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麻將懲罰游戲

OOC

崩壞

人物性格崩壞

CP是色松(カラ松X一松)

 

 

「你們這是在幹嘛?」這天松野家的三男一回到家裡就看到家裡可說是群魔亂舞的景像

 

長男おそ松不知道為什麼穿著超羞恥的短裙,短的只能遮住一半大腿還毫無形象的坐著,重點是隱隱約約發現他是下空狀態

 

次男カラ松倒正常一點,但是頭上被別的花花綠綠的髮飾看起來就想個七彩的爆炸頭,這視覺效果チョロ松願自己立刻瞎掉

 

而四男更不得了,竟然是裸體圍裙,チョロ松忍不住捂臉,雖然平時都一起洗澡,裸體什麼也不是沒看過,但是チョロ松就是覺得他現在不該看

 

而五男十四松正好不在,應該是去打棒球了

 

而末子トド松倒是意外的很正常,但是卻拿著手機朝著哥哥們拍照,完全不受到面前這可怕的景像影響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チョロ松將背包往地上一丟就跑到就跑到トド松面前質問後來才知道原來是麻將輸了的懲罰游戲,看來大贏家不用說就是トド松了,但是這懲罰未免也太......

 

「話說カラ松哥,剛剛的處罰你還沒有實行喔!」トド松將手機鏡頭最準カラ松雲淡風輕的說著

チョロ松清楚看到一松的臉黑掉了,而カラ松也臉色鐵青......

 

 

「什麼懲罰?」チョロ松覺得他又不好的預感

 

「剛剛說要是輸了カラ松哥要親吻一松哥喔,而且要長達半分鐘,沒事的我手機有計時,而且要法式熱吻喔!」トド松說的人畜無害,但是チョロ松覺得他看到トド松屁股後面露出惡魔尾巴了

 

「這未免也太......」カラ松艱難的開口,但是トド松卻說:「願賭服輸。」把カラ松沒說完的話堵了回去

 

カラ松沒辦法看向一松,但一松卻惡狠狠的瞪著他,チョロ松覺得等一下カラ松肯定要挨揍了,所謂的前有狼後有虎吧,カラ松在心裡糾結好一陣子,終於認命的朝一松靠過去,一松卻不自覺得退後,看起來也相當不願意......

 

但是一松本來就坐在靠近角落的位置,很快就退無可退了,於是カラ松雙手搭在一松兩旁的牆壁上,低聲說道:「抱歉了。」於是唇便湊上去

 

在被カラ松的唇吻住時,一松完全呈現大腦當機的狀況,連早就準備好要揮出的拳頭也僵在半空中,而同時一松感覺到有什麼滑潤的東西伸進他口中,等到一松反應過來是什麼的時候,カラ松的舌頭已經和他的舌頭糾纏在一起,一松這時才想到該反抗,此時耳邊還聽到トド松的驚呼聲和大哥的起鬨聲,一松緊閉的雙眼不願意睜開明明就是一個半分鐘的吻,一松卻覺得這將近有一個世紀這麼長,於是一松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毫不猶豫的揮出拳頭正好正中カラ松的肚子......

 

カラ松發出一聲悲鳴便捂著肚子蹲下身,但是當抬頭看到滿臉通紅,正用手背擦去唇邊的唾沫,一直沒什麼精神的雙眼泛著水光,不知道為什麼カラ松覺得自己好像欺負自己弟弟一樣,而且一松現在的樣子カラ松覺得意外的可愛啊!

 

「混蛋!」一松還不解氣一樣的踹了カラ松一腳,然後迅速的換好衣服逃離現場

 

糟糕!很不妙啊!

カラ松覺得一松肯定氣壞了吧,カラ松不知道自己現在該怎麼辦,追出去太奇怪了留下來又好尷尬,重點是剛剛一松的表情直到現在還留在カラ松的腦海裡,感覺不能放任這樣的一松啊......

 

「我出去一下!」想著カラ松也跟隨一松的腳步跑了出去

 

 

「......接下來該怎麼辦?」チョロ松看著在場的兄弟們,而長男只是淡定的換回褲子看起來沒有要追出去的意思,而トド松只是將剛剛的照片上傳到網路上看起來並沒有關心這些。

但在之後チョロ松才知道,原來トド松只是在幫這兩人而已。

 

カラ松跑出去後去了很多地方卻不見一松的身影,漸漸天空由藍轉紅最後轉黑,但是依然找不到一空,實在沒辦法カラ松想去找豆丁太幫忙,卻不想竟然在這裡看到一松,而此時一松已經喝的很醉正在跟豆丁太說著什麼......

 

「其實我也不是真的很討厭他,只是那時氣氛實在太尷尬的......」一松雙手拿著酒杯邊說邊喝著酒,臉因為酒精的關係已經泛紅了

 

「我知道,你其實很喜歡他吧,白痴!」豆丁太翹著腿掏著耳朵回答

 

「我才沒有喜歡他呢!」一松大聲的反駁,然後將酒一口喝完說道:「カラ松可是我哥哥,我怎麼可能喜歡他......我們是兄弟啊......」說著竟然眼淚也跟著流出來

 

看來是真的醉的一蹋糊塗了......豆丁太在猶豫要不要叫他們兄長來接他回家,順便把欠他的錢都付了.......

 

而在不遠處的カラ松也把剛剛一松說的話聽得一清二楚,聽到一松說的話カラ松不知道為什麼內心覺得甜滋滋的,原來......一松不討厭他而且還喜歡他嗎?

カラ松想到此便走了過去,此時一松還一手抓著酒杯但人已經趴在桌子上動都不動,豆丁太也相當無奈,於是カラ松便拉起一松說:「我來接這傢伙回去了。」

 

豆丁太看到カラ松明顯嚇了一跳,但還是顧作鎮定說道:「你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這小子剛剛一來就二話不說喝了不少酒又是哭又是生氣,最後還說喜歡你什麼的......」豆丁太努力回憶了一下一松剛剛的狀況說道

 

「沒什麼,總之謝謝你剛剛照顧他了,我們先回去了。」カラ松說著不由分說的背起一松就離開了

 

回去路上一松睡得不省人事,但是好像感受到カラ松的體溫忍不住用臉在カラ松背上摩蹭幾下便沉沉的睡去,而カラ松心裡也搔動不已,可惡,等一松酒醒了一定要問個明白,就算知道會被揍的很慘.......

 

而之後回到家後カラ松發現自己滿頭髮飾的找一松一整天也是後話......

 

 

 

後記:

其實有沒有問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摸不清他們的個性(默)

反正一篇比一篇崩啊.......

麻將梗是看到推特太太畫他們打麻將的劇情有感而發www


评论(1)
热度(58)
  1. 華觴千盞グラス 转载了此文字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