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松(片段)

無頭無尾

CP:可能算是一松→空松

有機會想寫下去


我知道我不是一個聖潔的人,再把自己性命賣給死神的那一天起,一松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回到那個人身邊,死神代表著什麼,死亡、結束沒有更多了,但是為了讓他活的更久,一心一意奉獻給神的那個人,一松覺得這個交易或許很划算。

 

「之前就覺得你很有趣,明明不相信有神卻留在那破教堂當修女,明明知道這樣自己可能再也見不到他,卻還是跟死神作了交易,既然這樣,當初你加入惡魔不就可以了嗎?」おそ松的聲音出現在一松身後

 

一松毫不猶豫的拔出綁在大腿上槍匣裡的槍,回身對著おそ松就開了槍,槍聲在無人的巷弄內響起,おそ松驚險的躲過一松發射的子彈餘悸猶存的說道:「還是這樣不歡迎我嗎?」

 

「沒有修女會歡迎惡魔的道理。」一松的槍沒有收起來,而是單手持槍指向おそ松像是再跟那說下一發不會落空

 

「哈哈,都跟死神做了交易了,竟然還說自己是修女,真的是......」おそ松話還沒說完,就連續三聲槍響,於是おそ松狼狽的躲開,別鬧了,那可是驅魔槍被打中可一點都不好玩

 

「幹嘛這麼生氣呢,算了!反正我本來就是旁觀者嘛!」おそ松說完展開背後屬於惡魔擁有有如蝙蝠般的翅膀,然後向一松送了一枚飛吻不等一松開槍就飛走了

 

おそ松離開後一松才把槍收回槍匣中,但是他知道的おそ松沒有說錯,他為了那個人跟死神做了交易內容是『只要能讓カラ松活下去,那麼用我的一生來抵カラ松不幸吧。』

 

無法讓カラ松永生,但至少讓他安寧,在一松第一次看到カラ松被惡魔重傷吐血後一直很難受,カラ松說他沒事,但是一松一直很擔心他,那時他才知道人們的渺小,並且一松從那刻起不再相信神,神啊......求你讓カラ松好起來,一次次的祈禱卻像是落入水中的石子,並且沒有激起一點漣漪......

 

盼到的是一個身穿黑袍手持鐮刀的男子,一松知道カラ松時日不多了,於是他與死神作了交易.......卻許自己只能再活了幾天,但是一松知道自己的生命在倒數,カラ松能活下去沒有痛苦實在太好了!

 

當天一松沒有回到教堂,第二天カラ松著急的出來找他,但是依然無果,第三天カラ松依然尋找著一松,但是一下落不明,最後有個名叫おそ松的男人告訴他,一松他已經死了喔!

 

カラ松驚訝的看著おそ松認真的說一松不能可會死,然後おそ松嗤笑道:「為什麼你認為一松不會死,或是說........」

 

おそ松頓了頓接著說道:「你其實知道的吧,一松已經不在了。」

 

カラ松手緊握著十字架微微發抖,一松死了不可能......因為.......死的人應該是他啊........

カラ松知道自己是在數著日子過生活的,曾經拍著一松的頭說倒是自己真的撐不過去,那麼這裡就要交給你還守護了,那時一松氣的扯著他的領子吼道:「你閉嘴,你絕對不會有事的!」

 

但是カラ松知道,他曾經聽到一松親口說不相信有神卻在自己受重傷後沒日沒夜的跪在教堂裡祈禱著,但是カラ松也知道,神不可能回應他的,因為.......神不會回應任何人的祈禱,カラ松明白這一點,所以他才會肆無忌憚的霸佔著神父的位置。

 

記憶的回流,最後おそ松說一松的屍體你也別去找的,一松用自己的寧魂加軀殼讓你可以健康的活下去,雖然沒有一定要你回應他,但是至少......這算是一松的疑願吧。

 

おそ松搖搖頭他知道的,對一松來說,他是愛著這位カラ松神父,然而這神父卻是沒有”心”的.......

 

嘛......比起神父更像是惡魔對吧,畢竟我也不懂什麼是愛啊........おそ松雙手插在口袋裡仰頭看天無奈的微笑

「你不在了,還真有點寂寞呢。」おそ松這樣說著



评论
热度(32)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