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貓又的面具及主人的前世

注意事項

之前的結尾在這裡,請先看那個再看更新文


(一)

一松覺得上天一定捉弄他為樂,上輩子這傢伙(カラ松)是我主人,這輩子媽的還是我哥哥,還中特獎了是六胞胎,這也就算了,你媽還這麼痛!

但一松似乎忘了這輩子他們的媽媽是同一個人……


依然留著貓又的記憶,這對一松來說是一大恥辱,想起之前他曾經竟然把這段時光當最美好的貓生他都覺得丟臉,他還記得有一次有只小貓剛出生沒幾個月就死了,他還把小貓屍體叼回來,後來カラ松那腦帶有洞的傢伙不知道從哪來找來十字架,然然說道:「真是可憐的cute kitty,你的生命有如流星般逝去,但不要害怕,我會為你建造一個愉快的樂園,願你不在有痛苦與寂寞。」

然後這貨真做的個墓,做墓就算了,還在上面插的朵藍玫瑰,藍玫瑰就算了上面竟然來帶了亮片,一松都覺得那隻小貓在九泉之下都想跳出來咬死這神經病


一松不懂自己上輩子為什麼要為他盡心盡力呢,他開始懷疑起自己上輩子的貓生,果然還是因為是救命恩人?我不如那時直接死掉來的痛快!


一松聽說貓又分為兩種,一種是天生就在山上的,那種野性強靈力也較強大

另一種就是家貓養到超過二十歲就有會變成貓又,然而貓一旦成為貓又就會不辭而別跑到山上去,所以一松覺得自己當初一定腦袋被屎糊了才會留在カラ松身邊。


一松越想越覺得厭惡自己,不過當他抬頭看到正纏著チョロ松鬧他的おそ松還有一旁在玩手機的トド松眼神更毒,這兩個傢伙……



トド松是個敏銳的人,他不知道為什麼雖然一松對カラ松常常不是罵就是打,但是トド松知道一松不是真的討厭カラ松,那種感覺トド松不會解釋,感覺一松心裡藏著什麼,好像知道什麼他們其他人都不知道的東西…….

而且一松對他還有おそ松的眼神總是帶有一種糾結的感覺,說是敵意也感覺不到惡意……



おそ松是個聰明人,而且他也知道原因,おそ松是個有前世記憶的人,因為殺的人多死了後成為惡魔,在惡魔的前一世他為了想奪取一棟大宅毒死的カラ松自己和トド松卻被身為一松的貓又反殺,他知道一松大概是保有貓又的記憶,但也只有貓又的記憶,然而他並沒有前世的記憶,所以對他和トド松有敵意也是無可厚非的,但是おそ松還是不怕死的常常去招惹那個充滿黑氣的一松……


「一松哥哥,今天去看你的朋友嗎?」十四松掛在一松肩膀上問道


「唔……嗯……」一松心情複雜的點點頭,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兄弟裡就有三個是他前世就遇上的人,唯獨十四松是個沒有參與過的人,所以他不明白為什麼十四松會跟自己成為兄弟,還是說其實根本沒有所謂的因果關係?

但也因為如此他對十四松特別友善


「一松哥哥真的好喜歡貓呢?」十四松邊撫摸著吃著小魚乾的貓咪邊說道


「嗯……」一松沒有說什麼而是點點頭,想起前世カラ松也是這樣,雖然後來也算是カラ松間接的毒死那些無辜的貓,但是一松覺得他不恨他,試想カラ松要是知道的話還會拿去餵那些貓咪嗎,同理一松覺得自己沒有理由恨他,該恨也是那些為了利益上的鬥爭而波極無辜生命的人類


十四松靜靜看著一松眼神的變化,最後用雙手捧著一松的臉說道:「一松哥哥露出好可怕的表情喔!」

一松聽到十四松的話愣了一下,最後才知道自己可能又想到前世的事情,所以心情又不好了吧


「其實大家都沒錯,對吧?」十四松笑得很開心,一松有點不懂十四松話的意思


「十四松你……」一松正打算詢問出心裡的疑惑時,一道逆光的身影擋住光線


「哼!原來你們都在這裡啊my brother,媽咪在召喚你們回去我們的殿堂!」 カラ松臉上帶著鑲有亮片的墨鏡,一隻手撐著牆壁一隻手推著墨鏡面對著他們


「……」兩人同時沉默,一松心裡有如幾百萬隻ゲルゲ(現充獸)爬過,有直接爆起來一拳揍翻カラ松的衝動,但是最後一松的反應只是很冷淡的切了一聲,並且叫他安靜不要讓我看到你的臉不然你以後只能帶著墨鏡生活之類惡毒的話


カラ松也只時诶一聲沒有做其他反應,在十四松跟著一松背後經過カラ松的身旁時,十四松看出カラ松的眼裡閃逛一絲無奈,十四松讀不懂,所以也就沒有多做其他反應


真的不懂這些人啊……




チョロ松思維很細膩,他總覺得自己應該知道些什麼又被矇在鼓裡,雖然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有什麼理由要知道兄弟們所有秘密,經過トド松也有自報一些無所謂的秘密後,チョロ松更覺得自己不了解自己兄弟,明明是六胞胎啊


「おそ松哥哥…….」チョロ松思考了一下還是找跟他走最近的おそ松尋求幫助


「呦,擼松難得主動找我,怎麼了啊,想請教哥哥如何不早洩嗎還是脫離童貞,要借小黃書的話我要收錢啊!」おそ松頭抬也不抬的回道


「誰是擼松啊混蛋長男,還有你自己也不是童貞吧,誰要跟你借小黃書啊!」チョロ松忍不住氣的站了起來,おそ松卻不在乎的說道:「所以是要問我早洩的問題嗎?」說著おそ松也坐起身來


「誰早洩了啊!」チョロ松氣的怒吼,此時一直在一旁的トド松只是一如往常的無視這兩人沒有營養的對話



但チョロ松沒發現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被おそ松敷衍過去他要問問題的事實……


前世是前世,今世是今世,對おそ松來說之前不管是敵人是親友,這是他們是兄弟是六胞胎就這麼簡單,而且之前過的事並沒有比較好



一松做了個夢,夢中他還是貓又,他看到一個跟那混蛋臭松一樣的人,身上一襲黑色的衣裝,看打扮挺像是神父的,カラ松看到一松朝他走過來,一松這時才發現他媽的衣服的邊緣的金條還是用天藍色的亮片貼的,貼亮片也就算了你他媽來撒了金粉,更要命的是他走過來時金粉還隨著他飄散空中,像是他走過的地方都帶著金光閃閃的自帶效果。


カラ松走到一松面前,沒有蹲下身只是低頭看他,然後當一松正在想該怎麼表達內心的崩潰時,カラ松說道:「 Dr.,你怎麼啦,一直看著我是被帥氣的外貌以及perfect的時裝吸引,不愧是Dr.一松就是不一樣!」


「你他媽在說什麼鬼話,我何時成為醫生了,你的那套是什麼鬼,痛死了臭松!」一松冷淡的回答,但是當他剛說完話他發現自己成為一個人,身上套著一件白大掛裡頭就是隨意套著襯衫,但更讓一松吃驚的是面前的カラ松的眼睛竟然帶的異色美瞳!

被痛的脆不及防,一松覺得他也不太好了,當什麼屁醫生,他現在就急需醫生!


「NONONO,Dr.不就是你嗎,Dr.一松。」カラ松不在意一松的惡言相向,而是搖搖手指說道,哦!手指上還擦著有帶亮粉的藍色指甲油


「你說什麼,我……」一松話還沒說完,突然カラ松身後空中出現黑氣,然後從裡頭鑽著一個人,那個人一松看到幾乎要炸毛衝上去把他大卸八塊,那個人正是おそ松,おそ松頭上長著一對紅黑相間的角,身後還有一條長長的尾巴,背後有一對小翅膀,他身穿藍色西裝從空松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們


「有、有惡魔,白痴神父,為什麼你教堂會有惡魔?!」一松指著おそ松罵道


「NO,God是愛著每個人的,不管種族,おそ松肯定受到God的指引才會出現在這裡,然後來到這個極樂淨土!」カラ松轉過身看向おそ松,おそ松聽完カラ松的話也喊著「痛い」差點從空中摔下來


哦!這神父是這樣驅除惡魔的嗎?一松覺得他瞭然的カラ松為什麼可以為成神父,雖然是無差別的攻擊……


但這都不是重點,一松覺得這個夢很奇怪,有點真實有點詭異,彷彿都是斷層,當他看到カラ松渾身浴血的站在他身前,而一松身後是惡魔おそ松背對著他,四面八方都是張牙舞爪的惡魔,一松有點恍惚


「我絕對會保護你的,miss修女!」カラ松手中的聖經無翻自動飛出藍色符文


「要是我們贏了成功活下來,請跟我SEX一次吧,修女。」 おそ松依然不正經笑嘻嘻的說道,但是殘破的衣服和翅膀一松知道おそ松也傷的不輕


到底是怎麼了?一松覺得自己都混亂了


就在這時……


「一松,醒醒!」一道聲音畫破天際,殷紅的天空像是破開一個洞,強烈的白光讓一松睜不開眼睛,當再次睜開雙眼時看到的卻是カラ松放大版的臉!


一松看到愣了一下,隨後就是一拳毫不留情的揮過去,嚇死他了!


「我看brother一直在夢中掙扎很難受的樣子,所以覺得叫醒你比較好。」カラ松摸著被打的鼻子解釋道,此時天還是黑的看來現在是半夜,於是一松看向他說道:「大半夜你不睡觀察我幹嗎?」


「我是為了解放身體裡的汙穢淨化身體及心靈,而從甜蜜的dream甦醒,回來就看到my dear brother很難受的樣子。」カラ松一隻手扶住頭一臉自己拯救迷途羔羊的感覺,但是一松眼裡只有痛的感覺


「閉嘴,臭松。」實在被カラ松痛到睡意全無,一松鎖性坐了起來,看了眼時鐘才清晨四點多,但是實在沒事,一松也不知道該幹嘛,他也感到很困擾


此時カラ松突然說道:「一松要不要跟我出去走走呢?」


「哈?現在?」一松一臉你沒病吧的表情


「嗯,平時醒來都不是中午了嗎,機會難得怎麼樣?」カラ松對一松露出微笑伸出手邀請他,一松愣愣的看著那隻手鬼使神差的搭了上去


评论
热度(19)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