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活著的證明

OOC

CP微おそ松X一松,但其實算親情向


從手腕傳來的痛感,傳達著我還活著的訊息,每天都要這樣的確認著自己依然活著的證明,當發現時手腕和手臂上已經有數不清的傷疤,然而依然每天都是增加著。

 

“還不如死了算了……”一松心裡這樣對自己說著,無法成為耀眼的陽光,無法像其他人活的這麼輕鬆,有種自己消失也無所謂的感覺,想起這一點一松握緊手中的刀又往手臂上劃了一刀,殷紅的液體從傷痕中流出滴落在洗手台裡,痛感從手腕上蔓延開了卻讓一松不自覺的安心下來。

至少能確定,今天的我並沒有消失……

 

 

 

這樣的日子持續不知道多久,おそ松發現他們家的四男不在跟他們去大澡堂洗澡,雖然也可能是天冷不想出門,但是一松這樣的還是很不正常,於是おそ松忍不住問了一松:”吶,一松,有煩惱的話可以跟哥哥說喔!”說著還對他豎起大拇指,回應他的是鄙視的眼神

 

果然很奇怪啊,一松…….

おそ松在塌塌米上滾來滾去的想著,チョロ松煩悶的將他推得離自己遠點,一松雙手抱膝,但是樣子有一種很奇怪的不自然,哪裡怪怪的呢…….おそ松認真的觀察思考著

 

啊啊!果然不能放任他吧……おそ松像是看出什麼似的無奈的搔搔頭

 

當天晚上…….

 

“一松,我進來囉!”原本應該跟其他兄弟一起出門去澡堂的おそ松的聲音傳進一松耳裡,一松聽了愣了一下,要穿上衣服已經不可能了,於是只好下意識把手藏到背後,隨後おそ松便拉開浴室的門

 

熱氣蒸騰的浴室有種朦朧的感覺,おそ松拉開門時一松面對他雙手藏在身後,果然啊…….

 

“一松,好久沒有一起洗澡了,有沒有想哥哥啊?”おそ松走到一松身邊後一手搭到他肩膀上,然而一松沒有揮開他的手,原來是在手上嗎……不如說果然是在手上嗎…….

 

おそ松看了一眼一松的表情,然後故意伸手直接去抓一松的手,果然一松下意識的躲開,然後兇惡的吼道:”出去!”

然而這樣的威脅對おそ松來說根本不算什麼,而且更加用力的一把將一松的手抽出來,當おそ松看到一松手上的傷也愣住了,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傷痕,有新傷有舊傷,不管是刀傷、刺傷都是嚴重得很難快速癒合的傷口,沒想到已經嚴重成這樣了嗎?

 

“一松你……”おそ松想說什麼,但是看到一松咬緊下唇陰鬱的眼神卻帶著不安

 

“為什麼要傷害自己呢?” おそ松雖然覺得不該問,但是還是忍不住問一松,一松什麼也沒說,但是用力的想抽回手卻被おそ松緊緊的扣住一副你不說我就不會放手的表情看著他

 

“……我……還不如死了算了…….”一直以來隱藏在腦海中的想法脫口而出,寂靜的浴室裡迴盪著這句話

 

“那你為什麼沒有死呢?”おそ松不但沒有安慰和鼓勵,反而順著一松的話問下去,一松聽到おそ松的話眼神暗了暗說道:”但是會被忘記吧……這樣好可怕……但是活著仍被遺忘好討厭…….”或許因為沒有其他兄弟在場,一松可以這樣說出自己隱藏於心裡的真心話

 

自殘的原因是什麼,因為痛可以讓一松覺得自己還活著,自己還是大家的兄弟,自己還是人……

 

“如果說這是你自殘的原因,你還是住手吧,不然哥哥我可不知道會幹出什麼事喔!” おそ松說著臉上也掛著一如往常的微笑,一松愣住看向おそ松,而おそ松只是淡淡的說道:”也許你誤會什麼了,但是大家可都是關心著你的喔,你沒發現吧,這幾天就連十四松都很煩躁呢!”

 

曾經おそ松經過在揮棒練習的十四松所在的球場時,看到十四松躺在草地上並沒有在練習,於是便靠過去問他怎麼了,得到他的答案是一松哥哥最近怪怪的,他很擔心。

就連トド松也說一松哥哥感覺都獨來獨往的,雖然本來就是這樣,但是眼神讓人覺得好孤單。

至於カラ松和チョロ松都用他們的方法在關心一松,但是卻都被一松給拒絕了。

 

おそ松看著一松陰鬱的眼神,心裡也不是很好受,於是走上前去,一把將一松抱住說道:”如果你想找你存在的意義的話,可以選擇愛我們啊!”

 

一松聽到驚訝的睜大雙眼,おそ松從來不會說出這樣的話,或許同樣的立場おそ松也有不少想說卻無法開口的話想傳達給他們吧,既然一松對他坦白,おそ松覺得說出來也無所謂了。

 

“要是做不到,那……你可以先從喜歡我開始喔。”おそ松放開一松雙手搭著他的肩膀對著一松微笑

 

看著おそ松的笑容,一松唇角微微鬆動卻沒有答覆他,一直以來為了感受自己是活著的痛和傷痕,以及おそ松要他的轉變一松也感到很不安,看到一松這個樣子,おそ松說道:”別擔心,就算別人沒發現,我一定會注意到的喔,一松你就在我們身邊。”

聽到おそ松的話,一松也看向他,看到おそ松的微笑一松不知道為什麼感覺有點安心下來,原來……這就是活著的證明嗎…….

一松想起曾經聽說過,活著的人要是沒有心沒有靈魂沒有情感根本不等於是個活著的人…….愛也算是一個情感吧!

 

“那來幫哥哥搓背吧!”おそ松說著逕自坐了下來像是剛才的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但是做了二十多的兄弟一松也知道おそ松就是這樣顧坐鎮定但心裡幅度或許還是兄弟之間最大的那個,不然也不會主動來找他問清楚

 

“謝謝你,おそ松哥哥。”一松小小聲的道謝,安靜的浴室裡迴盪著搓背的聲音和一松小小聲的道謝

 

在兩人都看不到對方的背後,都露出淺淺的微笑。

 


评论(1)
热度(42)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