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最】很日常的相處模式(7)

都是原人格

我是以序章給我的感覺寫他們的性格,一直覺得第六章是偽造的視頻

沒有什麼劇情

很日常

OOC

其實是赤松楓X最原終一


(七)

赤松以為自己可以好好的跟最原進行一場不錯的約會,卻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同班同學,雖然他們關係一般,但也不好在最原面前做出失禮的舉動,後來這個同學邀赤松一起去買冰淇淋時她同學在赤松耳邊小聲的說道:”那個男生是你男朋友嗎?看起來弱不經風的耶。”

聽到有人這樣評價最原赤松內心有點火大,雖然最原不是很強壯也不是很有自信,但是待人姍姍有禮外還很溫柔也很聰明,但是卻被不熟悉的人這樣評價其實非常失禮,況且最原也不是她男朋友,比起男朋友赤松更想成為可以保護他幫助他的存在。

“咦?他人呢?”此時赤松的同學的聲音再次傳進赤松耳裡,赤松聽到馬上看向最原的位置,但是那裡什麼人都沒有,發現最原不見了赤松也沒有心情買什麼冰淇淋了,完全不顧同學的叫喊馬上朝最原剛剛待的位置跑過去,同時他也看到最原位置身後不明顯有被人走過的痕跡

發現最原又不通知自己擅自行動時,赤松內心真的有說不出的感覺既生氣又自責,明明知道最原不可能這麼快就依賴自己,偏偏在這個時候又讓最原離開自己的視線,而且現在殺人魔也不能確定是否已經被警察逮到,不過赤松也覺得對方不可能跟到這樣的地方,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赤松下定決心一定要趕快找到最原,於是交待他同學要是十分鐘他都沒回來就報警,然後鑽進草叢中。

 

────────────

 

一路上最原都盡量不發出聲音的慢慢前行,而且撥開草叢的動作也相當的小心,走了沒多久前方出現一個身影,看著他那背影最原馬上認出來他就是那個殺人魔,怎麼可能王馬明明說對方進了小巷子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最原覺得自己思緒混亂了,因此沒注意到前面有小樹枝。

踩到樹枝的聲音在遠離遊樂設施的地方意外清晰,那個人馬上轉頭朝最原躲藏的地方靠過來,最原緊張的不知所措連該趕快找地方躲起來都忘了,就在這時草叢另一頭傳來聲音,最原和殺人魔同時朝那個方向看過去,過不久一隻小松鼠從那裡飛奔出來又鑽進草叢裡,殺人魔看到松鼠後又慢慢退回自己剛剛待的地方,看來是把最原剛剛踩到樹枝的聲音當成是松鼠發出來的了。

撿回一條命的最原慢慢的退後打算保持安全距離,就在這時撞到身後一堵軟牆,最原嚇到差點叫出來,但是馬上被一隻手捂住嘴這才發現在他身後的人是赤松!

老實說赤松也很驚訝,聽最原的意思應該是殺人魔已經被抓到了,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這件事赤松想也想不通,但是當務之急還是先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於是赤松伸手抓住最原就往後退開,退到一個安全距離確定對方不會發現他們後,赤松稍微鬆了一口氣,但是很快就被憤怒及擔憂的情緒取代,他抓住最原的肩膀說道:”為什麼最原君你又擅自行動呢,我不是說過有什麼事都要跟我商量嗎?”

“……因為我看妳跟朋友在一起,況且對方的目標是我……”最原話還沒說完就被赤松打斷:”所以你又打算一個人解決嗎,要是你受傷的話怎麼辦,你不替自己找想你也該替我想想!”

當赤松說出這句話時她愣住了,剛剛她不自覺說出來的話怎麼都不像朋友間會說出來的話,就算最原身邊沒有朋友,但是還是敏銳的發現剛剛赤松話裡奇怪的地方,兩人都因為剛剛赤松的話陷入沉默……

“不是……那個……我只是很擔心你而已!”赤松想辯解剛剛說出口的話,但是解釋的話到嘴邊卻顯得無比蒼白

“謝謝妳,還有對不起……”想不到最原沒有追究她剛剛的話,而是乾脆的道謝和道歉,看到最原臉上真的帶著歉意,最後赤松也只能在心裡嘆氣,她就是拿示弱的最原特別沒辦法啊。

雖然說赤松也不是第一次說會擔心他,但是每次聽到赤松這樣說時,最原內心還是覺得暖暖的,說不上來這是什麼感覺,但是最原不得不承認他很喜歡這個感覺,被人需要被人在意,他從未有過的感覺。

就在這尷尬的時候,突然最原看到赤松背後有一道身影快速靠過來,最原才想到可能剛剛赤松的聲音不自覺得太大聲把殺人魔引過來了,很快的帶著連帽衫的人已經跟他們只有幾步之遙,要躲起來是不可能的,看到對方手中握著一把長柄的刀子,看不清表情但是最原看到他臉上掛著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

赤松顯然也發現自己引來的對方,馬上轉過身面對著來人神情也緊張,對方有武器而自己和最原都手無寸鐵,看著對方步步逼近,赤松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下意識的動作,她伸手將最原護到身後……

“赤松桑!”看對方已經高舉刀子,最原緊張的叫出來,在這危急時刻警察的哨子聲傳進他們耳裡,殺人魔聽到下意識要逃,但是這一代樹林並不多,而且又是重大案子,所以警察已經層層包圍,危機時刻一個殺人犯會怎麼做,當他打算抓離他最近的赤松當人質時,突然一道聲音傳進三人耳中:”呢嘻嘻,你竟然用替身甩掉我安排的人不錯嘛,但是你敢再動我現在就可以崩掉你的腦袋喔!”

雖然不知道王馬是怎麼知道他們在這裡也不知道他從哪裡找來的槍,不過確實解救了他們,之後也沒有懸念的讓殺人犯丟掉凶器,直到看到警察走近王馬才把槍收起來面對最原和赤松一臉驚訝的表情毫不在意的聳聳肩

之後三人也一起被請進警局,但是王馬卻不老實配合,最後警察也拿他沒辦法只好盤問最原和赤松,兩人很有默契的沒提到他們持槍的事情,之後也是細節詢問後就讓他們回去了。

“所以王馬君為什麼會有槍?”赤松在離開警察局後忍不住開口問了王馬

“诶──當然是從黑道那搞來的啊,赤松醬難道不知道我可是黑白道通吃喔!”王馬說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赤松有些不敢相信,正想說什麼時最原說道:” 王馬君只是在騙人而已。”同為被王馬騙過無數回的最原毫不猶豫的說道

“最原醬好過份喔,不過最原醬說的沒錯是騙人的喔,包括那個槍也是假的。”王馬說著從被包裡拿出手槍,按下板機炸出了一堆花束和彩帶

赤松看向最原,而最原只是一臉無奈的嘆氣,雖然被王馬這樣一鬧剛剛緊張氣氛都沒了,但也多虧王馬讓剛剛緊張的氣氛消失殆盡,可是遊樂園的約會也確實泡湯了,後來王馬吵著要最原感謝他的救命之恩,於是最原就請了赤松和王馬去吃的文字燒,之後王馬說不當電燈泡就早早離開了,最原聽到王馬的話臉馬上就脹紅了,而赤松則是觀察著最原的反應微笑起來。

之後兩人打算一起慢慢走回去,畢竟吃飯的地方離最原家不算遠,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其實赤松心裡很多話想說,關於今天私自行動的事雖然最原老實道歉了,但是赤松還是很在意,最原到底在想什麼,從他的理由可以聽得出來他不想麻煩自己,可是自己也跟最原說過不用感到不好意思……

“赤松桑,今天真的很感謝妳。”在赤松還在考慮怎麼開口時,最原突然道謝

“我有做什麼讓最原君要對我道謝的事嗎?”藉由月光赤松看著最原的臉,雖然光現黑暗但是還是看到最原一臉緊張的樣子

“今天我們差點被砍的時候,是赤松桑把我護我身後,要是王馬君沒有即時出現的話,赤松桑一定會受很嚴重的傷,要是赤松桑為了我擋下傷害的話……”最原原本就是很容易鑽牛角尖的人,遇到今天的事情因為自己差點讓赤松受傷,就算赤松不在意最原也會很自責吧

赤松看著最原緊張的樣子也知道最原又在胡思亂想,於是假裝生氣的說道:”還不是每次最原君都私自行動的關係。”說完看最原似乎更加自責臉也跟著脹紅忍不住笑了起來

“所以以後還是跟我說一聲吧,我們可以一起想辦法不要什麼都自己承擔啊!”赤松說著還伸手敲了一下最原的肩膀

最原聽到赤松的話抬頭看向她,赤松也微笑著回視最原,也許是赤松的原諒也許壓在心頭的事情解決了,襯著白色的月光,最原微微的笑了起來。

赤松看到最原的笑容也放心了,其實她自己也不知道當初為什麼她會不顧一切的護到最原身前,明明知道一定會受傷也可能會死,但是她當初根本沒想這麼多,只是希望最原不要受傷,原本以為自己還可以理性的對待最原的事情,卻想不到自己會因為最原而變得如此衝動,但是卻有種看到最原沒事她做這一切也是值得的感覺……也許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陷這麼深了嗎…….?


待續


媽啊!這次托的真的太久了,而且劇情也沒有,我只是想解決殺人魔的事情讓他們好好談戀愛而已

评论
热度(14)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