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說不出口的喜歡你

CP:色松(カラ一)、微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可能有錯字

我不得不說速度松我覺得比色松搶戲多了

錯漏字注意

 

 

カラ松有時就是搞不懂一松明明對其他兄弟們都不錯,對十四松甚至是縱容又寵溺,但是為什麼對他就是這麼冷漠甚至厭惡,諮詢過おそ松得到的答案卻更加不明所以,因為カラ松讓大家都覺得很痛啊,おそ松是這樣回答他的

 

カラ松今天提早結束釣魚回到家,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路上還被可愛的少女搭訕,這可說是命運的相遇,就算只是被問路,當カラ松神清氣爽的拉開自家大門時屋裡安靜無聲,嗯……就算自己提早回來總是會有一、兩個人在家吧,尤其是一松除非去餵野貓外不然一定都在家裡,怎麼樣也不會不發出一點聲音……

 

カラ松拉開起居室的紙拉門看到一松,但此時他扒在暖桌裡睡得香甜,一松窩成一團的在暖桌之下,平時面對他張牙舞爪的氣燄減退,取而代之卻是如此溫和的睡顏,カラ松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摸一松的頭,他記得おそ松說過沒有安全感的人睡覺時就會像一松一樣,說不定一松才是最沒有安全感的人吧。チョロ松也曾經聳聳肩這樣說著。

 

不安嗎?為什麼呢?

カラ松一直都覺得他不明白啊……

 

就在這時一松縮了一下,カラ松發現他要醒了立刻將手收回來,一松也是搔動了下才慢慢睜開雙眼,剛睡醒還神智不清的一松看起來就像無意識的看向四周,最後目光定在カラ松身上,カラ松看到一松目光鎖在他身上,心裡不禁有點緊張,也許是一松平時對自己總是語言上的譏諷所以讓カラ松對他有所警界,雖然自己一直心理調適很好,但有時還是挺受傷的啊。

 

一松看著カラ松許久卻什麼都沒有說翻個身繼續躺著,但是カラ松知道一松沒有睡,今天一松好像比以往更加冷漠或者說是慵懶?

要搭話嗎……カラ松在心裡糾結著

 

“那個啊……要睡覺去卧室吧,你這樣生病怎麼辦?” カラ松糾結好久還是開口說道

但回答他的是寂靜

“喂!聽到好歹回我一聲啊。”カラ松無奈的抱怨著

但一松依然不回應

“我說你聽到……”這次カラ松話還沒說完,一松聲音悶悶的傳來:”夠了,閉嘴。”平淡冷漠卻感覺好像和平時不太一樣啊……

 

是什麼?

疏遠感?

奇怪又令人難受的疏遠感……

 

『只是カラ松沒發覺,其實大家都喜歡你的,當然也包括一松啦!』おそ松這樣說著還微笑著拍他的背,カラ松覺得他不懂啊,既然如此一松又為什麼對自己是這樣的態度

 

“我這是擔心你,我知道你討厭我,但至少別這樣對待自己。”カラ松實在不明所以,索性不想了反正想下去也是無解

 

但是當一松聽到カラ松的話的時候身體卻一僵,不知道一松是怎麼了カラ松想靠過去時,一松主動從暖桌下爬出來,因為カラ松跟一松靠著很近,看到一松有動作カラ松心裡不禁緊張起來,這次是要譏諷他還是要揍他カラ松猜測著。

 

一松看向他,臉紅得有些不自然,カラ松看著一松的反常,注意一看眼睛還有點紅,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就在這時他看到暖桌的一角有什麼東西,カラ松下意識的抽出來看是一張屬於少女喜歡的粉紫色信紙,而且是屬名給他的,上面寫著什麼カラ松來不及細看,一松卻比他動作還快一把搶過信紙揉著一團丟到角落去。

 

“喂!”カラ松被一松這舉動搞得有點不開心了,畢竟這樣被亂揉掉信還可能是可愛的女孩子寄來的,カラ松不免還是不太開心

而且很明顯信已經被一松看過了吧?這樣隨便看他的隱私都不計較了,他還不讓自己看是不是太欺負人了!

 

但是當一松用雙手扯住他領子將他拉近時,カラ松還是下意識的想護住頭,卻不想一松沒有動手,而是放開他的領子,カラ松奇怪想抬頭看一松,但此時一松用雙手遮住カラ松的雙耳,カラ松感到莫名其妙的同時,一松沉悶的聲音他還是清楚聽到了……

 

“討厭你……最討厭你……”

啊啊!果然啊……カラ松不知道為什麼他平靜的這樣想著

 

但是此時感覺到一滴水珠落在他頭頂,カラ松一開始沒意識到想抬頭,但是一松雙手依然抓著他的頭讓カラ松無法抬頭。

 

“為什麼……明明是六胞胎你就是可以這麼的有自信,為什麼大家就是可以活的這麼開心,明明都是廢物,明明都是垃圾,你卻這麼的有信心……果然我才是最廢物最垃圾的那個……所以喜歡你……明明是喜歡你……一直都喜歡你……”一松很少會說這麼一長串話,但是カラ松卻覺得很意外,並不是一松說這麼長的一段話,雖然早就知道一松很消極,但是這想法卻讓人感到難受

 

而且一松剛剛說喜歡他……這不禁讓カラ松想到大家還都是孩子時,自己和一松感覺確實很好,但是隨著年齡成長,一松也是慢慢對自己冷漠

 

難道說……

カラ松抬手抓住一松遮住自己雙耳的手拉開,然後抬頭有一滴水珠落在カラ松的臉上,發現一松雙頰通紅,豆大的淚水如斷了線的珍珠一樣不斷的滴落下來……

 

“一松……”カラ松還是第一次看到一松哭成這樣,心裡不禁也難受起來

 

“為什麼……你要活的這麼有自信,為什麼我……會喜歡你這樣的人……我不懂……”一松的聲音很小聲,但是カラ松還是清楚聽到了,カラ松張開雙手一把將一松抱住,原來一松一直這樣的想嗎,原來一直都這樣痛苦的糾結著……

 

『因為カラ松讓大家都覺得很痛啊!』おそ松的話在カラ松腦海中響起,如果說對一松來說,自己帶給他的痛,是不是所謂的心痛呢?

 

心疼、心痛的感覺傳遍四肢,多觸碰一寸都會痛得想流眼淚,原來痛的感覺是會傳染的嗎?カラ松這樣想著

 

不知道為什麼カラ松捧起一松的臉,看著他的淚水,カラ松吻上他的淚痕溫柔輕柔的吻,眼睛、臉頰到唇瓣,像是這樣可以舒緩心裡的疼痛一般,一松被カラ松吻的時候嚇了一跳,但是意外的溫和沒有反抗和掙扎。

 

“平靜點了嗎?”看一松的淚水終於停下來,カラ松才停止親吻問道

一松沒有答話,但是臉依然通紅,可能對自己剛剛的失態感到羞恥吧

 

カラ松認真思考一下,想到一松失態也許跟剛剛那張信紙有關係,於是便去撿過來要看,カラ松撿起信紙時一松明顯的想阻止,但是還是自己動作更快,迅速展開信紙,裡面寫著喜歡你,一直都最喜歡カラ松……雖然只看到短短兩句就被一松奪過去,但是空松認得出來那是一松的字跡。

 

所以剛剛不給自己看的原因是因為羞恥嗎?

カラ松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點甜卻有點緊張

 

“一松,你這麼喜歡我嗎?”カラ松臉上的喜悅展露無遺,一直以為最討厭自己的弟弟原來這麼喜歡自己,而且還是超越兄弟之愛的喜歡,カラ松覺得自己應該感到不正常,但他卻覺得喜悅之情已經滿溢出來,或許他也是喜歡一松才會這麼在意他厭惡自己而煩躁的求助おそ松吧。

 

“我……我最討厭你了!”說著一松捏緊拳頭作勢要揍他,但是カラ松卻認真的說道:”是嗎?但我喜歡你。”一松聽到他的話拳頭停在半空中,最後像是失去力道的垂下來,臉紅得有如熟透的番茄,最後一松撇開頭很小聲的說:”……我也是……”說著連耳朵都紅了起來

 

カラ松聽到一松的話笑著要抱住他,卻被一松無情的推開。

 

果然,今天是美好的一天……

カラ松如是想著

 

 

 

 

“おそ松哥哥,可以進去了嗎?”回到家被擋在門外的チョロ松無奈的嘆氣

カラ松和一松能好當然是好,但是他被擋在門外還是很不滿的

 

“啊啊!年輕真好啊。”おそ松莫名感嘆一句,チョロ松更加無奈的吐嘈:”大家都一樣大吧。”

 

“真是的,チョロ松就是不懂所以才會是櫻桃松啊!”おそ松一臉チョロ松真是無趣的看著他,チョロ松聽了氣的吼道:”你剛剛是在諷刺我吧,是吧!”

 

“難道我說錯了嗎,櫻‧桃‧松。” おそ松說著唇也慢慢靠近チョロ松然後吻了上去,突然被偷襲的チョロ松嚇的僵住,然後想起聖誕夜那不堪回首的記憶,最後還是認輸。

 

夕陽西斜,直到十四松充滿朝氣的聲音傳進大家耳裡,才恢復到日常的時光一樣

 

日子依然要過,但是很多東西都不一樣了吧。

看著一松逗著貓柔和的微笑,抬起頭時看到カラ松在看他時尷尬的撇開頭的一舉一動カラ松覺得這或許就是幸福呢。

 

 

 

後記:

官方深深傷了我的心,更傷心的是我竟然還是有這對的梗。

不!我想說的是速度松比色松搶戲太多了,就是喜歡速度松老夫老妻的感覺,但一直沒有辦法寫出來,改天試著挑戰速度松。

 


评论(13)
热度(87)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