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喧嘩松:第八章

OOC


曖昧向




第八章


臨近期末考了,因此松野家成績最危險的おそ松、カラ松被兄弟們嚴加看管要給他們補習,表示教這兩個人會掉智商的一松自然不願意參與,明明是家裡最聰明的但就是不願意幫助哥哥們,哥哥我好受傷,おそ松曾經這樣吵鬧過被怒火中燒的チョロ松給揍了一拳安靜下來。

 

因此教人的工作落到チョロ松和來不及逃走的トド松身上,一松已如往常的放學去逗貓玩到想回來才回來。

 

但是在考前三天一松回到家時樣子狼狽不堪,雖然沒有受傷,但是看得出來也經過一場不小的戰鬥,但是おそ松和カラ松忙於考試補習,於是チョロ松並沒有讓他們知道。 

 

「一松,發生什麼事了?」兩人面對面坐在坪數不大的臥房地板上

 

「……」一松沒有答話低著頭不語

 

「是不是被不良少年糾纏還是……」チョロ松看一松不說話於是開始猜測起來,也不知道為什麼一松總是有種像是可以吸引不良少年體質一樣,三天兩頭就被挑釁找麻煩,之前有おそ松跟著還好,但最近因為怕おそ松會逃掉補習,所以一放學就被チョロ松和トド松抓回家,因此一松也落單

 

「……沒什麼,只是被誤認成是おそ松而已。」沒錯,被誤認為兄弟們而被找碴也不是第一天發生的事,只是後來真正的罪魁禍首會出面處理,但是現在是非常時期,這件事說什麼也得對おそ松保密

一松是這麼說的…….

 

對兄弟們看起來莫不關心,但是心思其實比誰都細膩,於是看一松這麼堅持チョロ松也只好妥協,雖然提議讓一松放學跟他們一起走,可是一松堅持要去餵他的好朋友們,最後實在沒辦法只好囑咐他要多加小心。

 

但是第二天天色已暗都過了晚飯時間一松還是沒有回家,チョロ松心裡不禁感到緊張,晚飯後本來要補習的,但是一松沒有回來這件事誰都沒有心思唸書,おそ松看チョロ松心神不寧的樣子,於是說道:「チョロ松你知道一松沒回來的原因對吧?」洞察力是六子裡最厲害的おそ松,於是毫不猶豫的識破チョロ松不安的偽裝

 

「這個……」沒有像平時喊他櫻桃松,チョロ松知道おそ松現在是認真的在問他話,雖然心裡想了許多藉口,但又擔心一松,於是心裡鬥爭後還是告訴おそ松昨天一松遇到的遭遇

 

おそ松聽了後沉默了,看到おそ松這樣大家都不敢說話,チョロ松手掌心都是汗水很怕おそ松因為自己隱瞞這件事揍他。

 

「十四松、トド松,你們顧家。」おそ松沉默沒有持續太久,最後下達命令一般的說完後微笑著拉過チョロ松的手腕一字一句的說道:「雖然你們隱瞞我這件事我不太高興,所以將功補過你跟我們一起去找一松回來。」說著手的力道還加大,チョロ松知道おそ松真的生氣了,於是只好點頭不敢有任何反駁

 

カラ松也站起來喊道:「brother,我也……」話來沒說完,おそ松看向トド松說道:「你給カラ松補習,我去去就回。」說著還附上微笑,但是トド松知道おそ松已經氣炸了,於是點點頭拉著カラ松就往客廳走去

 

おそ松和チョロ松走出家門後,おそ松看著昏暗的街道說道:「其實你們根本不用顧慮我,況且……一松不知道你也知道的我的原則。」

 

「嗯……」チョロ松也知道おそ松並不希望兄弟任何人因為他而受傷,而且チョロ松也很懊悔,要是堅持讓一松跟他們一起走或是知道一松被找麻煩就直接讓おそ松知道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雖然不能保證一松真的出事,但是感覺也是凶多吉少

 

就在這時チョロ松的手機突然響起,チョロ松打開來看臉色不由得一沉,おそ松也湊過來看,發現是陌生的人傳訊過來,附上一張一松傷痕累累被用繩子綁住的照片,而下面還附上訊息寫著『你們大哥在我這,要人就單槍匹馬到赤塚高校的後門!』

 

「看來我們應該要幫助他認識一下我們兄弟了呢!」おそ松說話像是去找老朋友聊天一樣的口吻說道,但是チョロ松不禁覺得汗毛直豎

 

兩人來到學校後門時,看到的是一松被綁在一旁的樹幹上,看起來是失去意識了,而且肩膀還流著血,おそ松看到時眼神整個就不對了,對方看到兩人便喊道:「不是叫你一個人來嗎?」

 

「你們是傻了還是白癡,我才是おそ松,那個可是我可愛的弟弟。」おそ松微笑的走上前,趁對方還沒反應過來是一腳踹翻離他最近的人

 

雙方沒有多說什麼便打起來了,チョロ松雖然不常打架,但是看到一松受傷心裡愧疚又生氣,於是下手也完全不手下留情,但是おそ松狀態更讓他擔心,看著他越戰越兇狠,チョロ松發現自己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對方的首領已經被おそ松的拳頭打倒在地,但是おそ松沒有停手而是跨坐到對方身上抬起拳頭又要繼續揮下去,チョロ松趕緊制止おそ松抓住他手腕,おそ松瞪向チョロ松叫他滾開,但是チョロ松沒有鬆手而是喊道:「真的夠了,おそ松哥哥!」但是話才剛說完,突然感覺頭部一陣鈍痛,為了急著來阻止おそ松,チョロ松沒有注意到敵人已經來到他身後並且偷襲他,之後發生什麼事チョロ松只有模糊的記憶,但是他記得在昏過去前看到おそ松驚慌的表情及大喊他的名字。

 

恢復過來就好,這樣就好……

 

醒來時チョロ松還覺得頭很疼,這才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床上,十四松看到他醒來了開心的叫道:「チョロ松哥哥,你醒了啊!」說完行動力很好的衝出病房朝外面大喊:「チョロ松哥哥醒了喔!」チョロ松根本來不及阻止十四松

 

過不久病房門被推開,第一個跑進來的是カラ松,カラ松不像平時穿著痛裝而是學生制服,他來到チョロ松床邊一臉擔心的說道:「對不起,brother要是我參與戰鬥的話就不會出事了,我實在是太……」話還沒說完就被トド松打斷,トド松哭著說:「チョロ松哥哥醒來實在太好了。」

 

「等等……到底發生什麼事了?」チョロ松一頭霧水

 

後來是トド松邊哭邊跟他說事情經過,後來他們是接到おそ松的電話才趕去,發現敵人都倒了一地,看到おそ松站在敵人之中,要不是カラ松哥哥我都不敢靠近了……

 

チョロ松聽到這裡忍不住問:「那一松呢……還有おそ松哥哥呢?」

 

「我沒事……」此時一松的聲音從門口傳來,看到一松臉上還脖子上都有傷口,肩膀的傷不深所以只需要包紮就好,後來聽カラ松說おそ松也沒什麼大礙,只是他……

 

カラ松沒把話說完,就聽到おそ松喊著長男大人我來了喔,おそ松走進病房看到說チョロ松恢復意識,於是說道有話要跟チョロ松說就把他們全部趕出去,最後病房只剩他和チョロ松,チョロ松正打算問他想說什麼時,おそ松突然說道:「チョロ松,謝謝你!」

 

「要不是你阻止我,我可能會做出無法挽回的事情,所以我必須跟你道謝。」おそ松說著同時像是想起什麼不好的事,然後低聲說道:「要是你沒有阻止我,我可能會變成跟那個人一樣……」

 

「……唉……所以我才說おそ松哥哥是個笨蛋啊!」チョロ松看到おそ松低頭跟他道歉後嘆口氣,然後忍不住罵道,おそ松驚訝的抬頭看他

 

「我們可是兄弟還是六胞胎啊,不幫你我要幫誰啊!」チョロ松用看笨蛋的眼神看著おそ松,おそ松聽到チョロ松的話愣了一下,最後也笑了起來說:「我可是最強的長男呢。」

 

「少得意了!」チョロ松忍不住罵他

 

但是他知道おそ松是真的很懼怕自己變成不是自己,那個人的陰影嗎……

 

後來チョロ松也只是在觀察一天便順利出院,意外的學校並沒有什麼嚴重的懲處,後來聽一松說是おそ松替他承擔大部份的責任,還好沒有停學或退學處分,但是打架這樣的事還不是小事,而且おそ松一直是學校頭痛的存在,這樣的懲處明顯不合理,後來チョロ松不死心去問了おそ松,おそ松才笑的神祕的說:「所以當時才叫トッティ也來啊!」

 

聽到おそ松的答案後,チョロ松不禁在心裡替那幾個不良少年祈禱不要死的太慘。


後記:

大概沒多少人記得這篇了,但是突然有靈感就更了,希望大家喜歡www


评论
热度(21)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