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
角色死亡有
チョロ松→一松→ カラ松
BE+虐
因為是兩人一起創作,我不知道默默的微薄,所以..........

請務必聽著梅花話譚的歌曲看wwww



昏暗的房間內,烏煙瘴氣,チョロ松一進房間就是看到這樣的景象,桌上和塌塌米上有傾倒的酒罐子,桌上的菸灰缸也凌亂不安,氣氛壓抑又煩躁,チョロ松繞過桌子看到一松躺在那裡,手裡抓著空的酒慣,チョロ松皺眉,然後伸手想拿過一松手中的酒罐,但是一松卻只是抓的更緊。

 

“一松,醒醒!”チョロ松推了一松幾下後,一松將チョロ松的手撥開

 

看到一松這麼委靡不振的樣子チョロ松到嘴邊的話還是嚥回去了,他知道自己說什麼都沒有用的吧,一松變成這樣的原因,屬於那個人的衣物,屬於那個人的一切,一松全心全意的奉獻,卻得到殘酷的回報,傻的可悲傻的可憐,然而我又有什麼資格說他,我也傻的可悲卻又無法抽身。

 

一松縮著身體,チョロ松拉起他說道:”一松,你這樣會感冒!”但是卻被一松無情的揮開,一松掙扎的爬起身,因為酒精通紅的雙頰,剛剛抽過菸的一松此時說話都帶著酒氣和難聞菸味:“滾。”

 

清晰的字眼,チョロ松覺得自己的笑容大概也僵硬了,滾的意思清楚的很,我果然就不行嗎,對你來說不是他就不行嗎?

 

“一松......難道對你來說這樣有意義嗎?”チョロ松抓住一松的雙手接著說道:”你把自己的身體搞垮搞壞那個人也不會開心,就算你只是想引起他注意,但是這樣的情況我不可能縱容。”

 

“閉嘴.......這跟你沒有關係。”不明白一松為什麼總是可以若無其事的說出這樣殘忍的話語,對於一松來說我就只是哥哥沒有更多,但是要是給予無謂的溫柔,說不定才是最殘忍的吧,然而我所有的溫柔都給你,但是你卻不願意收下

 

“對,就算跟我無關,那又怎麼樣?我是你哥哥,我關心你有錯嗎?”チョロ松說著心理卻無比心虛,自私的他,明明知道自己的關心都是白費的,但是人就是這樣吧,明明知道卻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輕松覺得自己這樣完全不像是自己,面對一松會失常輕松很清楚

 

“.......”一松不語,但是眼神裡透著不信任,チョロ松被他看的心虛,但是還是強裝正定的說:”不要在這樣虐待你自己了,我去買解酒飲料,你在這裡好好等著。”說完チョロ松拿起袋子就往門外走

 

要走出家門時看到おそ松雙手環胸靠在牆壁上,想必剛剛對話他都聽到了吧,チョロ松假裝若無其事的經過おそ松面前,此時:”究竟是誰比較虐待自己呢?”おそ松的聲音傳進チョロ松耳裡,チョロ松回頭看了おそ松一眼說道:”おそ松哥哥不是最清楚的嗎?”

 

“哈哈,或許吧,但是........你明知道不可能吧?チョロ松可是聰明人啊.......”おそ松說著沒有進起居室而是往二樓走

 

チョロ松看著おそ松背影苦笑著,是啊!我都知道的,我得不到回報,傻的可悲卻不值得讓人同情,但是感情這東西就是情不自禁的,所以我就算都明白,我還是選擇跳進那無盡的深淵,無法自拔又如何,這都是我的選擇........

 

“おそ松哥哥......”

 

“什麼事?”おそ松停下腳步看向チョロ松

 

“沒什麼,只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房间突然的安静,让一松感到烦躁与不适,房间里微微的潮湿感和寒意更是让一松更加的烦躁。抬起头,看着窗外的小雨内心的不安突然涌了上来,一松扶起身走到窗前张望了一下,一如既往的街道却显得有些沉重。一松沉默了一会儿,想着チョロ松并没有带伞,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拿着伞走了出去。おそ松望着弟弟走出去的背影,莫名的感到有些不安,最后只是当成错觉转身离开。

 

湿冷的街道,阵阵的冷风袭来,还有一点细细的雨丝,马路上的车快速的行驶着,チョロ松怀里抱着解酒药在路上急匆匆的跑着,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雨,确实让チョロ松有点出乎意料,回去要穿过两条马路,然而就在那一瞬,他看到一松站在对面的马路旁,撑着伞,神情慌张的张望着,当他看到チョロ松的时候,不知怎么回事,甚至没有去看旁边的车辆向他跑了过来。

 

“一松!”强烈的煞车声在耳边响起,震得耳膜发疼,解酒药洒了一地,雨伞也掉在了地上,血染满了湿冷的柏油路。一松扶起身,只感觉脑袋有点发胀,其他的一点都感知不到,只有周围那淡淡的血腥味让他有点无法呼吸。一松站起身走到チョロ松身旁,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血水溅起,溅在他的脸上,只是无声的牵起对方冰冷的手,闭上了眼。

 

“对不起....”一松一聲聲的說著,但是チョロ松卻沒有像平時摸著他的頭說沒關係,無聲的有如斷線的木偶,汽車駕駛慌張的打電話叫救護車,但一松卻一直喊著チョロ松,可是チョロ松卻一點生息都沒有。

 

過不久救護車來了,一松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來到醫院的,急診室亂成一團,後來おそ松帶著其他兄弟們來到這裡,看到一松滿身是血馬上上前關心,最後才知道チョロ松出了車禍,現在還在加護病房和死神拔河,手術室的紅燈一松第一次覺得如此煎熬,就算此時カラ松在他身旁安撫他,但是一松完全聽不到一樣的顫抖著......

 

過不知道多久,手術室的燈熄滅了,醫生疲憊的走出來,おそ松馬上迎向前去詢問,面對五雙帶著期許目光,醫生惋惜的搖搖頭,おそ松看到醫生的反應也驚訝的說不出話,一直以來都帶著無憂無慮笑容的おそ松第一次露出悲傷的表情。

 

一松知道トド松和十四松已經難過的哭出來了,カラ松也不敢相信這個事實,但是泛淚的眼角卻透露出他的悲傷,唯一沒有哭的只有松野家的長男おそ松和一松,或許おそ松覺得自己是長男,雖然他也很傷心,但是現在最該做的是先安撫弟弟們的情緒,而一松卻覺得心理突然空了一塊,チョロ松的笑容、チョロ松對自己的關心、チョロ松的包容以及チョロ松在最後離開家門前那悲傷的表情,為什麼自己要說出這麼傷人的話,要是時間可以倒流,一松覺得自己絕對會拉住チョロ松不讓他出門,但是時間的齒輪一旦轉動,就不會再倒轉。

 

“一松,你還好嗎?”此時おそ松的聲音傳進一松耳裡,一松愣住無神的雙眼看向おそ松,最後無助的抓住おそ松的衣服說道:”醫生他開玩笑的對吧,大家就像平時一樣在演戲對吧?”聲音顫抖著宣示著一松在逃避的事實

 

“......這是真的,チョロ松......不會再回來了。”おそ松悲痛的說出事實,他心理也不好受,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生命就是這麼脆弱

 

看到一松垂下的雙手,顫抖的身體,但此時那位會抱著他說沒事的人已經不在了,會安慰他守護他的人已經永遠離他而去了......

 

之後一松覺得他的記憶都是空白,再來就是チョロ松的告別式了,チョロ松就像睡著一樣的躺著,一松心理相當難過卻一滴眼淚也沒有流下,一松明明難過想哭,卻不知道為什麼哭不出來,心裡堵的難受,チョロ松的一切回憶一松全部都想起來的,有如幻燈片般的不斷在腦內重複播放,チョロ松......チョロ松......チョロ松......

 

告別式是哀淒的氣氛,大家都忍不住流出眼淚,就連一項堅強的おそ松也忍不住流出無聲的淚水,沒有流出一滴眼淚的一松知道旁的人都暗指著他說チョロ松為了救他才會死,但是這個人卻一滴眼淚都沒有流實在太冷血了,還有人說一松無情無義,對方好歹是他的兄長啊,但這些一松都不在乎,照片中的チョロ松是他熟悉的笑容,卻讓他覺得チョロ松現在離他好遠好遠.......

 

告別式結束後的一週,一松每天都窩在家裡委靡不振,或許比被カラ松拒絕更讓加沒有精神,缺少チョロ松的鼓勵,但是每當想起チョロ松又讓一松難過的想哭,但是眼淚卻一直都流不出來......像是チョロ松走了時候把他的淚水也一起帶走一般......

 

『果然一松的笑容才是最好看的。』チョロ松曾這樣微笑的跟他說,但是一松知道自己再也笑不出來了

 

“喂,我有件事我覺得還是要傳達給你知道。”おそ松難得認真的走到一松身旁說道

 

“......”一松抬眼看他

 

“你知道チョロ松為什麼要對你這麼溫柔和包容甚至縱容嗎?”おそ松說著蹲下身和一松平視

 

一松沒有回答,雖然他多少猜的到,但是一松什麼都沒有說

 

“チョロ松他啊也的很傻.......就跟你一樣......”おそ松嘆了口氣說道:”チョロ松他喜歡你,我想你知道的吧?”

 

一直被一松逃避的問題這樣坦承的被說出來,然而該說出這句話的人已經不在了,チョロ松喜歡自己一松早就知道了,明明知道卻過份的裝作不知道的逃避,明明知道卻殘忍的傷害著他,一松想起自己種種的過份無情.......

 

塌塌米上濺起水珠,一滴兩滴慢慢的變的數不清,一松雙手握成拳頭頭抵的塌塌米痛哭出聲,哭泣中一直說著:”チョロ松對不起,對不起........チョロ松對不起........”重複著道歉,無限的循環著,一直憋在心理的難受幾乎全都吐露出來......

 

這時一松感覺到有人摸他的頭,頭頂上傳來:”一松別難過,我啊.......還是覺得一松的笑容才是最好看的。”

一松聽了驚訝的抬頭,他覺得自己彷彿看到的チョロ松,就算是魂魄也好就算是幻覺也罷,一松還是想再次抓住對方,然而當抓住對方時才發現自己抓的是おそ松,チョロ松已經不在了不會再出現了,一松知道的.......

 

“果然チョロ松還是最清楚一松的吧。”おそ松說完後就離開了房間,剛剛那句話大概就チョロ松託給他的最後一句話吧,在去買藥時關上門前,チョロ松說過.......

 

『我可以原諒一松所做的一切,因為我......還是覺得一松的笑容才是最好看的。』

 

おそ松覺得這也是他傳達給一松,チョロ松對他永痕的愛戀,也是一松對チョロ松永痕的思念吧。

 

 

 


评论(2)
热度(32)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