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我有你們就夠了

應該算親情向

應該很崩和BUG

對不起,我對這三只性格不太會掌握(捂臉)

求不噴

 

回家路上看到學校的公告欄上面張貼的招人通知,一松想起今天放學時坐在他斜後的カラ松被同學們團團圍住拉他一起出去玩,看向斜前的十四松,看他孤伶伶的坐在那以為他跟自己一樣沒有同伴,一松不知道為什麼有種找到同伴的感覺,於是拉下口罩正準備喊他時,有一位同學從他身旁走過直直朝著十四松走過去,聽他們的談話看來是野球部的,看來一個人的人原來只有自己嗎......

切,反正我也不需要什麼朋友!

 

一松雙手插在口袋裡,逕自往家的方向走去,看到前面有段距離跟朋友打鬧的人不是別人

正是他們家長男おそ松......

看他笑的這麼開心一松撇開頭最後轉身離開平常回家常走的街道。

 

朋友?同伴?根本沒有意義,我才不需要!

一松再次在心裡這樣對自己說道

 

「你是XX高校的一松吧!」這時一松發現有幾個高大看起來應該是高三的學生站在自己面前,那三個人一松不認識,但是他似乎看到同校的不良少年跟他們走的滿近,一松記得好像前陣子因為一點小事而被那些不良少年給找了出去,然後自己把他們打得滿地找牙後安分一段時間,原來是搬救兵嗎?

 

最後一松配合著他們走到隱蔽的巷子裡打算自己來解決,但是對方人數眾多又是高年級,一松很快就受了傷而且腳也一直傳來鈍痛,眼看就要挨一頓揍時,巷子口突然傳來吵鬧聲,首先衝進來的是カラ松,嘴裡也喊著不准他們欺負一松之類的話,隨後十四松也跟了進來,一松看到兩個人快速的將不良少年們打敗後也傻眼了

 

「你沒事吧,一松,你的頭流血了!」カラ松走到一松面前要拉他起來,但是手伸到一松面前卻被一松揮開,カラ松沒想到一松會是這樣的反應,於是也很驚訝,雖然說一松一直對自己抱有莫名其妙的敵意,但是這次狀況這麼特殊,感覺一松似乎在堅持著什麼

 

「一松?」カラ松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再次伸出手拉他

 

「我又沒有拜託你們來幫我!」突然一松朝著他們大吼

 

但是一松心裡卻有一個聲音喊著:「不是的!我應該道謝的。」

 

「這事我自己可以處理,不用你們來多管閒事,就算我們是兄弟,這也是我一個人的事!」一松雖然低壓聲音這樣說著,但是安靜的巷子裡卻聽得相當清楚,但是一松心裡卻一直說著應該道謝的應該很高興的,因為.......因為這樣我就不是一個人了......

 

「你在說什麼,這跟是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有什麼關係,一松。」這時カラ松的聲音從頭頂傳過來,一松聽到驚訝的抬起頭看向カラ松,カラ松此時的表情帶著難得的關切

 

「我們來救你才不需要原因啊,為什麼說就算我們是兄弟也是你一個人的事,我們可是六胞胎啊,當時大家不都說了嗎,我們六兄弟是要互相幫助的。」カラ松說著身後的十四松也露出平時的笑容一個勁的點頭

 

「況且,一松在怎麼說也是我的弟弟啊!」カラ松說著不由分說的把一松拉起來,但這時一松的腳踝突然一痛,這時他才發現自己可能剛剛不小心扭傷了,カラ松很快就發現一松的異樣,於是最後背對著他蹲下身說:「我背你吧。」

 

「不......我不需要,喂!十四松你幹什麼?!」一松還來不及拒絕就被十四松推到カラ松背上,於是カラ松抓準時機直接背著一松站起來,最後實在沒辦法一松只好安靜的把頭靠在カラ松背上

 

屬於カラ松的體溫,感覺隨著年齡的增長自己很久沒有被這樣被背著過了,雖然一松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對カラ松越來越兇,或許是カラ松越來越大就越來越自戀吧,但是......剛才他的表情一松到現在還記在心裡,那是屬於兄長才有的關切和擔憂,原來カラ松還是很關心他的嗎?

 

「謝謝你,カラ松兄。」一松將頭埋在カラ松背上小小聲的說道,臉已經不自覺得發紅,聲音大概只有背著他的カラ松才聽的到

 

カラ松聽到後也是驚訝了一下,隨後什麼都沒有說,但臉上卻展開爽朗的笑容

 

橘黃色的夕陽把三兄弟的影子拉的很長......

 

在事後一松才知道原來カラ松和十四鬆在看到他獨自離開教室後就快速拒絕掉同學的邀請,然後一前一後跟上一松的腳步,聽到這樣的消息一松心裡還是有點開心的......

 

 

朋友、同伴什麼我才不需要,因為、因為我有你們就夠了。

 

 

 

後記:

被太太的虐梗狠狠的擢到萌點,一松太可愛了www

這次沒有主要就是這三只了,其實CP上好喜歡カラ松X一松、十四X一松也吃!

好吧,我承認這篇比上一篇更OOC更崩更雷,對不起(跪)

但我真的被那篇萌得死去活來,所以手癢了(剁手)

這次是無CP,就當兄弟親情向吧!


评论
热度(30)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