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嘩松:第一章

OOC

曖昧向


第一章

 

夜幕降臨,松野家的大家圍在客廳裡各幹各的事,過沒多久大門傳來被拉開的聲音,首先傳來的是十四松充滿朝氣的聲音,チョロ松習慣性的走到玄關說道:「你們回來……」

話還沒說完就被十四松臉上的擦傷和一松亂七八糟的衣服給嚇住,チョロ松趕緊拉著兩人到起居室擦藥

 

「你們兩個怎麼搞得這麼狼狽啊,野戰了嗎,誰是1號呢?」おそ松用一隻手撐頭躺在塌塌米上笑著問道,但是一松敏感的察覺到おそ松眼裡並沒有笑意

 

「我是一號喔,我的背號是一號,おそ松哥哥竟然會知道好厲害!」十四松興奮的揮舞著雙手說道

 

「十四松……」チョロ松和一松幾乎無言,對於長男對弟弟們這樣有如性騷擾的發言都已經麻木了,但只有十四松一如既往的認真回答他

 

「哦!十四松真了不起,那可以告訴哥哥是誰把這麼了不起的十四松和不愛惹事的一松受傷嗎?」おそ松依然微笑著,但是在場的兄弟卻聞到濃厚危險的氣息,一松和十四松都沉默下來,要是讓おそ松出馬的話,絕對不會是回家抹抹藥就沒事的狀況

 

「おそ松哥哥……」チョロ松想說什麼來阻止,但是おそ松只是微笑的看向チョロ松,表情透著讓他不要阻止他的氣燄

 

「是鄰校的那個惡名昭彰的不良少年老大,聽說因為你把他的弟弟狠狠教訓一頓要來報復,但是他把我勿認為是你,然後十四松是正好經過……」一松越說覺得おそ松笑容越冷,所以最後還是安靜下來

 

「我了解了,カラ松。」おそ松微笑著喊了カラ松,早坐不住的カラ松馬上走到おそ松的身旁,おそ松在カラ松耳邊不知道說了什麼,カラ松認真的點點頭

 

「カラ松哥哥……」トド松心裡也不安,雖然知道哥哥們是想幫他們出氣,但是做過火就不好玩了,況且剛剛還照鏡子笑得一臉噁心的カラ松突然這麼嚴肅的表情,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沒什麼事,不過十四松你的臉真的沒問題嗎,感覺明天會腫呢。」カラ松說著走到十四松面前看著他

 

「沒問題喔!カラ松哥哥,我明天還是可以投出很棒的球喔!」雖然十四松是打擊和投球兼顧,但顯然更喜歡投球

 

「十四松真努力呢,這樣哥哥更該去好好問候對方替我這麼細心的照顧我的弟弟們呢。」おそ松笑著摸摸十四松的頭,但是一松完全不敢抬頭看おそ松

 

「一松,你真的沒受傷嗎?」チョロ松替十四松處理好傷後看向一直沒說話的一松,一松沉默很久搖搖頭,但是此時おそ松突然一把抱住一松的腰,一松像是被刺激到痛處一樣的表情扭曲了一下,隨後おそ松一把掀開一松的衣服發現他腰部有一道明顯的刀痕,雖然很淺但還是流著血

 

「唔哇!一松哥哥你的傷都流血了,還說沒事。」トド松看到也難以平靜的,就連一項冷靜的チョロ松眼神的暗了暗,カラ松簡直坐不住了,要不是おそ松拍他肩膀不然早衝出去找人算帳了

 

「這……這沒什……」一松還想說什麼狡辯,但是おそ松打斷道:「哥哥我都沒有在弟弟身上留下過痕跡呢,竟然讓那些人得逞了。」雖然說的內容讓人無限遐想,但是熟悉おそ松的兄弟們知道某人已經氣瘋了

 

「我、我們洗澡。」雖然危機不是直指他們,但是一松還是明智得拉著十四松離開起居室

 

留在起居室的眾人安靜下來,おそ松臉上已經沒有笑容,而是做起來把玩著打火機,カラ松也無心在照鏡子,一松腰部得傷痕怵目驚心,他現在簡直想衝出門去找那些人算帳,チョロ松收好醫藥箱沉默不語,但是眼神裡透著怒意一覽無遺,家裡唯一沒有戰鬥力的トド松看著兄長們還是識相的閉上嘴,默默的縮到角落去用手機,但可以看到他的手機的網頁是鄰校的社群論壇。

 

「おそ松,明天讓我去找他們算脹吧!」カラ松冷靜的說道

 

「カラ松不是有戲劇部的排練嗎,剛剛不是叫你排練結束去接弟弟回家嗎,你忘了嗎?」おそ松笑著,但是令人不寒而慄

 

「吶!チョロ松,你覺得打火機可以讓人自燃機率多高呢?」おそ松說著打開打火機,打火機冒出小小的火焰,有如他現在滿腔的怒火

 

「要是對方身上有易燃物的話,可以輕易燃燒,喂!別鬧出人命啊!」チョロ松雖然這麼說,但是老實回答已經表現出他現在也極度憤怒的心情

 

「沒事,弟弟們被這樣”好心”的照顧,總是該準備點回禮,你說是吧,トッティ?」おそ松說著收起打火機看向トド松

 

「當然,這是基本禮儀喔,連哥哥們這樣的腦袋也知道的吧。」トド松笑容滿面的回答,已經將打好的帖子和一松被劃傷的照片上傳上去

 

 

看似平靜無風的夜晚過去了,隔天放學後,おそ松推掉朋友一起去遊戲廳的邀請,然後拿起背包就往校外走,然後駕輕就熟拐進黑暗的小巷子內,有幾個不良少年在那裡抽菸。

 

「呦!你們好啊,給我一根菸吧。」おそ松像是遇到老朋友一樣的靠了過去,那幾個不良少年看到おそ松像是看到惡魔一樣的徵住,但是自尊心又不可能讓他們不反抗

 

其中一個不良少年先按捺不住了,握緊拳頭就朝著雙手插在口袋的おそ松衝過去,おそ松完全不當一回事,臉上還帶著微笑,就在不良少年的拳頭快擊中おそ松的臉的時候,おそ松一閃身對方撲了個空,おそ松回身給他一腳,不良少年就被踢翻到牆壁上。

 

另外兩個見狀就一起衝上去助陣,但是おそ松卻只是抽出一隻手朝往自己衝過了來其中一人揮出拳頭,那個人閃避不及被打中,同時對方的同夥也朝著おそ松擊出拳頭,おそ松熟練的一矮身躲過去後就是一個擊正中對方的腹部!

 

「可惡!」剛剛被踢翻的不良少年再次朝著おそ松衝過來,おそ松輕鬆的回身躲過他的攻擊後,抓住他的頭用力往牆上撞去,當下對方被撞得頭暈目眩根本站不起來。

 

另外兩人見打不過想逃,但是卻被おそ松擋住去路,おそ松唯笑著說道:「告訴我你們老大在哪裡吧,這樣我可以考慮饒過你們。」おそ松笑的陽光卻有如惡魔

 

「……在、在南方港口……」其中一個人害怕得昭供了,おそ松只是笑著的點點頭,隨後將剛剛答問題的人踹翻在地說道:「我弟弟受你們老大照顧了呢,我禮貌上也該答謝你們,你說對吧?」笑得有如惡魔的同時揮出拳頭

 

當カラ松帶著喊著野球的十四松和一臉不甘不願一松回家路上經過巷子,カラ松只是稍微朝裡面看了一眼,看到三個不良少年倒在那裡有幾個還頭破血流但看起來死不了後就拉著弟弟們說:「走吧,今晚吃壽喜燒喔!」

 

「耶!」十四松高興的歡呼

 

 

此時的南方港口--

 

「松野家的人也不算什麼嗎,碰到我還不是落荒而逃了哈哈哈!」有個身材魁武的男學生身上穿著邋遢學生制服,手上夾著一個菸悠閒的吞雲吐霧

 

「大哥就是厲害!」身旁其他不良少年馬上附和道

 

就在這時看門的不良少年鼻青臉腫跌跌撞撞的跑進來,其他人見了心理突然產生不好的預感,那個鼻青臉腫的不良少年直接趴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喊道:「......他、他來了!」

 

「哈?誰來了?」其他人七嘴八舌的問道,能把看門的打這麼慘肯定不是等閒之輩

 

 

「啊啊!我弟弟好像受你們照顧了呢,我來回禮啦!」此時一道聲音從不良少年的老大身後響起,當老大回頭想喊誰的時候,迎面而來是一記重拳,根本沒辦法反應,硬生生吃了這一拳的不良少年老大跌倒在地,不良少年老大好在身材魁武,不然早就很沒面子的被打飛出去

 

全部的人驚恐的看向剛剛動手的人,當他們看到那抹紅色的身影時都驚呆了,是號稱赤塚高校的紅色惡魔--松野おそ松!

 

雖然不良少年人多勢眾,但幾乎大家都吃過おそ松的虧不禁開始退卻,反倒沒見識過おそ松戰鬥力的不良少年老大馬上爬起來吼道:「你是什麼東西,竟然敢打我!」

 

「哦哦!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東西啦,但是你照顧了我弟弟,我怎麼能坐視不管,做大哥的應該來跟你道個謝,你說......對吧?」說著露出標準的微笑,但是在場人都知道這是おそ松生氣時才有的笑容,看到的人不禁都頭皮發麻

 

「那麼我們開始吧!」おそ松笑容更深了,同時解開制服外套的扣子

 

「大家上!」老大吼道

 

松野宅--

 

大家都圍在桌邊歡樂的吃著壽喜燒,同時大家都搶著カラ松看上的蝦子或是肉片,カラ松欲哭無淚的幾乎想丟筷子吼:「你們這樣搶食過不過份?!」

長男不在家對他們來說似乎不構成影響。

 

「我回來了!」就在這時門口響起おそ松的聲音,原本搶食的成員動作的微微一僵,然後快速的把鍋裡喜歡的料都撈到自己碗裡,動作快的像是受過訓練一樣

 

カラ松動作最慢,當他終於將幾片肉片夾進自己碗的同時,拉門被拉開了

 

おそ松笑容滿面的說道:「哥哥回來了,怎麼沒有人來迎接哥哥呢?」おそ松話才剛說完就看桌子上的鍋子裡只剩少許的肉片及他們六兄弟都不愛吃的香菇,還有少許的豆腐和蝦子

 

「啊啊啊!你們太過份了,竟然不等哥哥就開吃了,你們還是人嗎?」おそ松說著還掩面假哭,但是兄弟們看到おそ松的狀況都沒心情看他演戲

雖然沒有很狼狽,但是手上的血跡還有額頭上的血都讓人懷疑おそ松是不是殺人了

 

「おそ松哥哥,你頭上的血是對方的嗎?」トド松不確定的問

 

「當然!」おそ松回的理所當然

 

「おそ松哥哥好厲害!」十四松甩著過長的袖子笑的很開心

 

「不愧是my brother。」カラ松說著拿出口袋裡的墨鏡戴上

 

但唯獨一松和チョロ松沒有說話,チョロ松不知道何時已經拿出醫藥箱,一松則伸手直接去摸おそ松額頭上的傷,沒想到在一松碰到時,おそ松像是被揍了一樣馬上和一松保持距離,這時大家終於反應過來,額頭上的血雖然不多,但確實おそ松受傷了!

 

「おそ松哥哥,你的額頭到底是怎麼了?」チョロ松沒好氣的替他清理傷口,好在是小傷不然真的很麻煩

 

「哈哈,誰知道他們會這麼多人帶刀嘛。」おそ松乾笑兩聲,チョロ松故意加重手中的力道,おそ松馬上喊著疼疼的安分下來

 

「おそ松你還好吧?」カラ松也忍不住詢問

 

「沒事沒事。」おそ松擺擺手說道,隨後皺眉說:「不過今天洗頭麻煩了......」說著他雙眼看向一松說道:「不然一松你替我洗吧!」

要是是平時一松一定會不屑的拒絕,沒想到這次一松思考了一下點點頭答應了,真是不乾脆的弟弟呢,不過這也是一松表現擔心和感謝的方式。

 

後來チョロ松和カラ松問起不良少年的事,おそ松輕描淡寫的說道:「在他們被打敗後,我再他們上灑了水,還說要引燃,他們真的以為是汽油嚇得臉都白了還有人失禁笑死我了!」

果然誰都能惹,絕不能惹おそ松啊.......

 

在後來聽說那些不良少年的老大被退學的,原因是他們學校被投訴學生在校外惹事生非還傷人,於是一查下來就查到那個不良少年老大,當松野家說出這件事時,トド松笑的亮出手機說道:「我只是想給他小小的懲罰,誰知道事情鬧這麼大。」說著還裝可愛的吐了下舌頭

有此可知松野家果然沒幾個可以惹的!


评论
热度(106)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