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變

視情況看要不要補一個一松的視角出發的(不過我懶癌),這篇是paka算是親情向


貓變

OOC

PAKA算親情

 

一松對貓有前所未有的執著,原因沒有任何人知道,不!應該說松野家裡只有一個人知道,雖然一松可以奇怪的變成貓,又具有貓的習慣,但是一松畢竟還是一個人,這一點就算他在怎麼解釋自己是貓也是不可抗拒的事實,不過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已經沒有人記得一松是從何時變成這樣了,也沒有人在意這個問題了……

 

「這樣挺好的啊。」這是おそ松對於兄弟們提出的疑惑給予的答案

 

當然也被弟弟們無情的吐槽,但是已經習慣的おそ松完全不在意,反而笑了一下習慣成自然大概就是這樣

 

但是事實上在想什麼,大概只有おそ松自己知道,おそ松被チョロ松評為是不合格的長男,但是就算這麼說,おそ松是松野家長男的事永遠都不會改變,不過這些事實際上也沒人在意。

 

おそ松覺得自己或許知道一松會貓化的原因……

 

當他看到一松蹲在小巷子撫摸貓咪時主動靠過去跟一松搭話,雖然一松被他嚇了一跳,但也沒有反感的樣子,おそ松看他用平時見不到最溫柔的語氣和表情跟貓咪說話時,おそ松忍不住問了一句話,問完也知道自己失言

 

「一松這麼喜歡貓,為什麼不收養貓呢?」

 

這句話對一松來說一直是禁語一樣的存在,原因來至於小時候的一件事……

 

那天下著大雨,放學回來一松偷偷摸摸的用衣服蓋著一個東西回到房間,然後才將衣服裡的東西放出來,大家好奇湊過去看才知道是一隻貓,一松說看牠被棄養很可憐,外面又大風大雨的,他怕貓咪受不了,所以想帶回來照顧。

但是大家都知道媽媽是不會允許讓他們養寵物的,所以兄弟們本來打算為他保密的,可是餵貓什麼都是個難題,年幼他們也不懂得照顧貓咪,後來因為被媽媽聽到貓叫聲而被發現,並且叫一松把貓拿去丟掉。

 

一松雖然很捨不得,但是他也沒辦法,於是只好把貓帶去附近很多貓咪聚集的場所,哭著摸摸他說會再來找他,雖然很捨不得,但是還是將貓咪留在那裡,可是當隔天去看貓咪時,貓已經不知去向了。

 

那時可說是六兄弟都出動幫一松找貓,最後是十四松找到了,但是已經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後來一松邊哭邊替貓做了一個小墳,每個兄弟都想上去幫忙,但是都被一松拒絕了,不!應該說唯獨おそ松沒有表示要幫忙,但是當一松替貓咪做好墓喔,おそ松一直默默的站在他身後,直到一松心情平靜下來才朝一松伸出手說,我們回家吧……

很日常的話語,但是那時卻讓一松覺得很溫暖,看著おそ松的身影和令人安心的表情,一松那時覺得おそ松真的很可靠。

 

當然這想法深根地固直到現在一松還是沒有忘。

 

「我不會再說我想養貓了。」這是一松在貓咪死去後跟兄弟們宣布的,而之後一松確實沒有在養貓了或是說想要養貓的話了,然而看著一松一直有在不斷的餵流浪貓的情況,おそ松知道一松還是很喜歡貓的…….

 

「不用了。」一松冷冷地回覆他,他知道一松並不是不想養,而是他覺得自己這樣是在製造麻煩,所以才拒絕

おそ松都知道,然而他也很懂自己這位倔強的弟弟……

 

おそ松沒有說什麼摸摸他的頭說道:「這樣啊。」

有如當初說的那句我們回家吧一樣的話語,溫柔有可靠長男的沉穩,這是平時見不到的,一松看向おそ松發現他正微笑的看著他,於是別過頭臉頰微微發紅,不擅長表達自己感受的一松覺得自己的想法似乎不需要言語就被おそ松知道了,這種被看透的感覺很害羞但並不討厭。

 

おそ松站了起來,然後伸了個懶腰後說道:「我要回去了,一松呢,你要回去嗎?」

 

一松聽了不知道為什麼點點頭,おそ松看到一松的答覆後微笑著伸出手:「那我們回家吧。」一松聽到おそ松這句話時愣住了,感覺此時的おそ松和他記憶裡那可靠的おそ松微妙的重疊了,最終一松還是抓住おそ松站了起來。

 

回家了路上兩人手牽著手,什麼話都沒有說,或是說一松認為自己什麼都不說おそ松也可以明白他的想法,這種不需要語言來表達的安定感,讓一松覺得很放鬆很舒服,大概就是這樣的安心讓他覺得自己大概還是戒不掉對おそ松產生的依賴吧。


评论
热度(26)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