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夢中的貓王國(3)

OOC

一松中心

被說是魔幻風,其實我不知道是什麼風

無CP請注意,別刷CP 這是無CP


(3)

“你們都知道我招集大家的原因吧!”趁著一松還在熟睡,おそ松難得起的最早,然後也不怕驚動一松把其他兄弟都叫醒,然後集合到起居室去

“嗯……我發現一松每一晚出去回來後身體狀況都越來越差了。”チョロ松點點頭回答

“對,而且今天早上還是靠カラ松背回來的,之前他都是可以自己走回來的。” おそ松盤腿坐著,表情是大家沒見過的嚴肅

“可是我們也試過很多方法都沒用啊,綁也綁過了,但是一松哥哥還是有辦法出門。”トド松趴在桌上表面上按著手機,但是坐在他後面的十四松看到トド松其實正上網搜尋關於夢遊症的資訊

“依我的觀察一松這樣的狀況可能是一種缺愛的表現,因為寂寞想被注意,想被大家關心,但是一松是不可能主動說出來的,從貓那裡尋求他們對自己的愛戴,漸漸的他似乎也把自己當成是貓裡面的一員了……當然這些都是猜測……”看起來最漠不關心的おそ松突然這樣說道

“什麼意思?”チョロ松忍不住追問

“哼!brother想要被哥哥關心愛戴嗎,真是可愛的一松,我可是一直都寵愛著一松,我的懷抱可是一直為brothers敞開的!”カラ松說著並張開雙臂,然而被兄弟們一如往常的無視了

“大概就是要讓一松知道我們是關心他愛他的吧。”おそ松直接往後躺看起來也很累的樣子

“說得容易,該怎麼做?”チョロ松嘆口氣說道

“每天給brother充滿愛的擁抱。”カラ松撥了一下他那不存在的瀏海說著

“我覺得這樣估計不是一松哥哥死就是カラ松哥哥死了。”トド松事不關己的樣子說道

“十四松。”おそ松看向一直在一旁歡脫喊著棒球棒球,幹勁幹勁的十四松

“什麼事,おそ松哥哥?!”十四松可是用衝刺跳躍的方式撲到おそ松身旁的地板上,完全無視坐在那裡的カラ松,カラ松也被他撞得差點撲到おそ松身上,但是カラ松覺得自己肋骨估計不太好了

“你跟一松關係最好,多陪他談談心吧!”おそ松用手撐著頭說著

“好~我會每天拉一松哥哥去打棒球的!”十四松充滿活力的說著,但是其他兄弟看著都覺得一松被他硬拉出去那殘酷的情景

還記得有一次一松不想出門,竟然被十四松給抗著就帶出去,搞到快傍晚才回來,那時一松感覺都已經靈魂離體生無可戀還一副快休克的表情,後來才知道十四松拖著去路旁的河裡游了一天的泳,而只要是人都知道貓其實討厭水,而一松要是認為自己是貓,被這樣殘忍的丟進水裡確實讓他覺得自己要往生了。

想到這裡,おそ松補了一句:”打棒球可以,但別再打一松丟進河裡陪你游泳了。”

“好!”十四松說完便衝上樓去想喊一松起床

一松覺得自己作了一個夢,不是關於貓小姐的,而是關於他的兄弟們的,おそ松在打小鋼珠,面板顯示上顯示出四的數字,面前的機器類是吃角子老虎機,四的數字怎麼也是集不齊的,老實說一松不常跟おそ松來打小鋼珠的,但是看到おそ松輸的那一刻,一松覺得是因為他跟著おそ松來おそ松才會輸,而且還是轉到不幸的四的數字。

カラ松向著來來往往的女孩子拋著媚眼,但是沒有人理他,一松站在他身旁嘆了一口氣,身旁有一個大型不可燃垃圾在當然吸引不到女孩子啊,一松低下頭默默的轉過身。

チョロ松在求職所努力的想找工作,而一松也被他拉去了,然而一直沒有企業錄用他們,喵醬的簽名握手會上,一松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跟著他一起去,然而排到チョロ松卻正好沒有名額了,一松看著チョロ松沮喪的表情,心裡也開始自我嫌氣了。

雖然陪著十四松快樂的打棒球,但是一松記得十四松以前還是有不少好朋友的,十四松開朗外向,但是因為他有一個陰沉的哥哥,所以只要十四松拉著他加入的話,十四松的朋友們也不願意跟他一起玩。

トド松是他們之中最受歡迎的,然而他上面卻有他這樣根本是垃圾的哥哥,所以トド松不一只一次讓他在外面假裝不認識他,一松覺得或許自己的兄弟們可能都很嫌氣他,要是他們不是六胞胎就好了,亦或者不要有他這個四男就好了。

這一天一松沒有醒來,十四松這樣守在一松身旁一整天,但是一松沒有醒來,夜幕降臨,一松沒有去找貓小姐,但是おそ松決定去看看,就叫カラ松和チョロ松看著一松,還說要是他要出門也要想辦法阻止他,叫醒也好打到他動不了也好,反正別讓他出門。

おそ松出門後就往商店街走去,一路上路燈不多,但是一到商店街附近真的是一盞燈都沒有,深夜還一個人就算是おそ松還是不禁覺得有點可怕,但是要是退縮就沒有意義了,於是便走進商店街

漆黑的商店街,おそ松憑著印象走到商店街深處,原本也是抱著試試的心情好,但是意外的おそ松找到那幢房子,而且裡面亮著燈,從窗戶看進去那位有著一頭烏黑長髮的女孩子安靜的坐在裡面,おそ松本來要偷偷的退開,但是那女孩子突然看向他的方向,兩人對到眼了……

“おそ松去的真久。”カラ松照著鏡子,但是看起來相當無聊,好在他下午有好好補眠,不然他現在一定睡著了

“是啊……他去了有兩個多小時了吧。”チョロ松打的個呵欠顯然他也很睏

就在這時原本安穩睡覺的一松突然坐了起來,カラ松和チョロ松一起看向他,發現一松又要出門了,兩人一起拉住他,カラ松負責抓住他,而チョロ松則是搖醒他……

原本以為一松會醒來,沒想到一松有如被催眠一樣,最近甚至驚動トド松和十四松,兩人是聽到カラ松和チョロ松叫喊聲醒來的,看到一松不尋常的舉動,大家都加入不讓一松離開的行列,最後沒辦法只好用棉被把他綑起來嚴加看守。

“這像下去不行,我去商店街看看おそ松哥哥到底在幹嘛吧。”チョロ松皺著眉頭站了起來,原本是カラ松說他要去,但是チョロ松說憑他和十四松還有トド松壓制不住一松,所以カラ松必須留下來……

僵持不下的時候,樓梯聽到腳步聲,四人看向門口發現是おそ松回來了……

“所以到底怎麼樣了?”不知道為什麼當おそ松回到房間後,一松像是失去力氣一樣的躺回去,チョロ松忍不住問おそ松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而おそ松若有所思的看向一松,最後說道:”我遇到那個女孩子了,他還請問進屋了。”

“咦?”其他人都意外的異口同聲

“NONONO,brother這你要解釋清楚!”カラ松最先有不一樣的反應,雙手抓住おそ松肩膀顯得很激動

“是啊,一松就算了,為什麼連おそ松哥哥也……”チョロ松也忍不住發問

“我也不知道原因,不過他知道一松的狀況,而且感覺他是真的擔心一松。”おそ松說完看著大家,然後開始慢慢說出當時的情況……

“你是一松的哥哥吧?”對到眼的那刻,對方打開的屋子的門走到門前看向おそ松說道,聲音很輕很柔,比一般女孩子的聲音稍微低沉一點,但是總歸來說還算是一位美人,對是對於這樣神秘又詭異的女人,おそ松心裡可沒有一點戀慕之心,反倒覺得讓他不寒而慄

“你倒底是誰?”おそ松認真的看著眼前的女人,他知道自己不能怯步,這次說什麼都要把事情搞清楚

“我?我是貓小姐,或是說你也可以叫我一子。”說著同時對方抬手朝おそ松招招手,おそ松不明所以走過去,然後對方微笑道:”進來吧,沒事的,這房子很正常的,我想你有不少問題想問我吧。”說完貓小姐主動進屋裡去了

おそ松雖然心裡疑惑,雖然不知道對方怎麼知道的,但還是小心翼翼的走進屋內,屋內的擺設很正常,有如一般住宅,窗邊的位置是一張木桌和兩張有軟墊的椅子,往內看就是床,沒有任何隔間,床和大門之間有一個往上爬的梯子,上面是小閣樓……

“要喝茶嗎?” 貓小姐像是待客一樣的問道

“不要。”おそ松理所當然的回答

“好吧。”貓小姐說著坐到椅子上看向おそ松說道:”你什麼都可以問,但是有些問題我不一定可以回答你,但是我回答的了的都可以告訴你。”

“你跟一松到底是什麼關係,他怎麼認識你的,還是為什麼晚上睡著後才會遇到你?”おそ松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貓小姐像是早有預料一樣的微笑著,但是沒有答話

“……回答是?”看對方不答,おそ松反而有些著急,但還是盡量別讓自己看起來太失態

“第一個問題應要說算是朋友吧,認識的原因是因為貓,至於第三個問題抱歉我也不知道,不過大概是他自己呼應了貓咪的意思吧。”貓小姐說著斂下眸子,おそ松覺得奇怪想追問又覺得他根本沒聽懂貓小姐的意思

“你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おそ松雖然覺得面前的人不會替自己解答,但還是繼續追問

“簡單說來比起做人一松更想做貓。”貓小姐說著話的同時門外的大白貓突然大叫起來,おそ松嚇了一跳,貓小姐也微微皺眉,然後說道:”時間不早了,你回去吧……還有……”貓小姐此時起身,雙手搭在おそ松的肩膀上傾身將唇附在おそ松耳邊壓低聲音說道:”別讓一松再來這裡了,不然他可能就回不去了,拜託你……”說完不等おそ松回答就把他給送出門

在場的人聽到都沉默了,其中的關鍵字詞他們也是確實聽到了,『可能再也回不去』這怎麼聽到不像鬧著玩的,但是該怎麼阻止一松夢遊呢,他自己沒有自覺,而且又自我厭惡否定自我,不可能輕易讓他改變他的想法,眾人陷入沉思,於是最後還是依照原定計畫進行……

评论
热度(20)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