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lker(五)


一般校園背景沒有才囚沒有自相殘殺的世界

王馬女裝有注意

OOC注意


因為生賀趕不上,我只好用更新代替生賀,這篇也是閒置很久了,最原生日快樂!


(五)

 

“王馬君,你…….”最原正打算問出心裡的疑問時,事務所的門被打開,走進來是一位中年男子

 

“終一今天來了啊!”中年男子一看到最原馬上跟他打招呼

 

“叔…..所長,你回來啦。”事務所的所長就是最原的叔父,但是就算是叔父,最原也被要求在事務所要叫他所長

 

“這位是……終一的女朋友嗎?”同時最原的叔父也發現坐在最原面前身穿你裝坐姿卻一點也不優雅顯然不可能是委託人的王馬

 

“不,他…..”最原正打算澄清,王馬卻先一步開口說道:”是的喔,我是小最原的女朋友,初次見面!”王馬馬上站起來微笑著轉過身,但是最原的叔父只是認真的看了一下王馬後看向最原猶豫的說道:”那個雖然我說很奇怪,可是……想不到終一喜歡的女裝男子?”

 

最原的叔父話剛落,最原當下急著想解釋,而王馬則是當場就笑了出來,剛剛那嚴肅的氣氛瞬間煙消雲散

 

之後因為案子的事最原開始忙碌,王馬邊說很無聊邊說自己先出去看看,期間最原完全沒有理會他,卻不想到打工結束王馬也沒有出現,最原邊想著可能太無聊回去了邊整理自己的東西邊向叔父道別。

 

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離開鬧區搭上電車到達自己家的那站下車後便是一段沒什麼路燈的住宅區,也許是已經晚上了,住宅區街道上沒什麼人,偶爾只會遇到溜狗的居民,就在最原經過離他家最近的便利店時他突然感覺得強烈的視線,但就算最原四處看看也沒有看到什麼人,多心了嗎……

最原內心自我安慰一番又開始往自己家的路上走去,但是過沒多久不僅感覺到有視線身後還是似有似無的腳步聲,最原不禁冷汗直流,內心一直想著就快到家了,就快安全了,但就在最原轉彎的時候突然一隻手從後面一把抓住他,最原要呼喊的時候另一隻手捂住他的嘴,雖然想回頭看看到底是誰,但是這樣的姿勢最原根本動彈不得,有如任人宰割的羔羊。

 

到底是誰?是那個跟蹤狂嗎?最原可以知道身後抓住他的人身材比自己矮小,但是力氣卻大得出奇,而且剛剛眼角餘光可以看到對方身上穿著裙子因為光線關係沒看清楚裙子的花樣,他只知道對方是一個短髮的人。

 

當最原心亂如麻緊張萬分時,一道輕鬆的聲音打破這緊張的氣氛:”呢嘻嘻,小最原真的太沒有危機意識了。”說著同時抓住最原的手也跟著放開

 

“王馬君?!”最原相當意外,而且他也完全不能理解王馬為什麼要這樣整他

 

“我可是從小最原離開事務所開始尾隨你喔,小最原發現的也太慢了吧!”王馬說著還帶著抱怨的口吻

 

“就算是這樣,王馬君這樣的舉動真的很容易嚇到人啊!”最原無奈的嘆口氣,跟蹤狂的事情已經夠他煩了,偏偏王馬又在這時間開這樣讓人笑不出來的玩笑

 

“這樣訓練一下自己的危機意識也不錯吧,小最原實在是太不注重自己的人身安全了!”王馬說著同時表情也不太好,隨後拉著最原說先回他家再接著說

 

最原已經不想管王馬那常常不知道是發現什麼還是單純的惡作劇,反正最原決定先暫時順著他的意思,兩人來到最原家時,最原還是禮貌性的給他泡了杯茶,被王馬給拒絕並且王馬自顧自的從書包裡拿出葡萄芬達。

 

“在小最原打工的時候我去四周看看時,我看到跟蹤狂了。”王馬喝了一口芬達便丟出爆炸性的話題

 

“你看到跟蹤狂了?!”最原驚訝的叫出聲,但是看王馬那樣輕鬆的笑容忍不住又說:”王馬君這次是真的還是謊言?”

 

“呢嘻嘻,很遺憾這次是真的喔!”王馬說的雲淡風輕,最原卻心急如焚的問道:”那到底是誰?”

 

王馬看了最原緊張的樣子勾起唇角,隨後用雙手撐著桌子越過桌面靠近最原的臉說道:”難道小最原不打算給點什麼來交換這個情報嗎?”葡萄芬達的味道噴在最原臉上,像是沒有意識到兩人的距離是如此的曖昧,最原此時也不避諱王馬的眼神,而是更加堅定的說:”要是這件事不解決的話,其實對王馬君也有影響吧,不然王馬君不會這麼熱心的幫忙吧。”平時因為距離靠的近一點就臉紅的最原,此時卻相當堅定,觀察著這樣的最原王馬臉上依然笑容不減說道:”我要抽手隨時都可以,幫你只是我覺得有趣,況且我也說過,我不會把最喜歡的小最原讓給那些莫名其妙的女生。”

 

“一定又是謊言吧。”最原不禁在心裡嘆了一口氣,果然要從王馬那裡問到情報真的很困難,而且還可能被他帶跑話題

 

“呢嘻嘻,那麼小最原猜猜看,哪一句才是謊言呢?”王馬說著又湊近最原一點說道:”是我說要抽手是謊言呢?還是我喜歡小最原是謊言呢?”

 

最原聽到王馬的話一瞬間竟然答不出來,明明應該毫不猶豫的回答當然是你說的喜歡我啊,可是王馬的表情卻不像是在開玩笑,而且其實依照情況王馬要抽身確實很容易,本來這件事跟他也沒有關係,但是這樣不就代表王馬說的喜歡是真的了嗎……

最原陷入思考的迴圈,卻怎麼也無法得出結論。

 

“雖然很想讓小最原支付情報的代價,但是看來只能先讓小最原欠著了。”王馬的話才剛說完,門鈴聲無預警的響起,最原一愣看向大門口,最原一直是獨居不可能會有訪客,是報紙推銷嗎?

 

“是跟蹤狂喔!”王馬馬上替最原內心疑惑說出解答

 

“等等,為什麼他會……”最原感到很錯愕,為什麼對方會知道他家的位置,同時最原也把目光投向王馬,但是王馬卻搖頭說道:”看來他是跟蹤我們了。”說著王馬逕自走到門前,在最原來不及阻止他的情況下,王馬就直接把門打開…..

 

“你不是……那個女生!”最原跑到門前時看到了對方,原來跟蹤狂就是當初一早跟他告白的女孩子,但是此時這位女孩子已經不像當初那個羞澀的樣子,原本烏黑的長髮已經被剪短,眼裡對王馬帶得滿滿的敵意,而且最原看到他手上竟然拿著刀……

 

“像是這樣糟糕的女孩子可配不上小最原喔!”想不到的是王馬竟然還說出激怒對方的話,少女聽到王馬的話眼神更加兇狠,二話不說就抬手將刀往王馬的方向刺過去,但是王馬速度比他更快的伸手抓住對方的手,而且完全不憐香惜玉的就制住他的行動,將對方的手給扭到身後,最原只聽到女孩子的慘叫聲隨後刀子就脫離女孩子的手掉落到地上。

 

原本想讓王馬不要太租暴,但是看到這一系列的展開最原也完全說不出話來,最後還是王馬叫他報警,最原才緊張的拿起手機撥了電話,警察很快就來了之後三人都去了一趟派出所,詢問時王馬天花亂墜半真半假的話讓警察頭疼不已,最後還是最原老老實實的交待原委,好在因為偵探的工作跟警察多半有點交情,而且最原確實是受害者,所以很快就讓他們回去了。

 

“所以你為什麼跟著我?”最原走了一段路發現王馬一直跟在他身後,於是忍不住轉身問他,王馬一副理所當然說道:”我可是幫助小最原抓住跟蹤狂的耶,原來小最原是那種吃完就丟的人嗎,太過份了!”說著王馬完全不管這裡是住宅區會吵到別人開始假哭,害怕擾民的最原趕緊說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不要哭了。”說著尷尬的低著頭心裡想快點到家就可以解脫了,想不到王馬就直就順勢進去他家

 

因為被警察耽誤不少時間,回到家時已經晚上了,王馬理所當然的表示他要住最原家一晚,最原本來要拒絕,但是王馬又開始控訴最原是用完就丟的渣男什麼的後最原還是妥協了答應讓他住一晚,但是心裡卻不自覺得又嘆了一口氣

 

“小最原,難道你不想知道嗎,為什麼我知道門口的是跟蹤狂?”兩人簡單的打理好一切,此時最原正窩在沙發裡看書時王馬湊到他身旁說道

 

“你不是說他跟蹤我們嗎?”最原頭也不抬的回答

 

“呢嘻嘻,小最原還真的學不乖,我說過可是騙子喔,況且他那差勁的跟蹤技巧你覺得我會不知道嗎?”王馬說著一把奪過最原手中的書,然後按在桌上說道:”其實我早就發現他跟著我們。”

 

“咦?”最原驚訝的望著他,隨後問:”那為什麼不告訴我?”

 

“那我問你,要是我告訴小最原的話你會怎麼做?”王馬說完後補充道:”大概也是繞路逃走對吧。”

 

這個詢問王馬完卻是有肯定句,最原被王馬說到語塞,最後只好默認,而王馬接著說道:”所以我打算就讓他跟蹤,然後抓個現行。”最原聽到王馬的話才知道原來王馬都已經計劃好了

 

“不過言歸正傳,小最原我問你……”王馬抓住最原的雙肩一字一句的說道:”你覺得我說因為有趣幫你還有我說的我最喜歡你哪一個才不是謊言呢?”說話同時王馬的表情也一改剛剛那惡作劇的神情變得意外的認真

 

最原知道答案完全不用思考就一目了然了。

 

面對最原的默認,王馬微笑起來,隨後王馬慢慢靠近最原,最原感受到唇上傳來屬於王馬的溫度,果然……溫度是不會騙人的……


待續


後記:

大概再一章完結

评论(1)
热度(25)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