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basu保試寫

OOC

CP:カラ一

 

 

一松是一個很怕吵的人,每次閉上雙眼想睡覺時總是會聽到救護車的警報聲在打擾他的睡眠,長期這樣的生活下來一松的黑眼圈越來越重,他甚至懷疑自己會不會在哪天因為操勞過度比他看顧的病人死的還早,因此他後來放棄的高薪生活去了靠近市郊的高中當起保健室老師……

 

當然要不是有輕松是他的哥哥還是這所學校的主任他也不可能可以輕易的進來,這喧鬧的校園裡,一松卻顯得格格不入,不過他覺得這樣很好,因為比起在綜合醫院裡天天被家屬糾纏的問東問西半夜有常常有急診讓他不得安眠,更慘的是有些衝動的家屬都覺得他沒幹勁要動手打他,這裡根本等於是天堂。

 

“一松teacher,你在想什麼,是不是我太完美了,所以你的心被我給captured,我果然是充滿罪惡的perfect man……”喔,忘的這個煩人的根源 

“給你五秒鐘你是要自己滾出去還是要我把他從窗戶丟出去。”一松淡定的收起棉花語氣充滿不耐煩連看也不看對方一眼 

“诶?這麼強硬……"對方還想抱怨幾句,看到一松已經打開窗戶他還是乖乖閉嘴灰溜溜的離開保健室,這裡可是二樓,摔不死也可能會變成半殘啊 

一松看著關上的門,那個學生是松野空松,還該死的跟他是同姓,但這都不是重點,一松記得自己剛來這裡時,輕松讓這裡的一位老師椴松,是的他們名字都差一個字,一松都懷疑是不是他爸爸在外面拈花惹草生的私生子了,總之就是椴松老師帶他認識校園,因為是在市郊校園佔地很大還有老師、學生宿舍,後來那天正好有籃球校隊的校際比賽,然後又很巧的椴松老師正好跟他自介紹到體育館,更巧的是那時空松正好被對方的球員撞到扭傷了腳,該死的那時這所學校原本的校醫才剛離職,於是就被椴松老師拉去給空松檢查傷勢了。 

一松覺得自己可能被設計了,一松黑著臉替空松治療好後,空松那時說:”thank you, teacher,請問我有什麼時候才能回到球場上呢,這場賽沒有我這樣的閃耀boy是不行的……” 

“閉嘴,你要是想要接下來幾個月用拐杖的話,你現在可以滾回場上了。”一松不耐煩的故意在他傷處拍了一下惹得空松一陣慘叫 

“好痛啊,teacher,不過我知道teacher是關心我的,不然不會在這時降臨在這神聖的球場上,然後我們命運的齒輪在此時相交,懈逅了彼此……"空松說著還自我陶醉起來,最後是椴松老師受不了說道:”請你不要再說這麼痛的話了!” 

後來一松才從椴松老師嘴裡得知空松是位奇人……  

看著窗戶的陽光,不冷不熱的剛剛好,窗戶依然開著風吹過窗簾被吹得膨脹起來,一松伸了個懶腰,伸手翻了幾下桌上的傷員資料這才發現空松真的的保健室的常客啊,看來前任保健室老師大概是被他痛得受不了才離職的吧。

 

一松沒什麼表情但是深深懷疑自己被算計了,但是既然都來了也就只能安於現狀了,至少在醫院時連睡覺都不能好好睡吧……

 

想著的同時一松也迷迷糊糊的睡著了,清涼的風一波波的彿過一松的臉,很舒服很涼爽,一松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然後一直都淺眠的一松聽到保健室的門被拉開了聲音,然後有腳步聲傳進他耳裡,但實在太睏了一松不想起來,隨後他感覺到一股視線,於是他睜開眼睛……

 

首先印入眼簾的是一團藍色的不明物體,沒有戴眼鏡等同時是瞎子的一松先是愣了幾秒,下意識的一拳就揮到不明藍色物體上面,隨後聽到哀嚎聲一松才爬起來帶上眼睛這才發現是空松穿著他的籃球隊隊服

 

“怎麼又來了啊,這次又是什麼狀況,被籃球打中、撞到籃球架還是又跟別的球員撞在一起了。”一松幾乎可以說是用嘲笑的口吻說道

 

“NONONO,一松teacher,我其實是有事想拜託你……”空松說著擺了一個自以為很帥氣的姿勢

 

─────────────────────────────────

 

 

“你是說希望我當你們的隨隊救護人員?我拒絕。”一松聽完來龍去脈後很認真的說道

 

“別這麼說啊,我們現在只能依靠一松老師了!”空松著急的說道,就連他喜歡用的日式英語也都忘記用了

 

“這不是你們教練或是社團責任老師的事嗎,為什麼是你來跟我說?”一松沒有理會空松的哀嚎而是轉移話題

 

“他們有來過啊,但是一松老師都沒有應門,所以他們以為你不在,所以我才決定放學練習完後再來看看,因為一松老師叫我不要一直動不動就來找你。”空松委屈的說道

 

“我還是拒絕,我知道你們球隊裡很多人都怕我吧,還說我是暗松老師什麼的,受傷也不願意來保健室吧,像我這麼隨時可以被丟棄的大型垃圾還讓我去當隨隊醫療人員只會增加傷患吧。”一松說完還自嘲的笑了笑

 

卻不想此時空松突然站起來,雙手搭上一松的肩膀堅定的說道:”一松老師才不是垃圾呢,而且我知道一松老師很溫柔,我一直記得第一次見面時你替我治療扭傷時的手法很純熟而且很小心,我還看過你在學校的後門照顧流浪貓,還有……”空松話還沒說完,卻被一松給捂住嘴巴

 

空松疑惑的看向一松,發現一松雙頰發紅,然後眼睛沒有直視他而是看著旁邊像是在躲避他的視線一樣,空松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樣的一松老師他不自覺得發現自己心跳好像也加快了…….

 

“你別說了……我會考慮……”一松有些尷尬的說道,老實說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因為被一個也才十七、八的大男孩稱讚而感到高興,而且一下子被說出這些優點一松也感到很不適應

 

“真的嗎,那我等您喔,一松老師!”雖然不是答應,但是這樣代表有商量的空間,於是空松也很開心,並不是完成任務的興奮,而是一松確實不像其他學生說的一樣陰沉、冷淡又無趣,一松只是不擅表達,只好用自己的方式表現出他的溫柔而已,但是這樣的方式沒有認真去理解的話是不會明白的!

 

 

─────────────────────────────────

 

 

友誼賽的當天,一松託著疲憊的身體,然後自我埋怨起來,明明是難得的雙休日自己為什麼會一時鬼迷心竅放棄難得可以好好睡一覺得機會跟自己學校的籃球隊坐兩個多小時的巴士去鄰縣參加什麼友誼賽,一松越想身上散發出的黑暗氣息越濃厚,但是有人就是不受這樣的氣息影響,比如說坐在他一旁喋喋不休的空松

 

正常來說隨隊醫療人員是跟老師坐在一起,但是一松那股怨氣實在太強烈,連老師都不敢跟他坐一起,後來坐在一旁的空松自告奮勇的要跟一松坐一塊,於是便讓空松坐到一松旁邊的空位……

 

雖然一松沒有理他,但是空松很會自己找話題,從跟同學打鬧的事說到自己參加籃球隊的契機,同時也在演藝部幫忙的事情,反正說來說去都是為了尋找他的空松girls,一松也是聽著但不想多說什麼,況且他是真的一點興趣也沒有,而且一想到一大早是空松不知道從哪得到他的手機號碼便一直不間斷的叫醒他,一松就覺得不太爽

 

總而言之後來友誼賽順利開始,一松坐在場邊看著球場上奔馳的身影,雖然說他很少看籃球比賽,但是一松發覺時他才發現自己一直都是盯著空松的身影。

每一個動作都很流暢,不管是什麼姿勢都很標準,看著空松比賽時才有的表情很認真很嚴肅,但是一松卻不禁感到有些著迷,空松是球隊的主將,指揮上來說也很俐落,與隊員的配合也很完美,但就在這時一道哨音,他看到空松為了搶籃板球頭被對手的手肘被打了一下

 

一松第一時間竟然有點坐不住,但是雙腳卻像是落入冰窖一樣動彈不得,直到坐在他旁邊的老師喊他,他才反應過來朝球場上跑去……

 

“你還好嗎?”裁判蹲在空松旁邊詢問,一松此時也趕到空松旁邊,然後也跟著詢問:”頭會痛嗎,有沒有覺得噁心想吐,很暈嗎?”一松的表情難得出現緊張的情緒,好在空松的意識還算清醒,但是繼續比賽是不可能了,於是只好換上替補,然後他坐在一旁休息

 

“一松老師……你剛剛的表情看起來很著急了,看來一松老師是真的很擔心我吧。”空松嘿嘿的笑了一下,隨後說道:”我就知道老師是發至內心的對我好,果然一松老師真的很溫柔。”

 

“受傷了就閉嘴好好休息被打傻了嗎,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在擔心你了?”被看透自己的想法,一松尷尬的撇開頭,但是他還是感覺得到空松的視線

 

空松看到一松的反應沒有在說話,但是他發現認為一松雖然說話總是很尖酸又難聽,但是確實是一個刀子口豆腐心的人,這樣的一松感覺就像是隻貓一樣,突然想起學校有人也喊一松貓松老師,他突然覺得貓松老師這個稱呼確實很適合一松,像貓咪一樣傲嬌又可愛……

 

但就在這時空松突然意識到自己竟然會覺得一松可愛,這一點非常奇怪,一松又不是可愛的護士小姐也不是大胸又漂亮的校醫,但是空松卻覺得一松比那些一般高中生會遐想的角色還要可愛

想到此空松看著一旁已經從臉紅到耳朵的一松,不自覺的吞了一口口水

 

 

後來友誼賽的結果一點也不重要,一切恢復如常,唯一不同的是空松來保健室的次數變少了,這樣對一松來說是好事,他可以樂的清閒,直到有一天空松的後輩來保健室給一松治療時,一松隨意的問了他後輩空松的事,那名學生說,最近籃球社進來一位低年級的經理,好像很喜歡空松前輩,常常跟空松前輩走在一起,我們都猜他們兩個在交往呢!”

 

一松聽到手上的動作一頓,隨後繼續手上的工作,但是他沒發現自己的手力道漸漸加大,直到聽到對方喊痛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動作,於是趕緊放輕手勁……

 

雖然聽到空松(可能)交女朋友這件事一松感到有點正經,也覺得說不定哪天空松會帶著他女朋友跑來這裡說老師,我女朋友說被我痛的內傷了,但是沒有,空松沒來更沒見到上次那位同學說的經理,不知道為什麼一松開始有點坐不住了,他很想去體育館看看他們的情況,但是一松最終沒有這麼做……

 

一松有時會想我本來就是一個陰沉又冷淡的保健室老師,空松這樣纏著我也是一時興起吧,年輕人都是這樣的這也沒什麼,但是一松覺得他不過在自我安慰而已,不過一松畢竟是一個大人,所以他覺得自己對空松的想法和感情大概也就是關心,這不是他在自欺欺人,他從來就覺得空松很吵很煩還是一個小毛頭,說的愛啊喜歡啊一松認為自己不會輕易淪陷,更何況空松什麼都沒跟他說過。

 

就在這時一松手機響起,一松第一個想法是空松打給他了!

不知道為什麼一松已經把空松放在第一個位置了,然而一松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但是接起電話後他有點失望……

 

“嗨!一松啊,過的好嗎?”電話另一頭是充滿朝氣的男音

 

“你還沒死啊,小松。”一松冷冷的笑了一下

 

“喂喂!好歹也認識這麼多年了,你怎麼說話還是這樣啊,你不要荼毒青春洋溢的高中生啊!”小松忍不住抱怨一下

 

“這不需要你來操心。”一松說著嘆了口氣問道:”你到底打給我幹嘛?”

 

“我當然是關心你啊!”小松理所當然的說道,一松聽到後,一直沒有什麼表情的臉勾起了淡淡的微笑,像是春日的微風一樣的讓人舒服的笑容,一松想也沒想過自己會被關心,以前跟同事互動都很冷淡,所以他離開後也沒有收到以前同事的問候,小松是位消防員,因為火災多少都會有些送醫急救的隊員之類的,久而久之一松跟小松也混得很熟了,應該說是小松單方面纏著他,所以對一松來說小松算是他屈指可數的朋友吧

 

之後兩人也聊了幾句,小松說下次休假會去看他,於是兩人也就愉快的約了一下就掛電話了,然後當一松放下電話後,一轉頭就看到一個高大的人站在他旁邊,一松嚇了一跳,因為剛剛跟小松在講電話一直沒注意到旁邊有人,於是這一轉頭看到旁邊有人難免還是嚇到了……

 

“一松老師,剛剛那個人是誰啊?”空松的表情是一松少見的嚴肅,一松從來沒見過空松這樣跟自己說話,但是一松不知道為什麼他有一種很不爽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他有種空松這麼長的時間沒來一來就質問他的口氣讓一松很不爽

 

“這與你無關吧。”一松態度一如往常的說著也不看向空松

 

卻不想空松此時突然抓住一松的肩膀讓一松直視他,缺乏運動力量也小的一松根本掙脫不了空松的動作,於是只好看著他,但是一松的臉色也已經很不好看了

 

“怎麼可能無關,我可是煩惱好多天了,但是我現在確定了,我喜歡一松老師啊!”空松認真的說道,音量有點大讓一松一瞬間根本無法消化他說的內容

 

“不過是個毛頭小子還說你喜歡我,你是不是搞錯了……”一松依然態度自若的嘲笑一下,但是話還沒空松突然俯下身堵上一松的唇,雖然只是蜻蜓點水的吻,但是也讓一松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平時毒舌又尖酸的話語一松發現他一時都說不出來……

 

“一松老師,我其實這段時間沒來找你也是因為我很糾結,正好籃球社有進來一位經理,於是我試著跟他接觸,但是我發現我看著他卻沒有看著老師時那樣的感覺,心跳得很快臉會發熱這些感覺只是面對一松老師才有,所以我覺得我一定是喜歡上一松老師了。”聽到空松一口氣說出來的話,一松愣了好久,最後低聲說了句不過只是一個毛頭小鬼…….

 

空松還搞不清楚狀況時,一松突然扯過他的衣服,隨後一松的唇便堵了上來,雖然技術不是很純熟,但是一松畢竟還是有交過女朋友的人,因此接吻技巧上來說還是比純情的空松還要高超一些,這個吻的時間沒有很長,但是確實讓空松嚐到了像是情欲的滋味……

 

“……一松老師?”空松不明白一松為什麼會吻他,因此開口詢問正戴上口罩的一松

 

一松站了一起揉了揉空松的頭髮,然後走向保健室門口,臨走前拉下口罩說道:“小鬼,等你學會接吻,我再考慮要不要跟你交往吧!”語畢便拉開保健室的門離開留下空松一個人

 

“ ……等等!一松老師,這意思是不是代表我可以追你啊!”空松反應過來馬上追上一松的腳步

 

臨近黃昏的校園裡,傳出空松的詢問聲隨後就是被揍的哀嚎聲

 

 

Tbc or end

 

後記:

第一次寫這個paro啊,感覺沒有結局,我要是有梗就補上吧……(揍)

其實想寫很久了但寫不出傻白甜,反正這算是挑戰吧www

评论(6)
热度(34)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