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貓又的面具及主人的前世

第一篇


(二)


所以說我到底是哪個筋有病還是カラ松的痛給搞的神經有問題,大清早的跟カラ松出來也就算了,你麻痺的為什麼要來海邊?!

一松覺得他整個人都裏的像顆球還是不住的發抖


「臭松,我現在想殺了你!」雖然從一松他們住的地方到海邊車程起碼也要一小時以上,但是因為還很早沒有電車,也不知道カラ松從哪裡搞來一部腳踏車,總之就是迎風他還唱的那自編帶有英文歌詞而英文部分完全不標準的歌,反正除了痛以外就是冷。


「brother難道不想看當sunlight將我們從黑暗拯救出來的瞬間嗎?」カラ松沒有看向一松而是專心看著前面,而一松此時就算咆哮說:「不想!」然而並沒有什麼用


因此才會倒至現在縮在海邊瑟瑟發抖的局面


「一松……」此時カラ松突然喊了一松,一松不明所以的看向他,沒想到カラ松卻將他的皮夾客披到一松身上,雖然因此看到他裡面穿著印著他頭像的衣服,但是這樣確實比較溫暖,但是一松是死也不會說


「這裡以前是一個村落,後來氾了大洪水全村的人都不幸遇難,因為後來這裡有了很多不好的傳言,所以興建了教堂。」カラ松看著海面平靜的說著,一松不知道カラ松為什麼突然跟他說這些,但是他卻覺得自己此時不能打斷他


「後來……教廷也派來一位神父,據說是對於除靈方面很厲害的人,而且年紀輕輕也不會不滿被派到這偏僻的鄉下地方,不過有一天有一位孩子來到這裡,孩子的母親表示孩子感覺被惡魔附身了,希望神父可以救救他孩子…….」カラ松說到這裡太陽慢慢升起


「神父當下很認真的點頭答應,但是才開口說沒幾句孩子就痛苦的蹲下身,並且看到他身上散發出很多黑氣,但很快就煙消雲散,神父很困或他還沒有除靈惡魔就受不了他,但是他發現不只孩子臉母親也好像被痛到的表情。」カラ松說到這裡,一松突然想到他做的夢,要是說很痛的話……不是跟他夢中的神父完全吻合嗎


一松想到這裡看向カラ松,卻發現カラ松已經戴上墨鏡,那個帶的鑲有亮片的墨鏡讓一松覺得自己要瞎了。


Dr.一松……. カラ松神父……. おそ松惡魔…….

一松不明白了,他明明保有前世貓又的記憶,但是他不記得夢中的片段他也沒有看宗教片的習慣,但是腦裡卻有這些片段,這樣不是很奇怪了,前世的主人是個大善人,雖然很痛,但是真的是個好人,然後他被那該死的兩人毒死後,一松耗盡自己的生命也沒有再見到他。


但是後來一松覺得自己沉睡的好久,久到他都覺得自己不會醒來,卻在此時跟這些命運牽引的人成為兄弟還是六胞胎,很神奇很特別。


カラ松看一松陷入沉思,不知道為什麼苦笑了一下…….並不想害他,但是不希望他想起來,那個惡魔的存在以及浴血的神父…….還有沒有保全你而導致你死去……然而.......


女神的離去,結界被惡魔給攻破,就算おそ松倒伐幫助我們,但是直到最後結果依然沒有改變,一松依然死在他們面前,而他們卻沒辦法救他,女神回來時已經為時已晚,カラ松也只剩下一口氣,雖然女神要救他,但是カラ松卻叫女神放棄他,也許那時カラ松已經知道了,他喜歡一松而且到沒有他他也活不下去的地步,這就是神給他的懲罰吧,因為他說了謊。


明明喜歡他卻一直沒有回報的逃避……也許只是我想把一松綁在身邊,一松哪怕一次也沒有說過我喜歡你,而是默默的陪著他單純如此而已。


自作多情的代價就是這麼殘酷…….

就連神也不會眷顧你…….


「喂!臭松,回去了。」不知道何時太陽已經升起,一松叫了好幾次カラ松都沒有反應,鎖性他直接一拳揮到カラ松的肚子上


「噗哦!」沒有防備的被打一拳,カラ松差點都站不穩,好在カラ松的體格比一松強壯的多,所以這一拳並沒有造成他多大的傷害


雖然被打了一拳,但是騎車的人還是カラ松,至於一松為什麼不騎,大概是怕自己被カラ松的話痛到摔車,而カラ松回去路上就像平時一樣,說著一堆不著邊際毫無營養的話,還夾帶著他那不標準的日式英語,一松其實挺睏的,於是雙手搭在空松腰上迷迷糊糊就靠著空松的背睡著了。



一松站在一個教會大門前,純白無瑕的大門不知道什麼用著有點刺眼的藍色寶石(應該是假的)裝飾,但一松不在意這些,他毫不猶豫的推開教會大門,印入眼簾的是紅色的地毯、五顏六色的彩繪玻璃,陽光透過彩繪玻璃印在地上描繪出美麗的圖案,而這時神父正好轉過身來看向他


カラ松就是神父,他看到一松先是一愣,隨後快步走到一松的面前,然後突然蹲下像騎士一樣握住一松的手,說道:「oh~迷途的cute kitty,在此與我相遇是God的安排,我們命運的齒輪也因此而相交,我……」カラ松話還沒說完就收到一松的一腳將他踹開


「臭神父你閉嘴,還有我只是路過並沒有迷路。」一松冷淡的回道


「沒關係的kitty,我和God會指引你走向正確的道路,只要祈禱就能得到救贖。」カラ松完全不受一松態度的影響繼續自顧自的說起來


「哦!好,你我誠心祈禱你這個混蛋神父給我消失在我眼前,馬上,或是讓我送你一程!」一松說著已經開始磨拳擦掌了


「NONONO!這裡是我和God的殿堂,所以不能完成Dr.你的期望。」カラ松搖搖手指認真的說道


然後カラ松清楚聽到一松切的一聲,所以是發至真心希望他閉嘴消失嗎,NO~一定是Dr.被我迷人的外表給擄獲了,這只是他害羞的表現而已……

想到這裡カラ松又自以為很帥的擺出帥哥就是罪過一樣的表情和姿勢。


一松覺得他雖然是醫生,但是他彷彿聽到自己肋骨斷裂的聲音,而且不管哪裡都讓他覺得好痛。

他終於知道為什麼最近村落來他這裡看骨科的人這麼多,原來是這個智障神父,害他去餵貓的時間都沒有了,這神父有毛病吧,不對!他更需要去看醫生(雖然醫生肋骨可能會變得不太好)然後治治他的腦子肯定有洞!


一松暗暗想到要是カラ松真的去他那求診,他會用醫療過失把他作掉為民除害。


不過想歸想,這神父的身體還真的很好,一直都挺建康的,雖然一直在無差別攻擊,但是聽說他已經消滅不少惡魔,而一松會來主要原因……


大概就是屬於貓的天性……好奇吧!


「Dr.我有一個問題?」此時カラ松開口了


「幹嘛?」一松沒好氣的問道


「你到底是誰?」カラ松突然一改剛剛有病的樣子相當認真的問道

一松聽到一愣,カラ松接著說道:「我沒有跟Dr.說過我叫什麼名字吧,算是村人說的,我覺得Dr.對我說話的態度不像第一次見面,所以你到底是誰?或者是說你的靈魂是誰?」


一松聽到カラ松的話愣住了,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對啊!他認識カラ松,但是這個カラ松顯然不是他認識的カラ松,難道是因為這是夢?


「我就是一松啊。」一松沒有做什麼辯駁,畢竟他就是一松沒什麼好辯的,不管眼前這傢伙相信與否


カラ松沒有答話靜靜的看著一松的雙眼,最後也沒有多做什麼就說:「進來吧。」


看到カラ松就這樣放過他一松反而感到不現實,然而カラ松卻只是說:「你的eyes像你心靈一樣純潔無瑕,而且沒有心虛的感覺,我知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一松不知道為什麼聽到カラ松如此信任他,心臟不由得多跳了一拍似的,這感覺他好久沒有過了,自從主人死去後他沒有在乎過誰,就連轉世後也是如此,轉世後……


一松總覺得自己彷彿忘了很重要的東西……


但就在一松一腳踏進教堂時,感覺一陣震動,一松以為是地震嚇了貓耳都炸出來了,然而當他睜開雙眼時發現カラ松正背著他朝屋子走去。


「放我下來,臭松!」一松說著話的同時拉扯的カラ松的頭髮,カラ松邊喊著很痛邊將他放回地面上


一松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可以睡著,明明是趴在臭松背上,才不是安心感什麼的只是臭松的體溫比較高而已,貓都喜歡溫度高的東西嘛……一松這樣自我欺騙的想著


カラ松看著一松搖搖晃晃的背影顯得很擔心,但是他也不好上前去扶他,只好擔心的走在他身後,到起居室後其他兄弟們都還沒起床,媽媽已經弄好早餐,看到カラ松和一松時也小小的驚訝了一下,平時不睡到中午不起床的家裡蹲竟然起早了,這讓他媽媽和爸爸都感到錯愕,但是カラ松也只是微笑用痛語打發過去了。


一松在桌前盤腿坐好後,突然看向カラ松說道:「你今天在海邊說的故事…… 我大概知道是真的。」


待續

评论
热度(15)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