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喧嘩松:番外篇

OOC


曖昧向


番外篇:

 

注意:麻將部分我不懂日本麻將,我這裡打16張的麻將,所以我就寫16張麻將了,其實沒什麼大區別(大概)

 

 

おそ松:我們文明的博弈吧!

チョロ松:你不過是想賭博吧!

 

沒錯,事情的起因就是從松野家的長男一句話開始。

 

「所以說這是什麼展開…….」チョロ松無奈的看著已經放好的牌桌,而且也不知道是誰把一直被父母堆在倉庫的麻將翻出來的

 

「來來!來玩吧,不過我們文明的博弈就不賭錢了!」おそ松自以為慷慨的挺起胸膛,但是一松卻冷冷的說:「你不是因為沒有機會出千吧?」

 

「大哥我是這樣的人嗎?」おそ松一把推開坐在他旁邊的カラ松,然後用手掌按住一松的頭,力道有點大,一松覺得他生命受到威脅

 

「別鬧了,賭博不好吧!」チョロ松感覺打圓場說道

 

「這才不是賭博是博弈,不過沒有分輸贏實在太無聊了,不然這樣吧……」おそ松掃了在場的人一圈說道:「輸的人脫一件衣服?」

 

「有病嗎?我們都是男的況且還是兄弟,也一起洗澡過脫什麼?!」チョロ松第一個大聲的反對,卻完全忘了要反駁おそ松這跟賭博有什麼差別

 

「有很大的不同喔,因為現在是冬天嘛,一個不小心會感冒喔。」おそ松笑的人畜無害

確實外面現在冷的要死,就是室內開暖氣但脫衣服肯定還是會冷死,況且おそ松還是一個不懂得點到為止的人

 

但是言歸正傳,他們是六胞胎,麻將是不可能六個人一起打的,所以必須要輪流上陣,本來チョロ松想退出,但是一想到沒有自己阻止おそ松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而おそ松自然參與,カラ松也理所當然的加入,但是不想做カラ松的下家的一松決定棄權,十四松不會打因此也不參與,トド松一臉愁眉苦臉的坐到位置上生無可戀的樣子

 

「my brother,哥哥我一定會幫助你的!」說著カラ松撥了一下不存在的瀏海

 

「看來我得自立自強了。」トド松幾乎眼神死了

 

洗牌到拿牌四人意外的像個老手,一松和十四松無聊的站在トド松背後看他拿到的牌,意外的是トド松的牌超級好

トド松自己也相當意外,感覺只要在進來一張牌就可以聽牌了,但是這才是噩夢的開始,トド松甚至懷疑カラ松根本是把大字拆開來打,抓不到想要的牌,上家也不餵牌,トド松恨不得跳起來把カラ松痛揍一頓,而是毫無良心的おそ松卻說著:「哈哈哈,カラ松是存心欺負トッティ吧!」

 

「おそ松哥哥,說好的打一……啊!我胡了!」チョロ松話都還沒說完就一推牌是漂亮的湊一色(註:混一色(湊一色):由一種花色的序數牌及字牌組成的牌型。四台),放槍的人是坐他對面的カラ松

 

「哈哈哈,好不容易脫離大字的詛咒卻放槍!」おそ松誇張的大笑

 

カラ松也沒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打出一張不是字的牌就放槍了,這是有多倒楣,但是最後在おそ松喊著脫衣服的情況下脫掉他的皮夾克,露出裡面印有カラ松頭像的上衣

 

「唔啊!痛痛痛,カラ松使詐吧,這是精神攻擊!」おそ松誇張的在地上打滾

 

「我明明一點都不想傷害自己的兄弟,我果然是充滿罪惡的男人啊。」カラ松不知道從哪裡拿出墨鏡戴上

 

「痛痛痛痛痛,肋骨要斷了!」おそ松繼續誇張的演戲

 

「oh~連老天爺也……」カラ松想說什麼時,一松狠狠的拍了他的頭冷冷的說道:「臭松,閉嘴。」

 

因此一松的打斷終於可以進入第二局,並且大家強烈的要求下說要是カラ松再輸就脫掉他的上衣

 

但不是知道是不是カラ松衣服的詛咒(?)奏效,之後カラ松幾乎沒有輸,就連おそ松都脫到只剩下內褲而チョロ松也脫了兩件トド松只剩下褲子,於是チョロ松說おそ松在玩下去就訪礙風化了被請(拖)下桌換一松頂上…….

 

做為一松下一家的カラ松看到一松的冷笑後知道事態不妙了,之後カラ松發現自立自強的痛苦,一松不僅不餵牌還針對カラ松胡不然就是自摸,カラ松示心好累,於是很快的也脫得只剩下內褲,而一松從上桌到現在只脫過一件,贏他的人是トド松。

 

但是更令人覺得可怕的是カラ松的內褲上還有印他的頭像…….

一松幾句噁心,滾,就把カラ松踹下桌,

チョロ松鬆了一口氣心想:「賭博這場鬧劇終於可以結束了。」

但是這時十四松突然主動坐上カラ松原本的位置……

 

「十四松,你會打牌嗎?」チョロ松皺著眉看著十四松

 

「完全不會!」十四松笑的人畜無害

 

「那你怎麼打,十四松哥哥?」トド松也忍不住笑著說

 

「可是感覺好好玩,我也想玩!」十四松毫不在意的笑著回答

 

「這樣你連胡牌或自摸都不知道吧!」チョロ松忍不住嘆氣

 

「我可以幫他看牌!」依然穿著內褲不甘寂寞的おそ松湊了上去

 

「你不要添亂就夠了!」チョロ松無奈的朝的おそ松大吼

 

但其他兄弟沒想到讓十四松上桌是個天大的錯誤,看著越來越興奮的十四松,他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哦!我又自摸了!」十四松開心的將牌一推,チョロ松已經眼神死了,トド松覺得他簡直生無可戀,一松淡淡的看著自己身上似乎沒有什麼可以再脫了,一松第一次這麼後悔自己衣服穿的少…….

 

看到兄弟們都快到脫到光屁股了,本來認為終於要收手的チョロ松打算說什麼時,おそ松說:「這樣太無聊了,不然讓最贏的人讓最輸的人做一件事吧!」

 

最贏的人無疑的是十四松,但是最輸的人大家根本分不出來,最後おそ松說:「一松你不是輸的要脫褲子了嗎,你還沒有履行吧,所以你最輸吧!」不講理的言論,但不想輪為おそ松的目標,只好都沒有良心的保持沉默

 

雖然一松想反駁什麼,但是一想到おそ松很有可能撲過來脫他褲子,於是還是認命的看向十四松,自己平時對十四松很好,感覺十四松還比おそ松更有良心,於是看向十四松問道:「那……十四松想要我做什麼…….」

 

「嗯…….」十四松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對於懲罰他也不是沒有概念,但是面前是他最喜歡的一松哥哥,所以他根本什麼都沒有多想就說:「我最喜歡

一松哥哥了,我想要一松哥哥抱抱我,還有長大後一松哥哥很久沒有親我了!」

 

聽到十四松的懲罰,おそ松忍不住想說這也太甜了吧,但是看到一松臉完全的脹紅了就覺得有趣,於是什麼都沒說就等著看好戲。

 

雖然說抱抱什麼也不是沒有,但都是十四松主動撲過來抱他的,他主動抱十四松這還是頭一次,雖然想拒絕掉,但是看到十四松期盼的眼神,最後一松還是慢慢的蹭到十四松身邊,最後抬起手將十四松擁住。

 

沒有穿衣服的身體,十四松可以清楚感覺到一松溫暖的體溫,十四松也抬手抱住一松,然後一松就依照十四松的期待輕輕的在他額頭上印上一個吻。

 

「喂喂,這算是懲罰嗎……?」トド松覺得這場面未免也太甜了吧

 

「嘛……算了!大贏家是十四松嘛,他開心就好。」おそ松雖然也覺得哪裡不對,但他已經放棄思考了,況且這場面沒什麼不好

 

「這樣實在太好了。」カラ松雙手環胸微笑著

 

看著眼前這溫馨的場面,チョロ松終於鬆口,然後チョロ松喊道:「這到底算什麼懲罰啊啊啊?!」

 

「不要在意這樣的細節嘛,櫻桃松!」おそ松依然微笑著說道

 

「不准再用那個稱呼叫我!」チョロ松忍不住又對おそ松大吼

 

一直鬧轟轟的兄弟們,最後終於在老媽的怒吼下結束這場毫無意義的鬧劇,至於一松和十四松,一松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穿好衣服,然後無視其他兄弟們的吵鬧盒十四松窩在一起逗貓咪玩,因此媽媽給他們兩人安分的獎賞是各一塊蛋糕,至於兄弟們羨慕忌妒恨後的報復則都是後話了。



评论(2)
热度(72)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