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喧嘩松:第五章

OOC

曖昧向



第五章

 

對於松野家來說,其實おそ松覺得不管是末子トド松還是五男十四松都不適合打架的,一個是不知道輕重一個用頭腦更適合他,而兩人確實也沒有接觸任何暴力事件,原本以為可以這樣平靜的持續下去……

 

「一松哥哥,你看!」硬是跟著一松出來餵貓的十四松拉著一松看向高牆上瑟瑟發抖可憐兮兮的小貓,看到小貓很可憐的喵喵直叫,一松毫不猶豫決定爬上去救小貓,但是十四松動作更快,已經手腳並用的爬上去了

 

看著十四松開心的一把撈過小貓就這樣跳了下來,一松緊張的看著十四松一躍而下的身影,身體下意識的往那個方向跑去,好在十四松安全落地,然後抱著小貓對著一松展開耀眼的笑容喊著:「一松哥哥的朋友沒事了!」像是想被表揚的笑著,一松見了也展開淺淺的微笑忍不住伸手摸摸十四松的頭算是獎賞他了,而十四松也開心得嘿嘿笑著,然後喊著:「我最喜歡一松哥哥了!」便撲上去抱住一松

 

是的!一切一如既往就該如此,然而一如既往的日常卻發生異變……

 

「松野十四松!」有一天野球部的活動結束,十四松開心的就要離開學校時被高年級的前輩叫住

 

「我就是啊!」部活剛結束心情超好的十四松笑著說道,但是那些前輩們的表情也讓十四松感覺到危險,而且那些前輩十四松記得一直都很愛欺負新生,因此對於十四松被編入校隊一直很有偏見

 

「可以跟我們過來一趟嗎?」說著的同時另外兩位高大的前輩也擋住十四松可能逃跑的路線

 

不得不跟他們走一趟,但十四松知道他們想幹什麼,可是不得已的情況下只能照他們說得做了……

 

到了校舍後方,前輩們便對十四松罵了一些難聽的話還說十四松不過是個新生也太囂張了,並威脅他退出野球部,但熱愛野球的十四松是不可能答應的,於是那些前輩惱羞成怒舉起拳頭朝十四松揮過去……

 

預期的痛沒有傳來,十四松小心翼翼的睜開眼睛,看到他身前有個跟自己差不多高的身影緊緊抓著前輩揮過來的拳頭,是一松哥哥!

 

「一松哥哥?!」十四松很驚訝回家社的一松竟然會出現在這裡,但是現在沒有給一松解釋的時間,突然殺出一個程咬金前輩們自然很生氣以為是早有埋伏,於是一松和前輩們很快就打起來了……

 

雖然一松的戰鬥力驚人,也可以躲過前輩們大部分的攻擊,但有些狀況還是躲不掉,而且還要保護十四松,因此一松很快就處於弱勢了,十四松著急的很想幫忙,但是一松卻制止他喊道:「十四松你要是出手好不容易爭取到的校隊名額就白費了。」

 

一松一邊抵抗著前輩們的攻擊一邊叫十四松趕快走,但就在這時有一個前輩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一根球棒,然後直接揮向一松,因為視線死角一松根本躲不掉,被打中後重心不穩的倒了去!

 

十四松看到這裡瞳孔不禁縮小,一直以來溫柔的摸自己頭的一松哥哥會溫柔的對貓咪微笑的一松哥哥,不擅言詞卻用自己的方法來安慰或是獎勵他的一松哥哥,關於一松的記憶攻佔了十四松的理智……

 

「你們給我住手!」十四松大喊的聲音傳進每個人的耳裡,隨後十四松隨手將書包袋子丟在地上,然後抽出球棒臉上雖然掛著笑容,但是前輩們卻不禁覺得背脊發涼……

 

而十四松手拿著球棒一步步朝他們走過去,然後說道:「我不准你們欺負一松哥哥!」說著舉起球棒便向最靠近他的前輩揮過去,前輩沒想到十四松會動手,而且是真的用了很大的力氣,這一棒前輩被打倒在地爬不起來。

 

而且十四松並沒有停手,而且再次向另一個前輩攻擊,前輩們終於反應過來要反擊,但是很快就發現不管用多大的力氣就算打到十四松他也像沒有感覺一樣的繼續攻擊,見苗頭不對前輩們很快的都嚇跑了……..

 

一松醒來時發現自己身在醫院,睜眼第一個看到的是チョロ松,チョロ松看他醒了鬆了一口氣,問了一下他身體狀況後,一松還是忍不住問了十四松的情況,於是チョロ松稍微把情況解釋一下,一松才知道是十四松背他回家的,但是十四松身上的傷也很重,而且おそ松知道十四松打架了似乎還挺生氣的。

 

一松一聽馬上爬起來,但是頭馬上傳來暈眩感,チョロ松才叫一松不要亂動,雖然已經給醫生檢查了,雖然醫生也說一松的狀況沒問題,但還是留院觀察個一天,今晚是チョロ松來陪他,チョロ松說十四松回來時還邊哭邊說一松哥哥是不是死掉了…….

 

一松聽了想起總是笑臉迎人的十四松哭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樣子也是有點擔心十四松了,但是チョロ松說現在是冷靜下來了,讓一松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

 

因為一松畢竟是輕傷,因此留院觀察個兩三天就出院了,才剛一到家十四松便撲到一松懷裡,而おそ松像是沒事一樣的看著他們,但是後來一松是聽トド松說了……

 

那天一松被十四松背回來時,一松的頭還在流血,十四松哭著說一松哥哥頭流好多血還都不動是不是死掉了,一邊說還一邊哭,後來大家手忙腳亂得把一松送去醫院急診,確定一松並無大礙後才就安心一些,第一天晚上是讓カラ松守著然後大家就回來了。

 

「話說,十四松,你打架了嗎?」おそ松難得嚴肅的問十四松

 

「嗯……」十四松難得老實的坐在おそ松的面前低著頭,然後おそ松的聲音從他頭頂傳來:「為什麼要打架,哥哥們不是都跟你說過你不要打架嗎?」

 

「可是……可是要是我不動手,一松哥哥會有危險啊!」從來不頂嘴的十四松第一次這麼大聲的反駁おそ松,大家都知道一松在十四松心裡是很重要的哥哥,但沒想到十四松會為了一松失控

 

「…….吶!十四松很喜歡一松吧?」沉默很久おそ松突然開口說道,十四松認真的點頭

 

「那……告訴哥哥吧,是誰傷了我親愛的弟弟們?」おそ松一改剛剛嚴肅的樣子,突然露出平時那令人心裡發寒的微笑

 

 

雖然發生打架鬧事的情形,但是因為那些前輩都是不良少年,於是他們投訴沒有被學校採納反倒他們遭到停學處分,因此最近十四松的部活也依然順利的進行著,而一松也每天都來等他……

 

但是前輩們一周的停學處分很快就結束了,於是想報復第一個人一定是十四松,於是便又去部活室那裡堵人,過沒多久十四松肩膀上抗著野球棒朝氣十足的走出來,然後前輩們有立刻圍上去硬是將他帶到隱蔽的體育館後面想還以顏色……

 

前輩們也不多廢話,抬手就是朝十四松的門面揮了拳頭,十四松很俐落的躲掉前輩的攻擊,然後他靈活的一矮身躲過後抓住這個空檔拉近與前輩的距離,從前輩下顎用力的往上揮了一拳,力量之大前輩直接被揍倒在地,另外兩個前輩也衝過來,但是揮過來的拳頭和踹過來的腳都被十四松輕鬆閃過,然後毫不猶豫的扯過其中一個前輩的衣領,對他的門面就是一拳頭,順便又讓他擋了一回同伴們揮過來的球棒。

 

看到這麼厲害的十四松前輩們都開始有點懼怕了,但是這次反而是十四松不饒過他們,前輩們開始不斷求饒

 

「傷了我最親愛的弟弟還讓一個人被送進醫院,你們說說我該怎麼回敬你們?」”十四松”開口笑得一臉燦爛

 

「你……你難道是……」其中一個前輩終於注意到雖然穿著棒球服,但是剛剛在打架過程中塞在衣服裡的紅色帽子露出來了

這所學校沒有人不知道松野おそ松,此人的戰鬥力驚人從未吃過敗績,號稱為這所學校的紅色惡魔,原因自然是這個人雖然身為男生,但是總是在校服裡套一件紅色的帽T,詢問過後才知道那是他的居家服,這樣回家直接脫掉制服就好,要換只需要換褲子很方便…….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面對這個人他們不可能贏的…….

之後聽說那三個前輩都被送進醫院,但是這三個前輩本來就很愛打架鬧事,所以也沒有人好奇原因,而三個前輩出院後就休學了。

 

雖然還是讓野球部的人意外的一下,但是走了三個毒瘤他們也安心不少,唯一知道原因的十四松也什麼都沒說……

 

那天放學後おそ松突然跑來找十四松問他有沒有多的打棒球穿的衣服,因為チョロ松說穿著都是汗的濕衣服回家容易感冒,所以一直都有給十四松準備換的衣服,於是十四松很自然的給了おそ松一套。

 

當天因為隔天有比賽部活提早結束,於是便和一松一起回家了,後來聽社團同學說十四松走了沒多久突然又回來,然後說自己忘了帶球棒了,但其實十四松大多習慣是把球棒放在社團活動室的,但是偶爾也是會帶回家的,因此他們就沒多在意……

 

之後的發展大家都心知肚明,おそ松那天很晚回家,身上雖然沒有傷制服也很乾淨,但是チョロ松看到兩套髒掉的棒球服也知道原因,但是什麼都沒多說……

 

十四松看著跟大家談笑風生的おそ松和縮在角落看著他們的一松,最後還是展開大大的笑容參與他們的討論,有兄弟們真好的情緒在心裡漫延,彷彿可以宣染給大家一樣的漫延開來。


评论(1)
热度(88)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