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paro(其實也算逆裁paro?)

說是逆裁paro,其實也不像

色松,但感覺無CP,有也是一松受

感覺各種OOC然後感覺就是在欺負カラ松請原諒

 

 

 

 

其一(不一定會更新)

 

 

カラ松律師版:

 

這天カラ松忙完一個大案子,心情大好的跟事務所的後輩去居酒屋喝酒時接到一通電話,最後急的連錢也沒有付就跑走了,留下可憐的後輩為他結帳......

 

カラ松會這麼慌張的原因無非就是跟那個人有關,一到達看守所已經快超過會面時間,看守人員看到カラ松後笑著說道:「話說你弟弟真學不乖才離開沒半個月又被關進去了,而且這次牽扯的還是殺人案喔。」

カラ松氣喘吁吁的拜託看守所的人員讓他見一松,這樣的狀況也不是第一次了,於是便讓他進去......

 

"你們猜,這次カラ松小哥會談多久被氣跑?"看守所的人員看到カラ松走進去後悄悄的跟身旁的人說道

 

"以往判斷應該是應該十到十五分鐘,但這次是殺人案啊,說不定可以講到半小時。"

 

"但我覺得カラ松小哥已經快氣炸了,我猜五分鐘。"

 

 

看守所內......

 

カラ松看到一松懶洋洋的坐在會面室裡百無聊賴的樣子,カラ松坐到一松對面說道:"你上次離開看守不也才十天前的事嗎,你到底是怎麼把自己捲入殺人案的啊!"カラ松無奈的看著面前這感覺好像事不關己的傢伙

 

"啊......"一松雙手插在口袋裡抬眼看了カラ松,後來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意願要說樣子的口氣

 

"喂!我是想還你清白耶,好歹配我一下啊!"カラ松看一松那樣子忍不住大吼

 

"啊啊......我也不記得呢,好像是是找貓呢還是路過呢.......好煩不想想了......"一松依然事不關己的樣子聳聳肩

 

"給我好好想想,不要放棄思考啊!"カラ松忍不住捂臉,明明要當自己弟弟的委任律師(還沒有報酬)但是看起來委託人完全不打算配合

 

"說起來,你今天勝訴了?"此時一松突然語氣一改剛剛的慵懶問道

 

"當然,這已經是我當律師以來第一百場勝訴,這世上沒有我打不贏的官司喔!你就放心的交給我吧!"カラ松說著還自信滿滿的抬起頭

 

"喔......這樣的話......我來打破你勝訴紀錄吧。"一松說著拉下的口罩露出帶有笑意的唇角

 

"你什麼意思啊,你被定有罪的話對你影響比較大吧,啊啊啊!真不想替你辯護!"カラ松雙手抱頭快要崩潰了

 

"不過......我看到了。"一松此時收起剛剛的微笑接著說道

 

"看到什麼?!"カラ松也一本正經的問道

 

"嗯......啊,會面時間到了,我去睡了。"一松說著打了個呵欠就從椅子上站起來

轉身就要走

 

"喂喂!你好歹告訴我你看到什麼啊?!"カラ松覺得心好累

 

 

法庭上......

 

"所以一松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明,時間來上算一松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殺人!"カラ松說著銳利的雙眼看向證人說道:"唯一有機會下手的只有證人你了!"

 

"唔啊啊啊!"證人被カラ松堵的說不出話來

 

"你就承認不要再強辯了,證人!"カラ松繼續緊迫盯人,證人咬緊牙不知道該怎麼替自己辯解

 

就在這時突然聽到一聲懶散的:"異議あり!"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像被告席,原來是一松喊出來的,カラ松心裡突然有不好的預感

 

"律師剛剛說的話有很大的漏洞,第一兇器上可是有我的指紋喔!第二依這警方的報告來說我要犯案在逃走的時間還是夠的,只要走逃生梯......"

 

"喂喂,我可是在幫你辯護啊,怎麼有委託人自己反駁委任律師的!"カラ松忍不住朝一松吼道

 

"啊......因為啊......看你敗訴打破你勝訴記錄很有趣啊!"一松說著露出微笑

 

"你這個惡魔!"カラ松最後忍不住吼道

 

法庭結束......

 

"終、終於贏了!"カラ松忍不住鬆一口氣,看著一松帶著口罩雙手插在口袋裡事不關己的樣子就忍不住來氣

 

"你可以不要每次都往犯罪現場跑嗎?"カラ松忍不住無奈的說道

 

"因為看你最近很忙啊......."一松一臉理所當然的說道

 

"明知道我忙還一直找麻煩幹嘛,我告訴你,要是還有下一次我絕對不幫你辯護了!"カラ松很認真又相當無奈的說道,最後一把拉住一松往法院門口走,因此沒有看到一松嘴角帶著淺淺的微笑

 

雖然你總是這麼說,但每次還是會努力替我辯護吧。

一松才不承認他是覺得カラ松替自己辯護的樣子真的很帥,而自己想多看才會故意反駁カラ松的。

 

而且因為你很忙沒有什麼機會見到面,所以也只有這樣的方法了啊。

 

 

 

 

一松律師版:

 

法庭上......

 

"被告カラ松涉嫌殺人案。"檢察官把事情的始末說了一遍後帶著自信的笑容說道

 

"那麼請被告說明案情!"審判長認真的說道

 

"待って!"這是辯護席上一松喊道

 

"怎麼呢,辯護律師?"審判長忍不住問道

 

"他確實有罪,而且還有決定性的證人喔!"一松很認真的說道

 

"等等,你是我的辯護律師吧,為什麼你會說著撿查關的台詞啊?!"カラ松雙手抓著被告席的欄杆吼道

 

"啊啊,比起幫你辯護,我寧願敗訴啊......"一松懶洋洋的打個呵欠

 

"喂喂!你到底為什麼要接我的委託啊!"カラ松覺得自己快要哭出來了

 

"喔......那是因為........好玩啊。"說著一松的唇角勾起微笑

 

"你是惡魔嗎!"カラ松忍不住吼道

 

雖然話這麼說整場辯護一松還是想當認真的舉證反駁,後來如カラ松所願拿到的無罪判決他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什麼嘛,嘴裡說著不想幫我,還不是替我拿到勝訴了嗎?!"カラ松湊到一松身旁笑得很開心

 

"我只是不想敗訴而已。"一松冷冷的看著カラ松一臉就你會找麻煩的樣子

 

"明明在法庭還說寧願敗訴的,而且.......唔啊......"カラ松話還沒說完就被一松一拳打在肚子上痛得蹲下來捲曲成一團,但是卻依然捕捉到一松背過身時微紅的臉頰

 

"明明還是很可愛嘛!"カラ松在心裡這樣想著,最後一松一臉嫌棄的說:"我回去了。"說著雙手插在口袋一搖一擺的往法院大門口走去

 

"啊~等等我啊!"カラ松說著跟著追上去

 

一松知道自己會說寧願敗訴也不要替空松打贏官司只是好玩而已,但是要是讓カラ松背著這樣莫須有的罪名對於兇手一松還是不可饒恕的。

 

カラ松也知道雖然一松嘴裡說著他有罪,卻依然努力的替自己辯護,事實上來說一松還是口是心非的吧,一直知道自己的弟弟就是這樣的個性,忍不住還是覺得這樣的一松太可愛了!

 

後記:

看到推特上日本還韓國太太的一松和カラ松的律師paro太擢我了,所以寫了這樣的paro,不喜者請別噴我……..

评论(4)
热度(62)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