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馬戲團之一

馬戲團paro

OOC

無CP曖昧有

可能會更新



馬戲團是個充滿歡樂的地方,讓客人帶著笑容離開的地方,你不覺得很棒嗎?

夕陽的餘輝下,那張與自己過分相似的臉孔帶著愉快又充滿自信的笑容,彷彿永遠都印照在一松的腦海裡。

 

城鎮鄉里都可以聽到愉快的音符組成的快樂頌,這是松野馬戲團來到一個地方時一定會演奏的曲子,據說是由松野家三男來演奏的,其實松野馬戲團也算小有名氣,雖然他們的表演也很奪目,但更意外的是他們六兄弟長得一模一樣。

 

馬戲團到達的當天就引起大家的關注,宣傳單在一天之內就發送完畢。

此時的酒館.......

 

"啊!一路奔波果然喝杯啤酒是最棒的!"長男おそ松滿足的放下啤酒杯舒爽的嘆了口氣

 

"喂,你可別喝多了,不要忘了上一個城市你喝醉了隔天宿醉,害得我必須代替你的位置!"チョロ松看到おそ松又不節制的喝酒,於是忍不住抱怨

 

"不用擔心my brother,這次表演時間在周末,一定有不少カラ松girls在等著我出色又完美的表演。"カラ松說著自以為帥氣的帶上墨鏡

 

"好痛喔,カラ松哥哥。"坐在他旁邊的トド松頭抬也不抬的繼續擺弄他的手機

 

"咦?"雖然早習慣這無情的反應,但是カラ松還是發出意味不明的驚疑聲

 

“我來了!”屬於十四松充滿朝氣的聲音在酒館門口就可以聽到了

 

“十四松你回來啦,一松呢?” チョロ松發現猜拳輸了一起去發傳單的四男並沒有跟十四松一起回來

 

“一松哥哥跟新朋友去玩了。”十四松的大嗓門有增無減的回答チョロ松的疑問

 

大家聽到也就沒有多問,反正松野家裡的人都知道,他們家四男一松可是有名的貓控,但也因為一松跟貓科動物都處得很好,因此他們馬戲團裡的老虎也相當聽一松的話,雖然不能說其他動物一松就訓練的不好,但是最完美的還是老虎。

 

“說起來新節目你的排練的怎麼樣了?” おそ松終於像是想到正事一般問道

 

“你這個混蛋長男,你才是團長吧,為什麼你會不知道啊,我又不是你的秘書!”チョロ松相當不滿的大聲抱怨

 

“沒問題的,我跟十四松哥哥排練很多次了,這周末絕對沒問題。” トド松微笑著說道,像是在告訴おそ松一切交給他們就沒問題一樣

 

得到トド松的保證後,おそ松也就不關心這件事了,就算チョロ松不放心,但是おそ松說就他不要窮操心了,於是也只好放棄追問的念頭。

 

最後因為チョロ松極力的阻止下,おそ松也沒有喝到盡興就離開酒館,不過還是買了點酒和下酒菜回去,回到臨時搭建的帳篷時發現一松蹲在帳篷外逗貓,臉上掛著少見的微笑,但是當他發現兄弟們回來後馬上收起微笑,有些彆扭又不自然的看著他們。

 

“呦!一松有好好顧家嗎,哥哥給你帶晚餐喔。”おそ松完全不在意一松的冷漠,揚起手中的袋子給一松看,收到的卻是一松的白眼

 

也是,雖然一松是馴獸師,但是把馬戲團所有動物給他照顧管理和飼育確實很過分,況且おそ松還一點歉意也沒有,當然也沒打算要幫忙。

 

最後おそ松發現一松不爽並不是因為什麼工作都丟給他,而是他們出門時把鑰匙帶走了,因此想照顧動物卻無法打開鐵籠的一松很不滿,雖然沒有馴獸師會開籠子餵食,但是一松一直以來都和動物玩在一起的,所以有時餵食就會把他最好的朋友放出來玩。

 

“啊哈哈,’抱歉抱歉。”おそ松毫無誠意的將鑰匙交給一松,但一松完全無視他就走進帳棚裡

 

“my brother,這次我也準備了新項目喔!” カラ松獻寶一樣帶上墨鏡,從口袋裡拿出一顆天藍色的球

 

“カラ松終於要和櫻桃松一起雜耍了嗎,哥哥我可不同意,馬戲團的魔術師不變魔術會被丟垃圾的。”おそ松稍稍看了カラ松手中的球一臉無所謂的回答

 

“混蛋長男,你說誰是櫻桃松啊!”擔任雜耍的チョロ松生氣的朝おそ松吼道

 

“咦?不是雜耍是……”カラ松想解釋他的新項目卻被兄弟們無視,倒是十四松說:”我去找一松哥哥!”就拎著袋子跑進帳篷了

 

十四松到帳篷裡時一松正摸著老虎的下顎,老虎舒服的閉上雙眼但是在十四松進來的瞬間便睜開眼睛一臉警界的看的十四松,對於十四松一直都是寵溺縱容的一松也只是安撫一下老虎便一臉疑惑的看向十四松。

 

“一松哥哥,你的晚餐!”有一松在十四松也不太畏懼,於是馬上跑到一松身邊將袋子塞到一松手上

 

 

之後吃晚飯時十四松又自顧自說著跟馬戲團毫無關係的話題,突然一松問道:”聽說你這次要跟トド松表演新項目,是雙人的空中飛人嗎?”

 

“是啊!”十四松笑得一臉燦爛,但是一松卻皺起眉頭,每當說起空中飛人就會勾起那時的回憶,那種失重感,那種驚嚇帶來的傷害、痛苦和焦急……為什麼おそ松會縱容這樣的項目存在,那次的教訓還不夠嗎,或者是說為什麼又是十四松……

 

想到這裡一松不禁抿住下唇,十四松看到一松的反應也知道他想到那時的事情,於是伸手抱住一松說道:”沒問題的一松哥哥,我和トッティ已經排練過很多次了,這次那樣的事情不會再發生了!”

 

“嗯……”一松勉為其難的點點頭

 

 

記得在那年冬天,那時馬戲團成立也才短短一年而已,擔任空中飛人的是十四松和トド松,那天一松記得下著大雪,可能也是因為下雪天手指僵硬,十四松那時從空中盪過時沒有握到空中鞦韆得拉桿從高空中摔下來,雖然有軟墊但還是受了傷,那時最緊張的就是一松,大家都慌了手腳,十四松的搭擋トド松也緊張得哭了起來,要不是おそ松冷靜處理,不然後果一松想都不敢想。

 

十四松因此沒有再做空中飛人而改成當小丑,但是這次不知道為什麼十四松主動說想再跟トド松合作在讓他表演一次空中飛人,而おそ松也無所謂的答應了,但是因為對十四松來說這次空中飛人也是最後一次,因此おそ松把他安排在最後一天當壓軸,所以十四松排練得相當認真,雖然對高空還是有點心理障礙,但是一松看得出來十四松是真的想克服,所以也一直沒說什麼,或許真正有心理障礙的人是自己吧……一松這樣想著

 

後來表演當天,一松還是心神不寧,看到十四松和トド松一黃一粉紅色的服裝,一松還是有點擔心,但是正好到他的表演,一松只好收回視線帶著老虎來到台上,這次的項目跟平時一樣沒有什麼不同,從踩球開始,但是因為一松心不在焉的關係,老虎跳火圈的項目一松沒注意好,手被火圈給燙傷,因此一松的表演提前結束,おそ松畢竟經驗老道,於是馬上說些什麼話緩解尷尬的氣氛,チョロ松眼明手快的拉著一松去治療,雖然沒什麼大礙,但還是被おそ松強制休息,原因是要是一松心不在焉之後表演還是會有可能受傷,那還不如先不要上台。

 

之後幾天一松的表演無法進行,最後終於到了馬戲團表演的最後一天,因為負傷被おそ松安排去坐觀眾席……

 

終於到達最後一個項目,一松看到トド松和十四松分別站在兩旁高台上,隨著空中鞦韆的擺動一松也跟著心動加快,十四松那時跌落的畫面一松一輩子都忘不掉,兩人的表演到中間就是十四松那次摔落的部分,當トド松抓著十四松雙腿十四松要抓住晃過來鞦韆的地方,一松秉住呼吸認真的看著十四松的身影,當他看到十四松成功抓到空中鞦韆時他比誰都還要激動。

 

看到十四松終於克服這個困難一松相當高興,想到自己杞人憂天還搞砸自己的表演都感到愧疚,但是看到トド松和十四松完美的表演一松卻很欣慰,十四松已經擺脫在他剛開始排練失敗對高空的陰影。

 

在表演結束時,每個觀眾都站起來鼓掌歡呼,一松像是被這樣的氣氛軒染一樣的也跟著鼓掌起來,就在這時十四松露出燦爛的笑容朝著觀眾席喊道:”謝謝一松哥哥,是你給我的鼓勵我才決定要表演空中飛人喔!”

 

一松聽了一愣,然後想起在十四松受傷沮喪時自己也是一直鼓勵他,也想讓他克服而帶他爬到屋頂上去看星星,還說著如果是十四松一定辦的到這樣的話。

一松沒有說話,但是展開溫和的微笑。

 

事後一松才知道原來おそ松一直都知道一松鼓勵十四松的事情,所以在十四松說想表演空中飛人才二話不說的同意了,但這都是後話了。


後記

馬戲團paro,項目位置文章裡之後會提到(如果我更新的話),歡迎大家自己猜(滾),其實我要說的是我對馬戲團也不了解(真的),所以BUG很多抱歉......

评论
热度(39)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