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最】もう一度

平行世界注意(遊戲程序跟第四章無關)

OOC注意

CP:王馬小吉X最原終一

這一篇很早就寫了但是一直擱置,老實說本來想寫成長篇,但我怕我會坑,所以變成短篇了(捂臉)

另外今天寫完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希望可以當 @枝吱子 的生賀,自作主張什麼都沒跟她說真的很不要臉啊,但是還是想寫給她www

隔這麼久很怕前不搭後,希望沒有太多BUG


那麼開始──


"呢嘻嘻,想要我跟你走,可以啊。"王馬從天台的圍欄跳下來準確的落在最原面前,強勁的風吹的王馬的披風肆意的飛起來,看著王馬那個充滿戲謔的笑容,最原最終只好嘆口氣伸出手的要去抓王馬的手卻只抓到王馬純白的披風

知道自己中計了,最原睜大雙眼看向王馬,而王馬依然站在欄杆邊微笑著說:"騙你的!"說著從樓頂一躍而下,就算最原馬上跑到大樓邊也沒有碰到王馬的衣角.....

已經第幾次了.....最原自己也數不出來,但是他必須把王馬給帶回去,帶到屬於他們應該在的地方。

 

『終一,你一個人真的沒問題嗎?』百田當初那擔憂的眼神,最原腦海裡依然記得

『本大爺會維持你在裡面的記憶,但是以防出現更多問題,你最好盡快完成。』入間雖然一臉煩躁卻還是願意輔助他

一定要把王馬君帶出去才行。

"終一,你還好嗎?"這時一道中年男子的聲音傳近最原耳裡,最原抬頭看到這裡世界裡屬於自己叔父的角色,最原趕緊搖搖頭說自己沒事,男子聽到最原的答覆明顯鬆了一口氣說道:"別太勉強喔!"說完就去忙別的事了

最原閉上雙眼想起那時要是努力阻止王馬,每一次都快成功的時候結果卻是一場空,最原知道時間有限,要是在失敗的話可能連他都會有危險,入間曾經說過她可以維持最原在程序裡的記憶,但是一旦待久了還是會有危險,明明大家都可以成功的從程序中甦醒,而為什麼只有王馬沒有醒來,最原用力的搖搖頭,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當務之急還是要找到王馬……

因為程序都是重複的,最原很快的又依照程序的流程來到樓頂,但是這次卻不太一樣,平時王馬總是看著他,但是這次王馬卻是背對著他,最原慢慢走過去,王馬聽到最原的腳步聲後轉頭說道:”最原醬,這次是第幾次了呢?”

最原聽到王馬的話腳步一頓,依照入間的意思王馬應該會沒有前幾次的記憶,但是此時的王馬說的話怎麼聽都是有記憶的,最原雖然不可置信,可是這樣是不是代表程序已經開始不正常了……

“王馬君,跟我回去吧,要不然……”最原伸出手希望王馬回應他的期待,但是王馬沒有抓住他的手而是微笑著說道:”要不然這個世界會崩毀吧,我都知道喔,最原醬。”

“這樣你也會有危險的。”最原忍不住說道,老實說他那心一直很著急,也因為著急讓他失去以往的冷靜

“呢嘻嘻,既然最原醬希望我跟你走,那就盡到你是偵探的職責抓住我吧!”王馬沒有回應最原的期待,反而直接要從頂樓跳下去,知道王馬又要逃走,最原一個箭步跑過去,明明知道伸長手也抓不到王馬的披風,但是這是卻不一樣,也許是程序已經開始崩塌,原本王馬所站的欄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消失,最原一個不小心也直接跌下去,在高速下落的時候最原腦海裡突然想起入間說過這遊戲的疼痛是百分之百,意思是你在遊戲裡死亡的疼痛可能都能讓你現實的身體休克,最原知道要是落地他一定會死,遺憾就是沒辦法帶回王馬君,最原絕望的閉上雙眼。

但是卻沒想到下墜的途中突然停止,下一秒便聽到熟悉的聲音:”真拿最原醬沒辦法呢,真是的區區的一個最原醬還要讓我來救你。”

最原驚訝的睜開雙眼看到王馬一臉不高興的表情,先不說王馬怎麼救他的,但是王馬的行為也證實他知道這是遊戲程序的事實。

“王馬君……” 最原抬起手抓住王馬的衣服說道:”我終於抓到你了。”

王馬聽到最原的話低頭看向他,最後假裝很生氣的說:”原來最原醬是假裝從樓頂掉下來的嗎,最原醬太過份了!”

雖然熟知王馬是假裝的,但是最原卻忍不住解釋道:”因為程序已經開始崩毀了,所以剛剛那個是真的不小心的。”最原說完看到王馬玩味的笑容忍不住嘆口氣

之後王馬帶著最原到一棟高樓的頂樓,但是最原還是死抓著他不放,老實說王馬並沒有使用滑翔翼或是其他裝置卻可以空中飛,雖然這個問題最原問過王馬,但是王馬並沒有老實回答他,不過認真想想大概也猜得到大概是遊戲程序的關係。

“好吧,既然最原醬抓到我了,那最原醬想對我做什麼事都可以喔。”王馬臉上依然掛著輕鬆的笑容,看起來游刃有餘的樣子

“王馬君,跟我回去吧。”最原緊緊抓住王馬的手像是怕一鬆手王馬就會消失一樣

“呢嘻嘻,最原醬所謂的回去是去警察那裡還是……”王馬說到這裡一頓臉湊近最原接著說道:”你所說的現實世界呢?”

“當然是現實世界!”可能王馬湊的太近,最原不自然的往後退了一步,隨後不甘示弱的說道

“那麼最原醬知道怎麼回去嗎?”王馬依然微笑著,最原聽到一愣,他們之前從程序甦醒的方式就是達到遊戲裡的任務,但是這樣的話……

“偵探的職責是抓住怪盜,而怪盜的職責是偷到寶物也不會被偵探或是警察抓到……”王馬說完頓了頓更加湊近最原說道:”要是最原醬抓到我就可以離開,但我就離開不了,但要是我真的偷到寶物,最原醬會被永遠困在這裡,這也是最原醬堅持要進來救我的原因吧,因為愧疚。”王馬像是事不關己的語氣說道

“我的話一定還有其他方法的……”最原還是緊緊抓著王馬的衣服反駁

“就算如此,程序有辦法撐到最原醬找到方法嗎?”王馬毫不猶豫的打斷最原

最原陷入沉默,王馬說的沒有錯,因為花費太多時間了,程序已經開始崩毀,要離開就是達到任務要求,看著王馬帶著笑意的眼神,最原突然鬆開手說道:”那就照著任務進行吧。”

“呢嘻嘻,最原醬想明白了嗎?”王馬雙手交疊放在腦後露出笑容

“我會抓住王馬君,但也會讓王馬君達成任務,而且這大概也是最後一次的機會了……”最原說著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沒有下一次了,這一次一定要成功。

“看最原醬這麼堅持,都要以為你是不是喜歡我了。”王馬還是一副不在乎的樣子,甚至有閒情調戲最原

“不…..我沒有……”最原被王馬的話嚇了一跳,馬上否認但是臉已經完全紅起來了

“呢嘻嘻,我知道,但是我喜歡最原醬喔。”王馬說著還走近最原

“王馬君是說謊吧?”最原已經漸漸習慣王馬的謊言,但是就在此時王馬突然抓住最原的衣領拉住他強迫他彎下腰,之後王馬溫熱的唇突然貼了上來,最原一時之間大腦當機……

“最原醬覺得這個還是假的嗎?”只是輕描淡寫的吻,但是這對王馬和最原來說都是不同意義的吻

“王馬君,你……”最原還想說什麼,但是突然一陣狂風吹過,王馬的披風被風揚起阻擋了最原的視線,王馬的聲音隨著風傳入最原耳裡:”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最原醬。”

當最原將阻擋風的手放下來時,王馬已經不見蹤影……

最原看著空空如也的前方,最原嘆了一口氣,無論如何不管是王馬還是自己最原都要達到兩人都可以得救的結局。

────────────────────────

“最原君,辛苦了。”最原回到警察們聚集的地方,很快就有警察發現他了,於是馬上跟他打聲招呼

“你們才是,辛苦大家了,對不起,還是讓怪盜得逞了。”最原說著還帶著歉意的低下頭

“咦?沒有喔,怪盜還沒有開始行動喔。”警察一臉疑惑的看向最原,最原聽到愣了一下,於是馬上問道:”請問現在幾點了?”

“嗯,現在嗎?差十分鐘就十一點了。”警察一臉戒備的說道

在十分鐘就是王馬預告信犯案的時間?但是剛剛明明王馬在他面前逃走了,而且剛剛王馬確實拿到寶物離開的?

程序崩壞連時間線都錯亂了?

最原開始後悔沒有好好問入間關於程序的時間線到底是怎麼安排的了……

等等,難道說……

────────────────────────

雖然一切都照程序安排的走,但是王馬也是有意識的人,最原不能保證他這次逃跑路線是哪一條,前幾次程序沒出錯可以確定王馬會往屋頂跑,但是現在程序錯亂很多原本可能封鎖的地方說不定都被破壞可以開啟,最原心裡也很著急,想來比較保險的方法就是讓他帶上寶物,而當最原這樣跟負責警察說的時候,警察竟然也沒有多問就答應了。

最原帶著寶物自然大多警力是跟著他的,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就在十一點整一到,一瞬間展示廳的燈都熄滅,但是在警察們緊張的說打開備用照明時燈又重新亮起,但是最原卻不見蹤影。

“想不到最原醬竟然讓自己成為寶物呢!”當時展示廳燈一暗時最原聽到王馬的聲音在他耳邊,但是馬上就感覺自己的身體懸空,根本連呼喊都來不及就被王馬給帶走了。

“王馬君……”當王馬將最原放下時是最原熟悉的大樓頂樓,看著王馬雙手搭在腦後也不怕最原逃走似的

“呢嘻嘻,不愧是最原醬呢,這麼快就猜出結局了吧。”王馬說到這裡停頓一下說道:”所以最原醬是打算乖乖把寶物交出來還是讓我殺了你再奪走寶物呢?”說著王馬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了一把槍,而且槍已經被王馬打開保險栓了,隨時都可以開槍射擊……

“王馬君不可能會殺我的。”最原眼神很堅定,但是王馬卻依然微笑著說道:”最原醬這麼保證的嗎,這可不一定喔。”

 “要是王馬君想要我死的話,那時我從大樓摔下去王馬君根本可以不要救我。”最原說著還朝王馬走近一步

“呢嘻嘻,不愧是最原醬呢,沒錯,這把槍並沒有子彈喔。”說著王馬還開玩笑的扣下板機,確實沒有子彈發射出來,隨後王馬像是無所謂的將槍給丟在地上說道:”手無縛雞之力的偵探該怎麼抓住萬惡的怪盜呢?”說著雙手還往兩旁一攤

“這是王馬君要的寶物在這裡。”最原卻突然將藏於胸口之內口袋的戒指拿出來,一看最原將寶物拿出來王馬已經停止調笑了,最原接著說:”要是王馬君真的要的話,答應我一個條件。”

“最原醬明明已經是沾板上的魚了,不過既然是我最喜歡的最原醬提出的條件,我還是願意聽一下的。”王馬瞞不在乎的回答

最原沒有說什麼,卻突然將戒指往王馬的方向拋過去,下意識的王馬伸手去接,在接到戒指的一瞬間最原已經來到他的身前然後伸手抱住他說:”我抓到你了。”

在王馬還沒說什麼的時候,突然眼前一白……

────────────────────────

王馬覺得自己得頭很暈還有點痛,但是當他看到好幾張他熟悉的面孔看著自己時終於知道自己從程序中醒來了,原來以為迎向他的也不會是有多好看的臉色,但是意外的是此時有人伸手將他拉出遊戲艙,而同時隔壁的遊戲艙也傳來打開的聲音,最原被赤松給拉起來,看他手扶著頭看起來也很暈。

“赤松桑,謝謝你,王馬君呢?”最原一起來第一個想到卻是王馬

“呢嘻嘻,想不到最原醬這麼關心我嗎?”王馬看到最原那緊張的樣子笑著對他說道

“王馬君……”最原看到王馬也醒來了驚訝的睜大雙眼,老實說最原也是賭一把,要是在王馬被程序判定達成目標會被傳出遊戲,而自己在利用這一點時間差抓住王馬,也許兩人都可以得救

“終一可是為了你特地進去遊戲救你出來的,你可要好好道謝喔!”百田在一旁大聲的抱怨道

“但是我沒有拜託最原醬吧。” 王馬的表情一點感謝之意也沒有,反而是露出以往讓百田火冒三丈的笑容

“王馬你這小子!”看百田已經要準備揍人了,其他人趕緊打圓場,畢竟王馬和最原都剛從程序出來,身體機能還沒完全恢復,要是動粗很怕又會出什麼狀況。

當天兩人被安排在一個病房,王馬躺在床上說著:”其實也沒有嚴重到需要住在病房裡吧。”

最原則是沒有回應王馬,反而是轉頭看向王馬,王馬也注意到最原的視線看向他,最原對王馬微笑道:”歡迎回來,王馬君。”聲音很輕很虛弱,但是卻很真誠,王馬聽到最原說的話也是一愣,在程序裡王馬曾經想過要是他一個人被困在程序裡意識一點點被吞噬雖然會不甘心,但好像也沒有想像中那樣的遺憾,直到最原堅定的說要帶他一起離開……王馬那時的確產生想要跟最原一起離開的念頭,老實說那時要是他不去接那沒戒指,兩人都會被永遠困在裡面,但是王馬當初並不是下意識卻接而是有意的去接……

“我回來了,最原醬。”王馬決定這些還是不跟最原說了,於是笑著回應他

 

 

後話:

很久之後的一天…..

“說起來王馬當初在程序裡說的喜歡是真的嗎?”最原一臉無奈的看著又大搖大擺躺在他床上喝分達的王馬嘆氣

自從離開程序身體機能恢復後,王馬又不見蹤影了,但是後來最原疲憊的回家後發現王馬卻在他家裡等他。

“比起這個最原醬當初說的條件又是什麼呢?”王馬不答反問

“唔……沒什麼。”最原像是極度不想說一樣的拉低帽沿,但是王馬卻貼上來像是說什麼都要逼最原說出實話,最原臉已經脹紅了,面對王馬有如逼問的眼神最原只好尷尬的認命:”我當初是說….要是我出不去也不要來找我…..”說完最原已經臉紅到可以滴出血來

王馬聽到最原的話後臉色微微一暗,但是王馬什麼都沒有說,反而說道:”我對最原醬說的喜歡是真的喔。”語畢接著湊近最原說:”所以我不可能不去找你喔。”說著雙手抓住最原的衣領將他拉低唇與唇再次相交

 



评论(3)
热度(55)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