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暫定標題:圓舞曲(1~3章)

CP:おそ一

OOC

預定長篇

背景全架空

 

(一)願不願意與我共舞呢?

 

一松很討厭おそ松,這是他來到法國後第一次這麼討厭一個人,一松家鄉在日本,遠渡重洋來到法國巴黎留學,以資優生的身分來到這裡起初也只有一點點的不適應,但是一年下來也算是接受了這裡的文化,但是入學以來他最討厭的人就是おそ松。

 

おそ松是他的學長,成績優異、頭腦也好,有著法日血統的混血兒長相自然也相當奪目,身體運動方面也很在行,就連音樂上也同時會許多樂器,可說是十項全能,這世界上不可多得的天才,而且更令人羨慕的是他還是某大企業的大少爺。

 

但是令一松不滿的是おそ松雖然很聰明是個天才,但是異性緣也相當好,所以常常也為了女孩子沒有來上學,但這些一松都無所謂,最令他憤怒的是前陣子學校辦了個智力比賽,獲勝的人不只可以代表學校去參加世界比賽還有一筆豐厚的獎金,因此一松以比賽第一名向おそ松挑戰,那時おそ松確實也答應他了,雖然感覺並沒有放在心上。

 

但是比賽當天一松卻不戰而勝,原因就是おそ松當天說為了陪女孩子出去玩所以缺席了,這樣的理由一松完全不能接受,這樣比比賽輸給他更讓一松感到屈辱!

 

 

 

一松經過網球場時,看到網球場裡おそ松打網球的姿態,笑容爽朗的有如太陽一樣,但是一松卻厭惡的別開臉,真的是狹路相逢,明明校園這麼大,一松卻常常碰到他。

 

“呦,一松!” おそ松看到一松也不管對面的對手,還是抬起手朝著一松揮手,同時還朝他走過來

 

“おそ松『前輩』……”雖然很想假裝沒看到,但是おそ松都喊他了,要是故意無視就太沒有禮貌了,於是還是停下腳步看向他,但是喊前輩時還是故意加重音讓他知道自己的不滿

 

“真意外,一松認識我?” おそ松顧作驚訝的說著,但是一松卻忍不住在心裡抱怨,當然知道啊你不只是學校風雲人物,我還挑戰過你啊,果然對你來說我就是眾多對手之一,不!可能對手都稱不上吧……

 

想到這裡一松就很生氣,於是說道:”教授找我呢,我先走了,再見。”語畢不等おそ松答話就跑走了

 

“おそ松他是誰啊?”剛剛跟おそ松打球的同學走到おそ松身旁問道

 

“哈哈,沒什麼,只是一個可愛的後輩而已。”看著一松怒氣沖沖的背影就覺得心情極好,おそ松的同學看他這樣高興的樣子忍不住嘆口氣,真是惡趣味啊……



一松來到教授的研究室後抬起手輕輕的敲了幾下,直到教授說請進一松才拉開門並說道打擾了,進去後便順便帶上門。

 

教授看到一松後微笑的跟他說:”一松啊,你這周末有空嗎?”

 

“啊,這個……”一松也是意外教授問他周末安排的用意,因此被問的措手不及,不過一松來這裡留學後雖然也不能說完全沒有朋友,但是交情真正好到周末約出去玩的也真的沒有,周末自然沒有安排行程,於是回答:”沒什麼事。”

 

教授聽了滿意的點點頭說道:”既然這樣,有沒有興趣隨我去參加宴會呢,因為收到的邀請函說可以帶一位同行者,一松你是我得意門生,想帶你去看看?”

 

“這個……我……”一松有些苦惱,他可沒有燕尾服或西裝之類的,教授也看出他的難處,於是笑著說:”禮服我可以幫你借,但是就是看你想不想去?”

 

一松聽了沉思一下,這位教授一直挺照顧他的,而且對他也相當好,宴會的話陪他去一下應該可以吧,反正也沒事,思及此,一松點點頭同意了,教授看一松答應了也很開心,拍拍他肩膀說很高興你可以跟我一起去。

 

但是一松不知道他即將參加的宴會卻改變了他的人生……

 

宴會前一天一松拿到一套黑色的燕尾服,剪裁的非常好也相當合身像是為他量身訂做一樣,但是一松沒有多想,抱著一種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於是隔天下午就搭著教授的車去會場。

 

宴會辦在一家五星級大飯店的舞廳,想畢租下舞廳的人一定很有錢吧,一松跟在教授身後環顧四周,金碧輝煌的走道,前面有一位漂亮可人端莊有禮的服務生,牆上都是精美的浮雕或是看起來價值連城的掛畫,對於畫畫相當有研究的一松雖然看得出非真跡,但也是仿得相當巧妙,要不是他對畫很有研究,絕對看不出端倪。

 

到達會場後屋頂有一個巨大的水晶吊燈,橙黃色的燈光把會場照的燈火通明,會場兩側就是自助式沙拉吧,還有高級的現場現切牛排,各式各樣的高級享受,這讓一松覺得自己格格不入,於是當教授拿著酒杯不知道去跟那一個學者攀談時,一松已經捧的香檳縮到角落去了。

 

這樣得氣氛一松相當不適應,於是便打算去陽台透透氣,就在一松剛想去外面時,突然會場傳來驚呼聲,一松好奇的看過去發現是おそ松!

 

他身穿著純白色的燕尾服,腳踏著潔白的皮鞋,身旁還有一位美麗的女性穿著低胸粉紅色的禮服,這位女性一松也認識,他是跟おそ松同系的一位學姊,說起來他跟おそ松傳了不少瑤言呢,這樣看來他們關係是坐實了吧……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一松多心了,他感覺剛剛おそ松似乎往他這方面看了一眼,而且感覺他和おそ松對到眼了吧,可是這裡人滿為患,應該只是正好看向這個方向吧,況且一松一直站在角落,這樣更難被發現了。

 

後來おそ松走上舞台開始演講,一松這才知道原來這場宴會是おそ松辦的,演講內容無非就是讓大家盡情享受這宴會之類的,反正一松也沒有注意在聽,宴會什麼他完全沒有興趣,他只是單純陪教授來而已。

 

“一松,你過來一下。”就在おそ松走下講台後,教授朝一松招招手,當一松走到教授身旁時,他清楚看到おそ松朝他這方向看了一眼,然後看到一松後便露出微笑,一松馬上收回視線假裝沒有看到他,為什麼要對他微笑啊,況且以おそ松察言觀色的能力應該很清楚知道一松挺討厭他的啊。

 

一松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就在這時宴會響起優雅的鋼琴聲伴隨著小提琴的聲音,這時一松才突然想起來剛剛おそ松確實有說過等一下要辦舞會,可以請在場男士邀請一位女士一起共舞,會場中間的位置很快就空出來,看到一些男士開始找自己的女伴共舞,而最受到矚目的自然是おそ松。

 

一松完全沒有看他,而是把目光放在一位女士手裡拿著的貓咪袋子,熱愛貓咪的他其實身上也透著一種貓咪的氣息,一松曾經被教授說過他缺乏對人的信任感,但是一松都不當一回事。

 

每位女士都希望自己可以成為おそ松邀舞的對象,而おそ松則是帶著微笑掃了舞廳一圈,最後目光定在一個方向便走了過去。

 

當一松反應過來時發現大家都在看他,就連帶他來的教授也一臉驚訝的看著他,一松疑惑的看向四周,這時有一隻修長又漂亮的手帶著白色的手套出現在他眼前,一松循著手往上看就看到おそ松微笑著看著他說:”願不願意與我共舞呢,一松?”

 

一松愣住了,他發現大家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一松猶豫不決,雖然說他討厭おそ松,但是在這麼多人面前拒絕不只おそ松沒有面子自己也很尷尬,再三考慮後おそ松笑著說道:”要是不會跳舞也不用擔心,我可以教你,你配合我的步伐就好。”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おそ松這抹笑容一松有些失神,這抹笑容充滿柔情,一松覺得自己像是中了魔咒一樣的移不開目光,明明是最討厭的人為什麼一松此時覺得他意外的迷人,臉都有點發熱……

 

“……我踩到你的腳我可不管喔……”一松不知道為什麼他答應了,但他知道這跟面子無關,當一松搭上おそ松的手時,おそ松一把將他拉向自己,一松一個措手不及直接跌進他懷裡,おそ松原本就比一松高一些,因此おそ松一隻手直接搭上一松的腰,讓一松一隻手搭在他肩膀上,然後溫柔的說道:”那麼開始吧。”

 

(二)我們做朋友吧


一松感覺到來至周圍的目光,他相當不習慣也很不舒服,一直以來都小心翼翼的扮演著透明人,突然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一松難受的不知該如何是好,おそ松知道一松的尷尬,於是微笑著說道:”看著我就好,其他人都不要管,跳舞時只是看著自己的舞伴就好。”


一松聽了看向おそ松,おそ松的笑容一直都很溫和,就算自己對他的態度冷淡甚至有時爭鋒較勁,おそ松似乎都不生氣,但是一松覺得他是根本沒放在心上,おそ松確實是一個很好的人,一松其實都知道但是他就是不承認,不服輸的性格讓他對おそ松產生一種敵視心態,其實也不是多想贏過他,其實他只是想要一種爬上巔峰然後被認可的感覺,說白的就是想找到存在感而已。


在樂曲的伴奏中,おそ松帶著一松翩翩起舞,每一步都帶著一松,因此おそ松跳得不快,甚至配合著一松,就算是一松跳錯了他也能帶著他回到正軌,時不時也會語言上的提醒他,與其說教他跳舞還不如說是兩人之間的配合下,就算跳壞了這支舞也會相當有看頭。


“一松,其實舞蹈不難,難就難在人們在意的面子上,要是不怕被人家看笑話,其實真得不算什麼。”似乎注意到一松跳錯拍子時那窘迫的樣子,甚至尷尬的臉都紅了,於是おそ松低聲的安撫他,聲音也只足以讓兩人聽見


一松驚訝的看向おそ松,而おそ松接著露出溫柔的笑容:”況且不是還有我嗎,你只要相信我就好。”由橙黃色的燈光灑落下來,おそ松的笑容變得很顯眼燦爛,一松覺得自己甚至移不開目光。


其實おそ松也沒有這麼討厭……

一松心裡突然有這樣的感覺。


一曲完畢,おそ松摸摸一松的頭說道:”你跳的很好喔。”就像是在稱讚孩子一樣,但是一松卻不感到生氣,反而有點留念おそ松手撫摸他頭頂的觸感,很溫柔很舒服。


之後おそ松又跟那位學姐跳了一曲,一松背靠著牆壁,手不由自主摸摸自己的頭,おそ松的溫度似乎還在……不知不覺一松臉上浮現了柔和的微笑。


後來一松跑去陽台吹風,因為光害的關係看不到星星,但是還是可以看到都市裡點點燈光,不遠處的巴黎鐵塔也閃著橘黃色的燈光,一松靠著陽台欄杆喝著香檳,就在這時有人拍了他肩膀,一松嚇了一跳杯子都差點拿不穩,回頭看去發現是おそ松。


“咦?你怎麼在這裡,おそ松先生。”一松下意識的改了稱呼,況且おそ松可是全場的焦點啊,辦舞會的主人跑來這裡恰當嗎?


“我出來透透氣,卻沒想到一松也在這裡。”おそ松手裡拿得是一杯白葡萄酒,感覺應該也是很有年份的高級酒吧,酒量不是很好的一松頂多只能喝喝香檳而已。


“這樣好嗎,等一下大家都找不到你。”一松雖然這麼說,但也沒有趕他回去


“哈哈,與其陪那些社會名流,我更想跟一松聊天呢。” おそ松說著的同時看著一松,其實おそ松雖然是混血,但是更像東方人,眼睛雖然沒有很黑,但是他的眼睛很吸引人,頭髮也是黑色的,皮膚繼承他父親的白皮膚,搭配他的白西裝一松覺得おそ松真的很迷人。

難怪女孩子都為他瘋狂……


“其實我一點都不討厭一松,與其和你成為對手,我更喜歡和你成為朋友。” おそ松看著夜景突然這麼說道,接著繼續說:”我不知道為什麼一松好像很敵視我,但是我真的想跟你做朋友。”


“おそ松先生……”一松不知道該怎麼接話,跟同學一直都是禮尚往來,從來沒有人這樣認真的說想跟他做朋友,這樣反而一松不習慣了


“首先你不要喊我おそ松先生,喊おそ松就好了。”おそ松打斷一松的話很慎重的這樣跟他說,看一松點頭後才又笑了起來。


“おそ松,為什麼你想跟我做朋友呢?”一松其實還是很疑惑,おそ松身旁應該不缺朋友吧,像他這樣存在感薄弱的人真的很難想像おそ松想跟他做朋友的契機,況且就算做朋友,自己跟おそ松也很難有交集


“因為一松給我的感覺很舒服,像你這樣乾淨的人已經不多了。” おそ松說著嘆了一口氣後喝了一口酒,然後說道:”我一出生就在法國,從小就被迫學不少東西,其實也沒有多不情願,但是有時還是很羨慕那些可以出去玩的孩子……”おそ松說到這裡頓了頓,一松聽了也知道おそ松的人生也沒有像表面上過的這麼快樂


“我直到我母親去世都沒有機會去我母親的家鄉看看,我母親一直很懷念他在日本時的日子,也一直說想帶我回他家鄉看看。” おそ松說到這裡斂下眸子,一松看他這樣心裡也難受,但是他又不擅長安慰人,於是想了好久才說道:”不然……おそ松想知道日本的事情可以問我,我老家也是在日本!”


おそ松聽了也看向一松,最後握住他一隻手說:”真的嗎,謝謝你。”おそ松的眼睛閃閃發亮,不知道是燈光折射還是おそ松真的很興奮,不同以往那淡漠的表情或是沒有溫度的笑顏,此時的おそ松好像是真的很開心的樣子。



後來當一松回過神時,他的手機裡已經有了おそ松的聯絡方式,甚至連地址都交換了,還有通訊方式也是,一松覺得自己有點搞不清楚自己了,是不是太衝動了……但是一松知道要是時間可以倒流,他還是會答應おそ松要交換通訊方式的請求……


宴會結束回到家後,一松躺在床上看著手機,おそ松的話還在他心頭繚繞,或許是同情心氾濫吧,一松這樣自我解釋,但是おそ松那時的表情真的很寂寞,就在這時,本來安靜無聲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一松嚇了一跳馬上點開訊息發現是おそ松傳訊息給他。


「一松,明天是周日要是你沒事跟我出去玩吧,要是不喜歡坐專車我可以跟你一起搭地鐵喔!」おそ松的訊息有如他說話一樣,不容別人拒絕似的,一松有些無奈但還是答應了他的邀約


隔天一松才剛起床,連牙都還沒刷門口就傳來電鈴的聲音,這時候會按電鈴的一松根本想不出來會有誰,而且搬來這學生宿舍後幾乎都沒有他的訪客,所以一松也感到很意外,但還是直接去應門,當一松打開門的瞬間,他後悔自己為什麼不至少換一件衣服再開門呢……


一松看到おそ松穿著一件休閒的連帽T出現在他房門前,一松頓時愣住了,反倒是おそ松臨危不亂的開口打招呼,一松只能尷尬的回應,但是一松知道他此時的樣子大概很蠢。


“抱歉啊,因為打你手機沒有接,我就直接跑來了。”おそ松雖然像是在道歉,但是一松覺得他看不到誠意,算了!除了自己這樣蠢了一點,其實也還好


“吶吶!一松要去哪裡玩呢?”おそ松突然拉住準備去盥洗的一松問道,看到おそ松這樣一松還覺得自己帶一個第一次出門遠足的孩子出門似的,但是第一次看到おそ松這樣小孩子的一面也不錯


“我想先去餵貓,然後看おそ松想去哪裡…….”一松說完又擔心おそ松討厭貓,於是小心翼翼的看他,卻不知道おそ松看到一松這樣看他的樣子心裡都忍不住大喊著一松太可愛了,感覺就像隻小貓


“好啊!去餵貓。”おそ松毫不在意的說道,然後おそ松發現在自己說好的同時,一松似乎鬆了一口氣,而且還如釋重負一樣的笑了,而這還是おそ松第一次見到一松的笑容


一松很少在他面前笑,而且多半都是態度冷淡的對他,之前可能把他當對手的關係,對他的態度都想是隻炸毛的小貓,但是現在已經不同了,而一松對他的態度也軟化不少,老實說おそ松很喜歡這樣的相處模式。

其實一松的笑容很好看呢…….


“我準備好了,走吧。”一松盥洗好後隨便拿了一個背包和一片吐司就準備出門,但是卻被おそ松叫住,おそ松走到一松面前替他把衣領摺好還有把歪掉的領口調正


一松看的おそ松認真的替他打理的神情,臉又不由自主的紅了,當おそ松抬頭就看到一松紅透的臉,但是當他要開口說什麼時,一松卻尷尬的率先打開門出去了,看到一松這樣害羞閃躲的樣子おそ松忍不住笑了,隨後跟上一松的腳步。


(三)重視著你


一松和おそ松來到協和廣場,這裡有一座巨大的噴水池,這裡一早還沒有人的時候會聚集一些流浪貓,那些流浪貓顯得也很熟悉一松了,看到一松就靠過來,一松將小魚干貓罐頭之類的打開放在地上讓他們方便吃食,おそ松站在一松斜後方,看到一松臉上浮顯淺淺的微笑看得出來一松真的很喜歡貓,因為宿舍是規定不能養寵物的,不然以一松的愛貓性格肯定會養貓吧……


“好好,好乖,不要搶大家都有。”一松一邊摸著貓一邊用著家鄉的語言跟貓喃喃自語,一松的嗓音一直都壓得很低,講法語時雖然會提高點音量和語調,但是おそ松卻覺得很不適合他,一直有種違和感,直到今天聽到一松講日文他才發現,一松果然還是更適合講日語。


“一松,你真的很喜歡貓呢!” おそ松也蹲下身摸別隻流浪貓,一松聽到おそ松的話尷尬的別過頭,但手還是一下一下的摸著懷裡的貓咪,最後才小聲嗯的一聲


一松看貓咪的眼神相當溫柔毫無防被,語氣也是溫柔的像可以滴出水來,以前一松遇到他都是張牙舞爪的樣子,這樣溫柔的一松真的不多見,想著おそ松發現自己慢慢被一松給吸引了,一松雖然長得很平凡,但是每當他露出微笑時總是讓おそ松感到很舒服很可愛。


“乖乖,今天我帶新朋友來呢,這位是おそ松也是一位溫柔的人喔。”一松用著日語對著貓咪們說著,但是完全沒注意到在聽到一松說他是溫柔的人時おそ松卻露出無奈的微笑,對不起啊一松,其實我一點也不溫柔,但我可以把我的溫柔展現給你


餵完了貓之後一松問おそ松想去哪裡,因為兩人也沒有特別計劃,於是便打算隨便逛逛,最後兩人坐在街頭咖啡店,陽傘之下一松有些不自在,畢竟他沒有跟朋友出去外面的經驗,加上おそ松也太奪目了,很容易變成路人們的焦點。


“一松,有想吃什麼嗎?”おそ松端起咖啡杯問道


“……不用。”一松也趕緊端起杯子卻無法像おそ松那樣有條不繁,在不遠處有街頭表演,小提琴演奏著Por una Cabeza,おそ松看出一松的尷尬,於是為了化解尷尬,おそ松便開始跟一松聊起音樂,擅於社交的おそ松很快就跟一松聊了起來。


“說來一松不說說你的故鄉嗎?”おそ松聊到一半突然把話題帶到一松身上,一松聽了後想到自己的確答應過おそ松要講自己故鄉的事,於是在腦內努力思索一下後說道:”我覺得おそ松一定很喜歡日本風情。”


說著日本櫻花祭的美景、下雪時與巴黎完全不同的美景、還有夜晚的廟會,日本的成年禮,日本的各式各樣的節慶,看著おそ松聽得很認真,於是一松問道:” おそ松最了解日本哪裡呢?”


原本以為おそ松回說出什麼有名的景點或是特色美食,再不然就是賞雪飲酒同時還可以泡湯,這些對於外國人來說都是一大享受,但是おそ松卻是想了一下後說道:”日本漫畫吧。”


意料之外的答案,一松也是愣了一下,但是隨後卻笑了出來,雖然說日本漫畫一直很有名,卻想不到おそ松會喜歡漫畫,一松笑了一下說道:”おそ松你真的出人意外呢。”


“小時候唯一的娛樂就是偷看漫畫,畢竟小時候不是讀書就是學藝。”おそ松倒不在乎,但是聽在一松耳裡卻覺得有點替他難過了,おそ松的童年到底是怎麼度過的一松都不敢想……要是換成是他,是不是早就要瘋了……


“有機會,你一定要去日本走走。”一松沒由來的突然說出這句話,去看看自己故鄉的美景,卻感受自己故鄉的文化,或許能讓你暫時放鬆自己,我能為你做的卻只有這樣


莫名其妙的感覺……明明剛成為朋友為什麼為おそ松感到不捨得呢…….


“嗯,我一定會去,到時候還請你多多指叫啦。” おそ松聽到一松的話突然用日文笑著回答他


當一松聽到おそ松講日文時愣住了,然後突然想起他剛剛跟貓咪說的話後更加尷尬了,連看都不敢看おそ松一眼,實在是太羞恥了!

但是坐在一松對面的おそ松在看到一松羞紅臉後,忍不住伸手揉揉一松的頭說道:”你還是第一個說我溫柔及關心我的人,一松真是善良的好孩子。”


就算被揉亂頭髮也無所謂,一松覺得自己真的很喜歡被おそ松這樣摸頭,也不知道是抱著怎樣的心態,只覺得這樣的おそ松好溫柔讓他覺得好舒服。


這次的約會沒有進行很久,因為後來おそ松的手機響了,然後おそ松用充滿歉意的眼神看著一松說突然有急事必須走了,走之前還揉揉一松的頭髮說之後會再找他便離開了,一松看著おそ松的背影最後也轉身回家


翌日,一松到學校時是接近中午,畢竟大學生就是這樣有課再來就好,在中午時一松打算吃完午餐繼續下午的課,這時正好經過學校中庭,那裡有一個很大的花園庭院,裡面有典雅的古羅馬涼亭,一松一眼就看到おそ松和幾個女孩子在一起聊著什麼笑得很開心,一松看到後別過頭快步經過,也是啦,我跟他本來就屬於不同世界的人,同情他也沒用,畢竟自己終究幫不上忙,或許想跟他交朋友也是一時興起很快就膩了吧…….

一松自嘲的笑笑,於是便離開中庭

然而他沒發現在自己經過中庭時,おそ松就一直盯著他目光沒有離開過……


下午放學後,一松打算直接回家,但是おそ松突然出現在一松教室門口,一松也嚇了一跳,畢竟一走出教室突然有人從他身後拍他肩膀,一松嚇得差點跳起來,一臉防備的轉身看到是おそ松!


“おそ松,你怎麼會在這裡?”一松錯愕的看著おそ松,おそ松毫不在乎的勾住一松的肩膀說道:”我想跟你一起走。”


“那些女生呢?”一松想起中午看到看到中庭圍繞著おそ松的女孩子們心裡就很不是滋味,然而他沒有發現他現在說話的口氣多像是發現男朋友偷吃的女孩子


“他們啊……難道一松很在意?” おそ松故意不認真解釋,然後將臉湊到一松耳邊小聲的說道,熱氣全都噴灑在一松耳朵上,一松忍不住將おそ松推開捂住耳朵,一松整個臉都紅了起來

看到一松的反應おそ松也愣住,臉紅透的一松看起來相當可愛,而且看他捂著耳朵的樣子……不會是敏感帶吧……


“對不起啊,一松,我不是故意鬧你的。”おそ松一改剛剛的口吻馬上道歉,被おそ松這樣道歉,一松原本想破口而出罵人的話最終還是吞回肚子裡


一松沒有答話,但是擅於察言觀色的おそ松也知道一松沒有在生氣了,於是便馬上跟上一松的腳步,一松走到半路突然想到什麼說道:”對了,我要先去找教授。”


“為什麼?” おそ松疑惑的問道


“上次他幫我借的禮服,我想跟教授說等我送洗好再還給他。”一松認真的回答


“喔喔,那個啊,不用啦!” おそ松聽到後笑著回道


“為什麼,這樣多不好意思?”一松覺得おそ松的反應很令人生疑,於是追問道


“那套禮服……其實是……”おそ松話還沒說完,迎面走來幾個女孩子,他們看到おそ松便熱情的靠過來招呼,一松很快就被女孩子們擠到一旁,おそ松如此受女孩子歡迎一松莫名感到不太高興,於是沒有理會おそ松的叫喊就往教授的辦公室跑去


一松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跑,但是就是想逃離那裡,被眾多女孩子喜歡著如此耀眼的人,怎麼樣都不可能跟我這樣的人有交集吧……一松想到這裡心理產生一種失落感,本來以為終於可以有朋友了,到頭來看來又是自作多情……


一松到達教授辦公室,然後把來的原因跟教授講完後,教授卻說道:”啊!那個是おそ松送你的,他說你可以不用還他。”


一松聽到愣住了,原來剛剛おそ松說不用急的原因是這樣啊,教授看到一松驚訝的表情後接著說:”おそ松說你穿禮服的樣子很好看,所以才想送給你。”

送給他就只是因為他穿得好看嗎……一松想起おそ松穿禮服的樣子就像是童話故事裡的王子,自己根本不能比,為什麼還說自己穿得好看……一松不能理解。


一松也不知道自己怎麼走到校門口的,但是おそ松卻已經在那裡等了,一松相當意外,剛剛明明還被女孩子糾纏的,おそ松似乎也看出一松的意外說道:”剛剛正好カラ松經過,我就把女孩子都推給他了。”


“為什麼……跟女孩子一起走應該比跟我這樣的人走好吧…….”一松突然想到自己和おそ松的身分懸殊,於是低下頭小聲的說


就在這時おそ松突然抓住一松的雙肩,一松抬頭看向おそ松發現他的眼神無比認真,夕陽西斜的光輝籠罩住他們,然後おそ松用清晰的日文對一松說道:”一松,你聽我說,我是真的很重視你,這跟是不是女孩子沒有關係,但是對我來說,你的存在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


語氣相當誠懇,一松聽到後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有如告白一樣的話聽起來很害羞,但是意外的一點都不討厭,這樣認真的おそ松,一松覺得自己大概一輩子也忘不了了……


“嗯……謝謝你……”一松的聲音相對的相當小聲,但是おそ松還是清晰的聽到一松用日文認真的回答他


“那就好,我們走吧。”おそ松說著理所當然的牽起一松的手往校門外走,一松看著被おそ松緊握著的手,但是他沒有掙脫開的意思,還是露出比陽光還有柔和的笑容


待續

後記:

完全架空背景是法國,然而我對法國不熟就隨意吧(滾)

這裡設定很OOC請慎入,我只是想寫很溫柔的おそ松而已

评论
热度(38)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