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你的小小戀歌

喜歡你的小小戀歌


OOC

CP:カラ一

這篇其實寫很久了,但是一直沒有寫完,今天一口氣將它寫完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D唱片店內傳來小提琴悠長又帶有淡淡悲傷氣息的曲子,一松不禁停下腳步聽著,各種音符組成的曲子,有如他小小的戀歌,沒有結果卻放不下,藍色是憂鬱的顏色,但是那抹藍色卻只會帶給身邊的人憂鬱,好比說……我

一松想到這自嘲的笑了,我這樣的不可燃垃圾怎麼可能得到同等質的愛呢……

 

“啊啊!謝謝你,最喜歡カラ松哥哥了!”一松看著在暖桌旁纏著カラ松借錢的末子,在カラ松答應借錢給他後高興歡呼時脫口而出的話

明明是簡單的喜歡你,但是一松就是說不出口,要是他有十四松的外向開朗,有おそ松的坦率,有トド松的敢說敢撒嬌,有チョロ松的認真,喜歡你是不是就可以輕易說出口……我不知道,因為我不是他們,我只是沉默又噁心的垃圾……

 

“沒錯,我就是垃圾,毫不起眼就連消失或許都不會被注意到的垃圾。”一松用棉被將自己的頭矇住,身旁均勻的打呼聲聽得太煩躁,於是乾脆離開房間去了客廳,黑暗的夜色透過窗戶照進來一簍月光,一松背靠著牆突然想起他在CD店聽到的音樂,那時當自己意識到時,那片CD已經靜靜的躺在他手上了,雖然家裡沒有電腦,但是音響收音機還是可以放CD的,一松也不知道自己想什麼,便將CD默默的放進音響收音機按下播放。

 

優美的音色從音響裡傳出來,一松快速的跳過,直到聽到今天下午經過店面時聽到的音樂才停下來,帶著哀愁色彩的音樂從收音機傳出來,沒有開燈的客廳只迴盪著小提琴獨有的音色,明明是舞曲卻顯得很哀愁,一松不知道自己現在的心情是什麼,能夠平靜下來就好了……

 

我這樣的人是不是消失會更好呢……一松看著窗外,皎潔的月光有些慘白毫無溫度,一松縮成一團現在季節轉變早晚溫差極大,一松冷的微微發抖,卻不願意回到被窩,睡在那個人隔壁只會更加睡不著,而且更煩躁。

 

一松聽著音樂迷迷糊糊的睡著了,不知道何時有人進來把音樂關掉,一松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但是意識朦朧一松無法辨識眼前的人是誰,對方只是微微嘆了一口氣,之後對方將他抱起來時,一松下意識的往對方懷裡縮了一下,或許是因為熱源的關係,一松覺得這個人給他溫暖及舒服的感覺,對方也因為一松無意識的舉動嚇了一跳,但也沒有驚動到一松便帶他離開客廳。

 

當一松再次醒來時他躺在臥室的被窩裡,其他兄弟依然在熟睡,一松會醒來也是因為棉被被十四松給搶走了,因此只蓋到カラ松的位置,睡最靠邊的一松自然被冷醒了,想在睡這麼冷是不可能了,於是一松索性直接起床。

 

一松一直以來都不是第一個醒來的人,應該說兄弟們最早醒來的人就會想盡辦法把大家都吵醒,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自己一個人醒來,時間還是清晨六點,這時吵醒大家就是死路一條,於是一松不驚擾其他人便換了衣服離開房間。

 

是不是趁這個機會消失最好……不知道為什麼一松心裡突然有這樣的想法,下意識的往門口走去

 

但是這時突然聽到他最不想聽到的聲音:”一松,你要去哪裡?”是カラ松的聲音

 

“……我去餵貓。”一松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說謊,雖然對方不可能相信他

 

“這麼早去餵?”カラ松的尾音微微上揚充滿猜疑的口氣

 

“……這和你無關吧。”一松最後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於是像是抱怨一樣的說道

 

“當然有關係,我可是你的哥哥!”カラ松義正嚴詞的說道,然後接著說:”你不知道,我昨天半夜醒來發現你不在我多擔心,要不是我你就要在客廳睡一夜了。”

 

擔心?為什麼要擔心我這樣的垃圾……

一松低下頭,カラ松走過來伸手卻被一松揮開,然後用力拉開紙拉門就跑出去了根本不顧身後カラ松的喊叫聲……

 

恨透自己的個性,從來就不是討厭カラ松,而是討厭自己,更討厭自己對カラ松產生的感情,苦澀又難受的戀之歌應該在這個樂章畫下休止符,然而做不到,每當你說出一句關心我的話,我就無法控制得更加喜歡你。

 

無止盡的愛之歌,明明沒有人會願意聽,但是卻依然在心裡不斷播放,就算捂住耳朵,然而那悲傷的曲調卻只有自己聽的到,一松一口氣跑到橋邊才停下腳步,心裡被塞得滿滿卻又覺得空空的,為什麼關心我,因為我是你的弟弟啊,一松忍不住笑了起來,不是那種放聲大笑卻笑出的聲音,很傻很蠢可悲又可恨的自己,偏偏愛上了自己的哥哥。

溫熱的液體從眼角滑落,跟現在笑得無法自已的樣子顯得很不搭吧,沒錯!我就是這樣像個神經病一樣的垃圾。

既然如此毀掉吧,不管是這小小的戀之歌還是那份感情都毀掉吧!

 

 

カラ松在橋下找到一松,一松樣子還平時無異,但是當他靠近一松時,一松先轉身看向他,眼神是カラ松沒見過的認真,不過眼尾有些發紅,而下一秒一松一個箭步上前用雙手抓住カラ松的衣領,不等カラ松反應過來一松便吻上他的唇。

 

カラ松被一松的舉動嚇一跳,但是一松很快就放開他了,然後一松笑著說道:”很噁心吧,被自己的弟弟給親吻,被像我這的垃圾喜歡是不是很噁心。”自嘲的口吻,雖然是笑著卻像要哭出來一樣,カラ松可以看到一松隱忍在內心的悲傷

 

“一松,你……”カラ松想說什麼,但是一松卻自顧自的說道:”被我這樣的垃圾給吻了覺得噁心的話你可以揍我啊!”從來都沒有這麼很自己,還不如直接跳和淹死算了,一松自暴自棄的低著頭,卻不想此時カラ松卻只是伸手摸摸他的頭說道:”為什麼你覺得我會揍你?”聲音很輕,這是屬於カラ松的溫柔

 

“……被我給吻了,被自己的弟弟喜歡,你難道不會覺得噁心嗎,就算被你討厭我也無所謂。”一松說著抬起頭,但是カラ松卻接著說道:”既然如此,你為什麼在哭呢?”

一松聽到カラ松的話才發覺淚水已經爬滿臉龐,一松粗魯的用袖子將眼淚擦掉,然而淚水卻像關不住的水龍頭一樣一直不斷的從眼眶中滾落,明明不想讓カラ松看到自己懦弱的樣子,但是偏偏此時卻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一松……”カラ松靠過來卻被一松被推開,並且用很兇的口吻叫他滾,平時被一松怒吼的カラ松都會摸摸鼻子乖乖離開,但是這次他沒有這麼做,而是走過去將一松的頭按到自己肩上,有力的手臂將一松禁錮在他的懷裡,對於一松的掙扎和怒吼沒有任何退讓的意思,最後只是說道:”我一點都不覺得噁心。”聲音很輕,不管這是不是カラ松的溫柔,但是一松覺得他有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你是笨蛋嗎?還是白痴?我都說喜歡你了,你不覺得我這樣的變態垃圾就該被丟棄……”一松正想在說什麼時,カラ松突然將兩人拉開一點距離,但是手還是環在一松的腰上,隨後便吻上一松的唇。

 

一松被嚇傻了,這只是很淡很輕的吻,但是カラ松離開一松的唇後表情也是無比認真的說道:”我不會把你丟棄,而且跟你有相同感情的我,不就跟你一樣是個變態嗎?”一松聽到愣住了,甚至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很早之前就喜歡一松了,但是因為一松對我的態度一直都很惡劣,所以我一直覺得一松很討厭我,對不起讓你一直這麼難受,但是我聽到你說喜歡我時,我心裡其實非常高興。”カラ松從來沒有想現在這樣認真的說話,沒有穿插他那爛死人的日式英語,沒有說出什麼沒有意義的贅訴,坦白的明瞭的說出自己的感覺

 

“……混蛋,臭松!”原本大力掙扎的一松聽到カラ松的告白後像是失去力氣一樣的靠在他身上低聲說著,而カラ松只是輕聲的安慰他,過不久一松沒有聲音了,カラ松想一松的情緒終於平息時,才發現一松靠著他身上安穩的睡著了……

 

自從查覺自己喜歡カラ松後一直都沒有好好睡過覺,確定カラ松對自己的感情後終於放下心的一松,靠著他最信賴且喜愛的人懷裡像隻貓一樣得睡著了,カラ松查覺到也只是溫柔的微微一笑,便將一松給抱起來步上歸途。


清晨的路上沒有行人,カラ松把一松帶回家後其他兄弟都還沒有睡醒,カラ松將一松放回被窩裡,輕輕在他唇上印了一個吻,等一松醒來時再好好跟他訴說自己sweet love!


夢中一松覺得自己聽到一首音樂,輕快又讓人舒服的樂曲,有如有人在他耳邊輕聲唱著搖籃曲一樣,一松忍不住唇角彎起舒服的微笑,這是別人聽不到的樂曲,此時只有他和カラ松可以聽到的名為幸福的小小戀歌。


END



评论(4)
热度(43)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