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鬼

OOC

劇情亂七八糟

CP:カラ一

應該算HE?

角色死亡有

 

帶上白色的面具,陰暗的街道白色的面具顯得更加醒目,然而卻沒有讓手持刀刃的男人停止步伐,看在面前驚懼的女人害怕的尖叫逃跑,可是並沒有逃過男人尖銳的刀子,暗紅色的液體濕了衣服,男人茫然的看著刀子上的血液,卻毫不在意的轉身離開。

 

一松從小就在貧民窟裡受盡欺凌,後來長大了他學會反抗,當他第一次意外不小心殺人時,一松發現在自己隱藏在心裡深處的野獸在咆哮,一松聽到心裡有一道聲音說著:「還不行還不夠!」殺人的快感,一松發現自己原來有這樣嗜血的性格…….

 

後來一松開始習慣戴上白色的面具在大街小巷找落單的人下身,殺人鬼的傳言漸漸傳開,但是……

 

“一松。”一松抬起頭看到那位收留他的富豪露出溫柔的微笑,一松一開始會住進他的莊園單純是因為真的已經過不下去了,但是他漸漸被這位富豪感染,一松發現自己對這位富豪產生依賴和信任

 

“走開,臭松!”一松揮開他的手,但是對方一點也不在意,還是笑著跟他說:”一松你來也有好幾年了,我有一個人想介紹給你認識。”

這位富豪叫做空松,他在一松餓倒在路邊時救了他,對一松來說他是救命恩人,他很照顧一松,也讓一松學習,甚至還讓他在豪宅裡安插了個工作。

 

空松是沒有架子的富豪,對下人都一視同仁,一松很欣賞他這一點,但是當他看到空松介紹給他認識的是他的未婚妻後,一松的臉都冷下來了……

 

一松不知道他為什麼感到不滿,就連他內心也莫名的糾在一起,體內的崛服野獸也像要衝出牢籠般,一松不知道這是什麼感覺,只覺得好痛苦好難受,感覺喉嚨好像被堵住一樣的什麼話的說不出來,為什麼會這樣……

 

一松不禁回憶起以前空松對他的種種,教他讀書識字、教他照顧花園、教他如何與人相處,對他微笑著說一松很努力,溫柔的摸他的說一松做得很好,就連一松這名字都是他賦予的,但是一松卻不希望空松結婚,唯一的可能只有……喜歡嗎?

 

一松不懂,他覺得他很亂很痛苦

「那就都毀掉吧!」一松聽到內心有道聲音這樣告訴他

 

當天晚上一松找回他那份野獸般的快感,他殺了宅邸裡的下人,殺了管事,看著空松喜愛的女人驚恐的看著他對他撕吼著不要過來,但是一松卻覺得想笑,一松舉起刀,準備刺向女人時

 

『碰!』一聲搶響,一松感覺到從背心到胸口傳來的疼痛,他木訥的回頭,他所欣賞、喜愛的人表情冰冷的拿著槍對著他,空松冰冷的說道:「你到底是誰,怎麼闖進來的?」槍口在冒著煙宣示著剛剛的子彈確實是空松射擊的

 

鮮紅的液體染濕了一松的衣服,一松無力的倒了下去,感覺到自己生命在流失……或許這樣還比較好……

 

一松看著朝空松跑去的女人,不知道為什麼一松很想笑,卻也難受的想哭,算了!反正自己這樣垃圾的人生這樣結束也好,想到這裡一松無力的閉上眼睛。

 

空松確定對方不會在動後走過去取下面具,看到對方的長像後驚訝的睜大雙眼,看著緊閉雙眼的人,空松想起來自己當初撿他回來的情景……

 

 

 

“你要是無處可去跟我回去吧。”

“……我可是殺人鬼喔。”瘦小的男人笑著這樣說著

“那也沒關係,因為我知道你是一個溫柔的人啊,好了!從今天起你就叫做一松。"

 

“哇!一松你打理得真好。”

“什麼啊,臭松……”

“我就說一松是溫柔的孩子。”

“才不是……我可是殺人鬼。”

“是是是。”

 

“……這隻貓受傷了。”一松細心的替貓咪包紮

“一松手法真好,常做嗎?”

“沒有。”

“這麼會照顧小動物,一松你真溫柔。”

“溫柔還會成為殺人鬼嗎?”一松回給他的話有如開玩笑一樣

 

空松如夢初醒,原來一松一直都說了,為什麼會這樣……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倒在地上的一松,空松想起很多被他遺忘的回憶,最後淚水從空松眼眶裡滾落,他沒想到自己不知不覺中發現這個人對他來說或許很重要的,然而是自己親手將他葬送了…….

 

神啊!如果有來世,請讓我補償他……空松從那天起每天這樣祈禱,最終也沒有結婚而成為這做城市的神父,日日夜夜的祈禱著

 

過了數年……

 

“這兩個小傢伙關係真好。”看著躺在床上的嬰兒,有兩個嬰兒即使睡著也握著彼此的手,松代忍不住撥弄兩個嬰兒的臉頰後笑著說道:”空松以後要好好保護一松喔。”

 

 

後記:

其實是松野一松沼之前的活動,只是現在有梗突然想寫了,劇情不是很好但是我很想寫這樣的劇情,結局老套請不要打我,以及一松好可愛。

另外歡迎來群裡玩www

评论
热度(20)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