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愛情的妖精

OOC

CP:PAKA


想得到人類的愛的妖精,來到人的身旁問道『請問你可以愛我嗎?』

 

教導著孩子要愛自己的親朋好友,然而這世界上本來就沒有永遠的愛情,曾經愛得轟轟烈烈的死去活來的,一旦沒有了愛還不是可以輕易的一拍兩散,因此一松決定他絕對不會說,作為戀人可能會分開那還不如做兄弟至少可以待在你身邊。

 

看著坐在桌子旁認真的看著賭馬報紙的おそ松,一松抿著唇說不出口不該說出口,對於自己的兄長抱有這樣感情的自己像個傻瓜一樣,況且おそ松對自己的感情大概就是眾多弟弟之一這樣微不足道的親情吧

 

怯懦的自己,一松一直都不是一個強大的人,對於愛戀的需求一松一直都是懼怕的,然而一旦喜歡上了卻無法自拔。

 

會喜歡上おそ松大概是曾經おそ松一句”我可是你的哥哥,怎麼可能不關心你呢!”又或者是”我們長得都一樣,所以一松你要是笑起來一定也很好看的。”

曾經感到孤單寂寞時,抬頭看到總是那抹耀眼的紅色,像是充滿熱度的烈焰一般的燙人卻又忍不住想靠近尋求溫暖

 

「一松,你怎麼啦,從剛剛就一直盯著我看?」おそ松帶著玩味的笑容看向一松,一松這時才發現自己已經看著おそ松出神

想辯駁但是這不算寬敞的起居室裡只有自己和おそ松,貓咪不知道何時已經跑走了,其他兄弟都不在,根本沒有給他可以辯駁的藉口

 

「怎麼啦,覺得孤單想要哥哥陪你嗎?」おそ松沒有收斂笑意直接走到一松身邊蹲下身看著他的雙眼,一松沒有說話想移開雙眼,但是おそ松抓著他雙肩說道:「需要哥哥來安慰你嗎?」說著唇也慢慢靠了過去

 

又來了嗎?明明是兄弟,雙方都沒有擢破這一層薄弱的紙窗,做著溫柔的吻熱情的擁抱,然而這樣關係卻有著名為”兄弟”的枷鎖,每當想說出喜歡你時,總是會被你制止,對!你就是這麼的狡猾。

 

「一松,你還好吧?」看著一場歡愉後靠在自己身上的四男,おそ松微笑著問他

 

「おそ松,這樣的關係,結束吧……」與其讓おそ松這樣狡猾的對待這樣的關係,一松雖然很不捨但還是決定結束吧,如果說你一直以兄弟的名義束縛這樣的關係,那麼還是結束吧

 

おそ松聽到一松的話也愣了一下,他從來沒想到一松會這樣跟他說,おそ松知道一松是喜歡自己的,但是おそ松卻一直沒有面對一松的感情,這樣模稜兩可的關係,おそ松知道是自己的自私,然而現在一松說要結束,おそ松心裡的失落感又是怎麼回事……

 

「一松,你是……認真的嗎?」おそ松不知道為什麼他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不該是這樣的,應該有更好的解決方法……有什麼辦法可以挽回,一直以來頭腦轉的最快的松野家長男卻因為四男的一句話亂了方寸

 

「…….嗯。」一松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但是心裡很不甘心,明明是自己決定要結束的關係,現在又為什麼會淚流不止呢

而おそ松也看到一松的狀況,伸手想撫去一松臉上的淚水卻被一松一掌拍開,這樣強烈的拒絕沒有轉圜的餘地,沒有這樣堅定拒絕過おそ松的一松,おそ松還是第一是見到,一直以來逆來順受的相處模式是一松對他的放縱,不知不覺被他以為理所當然,這樣對一松來說是不是極大的殘忍…….

 

「一松……」看一松堅決的態度,最後おそ松還是轉身離開了起居室

 

或許一松只是心情不好吧,おそ松現在才知道那時他的想法多天真。

 

 

 

 

 

 

 

 

 

 

 

 

 

 

 

 

 

 

 

 

想得到人類的愛的妖精,卻沒有如願,沒有人愛的妖精,最後的結局只有消失於世,不會留存在任何人心裡

 

那一天後一松明顯疏遠他,等おそ松發現事情的嚴重性時,一松已經不知所蹤了,其他兄弟淡定如常只有おそ松心裡焦躁難耐,曾經問過兄弟們豆丁太、嫌味、豆豆子、大褲叉博士這些跟一松有接觸的人,但是沒有人知道一松去了哪裡,おそ松心裡焦躁不安。

 

曾經在童話故事裡關於渴望愛情妖精這騙小孩的故事不知道為什麼在おそ松腦海裡漫延開來,然而現在一松有如故事書的內容一樣消失不見,這讓おそ松心裡的不安加劇,原來自己一直都是如此的不了解一松嗎?

什麼我是長男,什麼我是你的兄長,但我卻在你最需要撫慰的時候找不到你,這可笑至極的關心像個傻瓜一樣

原來在不知不覺的時候,我也已經陷進去無法自拔了嗎?

 

おそ松自嘲的在下著細雨的河邊小道上無奈的笑了笑。

就在這時他看到橋墩之下有一抹熟悉的身影,おそ松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但還是拔腿就往那個方向跑去,果然在橋墩下看到那抹熟悉的紫色身影,此時正摸著小貓笑容一如往常的溫和。

 

「一松!」おそ松朝著一松大叫的同時已經伸出雙手將一松擁入懷中,不能再讓他跑走了,不能再讓他消失了

 

一松也嚇了一跳,但是當看到是おそ松表情明顯轉為驚慌,下意識的是掙脫

小貓因為他們的拉扯嚇得跑走了,おそ松自然不會讓一松逃走,最後一直掙不開一松索性放棄掙扎

 

「一松,這幾天為什麼你都不回家呢?」おそ松看一松安分下來才開口詢問

 

「……為什麼要來找我?」一松沒有回答,反而反問おそ松

 

雙方這樣僵持著,最後是おそ松先開口說道:「對不起……」

感受到一松身體明顯一僵

 

「我早該回應你了,對不起讓你這麼難過,但是……其實我也很擔心很害怕,可是就算如此我還是喜歡你,我明明知道你也喜歡我的,我卻一直忽視讓你受傷,是我錯了。」從來不低頭認錯おそ松第一次跟一松低聲下氣的說著,一松沒有答話頭埋在おそ松的頸上,但是濕潤的觸感,おそ松想或許是雨水但更可能是一松在哭吧……

 

「一松……」おそ松稍微將兩人拉開一點距離,看到一松濕潤有點紅的眸子,這幾天或許都是露宿街頭身上的衣服都有點髒,頭髮也是亂七八糟的,眼睛還帶著很淡的黑眼圈

 

「混蛋……你不要在那裡自說自話了。」一松抬起一拳揮向おそ松,但是也許虛弱的身體一松這一拳一點殺傷力都沒有,輕輕抵著おそ松的胸口,一松頭靠在おそ松肩上說道:「我好不容意下定決心了,你為什麼要來,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

 

聽到一松的話おそ松心裡突然刺痛一下,然後輕聲說道:「對不起,但是……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嗎?」おそ松說著雙手捧起一松的頭在他的額頭上印了一個吻

 

明明就知道根本拒絕不了,明明知道自己根本沒有拒絕的想法,果然……おそ松真的好狡猾…….

 

看一松沒有拒絕,おそ松也知道自己有挽回的餘地,於是從一松額頭的吻慢慢往下延伸到一松的唇上,柔軟的薄唇上細密的親吻慢慢加深,不知道誰先開始,舌與舌的碰觸纏繞,一松的氣息也只開始不穩了,兩人互相交換著彼此的氣息,情慾的味道漫延在兩人之間,熱情的擁吻在兩人都滿足後才慢慢的分離,兩舌之間牽起淫迷的銀絲,在空中依依不捨的斷開。

 

雖然氣氛很好,但是現在一松的體力上不行,於是在親吻一松鎖骨時看一松沒有精神的回應他後決定先放棄,但是依然霸道的在鎖骨上留下清晰的印記。

 

之後一松靠在おそ松的肩上睡了過去,再次醒來時是聽到おそ松說著:「啊!雨停了。」然後發現一松醒來對他微微一笑,一松才發現自己身上披著おそ松紅色的外衣,明明是寒冷的冬季,おそ松還把外衣給他自己只穿著短袖的T-shit

 

「一松,我們回家吧。」おそ松看一松坐起來後伸了個懶腰率先站了起來,然後將手伸到一松眼前露出溫柔的微笑

 

一松看到おそ松的笑容微微愣了一下,最後伸手搭上おそ松的手,唇角勾起不明顯的弧度回了聲:「嗯。」

 

雖然成功的帶一松回家了,但是代價是兩人雙雙感冒被隔離,然後其他兄弟一點都不想知道被隔離的病人在黑漆漆的房間裡不好好睡覺幹了會出汗的運動都是後話。


评论
热度(68)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