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喧嘩松:第四章

OOC

曖昧向


第四章

 

鄰近黃昏,兄弟們都到家了唯獨トド松,喜歡在放學找女孩子們出去玩或是唱歌之類的,因此家裡的其他兄弟完全不在乎的各做各的事,おそ松從塌塌米的左邊滾到右邊又滾到桌邊對著看著喵醬雜誌的チョロ松喊著無聊,得到叫他去溫習功課的答案後又滾到カラ松身旁去說:「カラ松陪哥哥來打一架吧?」

 

然而每次都被打趴的カラ松放下照鏡子說道:「最親愛my brother的要求,我當然都會答應,而且......」

 

「閉嘴,臭松。」一直和十四松縮在一起看貓咪雜誌的一松冷冷的瞪向カラ松

 

就在這時紙拉門被拉開,看到トド松很狼狽的走進來,從不打架不鬧事的トド松卻衣衫不整相當狼狽的進來,チョロ松第一個反應過來,馬上拉住トド松的手然後檢查他有沒有受傷,但是可能是トド松逃的快,身上並沒有什麼外傷……

 

「發生什麼事了,トド松?」從來不會這樣喊他的おそ松突然發話了,大家知道這是おそ松會這麼嚴肅喊トド松的名字是他不爽的徵兆

 

「沒什麼啦!」トド松擺擺手,雖然說知道自己說出來後或許可以過一些安寧的生活,但也等於變相的給哥哥們添了麻煩,我才不是怕給自己的哥哥們添麻煩呢,只是怕哥哥們鬧太大被學校退學而已

 

「沒事啊......」おそ松若有所思的沈默了,但是トド松卻有不祥的預感

想起在初中時被同班的人欺負了,後來おそ松幾乎把跟他有接觸的人全部盤問一遍,導致他差點因此沒有朋友,還有那時交情不錯的女孩子因此疏遠了他,主要是おそ松問的時候還說了些像是性騷擾的話,簡直都是不堪回首的回憶。

 

「總之這件事和哥哥們一點關係也沒有!」トド松忍無可忍的吼道,但是當他話才剛說完馬上驚覺自己說錯話了,但也拉不下臉來道歉,於是乾脆二話不說拿起書包和手機就跑去二樓臥室

 

大家一起看向おそ松就怕他一個大怒將自家的末子殺掉,但是おそ松卻無所謂似的翻了個身看向カラ松微笑著說道:「カラ松,剛剛トド松好過分喔,哥哥好傷心,來陪哥哥打一架吧!」

完全看不出來你在傷心啊!

 

眾人默默的將視線轉回來無視カラ松求助的眼神…….面對這樣的おそ松哥哥絕對會死吧,絕對會吧!

 

而當聽到カラ松被揍得慘叫和最後幾乎用爬的回到起居室後大家都不禁慶幸おそ松找得打架對象不是他們……

 

但是在臥室的トド松卻完全不受庭院裡的噪音影響,平時總是無憂無慮滑手機的トド松今天卻異常的安靜,連手機也不滑趴在那裡像具屍體

トド松的異常雖然大家都看在眼裡,但是連最愛多管閒事的おそ松都不管了話,其他人也不好說什麼,而且雖然おそ松沒說,但是大家都知道要是去管トド松的事情的話一定會被おそ松整得很慘。

 

「おそ松哥哥,這樣真的沒事嗎?」這樣的事持續好幾天,每天放學トド松總是一身狼狽的回來,チョロ松最後還是受不了問了おそ松

 

「既然トド松說跟哥哥們沒關係的話,我為什麼要多管閒事?」おそ松躺在塌塌米上睜開一隻眼睛看向チョロ松

 

「……果然啊おそ松哥哥只是在跟トド松賭氣吧。」チョロ松更加無奈了,但是おそ松只是理所當然的將剛剛カラ松剝好準備遞給一松的橘子奪過來塞進嘴裡回道:「既然チョロ松這樣說了,那就當是吧。」

完美的無視了カラ松錯愕的表情和一松帶著怨念的眼神……

 

「我回來了。」就在這時門口聽到微弱的聲音,チョロ松拉開紙門卻看到トド松虛弱的靠在玄關旁的牆壁上,手臂和身體上到處都是傷,純白的學生服都被染紅了,看到這一幕チョロ松嚇了一跳趕緊靠過去扶住トド松

 

おそ松也看到了,一改剛才吊兒啷噹的樣子,馬上坐起來並叫十四松去拿急救箱,チョロ松將トド松扶到起居室,おそ松馬上坐到トド松面前問道:「發生什麼事了,トド松?」樣子相當嚴肅,但是大家知道おそ松是真的火大了,連偽裝的微笑都不覆存在了

 

「……對不起,哥哥們……」トド松低著頭小小聲的道歉,大家聽了都看向トド松,カラ松也靠過去,雖然他們家這位末子總是視哥哥們為丟臉的存在,但其他不管誰受委屈最替對方感到不平和難過得還是トド松,雖然常常跟著おそ松一起捉弄其他人,但也都是點到為止……

 

後來トド松終於說出這幾天他失常的原因,事情在一周前,トド松和同校的女孩子放學一起回家時被幾個校外的混混被堵了,勒索外還想對同行的女孩子非禮,トド松自然選擇要幫助女孩子,好在因為おそ松常惹事讓トド松習慣面對這類的事,因此他們成功逃離,但是之後每天幾乎都會被這幫混混堵,而今天他們已經將他可以逃跑的路線全都堵住了,而今天因為和一位女孩子一起值日所以放學一起走,為了保護女孩子他只好硬是扛下混混的襲擊讓女孩子可以逃跑,但是自己卻瘦了一身傷……

而不想讓おそ松他們知道的原因除了打架有停學危險外,那些人都是真正社會上的敗類,什麼陰招都會搞,他不希望哥哥們因為他而受傷。

 

「這樣啊……既然是校外人事的話這樣不覺得很棒嗎?」おそ松聽完後反而微笑道

 

「おそ松哥哥?」トド松完全沒搞清楚狀況,這時一松的聲音幽幽的傳進他耳裡:「對於おそ松來說……校外人士又是社會敗類,他就不必手下留情了。」

 

「這樣太危險了!」チョロ松皺眉說道,但是おそ松卻微笑著說道:「這沒什麼,我不過是打聲招呼問候一下,讓我們可愛的弟弟留下傷痕得代價我還是想跟他們算算的,チョロ松你也這麼覺得吧?」

 

「唉……好吧,你要是受傷我可不會幫你包紮喔。」チョロ松知道勸他也沒用,於是只好放任,然後想到什麼補充道:「但我不准你一個人涉險!」說著還嚴厲的瞪著おそ松

 

「知道了,那麼……就讓哥哥好好去問後他們一下吧。」おそ松說著笑容更深了,在場的兄弟們都不禁打了個寒顫

 

 

 

「上次那個粉紅色的小鬼真沒用,還在女人面前逞英雄。」時間是夜晚,但是這些無法融入社會的混混卻聚集在廢棄的港口倉庫喝酒賭博

 

「老大,明天再去堵他吧,看他這麼會打扮自己說不定很有錢。」其他混混馬上提議道,混混老大聽了張口正打算說什麼時……

 

「真不好意思!其實我們家很窮呢!」一道不屬於在場的任何人的聲音傳進他們耳裡

 

「是誰?」混混們全部都看向倉庫大門口,卻看到三張一模一樣的臉,為首的紅色身影紅的刺眼,只見對方揚起燦爛的笑容說道:「沒什麼事啦,只是我想來問候你們一下,聽說你們照顧了我們家的么子…….」為首的紅色身影說的同時也像他們衝過來,身後藍色身影和紫色身影也相當有默契的一起阻攔可能妨礙到おそ松的混混!

 

「首先感謝你給我弟弟身上增加不適合他的傷痕!」說著おそ松亮出藏在他口袋的短刀,狠狠的在混混老大的手臂上增添了傷痕,對方因為痛覺才反應過來,想吆喝大家還做掉眼前這小子,卻不想他的手下全被另外兩人的攔下且纏鬥在一起,但因為這兩人默氣太好,他的手下已經處於弱勢。

 

「可惡!」混混老大也抽出小刀朝著おそ松揮過去,おそ松毫不在乎的向後退了一步混混老大的刀在おそ松鼻尖前幾公分揮過,おそ松的距離抓得剛剛好並沒有被傷到分毫

混混老大更憤怒了,幾乎是毫無章法的亂砍,但是都被おそ松輕鬆避過,混混老大也氣喘吁吁了,最後おそ松一個錯身躲過他揮過來的刀子後,一個回身出現在混混老大身後帶著笑意的的聲音響起:「再來是感謝你替我教訓我們重要的弟弟。」說著混混老大肩膀一痛,おそ松故意抓準時機砍向混混老大拿刀子的右肩

 

「啊啊啊啊!」刀子脫手而出,おそ松唯微笑一下一腳將對方踹倒,然後一腳踩在他背上說道:「吶!你這麼照顧我弟弟,你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不如你說說是斷手好還是斷腳好呢?」

 

混混老大已經害怕的說不出話了,最後おそ松冷冷的說道:「不說的話就都斷吧!」

おそ松說完真的反手拿刀正要刺進對方的肩窩時カラ松和一松兩人已經一個抓住他的手一個壓住おそ松的身體喊道:「住手,おそ松你想殺人嗎?!」

 

「別忘了チョロ松的警告!」一松也忍不住的開口,おそ松聽到他們得喊叫像是才回過神智一樣,カラ松和一松看おそ松終於回神才鬆了一口氣,看向混混老大已經嚇暈過去,而其他混混已經被カラ松和一松解決的站不起來,於是おそ松將刀子的血跡在混混老大身上抹了抹便帶著カラ松和一松回家了。

 

看到三人毫髮無傷的歸來チョロ松終於鬆了一口氣,但是聽到カラ松說出おそ松差點真的殺人的話後おそ松收到チョロ松憤怒的手刀。

 

而身上包著繃帶トド松看到他們都平安無事也忍不住哭了起來,然後一直說著:「謝謝你們……」

 

但是おそ松卻笑著摸摸他的頭說道:「這沒什麼,我們是兄弟啊。」

 

「おそ松哥哥……」トド松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暖暖得好感動,但是突然おそ松摸著トド松頭的手力道加重,然後強迫トド松抬頭看他陰沉的說︰「不准再說什麼跟哥哥們無關這樣的話,聽到沒,不然下一次就是你來陪哥哥打架!」雖然說著威脅的話,但是おそ松的臉上卻掛著笑容

 

把我剛剛的感動還來,混蛋おそ松哥哥!

雖然トド松在心裡這樣抱怨,但實際上他還是由衷的感謝哥哥們為自己做得一切,能成為一家人真的是太好了。


评论(2)
热度(79)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