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守候←標題無能

點文的小天使 @哀嚎 請不要打我也不要嫌棄


OOC

妖怪paro

村子守護神天狗空松X痛恨人類的貓又一松

CP:カラ一


注意!有虐但不知道是不是BE

 

 

 

幾百年來的孤獨,並不是一句話就可以平息的......

 

一松是在還未滿百年就移居到山中,因為他聽到主人連同村民想要殺掉他,說貓過百年就會化為妖物,雖然自己確實換了好幾任主人,但是他覺得自己與普通的貓無異,況且他也是跟一般貓沒兩樣的飼養方式,但是卻被村裡的神主套上是吸收主人的生命力才能存活這麼久,進而想要殺掉他......

 

然而一松卻沒想到自己在離開村子後還是活了下來,而且經過百年之後他長出了第二條尾巴,一松曾經訝異自己的轉變,但是後來當他發現自己有超越以前的自我治癒能力及力量、體力、生命力時,一松終於發現自己或許不在是普通的貓了

 

 

 

"你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一松抬起頭看到有著一雙巨大黑色羽翼的男人,頭上還帶著烏鴉的面具坐在神社的賽錢箱上看著準備殺了神社裡最後一位神主的一松

 

"和你無關。"一松冷冰冰的開口,利爪揚起準備落下時,一陣大風讓一松措手不及被風給吹的向後倒退,一退就退到神社鳥居下面,一松怒視著已經從賽錢箱上站起來的青年,而青年也一副受害者的表情看著他說道:"這裡是我的神社,我有義務保護這裡供奉我的人。"

 

一松聽了冷笑道:"原來如此,被什麼樣的人民供奉的神原來也是一樣的。"一松冷冷的說道,想起當初神主說要將他吊死再火化成灰境最後封印在一個甕裡,讓他的靈體也無法詛咒村子,相信自己主人會維護自己卻不想主人也答應了,要是不逃就是死路一條都是這個神社的人的錯

 

"你要是有什麼冤屈可以跟我說,我或許可以幫......"青年話還沒說完,一松卻打斷道:"你要是能幫助我,你要是這麼神通廣大,我就不會來這裡做這樣的事了!"一松就像是炸毛的貓咪一樣,完全不顧剛剛逃走的神主朝著青年撲過去,青年反應也快馬上搧動翅膀飛了起一來,賽錢箱被一松的爪子給拍碎,錢幣掉的滿地都是,青年眼神暗了暗不在是剛剛那勸說的表情,換成一張有點可怕的冷酷表情。

 

雖然有點畏懼,但是一松還是不願意示弱,這時男人舉起手中的法器,一道很強的風壓朝一松捲去,想躲不是躲不掉的,一松只好用雙手擋住朝著他門面而來的風,手被馬上被風颳出很幾道傷痕,鮮紅的血從傷口滲出,一松像是毫無所覺得身子一矮就已經出現在神社屋頂,隨後毫不猶豫的朝著青年撲上去,但是青年反應也很快伸手抓住一松的爪子,就將他壓制在地面上......

 

"混蛋......"被壓制住動彈不得,但是一松嘴巴上還是不屈不撓的罵道

 

"你為什麼要殺害人類?"青年加大力道說道,一松咬牙不答,青年知道自己在加大力到這隻貓妖肯定會受傷,於是說道:"這樣我只好把你交到人類手中處置了。"

沒想到青年話才剛說完,一松就大力掙扎起來,青年差點壓不住他,後來沒辦法之下青年只好用法術讓一松先平靜下來,然後帶著他先離開村子。

 

"所以你為什麼要傷人呢?"青年用咒文將一松被綑住後問道

 

"我說過了,和你無關。"一松冷冷的撇開頭

 

"我也說過我是這裡的守護神,我有義務要知道。"青年也不含糊淡淡的說道

 

"嘖......等你被那些人類背叛後,你就會知道了。"一松沒有答話,而是冷冷的笑了一下說道

 

青年嘆了口氣知道大概是問不出原因了,於是隨急鬆開一松的束縛,但是不等一松有什麼反應就在他脖子上又下了條咒語,咒語在他脖子上繞了幾圈後就印在他頸部,一松氣急得想咬人,但是這時脖子卻突然一熱,讓一松難受的瞪著他

 

"這個是可以壓抑住你妖力的咒文。"青年說完像是想起什麼說道:"吾名空松,松野空松,你呢,小貓咪?"說著的同時眼裡還帶著不容拒絕的色彩,一松無可奈何淡淡的說道:"一松......"

 

────────────────────────────────────────────

 

"臭松,這個是什麼?"一松疑惑的看著人們送上來大大小小的糕點好奇的晃著身後的尾巴

 

"這個啊,是祭典時供奉的東西。"每年祭典都千篇一律,已經膩了的空松已經最近收到一隻小貓妖,於是打算帶他來湊熱鬧,雖然他表現出痛恨人類的樣子,但好像也不排斥跟人類接近,感覺更像是想親近又怕受傷的小動物一樣

 

"嘖......不過就只是一個臭松囂張什麼!"一松說著還有揮拳將靠的他極近的空松揍開

 

自從那件事之後一松一直用充滿敵意的眼神看著空松,但是空松對他卻相當照顧又很溫柔,慢慢的一松不像一開始那著討厭空松,反倒是有點開始依賴他,但是倔降的性格又不肯承認,於是一松不說空松也不說

 

"一松要吃吃看嗎?"空松微笑著把食物遞到一松面前,一松好奇的看的好久才接過來,但是咬下去時卻沒有什麼特殊的味道,甚至連空松說的酥脆、香甜的感覺和味道都沒有,很快的就嫌棄的塞回空松手裡,看一松不喜歡空松倒也無所謂

 

當天晚上廟會很早就結束了,空松和一松坐在屋頂看著星星,此時空松說道:"一松你當初為什麼殺人呢?"藏在空松心裡很久的問題,還是忍不住問出口

 

一松聽到後沉默了很久,久到空松以為一松不會回答正準備轉移話題時一松說道:"因為那些人想要殺掉我。"一松說著的同時抬頭看向星空說道:"他說我是貓妖要把我吊死再燒掉,然後連同靈魂一起封印,最後我為了自己的安全逃了出來。說著的同時一松垂下眸子

 

空松聽到這裡知道一松不過是很不能理解人類為什麼要殺掉他,所以他想報仇,雖然那些人沒有得逞,但是他不能原諒那些想殺害他的人,確實一松沒有錯,只是人們的迷信而差點讓他失去生命,但是反過來奪取他人生命的一松也很不該,空松看著一松的側臉,那是一張很單純沒有什麼迂迴想法的臉

 

人有分善惡,妖怪也有,但是妖怪想法沒有像人類那麼複雜,單純的你對我好我就要對你好,他害我我就要報仇這樣,所以說一松有錯也說不過去.......

 

"空松,來年再一起去參加廟會吧。"一松微笑著看向空松,真誠乾淨的笑容,毫無雜念空松發覺他收的這隻小貓妖可愛的過分了,於是捧起他的臉在他唇上印上一個很淺的吻說道:"好,我的約定好了。"

 

────────────────────────────────────────────

 

但是人類的邪念和貪念是無止盡的,有一天人們來到神社前帶著工具,聽著他們說話的同時一松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那些人類打算拆除神社改建成大廈,而且還不打算在其他地方再蓋神社供奉空松,在人們拿出工具和機具時,一松不顧空松阻攔現身,直接化出原形,是一個台車的大小,人們嚇了一跳紛紛走避,一松卻像是失去理智一樣的攻擊人類,空松看到急忙想要阻止......

 

就在這時一道帶著火焰的符紙朝著一松射過來,空松見了馬上撲過去將一松護在身後,一松發現後馬上看向空松,看到空松倒在地上,於是也不顧人類的攻擊跑回空松身旁......

 

"臭松、臭松!"一松大聲的喊著,變成人類的雙手抱起空松,但是空松卻只是虛弱著說道:"一松,你能冷靜下來就好了。"說著伸手去摸一松的臉,同時空松發手指碰到了一片濕潤,這才發現一松的眼淚正不住的往下落,空松無力微笑了一下說道:"不要哭啊,一松。"說著的同時空松的手移到一松的脖子上,最後說道:"吾放你自由了,一松。"

說完兩人周身綻放出炫目的光芒,原本想偷襲的陰陽師也被光芒刺的睜不開雙眼,一松也瞬間感覺到渾身充滿力量,這是空松當初封印住他的妖力......

 

當妖力都回到自己身上時,空松也奄奄一息的閉上眼睛,但是就在這時空松突然感覺有股強大的力量往他體內回流,空松睜開疲憊的眼睛看到是一松,把手放在他背心替他治療,同時還不住的把妖力傳回他體內,等到空松恢復得差不多時,一松笑了,這是空松第一次看到一松這樣對他笑,像是釋懷了什麼,最後一松說道:"能認識你真好,空松…….然後再見了……."一松說完便放下空松,不顧空松想阻止他的動作

 

"喂!這一切都是我做的與空松沒有關係,你們要我死我也願意,但是交換條件不准動神社,不然我就詛咒你們,讓你們也過不下去。"一松面對著人類很冷淡很平靜的說著,聲音不大但是卻可以傳進每個人的耳裡,雖然有人說一松是危言聳聽,但是更多人相信一松是真的可以詛咒他們,於是答應了下來

 

在一松被陰陽師用符咒給鎖住時,一松回頭又看了一眼空松,空松努力的想從地上爬起來阻止,但是身體卻不聽使喚,他口中不住的喊著一松的名字卻沒有任何作用

 

 

────────────────────────────────────────────

 

"所以你一直守著這破救的小神社就為這個嗎?"小松搖著他九條蓬鬆的尾巴趴在神社的屋頂說道

 

"這裡有我與他的回憶,而且我還在等他。"空松眼神的堅定的盯著已經改建成高樓大下的村子,而他懷裡著趴伏著一隻有著雙尾的黑色小貓.......

 

 

後記:

很久不寫文的我已經鹹魚了,但是點文我還是在努力寫當中,耐心等我的人我好感謝你們,今天更新的是另外一位私信給我點文的小天使,給你BE真不好意思,我芋(書)孃會盡量HE的,芋(書)孃也是第一是寫(躺)


评论
热度(23)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