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又的面具及主人的前世

第二篇

 

(三)

 

「咦?」カラ松愣了一下,隨後異常激動的說道:「一松全都想起來了嗎,包括お……」カラ松話還沒說完,紙門突然被拉開,為首是おそ松後面就是其他人,顯然都睡眼惺忪,只有十四松和おそ松顯然特別清醒,十四松一下子就擠到一松旁邊將カラ松擠開

 

カラ松有些錯愕,但是看向十四松時,十四松又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對他笑著,カラ松總覺得有哪裡很違和,但又說不上來…….

 

「カラ松哥哥和一松哥哥好狡猾喔,出去也不帶上我!」十四松毫不猶豫的用他的大嗓門叫道,像是刻意讓大家都聽到一樣

 

「痛松哥哥,你跟暗松哥哥出去了?」トド松馬上抓到關鍵字看向他們,而且還一臉不可置信

不過也不怪他,松野家的每個人都知道一松對カラ松是異常的排斥和厭惡,因此他們兩個人會一起出去令人感到相當意外

「一松可是我的Dear brother,我們兩個一起去海邊感受陽光的洗禮!」カラ松攤開手像是此時正被陽光照耀一樣,然而屋子裡的人例行忽視他

而おそ松卻相當沉默,安靜許久後說道:「カラ松吃完飯我有話想跟你單獨說。」從沒看到おそ松這麼嚴肅的樣子,在場的大家都愣了一下,但是卻什麼都沒說

吃完飯後兩人去了二樓,其他人在都樓下,一副要是他們打起來的話隨時要去阻止一樣,只有一松還是一如往常的窩在角落。

「我不知道你到底記得多少,但是你不要再試圖讓一松想起來了!」おそ松表情很認真,像是要是カラ松拒絕的就用武力解決一樣

「為什麼?這是屬於一松該有的記憶吧!」カラ松也很強硬不打算就這樣妥協

「我們當初不是說好了,一起將一松的記憶抹除嗎,還是說你忘記了那部分的事情?」おそ松的口氣雖然顯得輕鬆,但是表情卻帶著危險的笑容

「我當然都記得,上一世的記憶我全部都記得,但是……一松說他作夢了,所以我也沒辦法。」カラ松說到這裡也皺起眉頭

「作夢?」おそ松也一臉意外

「正常人來說不是應該不會想起來更別說作夢,為什麼一松會……」おそ松似乎真的很意外,兩人都陷入沉默

同時樓下十四松已經貼著一松坐下,一松不明所以但還是任他靠著自己,因為十四松是背靠著一松,所以一松看不到他的表情……

果然……因為一松哥哥是貓又,貓又的記憶保存著延續下來,おそ松哥哥和カラ松哥哥當時的封印越來越薄弱了。十四松想到這裡,突然伸手摸向一松的頭,然後說道:「一松哥哥,我們一起睡覺吧!」

「咦?可是……」一松正打算拒絕,但是十四松卻堅持道:「一松哥哥,想睡覺吧?」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十四松強調的時候,原本精神還不錯的卻慢慢的開始睏了

「嗯,那就在睡一下吧。」一松點點頭就靠著牆壁閉上雙眼,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當一松醒來是他人在二樓房間的沙發上,而讓一松感到意外的是,他這次睡覺沒有作任何夢……

這時紙拉門被拉開,走進來的人是おそ松,看到一松醒來於是露出大大的笑容說道:「你醒啦,已經是下午了,所以十四松把你的午餐都吃掉了。」

說完看一松要開口,おそ松接著說道:「我和カラ松都阻止過了,但沒有成功。」

其實一松一點也不在意午餐的事情,他看得出來おそ松並不打算讓他有機會問出心理的問題,太奇怪了……一松知道おそ松一直以來對他的態度是不可能記得上一世的事情,但是一松漸漸的發現事情不像他想像中的單純,不只是おそ松連カラ松也很怪,為什麼好像知道什麼卻又不告訴他……

「おそ松哥哥,你到底想瞞我什麼?」一松最後還是抑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於是開口問道

おそ松聽到一松的話後愣了一下,隨後像是極大無奈的說道:「我能瞞你什麼,而且カラ松不是都跟你說了嗎?」感覺おそ松是不打算回答他的,感覺與其是隱瞞倒不如說おそ松的表現像是這件事跟一松無關一樣

平平淡淡的口氣讓一松很不爽,但就在一松要發火時,紙拉門又被拉開進來的人是チョロ松和トド松,當チョロ松看到一松即將爆發的黑暗氣息時,第一個想法就是又是おそ松說了什麼惹毛一松

擅長讀空氣的トド松則是下意識的想離開,這氣氛真的好壓抑啊……

「你們終於回來啦,那哥哥我要去打小鋼珠了!」おそ松事情不關己的拍拍兩人的肩膀就往門外走,顯然要把這些爛攤子丟給チョロ松和トド松

一松知道自己是貓又,有前世記憶的貓又又有自己的主人,跟主人一起生活也充滿很多難以忘記的記憶,想起カラ松總是輕撫著他的毛說:「我能認識一松就是老天的安排,命運的邂逅,cute kitty也是這麼覺得吧?」

嗯……也不是什麼很好的回憶啊…….

在一年秋季,一松看到カラ松蹲在一個土堆旁雙手合十不知道在幹嘛,於是一松便靠過去,カラ松看到一松後說道:「一松你也來祭拜那隻小貓嗎?」說著還露出苦笑摸摸一松的頭,一松看向土堆果然是那隻小貓的墓,カラ松的表情顯得很沉重

カラ松原來都記得,記得他與一松相遇的那天、記得一松帶回來的小貓死去的那一天、記得一松第一次親近他的那天,記得一切關於一松與自己的回憶,這一切全部都被記得,其實對一松來說才是至高無上的寶物……

然而現在守著這份寶物的人……只剩下他一個人。

十四松其實在一松睡著後就在家裡的大球上面滾來滾去,後來是カラ松把一松給抱去樓上讓他好好睡,午飯後十四松出去了,此時一樓只剩下カラ松一個人,雖然手裡拿著鏡子,但是思緒卻完全不在鏡子上,カラ松不知道家裡還是哪些人記得這些事,おそ松說這次他們是六胞胎是兄弟,不管以前是怎麼樣,這一次他們不能再傷害任何人,所以要是可以的話一松作夢他頂多當成是一個夢,但是要是カラ松干涉的話一松或許會全部想起來,他不希望兄弟們為已經不存在的事煩惱,所以能不知道是最好的,雖然不知道一松作夢的原因,但是おそ松也很難得嚴肅起來的跟カラ松說不要管。

「要是你無法處理得很好就不要在製造麻煩了。」當初おそ松是這樣跟カラ松說的

一松覺得自己有很多地方都跟貓很像的原因估計跟他曾經是貓又有關,他雖然不吝於告訴兄弟們自己的前世記憶,雖然覺得講了也不會被相信,但是當他發現在他兄弟裡的每個人都跟他前世是有關係的時候,他決定還是保持沉默,要是他說出來了讓他們想起來的話,他們還能像一般兄弟一樣的相處嗎?

一松知道不可能……

「一松,你怎麼了啊?」沉默良久チョロ松還是決定先開口說話

「一松哥哥你還好嗎?」看一松一直沉著臉トド松也小心翼翼的詢問

「沒事。」一松掀開被子說道:「我要去貓咪集會了。」語畢不顧其他兩兄弟擔憂的表情走出房間,再經過樓下客聽時看到カラ松坐在那裡,而一松只是多看他一眼就轉頭走人,カラ松也聽到腳步聲,於是看向門口看到一松在換鞋,腦海裡飛快的轉動一下,カラ松也追上一松的腳步……

「臭松,你跟上來幹嘛?」一松極度不屑的瞪著他

「我想跟brother一起去參加cute kitty的banquet,而且我想cute kitty一定也很思念我,我怎麼能讓我的cute kitty等這麼久呢?」說完露出爽朗的笑容,然而一松根本不想理他,只是冷淡的說:「痛死了,臭松閉嘴。」

最後兩人很快就到貓咪聚集的小巷內,一松看到貓咪們後一改剛剛陰沉的態度,馬上走到貓面旁蹲下身,貓咪看到一松也很親暱的靠過來蹭他,一松摸摸貓咪的頭,隨後更多貓咪圍上來,一松拿出幾個貓罐頭來餵他們

カラ松猶豫的一下也走過去蹲下來,但是當他看到一松因為貓咪而露出的微笑時,カラ松愣住他,雖然說他們一直都是住在一起,但是カラ松幾乎可以說是沒有看到一松露出這樣輕鬆的笑容,不得不說一松現在的笑容充滿了吸引力。

一松一直都很溫柔自悲,這樣大家都知道,但是現在一松的態度反倒因為被需要而感到開心,原來對一松來說那些關心的話都不重要,他只是希望自己被需要,カラ松回想了一下才發現一松其實一直都在散發這個訊息,只是沒有人注意到而已!

「幹嘛一直看我,好噁心!」聽到一松充滿嫌棄的聲音,カラ松卻沒有移開目光,隨後突然說道:「一松,不管你有什麼煩惱都可以跟我說!」

聽到カラ松莫名其妙的開口,一松也是愣了一下,然後看向正在吃食的貓咪,不知道想到什麼說道:「吶!臭松,我跟你說件事,但是你一定要把這件事帶到墓裡面去,聽見沒?」

「啊……好!」カラ松還沒反應過來,但是當一松扯住他衣領後他馬上答應下來

待續

其實文名是隨便取的,反正我覺得大概就是這樣了,還會繼續更新請放心

评论(4)
热度(20)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