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組日常7(不定更)

雖然說暫停公告,但是感覺無CP親友向好像不會出事,所以海外組日常還是可以更(可喜可賀)

只是想寫海外組的天使們而已(對不起,寫這篇還沒有日月,因此沒有日月後輩們)

這裡是恭平認識透夜、卡勒姆(並且知道是前、後輩)

卡勒姆和透夜不認識,但兩人都認識恭平

透夜可能打成透也請不要介意

可能會更新(你)

劇情大概不會有連貫的(滾)

─────────────────────

這一篇可能沒有前面有趣,先打個預防針,因為很久又才更,很多原本想到的梗都忘了,喜歡大家還喜歡......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即使身在異地,依然可以被遠在家鄉的朋友關心,也許這就是一種幸福──by恭平

 

經過恭平的女僕裝襲擊後,卡勒姆深刻的體會到沒有錢的可怕,想想一早起床發現平常自己穿的衣服不見了只剩下一套女僕裝是多麼可怕的事,因此卡勒姆在早餐時間嚴肅的告訴前輩們:「我要多兼一份打工。」

 

「哇!卡勒姆是因為不想陪我和透夜前輩觀光所以才決定多兼一份打工嗎?」恭平唯恐天下不亂誇張的大叫,而原本在廚房忙碌的媽媽不知道是不是聽到恭平那誇張的口氣探出頭來看向餐廳,好在似乎沒聽清楚恭平剛剛說的話,否則卡勒姆一定又要受到媽媽的嚴厲譴責。

 

「為什麼要多兼一份打工呢?」透夜慢條斯理的撕著麵包問道

 

「因為我沒錢。」卡勒姆很理所當然的回答,而且讓他沒錢的罪魁禍首此時就在他面前撕著麵包和吃著煎蛋的那兩位,等等!恭平前輩,那是我的煎蛋吧!

發現前輩根本沒把他的話聽到耳裡,卡勒姆欲哭無淚。

 

但是身為冠軍,很多飯店都怕因為追星(?)而影響到生意,不願意入用卡勒姆,卡勒姆出於無奈求助恭平,然而恭平卻一副看好戲一樣的表情說道:「那卡勒姆可以女裝上陣。」卡勒姆覺得選擇諮詢恭平完全是錯誤的決定

 

透夜在一旁可能是真的良心不安,於是提了可行的意見:「卡勒姆不是冠軍嗎,那不是會有搜集的徽章打敗四大天王的訓練家嗎,只要努力的打敗他們,還是可以索取到錢啊。」

 

「對啊,但是卡勒姆要是輸了卻付不出該給挑戰者的獎金啊。」恭平幸災樂禍的說道,卡勒姆覺得恭平是打從心底想看他好戲的

 

之後經過嚴密的考慮後,卡勒姆決定採納透夜的意見,但是挑戰者也不是天天都有的,所以大多時間卡勒姆還是處於非常無聊的狀態,除了原本打工外就是守在這裡,直到有一天卡勒姆結束一天打工,恭平像是終於良心發現要跟口袋塢連絡了,而透夜說要去一趟研究所,於是三人便分開行動,卡勒姆便一邊算著發薪日一邊往回家的路上走……

 

事實證明溜直排輪心不在焉是很危險的,當他撞上一個一頭黑色刺蝟頭少年時卡勒姆認真考慮是不是該落跑,畢竟他現在沒錢付高額的醫療費,但是身為冠軍跑路被知道了一定會上新聞頭條和報紙頭版的,就在卡勒姆無比糾結的時候少年自己爬起來了。

 

「這是怎麼回事?」卡勒姆可以用自己的人格保證他從來沒看過恭平前輩露出一副吃了蒼蠅一樣的表情看著面前的刺蝟頭少年

因為撞到人卡勒姆不得不搭話,後來在跟對方問答中知道對方是恭平的熟人並且在找恭平於是卡勒姆決定帶他回家,而過沒多久恭平回來看到他,明顯露出驚嚇的表情,卡勒姆覺得要是可以拍下來他現在一定立刻拍下來,然後他每次受委屈都可以拿出來看可以轉換心情,但是要是現在他拿出相機感覺會死得很慘。

 

「恭平你也鬧夠了吧,要不是口袋塢縱容你早就被踢出演藝圈了,現在快跟我回去。」刺蝟頭少年的表情相當嚴肅,而且語氣也很不善

 

「我才不要,我已經跟口袋塢請假了,修休想我跟你回去。」恭平不服氣的瞪回去

 

「既然如此那來對戰吧,我贏了你就跟我回去。」得知刺蝟頭少年名為修後修毫不猶豫的對恭平發起挑戰

 

「我跟修打的話太欺負修了,修可從來沒有贏過我喔。」恭平聽到對戰後換成一副懶洋洋的樣子說道,但是卡勒姆察覺修已經火冒三丈的,而恭平像是沒看到一樣接著說道:「不如修你跟他對戰吧,同樣都是輸給我的人你們兩個對戰修可能還比較有勝算喔。」

以為自己可以在一旁看好戲的卡勒姆,想不到恭平又再次出賣了他,但是恭平根本是欺負人,因為知道修還不清楚卡洛斯地區的事情,於是讓卡洛斯地區的冠軍代打,根本是故意打擊修的氣勢和自尊吧!

 

「可是恭平前輩我……」自然不想當代打,卡勒姆正準備提出抗議,恭平說道:「卡勒姆贏了的話我可以給你獎金喔。」

 

「我當然很願意替前輩對戰囉。」卡勒姆第一次深刻覺得尊嚴真是廉價

 

而後兩人不顧修的抗議開始對戰,但是可想而知修根本不是卡勒姆對手,幾輪慘無人道的攻擊下來修便輸了,雖然很可憐但是卡勒姆並不想輸,原因很簡單不僅為了錢還有卡洛斯地區冠軍的顏面

 

「可惡!」看修嚴肅又氣憤的表情,卡勒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而此時恭平卻主動走過去伸出手,修看到一愣但還是伸手搭住恭平的手,而恭平直接將他拉起來說道:「修還是回去吧,我也會回去的,但是不是現在。」

 

「為什麼?」修的表情帶著不甘

 

恭平聽到修的話,對修露出微笑說道:「這個等我回去後會告訴修的,另外我也很開心,能在這裡遇到修能見到修真的讓我很開心。」

修聽到恭平的話看到他笑容瞬間安靜下來,最後說道:「我不管你有什麼想法,但是我還希望你可以記得檜善市才是你的家,大家其實都很想你不是只有我妹妹……」修說到這裡撇開頭說道:「你也可能理解我來找你的理由的。」

 

「我知道的,謝謝你。」恭平說完就拍拍修的肩膀,然後說道:「那我送你吧。」語畢恭平和修便朝著鎮外走去,卡勒姆不明所以的回到家時,透夜已經回來了,後來卡勒姆跟透夜說了恭平和修的事後,透夜也只是微笑著說:「修和恭平是從小一起玩的同伴,他只是用自己的方法在關心恭平而已喔。」話中的意思就是要卡勒姆別擔心

 

過沒多久恭平回來了,當他看到透夜和卡勒姆後又恢復往常一樣的表情,態度跟遇到修之前一樣沒變卡勒姆也終於鬆了一口氣,雖然很想問恭平他送修時說了什麼,但是想想不僅恭平可能不會說,而且還可能會自討苦吃,於是也就把疑惑和好奇藏在心裡。

 

但是當卡勒姆晚上躺在床上才驚覺一件重要的事……

說好的獎金呢?恭平前輩!


既然有鄰居小姐了,就帶帶前輩親友吧(滾),對不起我真的不太記得修和恭平有什麼互動,只記得偽裝貓奪回計畫(你)修是妹控、傲嬌沒了(躺)



评论(6)
热度(7)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