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海外組日常 1(不定更)

只是想寫海外組的天使們而已

這裡是恭平認識透夜、卡勒姆(並且知道是前、後輩)

卡勒姆和透夜不認識,但兩人都認識恭平

透夜可能打成透也請不要介意

可能會更新(你)

劇情大概不會有連貫的(滾)

 

 

想死的心都有了──by透夜語

 

 

一直以來背負著英雄的名號,有著精神上的依託,感覺人生都變得相當沉重,或許這是一種逃避或是這是一種藉口,透夜覺得他逃了,尋找N或許找的到或是一無所獲,經歷了這兩年透夜覺得夠了,他也累了,像拋棄一切一樣的都無所謂了,也許輕鬆一生不成為英雄不成為冠軍或許才是他追求的人生,因此透夜來到異地開始他全新的生活

 

也許有人會說他自私,也許有人會說自己過分讓親友擔心,心裡雖然有愧疚,但透夜依然沒有打算跟親友聯繫,或許這就是開啟他全新人生的堅持......

 

 

 

靜謐的村子裡,一大清早就被紅頭夜鷹喚醒的卡勒姆疲憊的睜開雙眼,旅行結束後他回歸正常生活,本來打算跟塞蕾娜一起去大城市求學,但是因為錯過入學申請時間,因此沒有辦法入學,於是開始在當家裡蹲後就變成晚睡晚起的少年,雖然被媽媽吼過好幾次,但是久而久之媽媽表示他已經不想管自家兒子了。

 

卡勒姆伸著懶腰,看到床頭鬧鐘才7點左右於是打算倒下去繼續睡,但是看到紅頭夜鷹虎視眈眈的看著他便知道回籠覺是沒可能的,於是只好認命更衣盥洗吃早餐,當卡勒姆走進廚房後便看到一位棕色頭髮少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靦腆的跟自己媽媽說話。

 

「啊!卡勒姆醒啦,我還以為你會睡很晚呢!」母親看到卡勒姆反倒嚇了一跳

 

「......」不是你讓紅頭夜鷹叫我起床的嗎?卡勒姆無語的撇開頭,然後正好看到褐髮少年也在看他,於是說道:「請問你是......」

 

「他叫做透夜,聽說從合眾來的訓練師,鐵甲犀牛似乎很喜歡他不讓他走,我就讓他進屋了。」母親說著還招手讓卡勒姆過來吃早餐

 

卡勒姆想著自家那隻要他出門像要他命一樣的鐵甲犀牛竟然會親近陌生人,這少年感覺應該不簡單

雖然某方面是對了,但某方面又微妙的不對了

 

「吶!卡勒姆反正你在家也是閒閒沒事做不如帶透夜去卡洛斯四處看看吧,他剛搬來這裡人生地不熟的,而且你現在也只是家裡蹲的身分,還有你雖然不胖的還是要多運動,我很擔心你會變成......」看母親一直撈叨個不停,卡勒姆趕緊阻止說道:「我知道了,我會帶他出去走走的。」

 

原本透夜想說不用麻煩的,但是看卡勒姆的母親這麼堅持,於是找好接受人家的好意,況且看卡勒姆跟自己差不多大,年齡相近應該能有很多共通話題,一路上應該不會太尷尬,但透夜發現他太天真了......

 

當他看到時裝店裡的衣服價位時下意識的捂住錢包,然後看到卡勒姆像是買飲料一樣的將卡拿給店員刷的時候,透夜深刻的發現自己好像認識了一位土豪

接下來的精靈美容院、餐廳甚至連咖啡廳透也夜都不禁覺得要在卡洛斯生活的人還真不簡單,透夜開始考慮是不是該去打工或是打劫路邊訓練師和道館館主

 

最後兩人在路邊的一家咖啡店外休息喝咖啡(卡勒姆請客),兩人便開始閒聊......

 

「透夜怎麼會想來卡洛斯呢,說起來合眾地區離這裡很遠吧!」卡勒姆攪拌著咖啡問道

 

「我想多見識一下世面,而且我......抱歉,有些事我不太想說......」透夜看著卡勒姆一臉疑惑的表情欲言又止,有些事一般人是不能理解的吧

 

「嘛嘛......沒關係的,每個人都有秘密和自己的為難嘛,我以前旅行時也遇多了。」卡勒姆微笑的擺擺手讓他別在意這些

 

「你也旅行過?」透夜不禁睜大雙眼,看著面前這位白皙的少年還以為他一直都是個家裡蹲

 

「有啊,我為了幫博士收集圖鑑去過不少地方,還挑戰了聯盟,還有......」卡勒姆話還沒說完透夜突然抓住他的手說:「難道卡勒姆也是圖.......」

 

就在透夜話才說一半時,突然聽到有腳步聲高速的往他們的位置衝來,隨後而來是一聲『前輩~』然後便有個人撲到透夜身上去了,而同時卡勒姆驚呼聲也傳來「恭平前輩!」

 

總之當時的場面只能用兵荒馬亂來形容,後來透夜才知道恭平這幾天正好來卡洛斯拍戲,拍完後順便在這裡渡假,卻沒想到這麼巧遇只有一面之緣的前輩和被他死纏爛打的後輩,在經卡勒姆無意識的出賣,恭平知道透夜現在居住在朝香鎮後就說要跟前輩一起住,然後直接打電話退掉房間的

行動力還是一樣驚人啊,恭平/恭平前輩。

 

 

「所以說透夜前輩打算在卡洛斯地區定居嗎?」恭平睜大雙眼問道

 

「對啊,聽說還是我的鄰居......」卡勒姆毫不猶豫的繼續出賣著前輩

 

「咦?這樣啊......」雖然對於前輩不告而別跑到卡洛斯來定居實在很意外,但是恭平卻沒有說什麼,這一點讓透夜感到很欣慰,但是在透夜來不及欣慰完時恭平突然又說道:「話說透夜前輩放棄找那位負了前輩心意的N先生了嗎?」

透夜剛剛喝進嘴裡的咖啡差點噴出來,而本來拿著咖啡杯卡勒姆的手也一抖咖啡濺出了幾滴也不自知,透夜現在心裡是崩潰的......

而恭平依然呆萌的看著透夜

卡勒姆看著眼前的場景不禁在心裡計算透夜前輩心裡的陰影面積有多大.......

 


评论
热度(27)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