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你是屬於我的(おそ松X一松)

OOC

不喜歡病おそ松看一半就好

CP:おそ松X一松

求不噴

 

 

 

今天おそ松回到家時就看到一松一個人縮在房間角落,手上拿著逗貓棒若有所思的樣子,一直沒有笑容的臉龐卻是讓おそ松覺得很悲傷,是啊,自從貓死掉之後一松一次都沒有再笑過了,對一松來說貓對他來說就是朋友一樣吧,朋友突然的死去對一松來說打擊很大吧。

 

“一松。” おそ松想了一下還是決定叫他

 

“……是你啊……”一松只是抬眼看了おそ松一眼便將視線移回來,看著手裡的逗貓棒似乎就可以讓一松想起以前跟貓一起玩的時光

 

曾經因為生氣而趕貓走的記憶,曾經在一個人孤單寂寞時貓就會過來蹭他的記憶,當初把貓咪撿回來的記憶,零零碎碎的記憶拼湊出他們一起走過的人生,這段忘也忘不掉的記憶

 

“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吧……”おそ松看著庭院裡小小的墓碑,這是一松自己做的,當初大家其實都想幫忙,但是一松都不讓大家幫忙,大家只好默默的守在旁邊看著,那時一松哭了嗎……似乎沒有呢,這傢伙……

 

“真是的……”おそ松似乎煩躁的搔搔頭,然後一手壓住一松的頭,但一松難得乖順的沒有反抗,隨後おそ松接著說道:”你啊……從現在開始我什麼都看不到聽不到喔,所以你要幹什麼都可以喔。”說著おそ松鬆開手閉上雙眼

 

但一松依然頭低低的,但是細碎的啜泣聲和眼淚おそ松還是清楚的聽到和看到了,一松這傢伙才是最傷心的吧,當初連トド松和十四松都哭了,但這傢伙不知道是好強還是怎麼了,一滴眼淚也沒有流出來……現在……至少現在宣洩出來吧!

 

過段時間,啜泣聲慢慢停止,當おそ松發現肩膀有不屬於自己的重量時,才發現一松不知不覺靠著他睡著了,但是臉上卻有著未乾的淚痕,真是的這傢伙就是逞強。

 

おそ松看著一松的睡顏,這傢伙原來也有這樣毫無防備的樣子嗎……

雖然都是兄弟,但是おそ松總覺得一松看著他們的眼神就是帶著距離感,想到這裡おそ松細細的觀察著一松的睡顏後,下定決心一般在一松的唇上輕輕印上一吻,被說是變態也無所謂,對自己的弟弟有這麼的感情開始おそ松就知道的,他已經不可能喜歡上別人的吧。

 

但おそ松也慶幸自己喜歡的是一松,因為除了一松不管是誰都おそ松知道他們終有一天會離開,而一松是可能性最小的,要是那天一松帶著女孩子回家的話,おそ松真的不知道自己會幹出什麼樣的事來……

即便之後會被一松痛恨也不會後悔的事……說這麼多還是該為一松做點什麼吧……よし!就這樣辦吧!

 

一松醒來時發現自己身上被蓋著一條毛毯,客廳靜悄悄的,其他兄弟大概也應該回來了吧,怎麼都沒有人在,一松奇怪的環顧四周,漆黑一片的客廳這還是第一次呢。

 

這時客廳燈突然被打開,一時大亮讓一松幾乎睜不開雙眼,但這時一松聽到一個貓叫聲,隨後也不管刺眼的光亮,而是看向貓叫聲的方向,這時一松才發現是おそ松抱著貓來到他面前,隨後將貓放在一松腳邊說道:”這隻貓在雨中太可憐所以撿回來了。”

 

一松聽到不禁睜大眼睛,一松原本養的那隻貓也是在大雨天裡撿回來的,而おそ松撿回來這只貓不禁勾起他回憶,隨後おそ松說道:”不過啊……我不擅常照顧貓呢,不如等雨停了再丟出去好了。”

 

一松聽到看到おそ松,發現原來おそ松也一直著他,於是一松理所當然把這隻濕淋淋的貓抱到懷裡,おそ松看他接受的這隻貓也跟著笑了起來,同時おそ松聽道一松小小聲的說道:”謝謝你,おそ松哥哥。”

 

從來沒有被一松喊過哥哥的おそ松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但還是摸摸一松的頭說:”我可是長男啊!”

 

一松聽到おそ松的話也不禁對他微微一笑。

 

終於一松願意再露出笑容,おそ松也很高興但是…….

 

(不喜歡病的おそ松就看到這裡吧)

 

 

 

對!你就這樣一點點依賴我吧。

然後變成沒有我就什麼都不行的廢物吧。

這樣你就屬於我了,不管發生什麼事就會想先依賴我,然後再也離不開我。

吶!這樣很棒吧,一松。

 

所以當一松說想要跟一個他不認識的女孩子交往時,おそ松覺得他幾乎想殺了那個女人,想從他手中搶走一松想都不要想,沒錯,一松可是他的怎麼可以讓給一個來路不明的女人。

 

啊啊!但這樣不好辦呢……

“おそ松你要帶我去哪裡?”一松被矇住雙眼被おそ松帶到一個房間裡,但是おそ松一句話都沒說,等到拉掉一松眼前的遮掩布時一松也愣住了

 

這房間他熟悉到不行,是他喜歡的那個女孩子的房間,而他喜歡的女孩子此時正躺在血泊當中,一松慌張的想將女孩子扶起來,卻被おそ松給制止,然後一松看到おそ松也嚇的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此時的おそ松雖然掛著以往的笑容,但是臉上和衣服上的血肯定跟這女孩有什麼關連。

 

“一松,你別擔心,我還留你女孩子一口氣,等讓他認清隨便碰我的東西的下場後,我會讓他解脫。” おそ松說著笑容更慎

 

“おそ松你在說什麼!這是你做的……騙人的吧!”一松雖然嘴裡這麼說,但已經一步步的想逃離おそ松身邊,聲音是從未有過的顫抖,比起自己喜歡的女生受重傷更讓他不敢相信的是竟然是他一直最信任的哥哥做出來的。

 

“這可不是開玩笑喔,一松你可是我的!” おそ松說著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一松的手,然後用力的扯開一松的衣服,一松也嚇了一跳,想奮力抵抗但根本掙扎不開

 

 

 

“おそ松,我絕對要殺了你!” おそ松記得一松那充滿蹭恨的眼神,沒錯!你就恨我吧,然後永遠把我刻在你的腦海裡吧!

我的一松。

 

 

不知道該怎麼後續所以玩結(揍)

 

後記:

本來要啪啪啪,但我懶了所以那一段我沒寫,

病病的おそ松我喜歡,所以就讓他病了!


评论(2)
热度(70)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