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妖怪paro(一)

OOC

架空背景

CP :算是定於カラ一


上一章→這裡


平平靜靜的過了幾天,一松突然發現自己脖子上的勾玉項鍊,他不記得自己何時帶上這條項鍊了,疑惑歸疑惑,但是一松沒想太多,卻在一天夜晚一松正準備要睡覺時,自己住的洞穴外一陣強勁的風襲來,隨之而來的恐懼感,一松不自覺得縮緊身子睜大雙眼看向洞穴外。

 

當他看到一雙黑色的翅膀時,一松確定之前那件事果然不是夢……

但是他怎麼會找到這裡……要來吃掉他嗎?一松很驚慌

 

“Hi,cute kitty。”對方彎下腰看到捲曲的一松正看著他

果然是這傢伙?!

一松下意識的就想逃,但是對方一伸手就將貓型態的一松給拎起來,雖然一松的貓型太好歹也有小型體型的豹子大,但是對空松來說卻跟小貓沒兩樣,看著他紫色的毛皮,在空中不安擺動的雙尾,看到他這樣子空松莫名覺得心情大好,不給一松說話的機會便拎著他騰空飛起。

 

看到自己離地面越來越遠,一松懼怕的本能的攀緊空松的手,當好不容易著陸一松才敢放開,同時空松也將他放在地上,一松這時才發現他身處在更危險的地方。

 

不好的記憶全都一擁而上,被三只大妖怪壓在地上欺凌,被強迫做更種交尾時才會做的事,想起那隻總是帶著壞笑的狐妖、不苟言笑的百目鬼,還有這個相對較溫柔卻強壯又龐大的天狗……

 

“對了,還沒問你名字了,你應該都知道我們名字了吧!”空松用身體擋住一松的去路笑吟吟的問道

 

“……一松……”一松顫顫巍巍的回答,然後一咬牙說道:”我……為什麼帶我來這裡?”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還不如死個痛快,一松這樣想著

 

在被村裡驅離時,被丟石頭的記憶、大家詛咒他去死的回憶,一松那時開始變得無比自悲,也找不到自己活著的價值,這樣還不如死去或許輕鬆一點,但是面對死亡的懼怕,卻不是三言兩語可以克服的。

 

“別怕,我這次不會做上次那樣的事了。”空松說著退了一步,然後坐在地上一副要認真跟他攀談的樣子

 

一松沒有坐下,但也沒有要逃,看起來是有要好好聽他接下來的話,空松看一松願意聽鬆了一口氣,然後先道了歉,隨後說道:”這座森林是我的領地,我從好幾千年就守著這座森林,你什麼時候來的?”

 

“應該七百或是八百多年…..”面對有幾千年修為的妖怪,一松不自覺得壓力越來越大,但還是老實的回答他的提問

 

原來如此……難怪小松他們說第一次看到,不過這孩子…..

 

“你原本是家貓吧!”空松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一松給他的感覺不像是野貓,一松愣了一下點點頭,對於人類不只是懼怕,還有點怨恨……然而成了妖怪後,他卻不再想回到村子裡報仇,仇恨可以隨著時間淡化,而且那村子裡他怨恨的人類早就不在了。

 

妖怪的時間可以以百為單位或是千,然而瞬息之間的事卻一切都改變了,空松告訴他,以前那個村落是祭拜狐妖的,後來發生孩子被神隱事件後開始祭拜天狗,空松說之前這裡主人是一個白狐妖,但是狐妖裡出現叛徒把這裡的守護神殺掉了,那個人就是小松。

 

而自己成為這裡的守護神,也是因為跟小松達到妥協而被人類所歌頌,但是記載上有所不同的是他們不是仇敵而是摯友。

 

一松不知道空松說這些給他聽做什麼,於是當空松說完時才發現一松已經累得趴在地上睡著了,雖然睡得不是很安穩,但是看得出來他確實很累了,很辛苦吧!被人類給背叛欺凌,弱小的妖怪在這片森林裡也要躲避大妖怪的追捕,提心吊膽的生活也是一種壓力吧……

看著一松嬌小的身體,最後空松將一松移到草堆上,像是想到什麼鎖性在他身旁躺下,用他巨大的羽毛蓋住一松的身體。

 

一松不知道自己面對強大的妖怪為什麼他還可以睡著,但是當他醒來時發現有溫暖的東西覆蓋在自己身上時下意識的往裡面縮,但是當他感覺有一隻手摸上自己的頭時嚇的貓耳都炸開了!

 

“good evening,my cute kitty。”一松聽不懂空松在說什麼,記得小松說過空松說的是洋人在說的話……洋人又是什麼?一松一臉疑惑的看著他,透過他可以看到外面天空已經微暗,一松反應過來自己是睡得整整一天,看著空松滿上露出自以為完美的笑容,但是一松莫名覺得肋骨一痛…… “你什麼時候要放我回去?!”一松可說是用威嚇的樣子小心翼翼的問道,人說兔子急了也會咬人,然而一松並不是兔子還是貓又 “別急,帶你去個地方。”語畢空松又說道:”總之你先變成人型。”一松感到莫名,但還是變成人型,然而頭上的貓耳和貓尾卻依然存在,空松看了一松一段時間後,突然對著一松吹了一堆亮片,一松嚇的想退開 “別擔心,這只是障眼法,讓別人看不到你的耳朵、尾巴而已。”語畢看到一松光溜溜的腳,於是又是翻了雙木屐給他,一松是不愛穿鞋的,但是又怕空松的威壓,於是還是認命的穿上 隨後空松突然抱起來飛出洞窟,一松一點心裡準備都沒有,下意識的抱緊空松的脖子,但是這次沒有飛很遠,一松睜開眼睛時他站在一個神社前面,一路上很多攤販張燈結彩的,空松牽著一松的手一路朝神社走去,一走進一松才發現這是參拜天狗的神社,而那位天狗神正是站在他身旁的空松。

 

“為什麼帶我來這裡?”一松已經很久沒有來到人類的村莊,對於人類他已經感到陌生,甚至有人一靠近他就會忍不住的想把自己藏起來

 

“今天難得有祭典,算是我們上次做的事情的賠罪,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買給你。”空松說著牽起一松的手穿梭在攤位之間

 

一松總歸還是不想跟人類接觸,下意識的閃躲,空松也看出來了於是直接用身體護住他,兩人走了一段路,突然一松停下腳步,空松也跟著停下來發現一松的眼睛一直盯著一個方向,空松看過去原來是賣面具的攤位……

 

空松拉著一松走到攤位前問他想要哪個面具,面對店主笑吟吟的看著他們,一松反倒有點緊張,腦海裡想起被村民打罵的記憶,就在這時感覺到頭頂上傳來溫暖的觸感,一松抬頭發現空松正微笑的摸他的頭,明明很害怕空松,但是一松此時覺得好溫暖好安心……

 

之後一松挑了一個貓咪的面具戴在頭的側邊,之後空松又帶他去買了棉花糖,一松抓魚技巧很好,但是撈金魚的技巧就很一般了,撈了很久才一條,但是帶回去也沒地方養,所以就把金魚還給店主,之後還吃了章魚燒、炒麵之類祭典的小吃。

 

最後攤位都逛完後,空松拉著一松去他的神社裡,學著信徒們鞠躬、投錢

、搖鈴、拍掌動作怎麼也想不到他正是這座神社的主神

 

“一松不試試嗎?”空松看向站在他身邊沒有動作的一松

 

“可是…….有願望直接跟你說就好了。”一松看向空松的眼神帶著疑惑,明明正主就在這裡,他覺得還要對著神像祈禱真的非常奇怪,空松聽到他的疑惑微笑了一下說道:”被人信奉、祈禱也是一種力量,人們信仰的力量可以轉化成我的能力。”

 

聽著空松的解釋一松還是似懂非懂,貓又一直都被歸屬在妖怪那一類,沒被敬仰過自然不清楚空松說的意思,空松也不認為他可以懂,於是拉著他說:”等一下還有煙火,跟我來!”

雖然千篇一律一直如此,但是這次身邊有可愛的小貓咪陪同就是不一樣…….

 

河邊沒什麼人,應該說一般人不會到這裡來,夏日的河邊蚊蟲也很多,但是這些對於空松和一松來說不算什麼,空松隨意的清理了一個地方就坐了下來

 

“一松有什麼想知道的都可以問我喔!”空松讓一松坐在他身邊後認真的說道

 

“……成為大妖怪難道不寂寞嗎?”一松沉默很久才問出他心理一直埋藏著的疑惑

 

“當然也會寂寞啊…….”空松聽到一松的話沒有一點思考就回答他,看到一松落寞的垂著頭,空松接著說道:”妖怪的壽命很長,人們的每一天對我們來說就是分分秒秒的事情,這也是沒辦法的,不過……”

 

空松突然伸手抬起一松的臉說:”但是我會記得愉快及美好的時光,有你陪我來祭典的時光,我也會永遠記得!”說著的同時,空松的唇慢慢的靠過去,一松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反抗,心裡莫名的悸動……

 

但就在這時煙火突然綻放,在天上炸開美麗的煙火,空松同時放開一松的臉看向天空,一松看空松一副沒事一樣的表情,一松也很快的調整好心態看向天空。

 

也許煙火只是一瞬間,但是一松覺得自己也可以永遠記得這一天,被空松帶來參加這熱鬧又愉快的祭典。

 

後記:

這是前一篇R18妖怪paro後續,一松貓又很可愛所以寫下去,時代背景不重要啦,就當架空吧,空松天狗超帥、小松狐妖超蘇,一松貓又超可愛!




评论
热度(33)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