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馬戲團之二

馬戲團paro

OOC

無CP曖昧有

可能會更新


“其實我一直有個疑問……”這一天例行的表演結束後大家買酒回來慶祝,突然チョロ松開口發問

 

“擼松又有什麼疑問?”おそ松漫不經心的說道

 

“混蛋長男,擼松又是誰啊?!” チョロ松忍不住對著おそ松怒吼,隨後才說道:”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おそ松哥哥會想要開馬戲團呢,明明選擇很多啊。”

 

“這個啊……”おそ松隨意的往後靠說道:”好玩吧……”

 

“你騙誰啊!” チョロ松忍不住咆哮,畢竟有誰為了好玩還特地去學一些雜耍技能啊

 

一松默默的喝了一口果汁發現おそ松趁大家沒注意到時朝他眨眨眼,於是嘆了一口氣朝他點頭

 

也是……知道おそ松要開馬戲團大概也只有一松知道原因了……

 

事情總是發生的很突然,沒有人可以預測的未來,他們六兄弟生命裡最重要的兩個人無預警的永遠離他們而去,唯獨留下一筆不小的財產及這棟房子,一直吵吵鬧鬧的松野家也陷入沉默,比死還難受的沉默,末子トド松和五男十四松早就窩在一起哭了起來,次男カラ松平時雖然常常被一松罵到含淚,但是也許因為自己是兄長的關係,他也是強忍住他的淚水,チョロ松別過頭沒有讓弟弟們看到他哭泣的表情,但是肩膀因為哭泣微微抖動……

 

一松看著兄弟們難過的樣子,手裡依然緊緊抱著貓咪,一松雖然沒有哭但是眼神卻像是失了靈魂般空洞,或許最不能接受事實的人就是他吧,哭出來或許還可以宣洩出來,但是一松覺得自己完全哭不出來,並不是他多堅強,而是他選擇了逃避。

 

但是在這悲傷的氣氛中,唯獨那個人不一樣,屬於長男該有的沉著穩重,這樣的おそ松是一松從未見過的,一松看到他拍了拍カラ松和チョロ松的肩膀安慰他們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感覺似乎可以從極大的悲傷裡找到救贖,這樣的兄長、可靠兄長既陌生又溫柔。

 

“一松,你知道嗎,聽說去世的人會化為天空上的星星呢。”守靈之夜是他和おそ松一起的,原本沉默不語的兩人,おそ松突然看著窗外這樣說著

 

“……”一松沒有答話而是看向窗外

 

“做為長男要是讓爸爸媽媽看到弟弟們哭喪著臉的樣子感覺也太失職了嘛……”おそ松說著伸手摸摸一松的頭接著說:”但是難過跟哥哥哭訴可是弟弟們的權利你說對吧?”不知道是自言自語還是說給自己聽有如打氣一樣的話語

 

看著おそ松的微笑,明明是開朗的笑顏,一松不由得感到鼻酸,最終還是小小聲的哭了出來,此時在最可靠的兄長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而期間おそ松野只是一直摸著他的頭安慰著他

 

等一松稍微平靜下來時,おそ松拍拍他的肩膀,隨後看著窗外,但一松覺得他看的地方更加遙遠,最後おそ松對一松微笑著說道:”我去外面抽根菸。”

 

一松點點頭,おそ松便朝屋外走去,什麼嘛表現的多堅強多可靠,是長男又怎麼樣,明明一樣大都是父母最疼愛的孩子,誰說長男沒有傷心難過的權利,這樣比哭還難看的微笑根本就沒有說服力

 

一松雖然知道幫不上忙,但是還是偷偷跟上去,他看到おそ松坐在庭院旁陽台的地方,手中的菸已經點燃,おそ松深深吸了一口菸後一松聽到他輕聲說著:”真糟糕,煙都把眼淚熏出來了。”隨後便看到おそ松用手遮住眼睛但是藉由微弱的燈光看到他那個可稱為難過的背影。

 

一松默默的離開沒有讓おそ松發現,是的!為他再多保留長男自尊吧……

 

 

過了不知道多久おそ松回來了,一松假裝不經意的問道:”真久?

 

“我順便去了趟廁所啊。”おそ松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的回道,而一松也假裝沒發現他微微發紅的雙眼,就當是彼此的祕密吧……一松這樣想著

 

在父母的後事辦的差不多後チョロ松提議要大家都去找工作,雖然父母親去世的心理壓力還很大,但是確實也該正視這個問題,但是唯獨おそ松不見蹤影。

 

當天去採買的人是一松,在餵完流浪貓後便走在往家裡的道路上,此時突然有人從他身勾住一松的脖子,一松看過去發現是おそ松。

 

“おそ松哥哥,你跑哪去了,チョロ松哥哥可是大發雷霆呢。”一松平淡的敘述著チョロ松爆跳如雷的事情

 

“身為長男的我當然是幫兄弟們找出路囉。”おそ松說著走到一松前面,隨後突然問道:”一松喜歡大家的笑容嗎?”

 

“哈?”一松不明所以

 

“我啊……很喜歡大家的笑容……”おそ松說著雙手插進他上衣的口袋裡,然後說道:”不僅我們自己快樂也想帶給其他人快樂。”おそ松說著看向一松微笑道:”一松你記得嗎,小的時候父母帶我去過的那個地方。”

 

一松聽到想到他們還小的時候父母們帶他們去的一個地方,熱鬧的棚子、歡笑的人們、刺激又緊張的表演……

 

“馬戲團是個充滿歡樂的地方,讓客人帶著笑容離開的地方,你不覺得很棒嗎?” おそ松沐浴著夕陽展開許久不見充滿自信的笑容

 

那樣的笑容已經好久不見了,一松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懷念的感覺,而且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也開始懷念兄弟們那無憂無慮的笑容,於是不知道是不是受到おそ松的影響,一松也認同的點點頭。

 

在之後一松不知道おそ松怎麼說服其他人的,而且更後來才知道おそ松用了父母留下來的錢打理這一切,等知道おそ松已經弄好馬戲團的事情時是收到おそ松讓他去學習當馴獸師的通知。

 

 

“一松,喂!”突然聽到チョロ松的聲音一松才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原來剛剛他作夢了嗎,不過好久沒有回憶以前的事情了呢……

 

“真是的,おそ松哥哥怎麼樣也不說當初為什麼要開馬戲團,我當初到底是想什麼才會答應他這瘋狂的決定。”チョロ松沒好氣的說道

 

一松爬起來看到醉得東倒西歪的大家,最後說道:”至少……現在大家都很開心。”

 

チョロ松聽了看向大家後也是無聲的同意一松的話。

決定開馬戲團是個不錯的決定吧,一松。這是第一次成功的表演後おそ松對一松說的話


评论
热度(23)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