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帶領你走向光芒(上)←應該不要爆章節

OOC

CP:PAKA

不要問我為什麼又是喪屍梗

不要問我後續,我還沒想到(你)

跟喪屍如何戰鬥我沒經歷過不知道,之後可能要寫戰鬥了(躺)

 

動盪不安的城市,現在大街小巷已經不再有人煙,取而代之的是行屍走肉的『人』。

不!嚴格來說他們已經不再是人了......

 

"有研究員逃亡了?"身為研究員之一的チョロ松皺起眉頭,隨後說道:"這種時候偷跑出去無疑的是自殺。"說話的同時還撇了一眼聽到消息一點驚訝也沒有,一如往常一言不發的一松

 

“外面到處都是喪屍,這種時候跑出去是想幹嘛!”反倒是膽小的トド松顯然的比較慌張

 

“這種時候十四松和カラ松哥哥去哪了?”チョロ松煩躁的罵道,就在這時自動鐵門突然打開,來人正是剛剛チョロ松提到的兩位

 

“おそ松哥哥真的逃亡了嗎?”十四松一進門就緊張的問道,但是回應他的是一片寂靜,チョロ松撇開頭、トド松低下頭,最後兩人看向一松,一松也看向他們知道自己逃不過追問,於是只好說道:”沒錯,おそ松哥哥他……昨天晚上就不知去向了。” おそ松身為自己搭當一松知道責任他是逃不過的,但是……

 

 

「一松一點都不想回到外面的世界嗎?」おそ松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這樣跟同寢的一松說道

 

「別傻了,要是離開地下的話很快就會被喪屍給咬死的,運氣好直接死掉,運氣不好就要變成他們的同類了。」一松抱著おそ松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小貓仔回道

 

喪屍是突然出現在他們城市的,雖然說他們也試著逃出這座城市,可是沒有城市願意接納這裡的災民,人們都是自私的,他們怕他們身上帶著喪屍的病毒,因此不管去哪個城市都被無情的阻擋,最後過著躲躲藏藏的日子後,終於找到這個地下機構,六子運氣很好的都沒有染上病毒,也被地下機構接納並將他們培養成研究員

 

「就算如此,我還是嚮往那樣的生活,可以無憂無慮的喝酒、打小鋼珠、賭馬。」說著同時抓住一松的手說道:「我也想跟一松一起去看不同的風景。」おそ松的眼神帶著堅定,一松雖然嘴上說著:「夢話去夢裡說吧。」但是心裡還是默默的期待起來,甚至當天晚上夢裡就夢到自己跟おそ松去地上的世界生活。

是的!想像是一如既往的美好,但是當他得知おそ松逃跑時,一松卻覺得有種失落感……自己原來被拋下了嗎……

 

“一松哥哥,你還好嗎?”這時十四松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一松還如夢初醒一樣的看向他,對上的是十四松擔憂的表情,一松伸手揉揉十四松的頭說道:”我沒事。”

 

是啊!反正おそ松一直都是這樣,沒有長男的樣子甚至沒有チョロ松穩重,也沒有カラ松的體貼,而且我行我素慣了,說過的話都忘了也不顯得奇怪,或是他那不過是隨口說說,當真的我才是笨蛋……

 

“上頭找你呢。”此時チョロ松掛斷了耳機裡的通話,朝一松揚揚手說道

 

“嗯。”一松點點頭往門外走,走出門的同時チョロ松說道:”不管是怎麼樣的命令都不要一個人扛下來知道嗎?”回應他的是關上的門

 

一松一直都是刻意獨行,所以才讓有如陽光般熱情如火的おそ松跟一松一組,但是會變成這樣的局面也是始料未及的,況且一松從一開始沒有發生喪屍事件前就很依賴おそ松,現在おそ松離開了,一松他……希望不要做傻事啊……

 

“所以說要我去把他抓回來嗎?”一松冷靜的看著坐在他面前的長官問道,中年男子看著一松沒有太多表情的臉,最後像是放心一樣的說道:”畢竟少了他就是少了一個重要的研究員,不過逼不得以還是可以捨棄,所以……”

 

“我一定會把他帶回來!”一松打斷長官的話說道

 

“不是,要是他變成喪屍之類的話就……”中年男子還想說什麼時一松又接著說道:”不會,他會好好的,我一定會把他找回來。”一松說完便敬個禮離開了,根本不顧身後的長官說要他注意安全遇到おそ松要是他變成喪屍也不要帶上私人感情

 

“所以一松你真的要一個人去嗎?”時間大概是鄰近黃昏,カラ松看了下錶後看著一松正在穿戴裝備擔心的問他

 

“閉嘴,臭松,不用你管。”一松冷淡的瞪了他一眼,隨後繼續手邊的事務

 

“跟チョロ松商量一下比較好吧,你這樣意氣用事要是出問題怎麼辦?”平時說話雖然總是帶著聽不懂的日式英語,但是在對待正經事時カラ松還是算冷靜嚴肅沉穩的

 

“跟チョロ松哥哥說的話你覺得他會讓我一個人去嗎?”一松戴上防菌的頭盔後說道

 

“但你也不用單獨一個人以身犯險啊!”カラ松說話的同時一松突然抽出腰刀抵在カラ松的脖子上說道:”再囉嗦就割斷你的喉嚨。”雖然體格上カラ松比較強壯,但是他絕對不會傷害自己的兄弟,這一點一松還是知道所以才會這麼囂張,也不怕讓カラ松知道他接下來的任務

 

看著カラ松毫無畏懼又擔憂的眼神,一松還是收起刀刃,他最不會傷害的人就是自己的兄弟,這一點カラ松也是知道的,看似冷漠但是重視著親人,カラ松想再勸他,但是一松完全不理會他,轉身朝離開基地的長廊走去。

 

離開基地後,一到路地上就被一簍西沉的陽光被壟罩,破敗的樓房和傾倒的樹木,一松好久沒有被這麼溫暖的陽光照射過了,但是事實上也沒有太多時間給他享受陽光,握緊手上長官給他的發信器,要不是おそ松也拿走一組裝備和武器,不然一松還不知道該從何找起,看準閃著紅點的位置,一松確定方向後便開始行動…….


评论
热度(13)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