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即使如此......

OOC

CP:年中(輕松X一松)

算是BE?

喪屍一松(算一松便當?)

沒頭沒尾

一走進地下室就聞到一股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撒落滿地的藥瓶,都已經分不清是藥液還是水,輕松不由得皺了下眉頭,地下室除了藥罐外就是一個大水箱和一張床,床上是一個被鎖鍊鎖住的青年,長相跟輕松一模一樣......

"一松,吃藥了!"輕松看著一松脖子上清晰的血跡,想起當喪屍闖進城市後,寧願死也不想被變成喪屍而自殺的一松,當他和小松哥哥趕到時已經遲了一步

一松聽到輕松的叫喚睜開眼睛,雙眼呆滯無神,輕松知道自己做了違背一松意願的事情,他將一松的屍體給帶走,放在這暗無天日的地下室,將他已經斷裂的脖子縫合,然後將他浸泡在防腐的藥液裡,並給他施打防腐的藥劑,經過調查喪屍的血液、皮肉組織細胞,輕松成功讓一松甦醒,但是清醒後的一松卻無法在離開這個地下室......

一松看到輕松後發出有如野獸般的怒吼,然後尖厲的牙齒就朝輕松咬去,但是手腳被堅硬的鎖鍊給牢牢靠住,怎麼樣也掙脫不開,輕松將藥液給吸入針管中,然後用鎖鍊固住一松的頭顱,就將藥液打入他的頸部,在針管沒入一松的皮膚時他掙扎了起來,但是隨著藥液的注射,一松慢慢的安分下來......

看到一松這一系列的舉動,輕松想起一松生前最怕的就是打針,每次帶他去打預防針他都要掙扎好久才被兄弟們硬是壓著去打針......

喪屍進入城市裡一開始只是一兩個目擊者,後來發現受害者,而且人數越來越多,最後當被受到重視時,這城市已經不能待下去了,也有個獵殺喪屍及研究的組織,而松野家也是倖存的人類然後被召入成為組織的一員......

輕松看到一松安分下來後就是呆滯的看著他,輕聲喊道:"一松。"

一松聽到輕松的叫喚抬頭看到,但是雙眼還是沒有聚焦到他身上,想起一松以前跟自己雖然不能說最親近,但是曾經一起出生入死,況且兩人也發生超越兄弟的關係

輕松記得那天難得沒有任務,於是兩人趁沒人注意時偷偷溜出去,雖然滿街的喪屍很危險,但是一松更擔心貓咪們的安危,於是兩人一起來到平時的小巷,兩人走到深處後聽到什麼東西被啃食的聲音,一松聽到聲音瞳孔一縮就衝過去,果然看到一個喪屍在生食一隻奄奄一息的貓咪,雖然兩人很快的將喪屍除掉,但是那隻貓已經沒有救了......

那天輕松看到一松難得哭了,不擅長安慰的他第一個反應是抱住他,看到一松哭成那樣,輕松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明明身處在險境,竟然吻了一松,然後兩人在黑暗的暗巷裡發生了肉體關係,雖然兩人都沒挑明,也都當作沒發生過......

之後一松常常跟自己一起行動,甚至無意識的依賴他,而且之後還是陸陸續續的有發生一點超越兄弟該做的事情,但是雙方都沒有表明想法

直到一松出事的前一天,當一松收到任務時表情意外的深沉,但是他什麼都沒讓輕松知道,尤其是每一次的任務,當天晚上一松突然跑來自己房間,然後說道:"輕松哥哥,其實我喜歡你。"一松從來不會這們坦承,雖然很疑惑,但是輕松當下沒有問,因為後來兩人在床上已經開始翻雲覆雨了,隔天醒來一松已經不在身邊了

在後來接到小松的通知說一松被喪屍包圍,然後小松還說不知道一松逞強什麼,明明這任務很凶險叫他通知輕松跟他一起完成的,輕松一聽想到昨天一松反常的舉動,瞬間心都涼了一半.......

後來的事輕松不願再多提,看到一松現在像是初生嬰兒的樣子看著他,輕松忍不住抱住一松,也不管他現在是喪屍狀態,身上不再有青草香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福馬林味道,但是輕松不在意,就算現在懷裡的一松沒有體溫沒有感情沒有神智,但是就算如此輕松還是想讓一松待在他身邊,就算只是軀體......

"一松,我喜歡你。"輕松緊緊抱著他,一遍遍的說道,但是他也知道再也得不到任何回應

"......晚安了,一松......我會再來看你。"輕松說著又在一松脖子上打了一個藥劑,一松就像斷了線的木偶一樣倒回床上


"你這樣做不後悔嗎?"當輕松回到地面上時,小松背靠著牆站在門邊問道

"......只要一松在我身邊我就不後悔。"輕松沒有回頭冷靜的答道

"你這樣就滿足了?"小松接著問道

輕松聽到小松的話後停下腳步,然後回頭看了眼地下室緊鎖著的門,眼神是小松沒見過複雜及深沉,最後輕松只是朝著小松搖搖頭就走了

看著輕松的背影,小松知道輕松與一松的關係,但是他一直都假裝不知道,然而看到輕松做到這樣的地步他突然懷疑起自己當初是不是應該阻止他們,然而他選擇理解接受,我是不是......錯了......

看著深鎖的著大門,小松也很無奈,這有如沒有盡頭的迴圈一樣,然而就連局外的小松也只是嘆口氣,輕松對一松的感情他很清楚,甚至當時一松死去時輕松完全沒有哭,還恍恍惚惚的說一松很快就會回到他身邊,後來知道時輕松已經將一松給變成喪屍,身為研究人員這一點輕松還是相當有天賦的,但是......

感情上的事,小松只能看著走廊的盡頭搖搖頭。



评论(3)
热度(28)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