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最】很日常的相處模式(6)

都是原人格

我是以序章給我的感覺寫他們的性格,一直覺得第六章是偽造的視頻

沒有什麼劇情

很日常

OOC

其實是赤松楓X最原終一


(六)

認識赤松至今,最原從來沒見過赤松露出這樣的表情,最原緊張的想要說什麼,但是張了張口又什麼都說不出來,兩人沉默了一下後,最原說道:”我一直不知道……所謂的朋友和赤松理解的朋友是不是有所區別……”

赤松驚訝的抬頭,這是他第一次聽到最原不是用敬語喊他的,而最原則是平靜的繼續說:”赤松桑你從來沒有對於你的稱呼有所反應,我不希望是我一廂情願,但要是是朋友不是應該不給他添麻煩嗎?”說著最原也低下頭

“我要是覺得你添麻煩的話,我就不會跟你說這些了吧!”赤松說著更加堅定的說:”朋友不就應該互相傾訴互相幫忙的嗎?”

最原聽到赤松的話搖搖頭說道:”這個我不知道。”

赤松聽到最原的話一瞬間愣住了,確實最原身邊一直沒有朋友,這件事赤松也是早就猜到了,為什麼他會忘記,不對!他並不是忘了,而是……

“要是不知道,那你就從跟我相處學習啊!”當赤松說出這句話時突然驚覺自己說了什麼,而最原也是一臉驚訝的看向她,現在要收回剛剛說出的話已經不可能了,而且要是收回必定對最原會產生不小的打擊,赤松知道什麼都不做是不行的,但是冒然行動只會讓他們之間產生隔閡,這是她最不願意見到的!

“赤松桑……”最原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顫抖,感覺也帶著不確定

“信賴我吧,最原君!”赤松用著堅定的口吻卻在心裡給自己打氣,要是連她都開始懷疑了,那她跟最原要有進一步的關係就徹底不可能了。

最原沒有回答但是表情已經緩和一些,看來是把赤松的話聽進去了,之後就被赤松趕去休息,然後赤松一個人坐在最原房間的地上,雙手環胸表情相當嚴肅,光是殺人魔的事就夠煩了,偏偏一想到最原的事情,她知道最原的性格不是一兩天可以解決的,但是這樣放任是絕對不行的,聽著最原逐漸平穩的呼吸,赤松起身趴在最原床緣看著他,最原平靜的睡顏看著相當賞心悅目,當赤松發現自己已經無意識將手撫在最原的臉而自己的身體已經傾向最原時像是驚覺一樣馬上撐起自己的身體,隨後若有所思看著最原之後就站起來離開房間。

老實說最原不是一個可以輕易入眠的人,尤其身旁還有別人在的時候,不過可能是因為很相信赤松,所以即使知道赤松在旁邊最原很快意識就變得模模糊糊的,但是就在這時一隻手撫上他的臉,觸感很細緻輕易的可以分辨出來這是赤松的手,之後有熱氣撲面而來,最原瞬間清醒過來,雖然手觸碰到自己和那股熱氣也只有一下子,但是最原的心情已經開始混亂,赤松剛才是想做什麼?

但是赤松的舉動確實讓他心跳加快,感受到心臟的鼓動,最原將棉被往上拉蓋過頭,臉上的溫度開始升溫……

赤松到浴室用冷水潑了幾下自己的臉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剛剛失態的事情最原不會知道的,就算知道了隨便找個理由搪塞過去就好,但是……她並不想欺騙最原,明明欺騙、不信任這想法是接近最原時就一直有的,現在卻又假惺惺的說不想騙他,自己原來是這麼差勁的人嗎?

或許當初應該抽手,但是現在已經陷進去要抽身是不可能了。

“我到底還在糾結什麼啊!”赤松有如鼓勵自己一樣這樣跟自己說,現在可以確定最原是相信他的,何不利用這一點好好拉近彼此關係呢,就算最原之後要推拒也已經失去原本擁有的機會,就這樣一步步的……

『叮咚──』

此時傳來門鈴聲,赤松看向大門口又看向二樓的房門,決定還是她去應門吧,但是赤松還是很謹慎的從貓眼看出去,外面是一個很像送貨員的人,穿著著工作制服頭戴一頂鴨舌帽,這麼早就有快遞?

赤松內心充滿懷疑,但是看起來也不像可疑人士正在猶豫不決時,門鈴又適時的響了起來,赤松看到門上的鍊條想說有鍊條應該沒問題吧,於是伸手準備打開門時……

“噓,別開門。”不知道什麼時候最原不聲不響出現在他背後,然後抓住她的手說完就拉著赤松往屋裡走,然後自己跑去門口透過貓眼往外看,一隻手緊張的拿著手機,此時門鈴有如催命一樣的不停的響起來。

赤松也知道這情況有問題心裡不禁也緊張起來,悄聲的在最原耳邊說道:”報警嗎?”

“我剛剛已經發了緊急求救了。”最原話還沒說完就聽到砸門聲,過不久聲音停歇了,赤松冒著冷汗問道:”走了?”但是最原神情顯然一點也不放鬆,隨後說道:”看來對方也不是一個有耐心的人。”說著就繞到房子所有窗戶的地方確定都上鎖後回到客廳說道:”我並沒有快遞,剛剛那個人說不定就是連續殺人魔假扮的,要是在妳開門的一瞬間他足夠有辦法把鏈條弄斷,我調查過有一位死者是死在家中,而且門口鏈條確實是被斬斷的。”

“如果他的目的是殺掉我的話,就算留下再多證據他也無所謂吧。” 最原的眼神很認真,但是赤松看到他微微顫抖的手,畢竟最原也還是高中生,遇到這樣的事會害怕緊張也是理所當然的

想到自己剛剛差點釀成大錯赤松也不禁感到後怕,但還是抱住最原說道:”你已經報警了,沒事的,不會有事的。”赤松的安撫彷彿有魔咒一樣,最原發現自己的手也慢慢不再發抖了

時間仿佛靜止一樣,直到最原手機響了起來兩人的時間彷彿才被按了進行扭一樣,當最原理解到目前自己被赤松抱在懷裡時瞬間臉都脹紅了,馬上拉開兩人距離跑去接手機,赤松看著最原有如落荒而逃的身影,就算有時意外的遲鈍,赤松也知道最原在不好意思什麼,雖然本意是讓最原冷靜下來,不過好像讓最原陷入另一層混亂了呢,不管看著那慌張的背影真的有種說不出的可愛!

“最原醬,我掌握到對方行蹤了。”電話另一頭想不到是王馬,明明當初只告訴他LINE沒想到王馬竟然可以找到他的電話,雖然剛剛的緊急求救也是傳LINE給王馬

“他還在附近嗎?”最原壓低聲音問道

“嗯,剛剛傳回來的訊息是他繞了一圈後就躲到便利商店後面的巷子裡了。” 王馬說著同時還說道:”算是你欠我一次,我剛剛也報警啦。”

“謝……"最原正準備道謝時,王馬卻打斷他說道:”先不說這個……最原醬的聲音聽起來怪怪的,是不是幹了什麼好事啊?”

“沒、沒有啊!”最原突然想起剛剛被赤松抱住時,自己的臉幾乎可以說是靠在赤松胸口上,但是那個真的是意外,那時兩人都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只是事後想想難免都會有些尷尬

“呢嘻嘻,有這麼好的機會怎麼不順勢擺脫童貞呢?”王馬意有所指的說道

“這個跟你無關,而且我跟她不是那種關係!” 最原窘迫的說道,但是基於良好的家教並沒有掛王馬的電話,這時赤松從客廳看著最原跟王馬說話臉色的變化,內心越來越不是滋味。

“最原君,是誰呢?”本來不打算打擾他的,但是看到最原的神情變化赤松實在坐不住,嚴肅的說來心情也平靜下來的赤松看著最原的反應心裡其實有點忌妒起手機那一頭的人了

“啊!不……那個……”想不到赤松突然靠過來,最原嚇了一跳,手機差點掉到地上,好在趕緊用另一隻手扶住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嚇你的,只是很少看到最原君這麼大的反應有點好奇。”看到最原那可以用驚慌失措形容的反應,赤松對手機另一頭的人更在意了

“沒、沒關係,我只是再跟王馬君道謝而已。”最原說著也不顧在手機另一頭幸災樂禍的王馬,毫不猶豫的掛斷手機深怕王馬又說出什麼失禮的話讓赤松聽見

之後最原簡單坦白的說明剛剛王馬跟他說的內容,看到赤松漸漸緩和的表情最原也安心下來,後來赤松拉住最原的手說道:”要是殺人魔的事情解決了,最原君是不是可以心無旁騖的跟我逛街呢?”

看到赤松充滿期待的眼神,最原最後還是不自覺得紅著臉微微點點頭。

明明事情應該不用擔心了,但是最原心裡就是隱隱感到一股很奇怪的不安感,希望只是他多疑了。

難得可以透透氣,當天中午赤松就拉著最原出門了,還說雖然才過了一晚但是總覺得好像過了好幾天了呢,看著赤松輕鬆的微笑,最原也不禁被她給感染了,早上的不安感也一掃而空,之後赤松提議說想去遊樂園,從最原家到遊樂園也不算遠,差不多十分鐘的車程,最原雖然對於喧鬧的場合一直很討厭,但還是同意赤松的提議,畢竟赤松也為自己付出這麼多,感覺這點回報也不算什麼。

但是最原不知道其實在女高中生之間流傳了只要跟心儀的人去遊樂園並且在摩天輪上一起看煙火並且表白或接吻就可以得到永痕的祝福感情也可以加溫,赤松原本也很不信這套只覺得是無聊的傳聞,卻沒想到此時她卻想要相信看看,要是有機會跟最原感情加溫的話,就算是假的她也想試試。

之後兩人搭著電車去了遊樂園,因為是暑假因此遊樂園的人已經不少了,也因為如此赤松一直牽著最原的手,感覺著赤松手的溫度最原想起早上赤松摸自己臉的事情,臉又不自覺得紅了,好在因為天熱並沒有讓赤松發現異狀,隨後赤松拉著最原先去吃了午飯,玩了一些遊樂設施,對於這些刺激的遊樂設施最原感到很不能適應,但是看到赤松愉快的選著剛剛從雲霄飛車衝下來時被抓拍的照片時,最原還是沒有把心裡的話說出口。

不過赤松其實也發現最原的異樣,於是假裝自己也累了想去休息一下,雖然雙方都沒有說但是最原知道這是赤松體貼的表現,但是就在兩人拿著飲料坐在長椅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時……

“咦?赤松?”突然有人喊了赤松,兩人聞聲抬起頭看到是一男一女走在一起

赤松發現對方馬上跟對方攀談起來,最原認真的看著他們有說有笑的,這兩個人應該是赤松的朋友吧,看起來關係很好呢……

看到這裡最原突然意識到雖然他跟赤松雖然相處融洽,但是確實兩人沒辦法像赤松這樣跟朋友可以打打鬧鬧的,總覺得自己說話一直小心翼翼的赤松一定很反感吧,想到這裡最原不自覺得有些沮喪,但是就在這時最原突然感覺到背後有什麼動靜,突然早上的不安又回到身上了。

難道說……

最原看了一眼跟朋友聊得正愉快在不遠處買冰淇淋的赤松,最後還是決定自己去調查剛剛的動靜。


待續


我的媽!lofter也要綁定手機了......
這篇拖了好久,終於更新了還有人記得它嗎,或是說還有人看嗎.....

评论(7)
热度(21)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