大大的笑臉貼圖

雖然有王馬的保證但是最原更加覺得心累了。

他也只是希望王馬幫忙想辦法再次逮住犯人,上次也是託王馬的福才這麼快的抓住犯人,但是這次是知道犯人在哪卻沒辦法隨便出手,因此只能拜託犯人並不知道的協助者王馬來幫忙,至少……不要把赤松給拖下水……

“最原君,你在想什麼呢?”此時赤松的聲音傳進最原耳裡,最原這才發現赤松已經出來­邊擦著頭髮邊一臉疑惑的看著最原

“沒什麼,我已經準備要休息了,赤松桑呢?”最原用力的搖搖頭微笑著看著赤松

“啊!我有件是想跟最原君商量。”赤松說著也不管自己的頭髮還濕的就直接坐到最原對面,因為赤松的頭髮很長,遇水身上的白襯衫變得有點透明,最原尷尬的撇開頭不知道視線該往哪裡擺,怎麼說赤松都是女生,這樣隨意盯著人家看不好,赤松沒有注意到最原的不自然伸手抓住他肩膀說道:”我打算我們今天晚上就輪夜吧。”

“輪夜?”最原對於赤松的話感到疑惑,但是當他將頭轉回來後又不自然的轉開,臉已經燒紅了

“就是說我們兩個人輪流晚上守著,我實在很在意那個殺人魔的事情。”赤松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沒注意到最原的不自然,抓著最原肩膀的手力氣也沒有放鬆的跡象

“啊……嗯嗯……好。”最原點點頭然後往後退了退,赤松感覺到最原的行為感到怪異,所以忍不住問道:”最原君你怎麼了啊,臉也好紅。”赤松說著還伸手去摸最原的額頭,但是最原馬上躲開然後爬起來說:”我去喝杯水。”就衝衝忙忙的跑走了

赤松不明所以打算去吹頭髮,回到浴室才發現原來是襯衫濕了,因此身體變得若隱若現,就算是赤松發現這尷尬的狀況臉也不禁微微發紅,但是想到剛才最原那害羞又不知道該怎麼辦的表情,還有慌慌張張逃離現場的樣子,赤松不禁勾起唇角,果然最原君真的好純情呢!

原本剛剛在洗澡時一直煩惱著跟最原通LINE的那個人喊最原為「醬」到底是多親密的人,應該不太可能是朋友,但是網有這樣顯得不自然的親密,以最原個性絕對不會答應,不過看到最原剛剛的反應,感覺那個人跟最原的關係應該不是自己想的那樣吧。

當赤松換好衣服還有吹好頭髮來到房間時看到最原躊躇的坐在椅子上,一問之下赤松才知道最原打算把床鋪讓給她睡,說什麼都不好意思讓女孩子睡地板,雖然赤松一直說沒關係,但是最原很堅持,赤松看最原那堅定的眼神,可是一旦對上赤松時又下意識的退縮,怎麼說呢有點像是在威嚇人的小動物呢,不過赤松也不打算跟他爭,於是最後就妥協了,大不了明天再換回來。

當晚守前半夜的是最原,但是當赤松醒來發現天色已經泛白時,才知道最原那個不想麻煩別人的老毛病又犯了,看到最原硬是撐著在窗邊打瞌睡,於是忍不住用力推推他,最原嚇了一大跳睜開眼睛看到赤松才鬆了一口氣,正打算說早安卻被赤松被抓住肩膀按在牆上……

“為什麼最原君沒有喊我起床呢?” 赤松的語氣是最原沒聽過的嚴肅

“……我看赤松桑睡得很沉所以……”最原話還沒說完,赤松馬上打斷道:”所以你就不叫我了嗎,為什麼要這樣,難道我這麼不能讓你信任嗎?”赤松的聲音很急躁,老實說赤松也不知道為什麼此時他就是很生氣,雖然知道最原是出於好意但是就是生氣。

“不是這樣的,赤松桑,只是我不希望你陷入危險,而且這件事一開始就是我造成的。”最原愧疚的低下頭,樣子看起來有種說不出的委屈,赤松看到這樣的最原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最原君,我真的希望你可以依賴我,就算只是一點點也好。”赤松說完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失落,態度也放軟了一點說道:”還是說我在你的心裡根本就不是朋友?”


待續


終於寫出來了,最近感覺好多債要還,寫得越來越慢,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這次王馬有出場但就是最原的網友設定,不會有CP向請放心www不過王馬會有曖昧發言,但都是開最原玩笑,所以請安心食用www

突然意識到忘了說,王馬是現人格!!!(不是凡吉)




评论(1)
热度(23)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