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暫定標題:圓舞曲(4~6章)

1~3章


CP:おそ一

OOC

預定長篇

背景全架空



(四)想吃你親手做的料理


“一松平時晚餐都吃什麼?”兩人一路走到車站時,おそ松突然開口問道,一松聽了想了一下回答:”都是自己買食材做一些簡單的日本料理吧……”畢竟巴黎在外隨便吃一餐也夠他經濟拮据好久,所以還不如買食材自己動手做還比較划得來


“咦?一松的日本料理一定很道地吧,跟一些大廚師做出來的一定不一樣吧。”おそ松雖然也吃過日式料理,但是おそ松記得他媽媽說過不管是哪位大廚師做出來的還是沒有在日本當地的好吃,但是おそ松的母親嫁過來後父親也從不讓母親下廚,因此おそ松從小到大都沒有嚐過他母親的手藝


“也沒有,就是一些家常菜……”看到おそ松雙眼發光,一松莫名產生不好的預感,但是很快的おそ松就說道:”我可以去一松家吃飯嗎?”


“……我、家很亂……”不好的預感成真了,但是一松還是不打算妥協,而且相當認真的拒絕他,但是看到おそ松那請求的眼神,最後還是想了個折衷的辦法


“おそ松明天有課嗎,中午會在嗎?”一松沉默很久突然這樣問道


“啊……有啊,但是中午我可能會出去吃……”おそ松也很錯愕,他完全不知道一松問這個幹嘛,但是一松卻打斷おそ松的話說道:”不要出去吃,等我,我給你做便當。”雖然一松很懶的做,但是總覺得為おそ松做也沒有那麼不願意


“咦?真的嗎,好啊,我會等你!”おそ松聽到一松的話後高興得有如一個孩子,看到おそ松這麼開心,一松也露出淺淺的笑容,但是當他們道別後一松在回家的路上又開始想自己為什麼要自討苦吃,不過想起おそ松那溫柔又充滿期待的笑容,一松最後還是揮去腦海中的疑惑,嘛……可能是被おそ松的笑容給蠱惑了吧……


一松也不知道自己是抱著怎麼樣的心情在自己家的前一站下車特地去比較大的超市買了更多新鮮的食材回來,然後回到家就開始翻食譜當天晚上就開始試做他新學會的料理,不知道為什麼一松心裡有個期待,他想看到おそ松吃了自己的料理後露出快樂的表情……


“我也是瘋了吧……”一松在心理自我嘆息,但是還是忍不住去想明天おそ松收到便當的神情,可是一松沒發現自從他和おそ松在那場舞會拉近關係後,他的心和情緒都會被おそ松給牽動。


這種期待的心情到底多久沒有了呢……一松在心裡想著,最終還是甩甩頭爬回床上休息。


一松小時候也是個開朗外向又喜歡調皮搗蛋的小孩子,但是隨著年齡增長他發現自己越來越沉默,而且變得很陰沉,但是頭腦卻變得相當好,因此去法國留學也很輕易的就考上了,父母親知道後都很高興,還稱讚一松很厲害很聰明,但是一松卻覺得自己的人生很枯燥,沒有什麼讓他期待或是高興的事,來到法國也不會有什麼改變,而且事實也確實如此,直到認識おそ松……


起初是對手,但是直到現在變成朋友,一松發現自己的常常因為おそ松的行為而被牽動,雖然感覺是被牽著鼻子走,但是一松卻不感到討厭…….


當一松醒來時是清爽的早晨,坐在床上恍惚好久才想起答應おそ松的事,說起來很久沒作夢了,夢到一個自己從沒去過的地方,一松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夢裡的場景很熟悉,而且夢中的那個人有一種更加熟悉的感覺……


雖然想走近看清楚一點,但是夢卻突然醒了,因此始終沒看清楚那個人是誰,但是那個人的白西裝卻相當吸引他,有點奪目,有如おそ松一樣……


一松和おそ松約在學校後門人煙吸少的地方,當一松帶著便當趕去學校時已經中午了,おそ松已經在那裡等他了,一松馬上走過去問他:”等很久了嗎?”


“沒什麼,剛來不久而已。” おそ松對著一松溫柔的微笑道


“其實你可以不用這麼早……”一松低聲的說著,但是卻被おそ松打斷說道:”可是我想快一點吃到一松做的料理啊!”

一松聽到おそ松的話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被這麼直白的說出來,一松的臉瞬間就脹紅了,一直以來一松做的料理都是自己吃,第一次被別人說期待自己做的料理,老實說心裡還是滿開心的。


一松尷尬的把飯盒交給おそ松,おそ松接過後迫不及待的打開來看,一松做的是傳統日式便當,飯上面鋪著一層海苔,旁邊則是放著炸肉丸子、玉子燒還有一個生菜,在角落還塞了馬鈴薯沙拉,便當的熱度適中,顯然是一松是一早爬起來做的。


おそ松看向一松發現他一臉緊張的低著頭,看得出來一松也很沒自信,不過おそ松覺得一松的便當看起來很美味,本來想出聲讓他有自信一點,但還是決定先吃一口便當再做決定……


但是難題來了,從小在法國長大,就算吃過日式料理也是握壽司之類可以用手取用的料理,因此他看到一松帶來的筷子時真的難住了,聽說很多外國人不會用筷子,但是連身為有半個日本血統的おそ松也不會,おそ松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已經算是徹頭徹底的法國人了。


記憶裡おそ松看過自己母親用過筷子,看母親用的得心應手,おそ松以為多好學,他現在才發現連拿筷子都是一門學問了……


看到おそ松愣住,一松又開始擔憂了,是看起來不好吃嗎…..果然我和おそ松就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他怎麼可能會喜歡吃這樣寒酸的便當呢,看來他說想吃只是客套嗎……


“お……”一松正打算說什麼的時候,おそ松卻先開口說道:”一松,不好意思,我不會用筷子。”おそ松難掩尷尬之色,但是很快的又說道:”不如這樣吧,一松你餵我吧!”說著還對著一松眨眨眼


“哈?”一松被他搞糊塗了,看著おそ松對著他張開嘴,一松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但是想想おそ松跟自己得交情,顯然也不嫌氣自己做的便當,感覺餵他吃也不是那麼討厭


“……就、就這一次喔…...”一松尷尬的接過便當,然後拿起筷子低聲說著,但是臉已經紅透了


一松熟練的夾起炸肉丸子還有一些飯塞到おそ松嘴裡,看到おそ松認真咀嚼的模樣,一松不由得又開始緊張了,一松緊張的神色おそ松自然一眼就看出來了,於是將食物吞下後笑著對一松說道:”很好吃喔。”

一松聽到おそ松的評價後心裡其實滿開心的,但是卻沒有表現出來,而是低著頭很小聲的說:”喜、喜歡就好……”


“一松親手替我準備的當然喜歡,而且……”おそ松頓了一下看到一松一臉疑惑的看著他,這個樣子實在有種說不出的可愛,於是露出溫柔的微笑接著說道:”而且啊我最喜歡的就是一松啊!”


一松聽到愣住了,他不認為自己哪裡吸引おそ松,但是おそ松剛剛說喜歡他的口吻又不像是開玩笑,但是一松不願意讓自己多想,要是是自己自作多情的話……


“不要開我玩笑的,おそ松。”一松瞪了おそ松一眼後便繼續剛剛的餵食,おそ松不知道一松在不滿什麼,況且他真的挺喜歡一松,不過應該算是前輩對後輩的疼愛


吃完午飯後,おそ松要去一趟學生會,一松順路跟他一起走,當經過學生會室的時候正好有人跑出來,還撞到一松,要不是おそ松眼疾手快摟住一松的腰,不然他早被撞倒在地,兩人一同看向那個人想到底是誰這麼冒失,卻沒想到是學生會副會長カラ松


“カラ松,你幹嘛啊,這樣沖沖忙忙的。”おそ松一眼疑惑的看著他,カラ松見到おそ松像是見到救世主一樣的說道:”你終於回來了,有訪客啊!”


“訪客?”おそ松還是搞不清楚カラ松在說什麼,カラ松也沒有閒功夫慢慢跟他解釋,於是拉住おそ松的手就往學生會室裡拉,おそ松被カラ松這樣拉著一松也是看傻了眼,最後おそ松還是朝一松揮揮手說之後再找你玩喔,就被カラ松拉進學生會室


一松錯愕的看著眼前這一場鬧劇,但也不在意這些事,想想下午也沒什麼課,乾脆去畫室打發時間好了,想著就往畫室走去……




(五)至少你很有繪畫天分


一松來到畫室時正好沒人,其實一松並沒有參加繪畫方面的社團,甚至不是依靠繪畫天賦來到這所學校的,對一松來說繪畫是舒壓是一種興趣,而且法國表面上看起來沒什麼,但是身為轉學生的他還是感覺得出來至其他同學的白眼,為此他只能更努力,不能讓別人有機會嘲笑他,但這樣反而給自己施加了更多壓力,一松自己或許沒有發覺,但是他身旁的人都可以輕易察覺。


一松架好畫架後戴上耳機便開始著手畫圖,相反的學生會室卻更顯得陰沉……


“我不去。”おそ松冷若冰霜的語氣,眼神銳利的看著坐在他對面平靜喝咖啡的中年男子


“你沒有拒絕的權利,況且我看對方的千金對你也有點意思,要是發展好的話……”中年男子話還沒說完就被おそ松打斷:”你不要自作主張了,況且我已經不是任你擺佈的孩子了,我說什麼也不會去的!”說的同時おそ松的眼睛彷彿可以噴出怒火,在一旁看著的カラ松和身為書記的トド松都很緊張


“就是因為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我更加不能放任你。”中年男子依然很平靜,但語氣中掩飾不住他的氣勢


“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去的,所以不要再為這種事來煩我了!”おそ松說話的同時已經拍桌站起來了,學生會室的氣氛變得更加火爆


“我不是來徵求你同意,我只是知會你。”中年男子說完站起身說道,然後走到門口像是想起什麼說道:”這件事是三個月後的事,你可以好好考慮,你別想到朋友家躲藏,不過我想也沒有人敢收留你。”語畢男子便離開學生會室


“那混帳!”おそ松氣的怒吼,而カラ松此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緩和氣氛,確實如中年男子所說的沒有人敢收留おそ松的,畢竟剛剛那男子是おそ松的父親,可以隨便動動手指就搞垮一家企業的企業家,也是法國首屈一指的富豪


“おそ松……”カラ松靠了過去喊了他一聲,但是おそ松充耳不聞,推開學生會室的門臉色不善的離開了留下錯愕的兩人



おそ松在走廊上憤怒的走著,走廊傳來他充滿怒火的腳步聲,連路上跟他打招呼的女生他也不理,おそ松心情很煩燥,以前也不是沒有跟父親去過那樣的場合,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次他說什麼都不想去,但是原因他真的想不出來……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おそ松努力思考著,最後おそ松停下腳步,是跟一松交談的那個宴會開始吧,心理一直想著找一松出去玩想跟他說話,漸漸的似乎影響了他的習慣


對女孩子溫柔,對女孩子的放縱,然而他為了一松三番兩次的推掉女孩子的邀約,然而就算發現原因了,おそ松也不打算改變,或許面對一松展現那樣耍賴的他才是真正的おそ松吧。


想到此他突然很想再跟一松見面,但就在這時他經過畫室,平時畫室很少有人,今天也沒有社團活動,但是畫室的燈卻亮著,おそ松感到很好奇便從窗戶往裡面看……


畫室的位置窗戶面對一棵很高的大樹,樹的枝葉相當茂密,因此光線不太充足,但是おそ松藉由日光燈還是清楚的看到那個坐在畫架前認真持筆繪畫的人是一松。


おそ松感到驚訝,於是悄悄的打開畫室的門走了進去,一松沒有發現おそ松靠近,依然認真的在畫布上繪上絢麗的色彩,おそ松站在一松身後看著一松的畫,一松畫的畫場景おそ松再清楚不過了,這是宴會那天他和一松在陽台時看到的夜景,原來他一直都記得嗎……


“一松……”此時おそ松開口喊他,一松沒聽到,おそ松只好伸手推他一下,一松被嚇了一跳,手一抖這幅畫差點毀了,一松驚訝的回頭看到おそ松也正好看著他,一松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おそ松在看他的畫,於是馬上站起來用身體擋住畫說道:”おそ松你怎麼在這裡?”


“突然想找你呢……”おそ松說完也不顧一松聽到他的話後面紅耳赤的反應,而是說道:”原來一松會畫畫嗎?”


“只是興趣……”一松說著尷尬的別過頭,但是おそ松看著一松的畫工並不像是玩玩而已。

 

“這樣嗎?”おそ松拉了一張椅子坐到一松身旁看著一松不自在的收拾畫具,看他這樣著急衝忙的樣子おそ松都忍不住笑出來了,看到おそ松笑了一松以為自己又獻醜了,於是說道:”竟然你行的話,你也來畫啊!”以為自己被嘲笑的一松惱羞成怒的瞪著おそ松


おそ松反倒不在乎的說:”好啊,我來試試。”對於繪畫完全沒有接觸的おそ松拿了塊全新的畫布,一松看了一眼是他平時用的相同材質的畫布,尺寸看起來是用來畫風景的,但就在おそ松要下筆時一松喊道:”等一下,おそ松。”


“嗯?”おそ松回頭看到一松一臉糾結的看著他,最後忍不住說道:”おそ松你該不會……完全不會畫畫吧?”


聽到一松的話,おそ松覺得自己肯定犯了很白目的錯誤,但是竟然被知道也沒什麼好藏的,於是說道:”是啊。”回答得很坦然,反而讓一松無話可說


“……”一松也是無言,他替おそ松將畫布裝框,然後說道:”要是不嫌棄,需要我教你嗎?”雖然有點像是自找麻煩,但是一松卻覺得為了おそ松也是很值得的,而且看おそ松是真的有心想畫,所以教他一下應該也無所謂,おそ松很聰明應該很快就學會了。


おそ松自然答應了,對於畫畫其實おそ松也不是很感興趣,但是他就是想跟一松多待在一起久一點。


一松站在おそ松身後傾身,おそ松可以清楚聞到一松身上的味道,是沐浴乳的清香,屬於一松的味道,一松認真的側臉,從沒見過一松如此認真地說話,一直都懶懶散散的他卻因為教自己而露出這樣的表情,おそ松覺得有一種他獨佔了一松這樣表情的優越感。


“話說,你有在聽嗎,おそ松?”一松看おそ松遲遲不動筆,於是忍不住抱怨道


“抱歉啊。”おそ松準備作畫,但是畫了幾筆後一松忍不住拍拍おそ松的肩膀說道:”你還是放棄畫畫吧。”看著畫的只比小學生水準好一點的畫,真的有點難以相信是那位十項全能的おそ松畫出來的。


但是一松只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後おそ松反倒拍拍他的頭說道:”這樣不是很好嗎,一松至少你在繪畫方面比我出色多了。”一松聽到おそ松的話想起他們之前對立時的事情,於是尷尬的說道:”……那已經是過去的事了。”


おそ松聽到一松的話也愣了一下,原來一松早就真的把自己當成是朋友對待了嗎?看到一松紅著臉低著頭的樣子,おそ松繼續摸著他的頭說道:”謝謝你啊,一松。”願意跟我這樣的人做朋友,我真的感到很開心,但這些話おそ松並沒有說出口,大概是基於私心不想讓一松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吧…….


“我要回去了。”一松最後實在有點受不了這樣尷尬的氣氛,於是打算回家


但是おそ松卻突然拉住一松,一松感到莫名其妙,おそ松卻也是略顯不安又尷尬的說道:”一松,我可以和你一起住嗎?”




(六)讓我留宿吧


一松聽到驚訝的看著他,但是おそ松的表情不像在開玩笑,於是一松忍不住開口問他:”為什麼?”


“不可以嗎……”熟知一松心軟,於是おそ松裝出可憐兮兮的樣子,一松看到也有點不捨得,於是說道:”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這樣太突然了吧!”一松說著撇過頭,雖然說跟おそ松認識時間不算長,但其實おそ松算是一松來到這裡交的第一個朋友,自然想對他好一點,但是這要求太突然了,就算在日本想去住朋友家通常也會提前知會一聲,但是おそ松這樣突然提出要求又一副真的無處可去的樣子,一松也放不下他


“就算回家……也只有管家和僕人,一個可以說話的人也沒有,其他朋友也有自己的家人,所以我想多跟一松說說話,難道不可以嗎?” おそ松一臉委屈的看著一松,聽到おそ松的話一松心裡一動,雖然表面上一松什麼都沒有說過,但是不孤單怎麼樣也不可能吧


“這……好吧。”雖然也沒有多為難,但就是感覺很不自在,雖然如此但是おそ松還是跟著一松回到一松的住處…….


一松住的地方是比較郊區的地方,應該就算是蛋白區靠近蛋殼的地方,再回到一松住處前,一松也繞去超市買了食材還有一些おそ松借住時要用的日用品,本來一松要付錢卻被自稱『食客』的おそ松搶著付帳了


總之到達一松住的地方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說起來おそ松還故意將手機留在學校,他可不希望他父親依照手機的GPS找到他,雖然也不覺得他父親會多擔心他……


“おそ松,你要不要先去洗澡?”一松將買回來的東西邊整理邊問おそ松


おそ松認真的環顧一松住的地方,很簡單的一廳一室一衛標準的單人套房,一松的客廳只放了一張圓桌和幾個坐墊,還有一些書櫃書架,桌上只有一份報紙和一台筆記本,房間更加簡單,衣櫃和床鋪外什麼都沒有,不過房間相當小,小到放了床和衣櫃後估計連打地鋪的位置都沒有,浴室在廚房的左手邊,不過看起來不大的浴室意外有個不小的浴缸。


“吶!一松,日本是不是有那種家人一起共浴的習慣啊?”おそ松看了一眼浴室不知道想到什麼笑咪咪的問一松


“啊,不一定是家人啊,跟朋友或是去公共澡堂和不認識的人一起泡澡都有啊。”一松沒想太多老實的回答


“那一起洗怎麼樣?”おそ松搭住一松的肩膀,一松聽到おそ松的話,看了他一眼後將視線轉回來說道:”不要。”


沒想到會遭到拒絕,於是おそ松也愣了一下,但是他也不是那種被拒絕就放棄的人,於是馬上追問原因

但是一松卻是淡淡的說道:”會不好意思的,況且浴室這樣太擠了。”


其實一松說的也是有道理,不大的浴室被塞進不小的浴缸,要是再擠兩個大男人的話,確實有點擠,但是おそ松並不打算放棄,於是腦海裡想了一下後說道:”那我等一下再洗好了。”

一松倒也不在乎,看了おそ松一眼後說道:”那你隨便坐吧。”隨後便拿起圍裙替自己圍好,おそ松看到一松笨拙的綁著身後的帶子,於是主動靠過去接下來替一松打了一個結


“謝謝。”一松尷尬的低下頭臉都紅透了


“我也來幫你吧,雖然我不會做日本料理,但是洗菜切菜我還是會的。”おそ松說完摸摸一松的頭,一松雖然很想叫他去坐著就好,但是又覺得可能おそ松是因為無聊,於是也沒有拒絕他讓他跟自己到廚房來


“一松為什麼會想來法國留學呢?”おそ松一邊看著一松挑菜一邊替一松整理食材問道


“……沒有什麼特別原因。”一松淡淡的回道


“咦?總有一兩個吧,像我遇到過是為了學習創業或是開闊視野之類的。”おそ松說著心裡卻在鄙視這些說話不切實際,而且聽著就知道不過是場面上的話,怎麼樣都很虛偽的表現


“沒有原因,不需要原因,升學不就是這樣,既然考上了就讀吧。”一松說的雲淡風輕,或是說對一松來說來到法國就真的只是這樣,沒有特殊原因不是為了讓別人羨慕忌妒,隨後一松像是想到什麼說道:”不過像我這樣的人,倒是除了我父母外沒有被人看好過。”


在日本生活跟在法國沒什麼差別,一松不管是在哪個國度都是孤身一人,寂寞說沒有也是騙人的,但是一松知道朋友的話就存在背叛,與其哪一天被背叛,一松寧願一開始就沒有,所以他一直都把貓當成朋友,貓雖然是動物,但是跟他們在一起很開心很放鬆,每天陪貓咪說幾句話他就很滿足了…….


“果然……一松你真的很單純呢。”おそ松沉默了一下後語氣顯得很輕快的說道,這樣的人是多久沒遇到了,雖然說跟カラ松的交情也不錯,但是一松這樣的人跟カラ松是完全不同類型的,カラ松是對誰都真心相待毫無防備的,但是一松卻是從對他充滿警戒到現在對他毫無防備,這樣的轉變おそ松覺得很有趣


“……”一松沒有答話,還是低著頭默默的做他手邊的工作,最後おそ松比一松更早整裡完食材就來幫他切菜,然後像是想到什麼後笑著說道:”有沒有覺得我們這樣好像男女朋友或新婚夫妻!”但是一松卻很冷淡的叫他別開這種不好笑的玩笑顯然充滿嫌棄的樣子


因為一松一直背對著おそ松,因此他也沒看到一松聽在他說男女朋友或新婚夫妻時臉微微一紅的表情……


之後兩人也就沒有在做什麼交談就將晚飯做完,之後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把飯吃完,順帶一提今天的晚飯就是一般的竹筴魚定食,之後一松說要去洗澡,おそ松聽到後點點頭說他來收拾沒事的,之後おそ松快速的將碗筷拿到水槽後過不久就聽到浴室傳來水聲,一松屋裡的浴室是一道木門,裡面還有一個毛玻璃那種不能鎖門的浴室,おそ松確定一松已經泡進浴缸後,很快將自己衣物脫去,然後拉開浴室的門……



一松到浴室時腦海裡一直迴盪著剛剛おそ松說兩人像是男女朋友新婚夫妻的話,別說男女朋友,おそ松願意跟他做朋友已經是老天爺給他的驚喜了,就算自己會做飯,但這樣陰沉的個性不可能被喜歡吧……


一松用蓮蓬頭往自己臉上沖打算將胡亂的思緒沖掉,但是一松知道這也是在自欺欺人……

一松甩甩頭放棄思考坐進浴缸,還來不及舒服的舒一口氣時,突然門被拉開,看到おそ松赤裸著身體,一松完全嚇傻了,おそ松身材不僅高大,而且可能平時都有在鍛鍊有點肌肉,皮膚是外國的人白皙,看到おそ松興奮的走進來還帶上門,一松更加不明所以。


“你進來幹嘛?”等一松反應過來時,おそ松已經打開蓮蓬頭沖澡了


“我想跟一松你一起洗啊!”おそ松說得理所當然,一松馬上搖頭拒絕,但是此時全裸的狀態,根本不可能站起來把おそ松趕出去,於是只好眼睜睜的看他沖好澡踏進浴缸,大量的熱水湧了出來,一松現在真的開始懷疑自己一時心軟是不是做錯決定了。


“哈……真舒服,原來日本人泡澡就是這樣嗎?”おそ松舒服的舒了一口氣,而一松只是撇開臉不好意思看おそ松的身體並將自己的身體縮得更緊,這樣完全不舒服,根本沒有達到洗澡放鬆的效果


“好擠,我先出去了。”受不了這樣壓抑的感覺,一松率先站起來用浴巾遮住自己重點部位就要爬出浴缸,沒想到此時おそ松拉住一松的手,毫無預警的動作嚇的一松腳底一滑,就面向著おそ松撲到他懷裡…….


待續

评论(1)
热度(34)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