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體保(三)

也不知道有沒有人喜歡,反正就這樣寫下去了.......


CP:カラ一


(三)

午餐時間在一松的沉默中結束,カラ松不禁有點擔心是不是自己太急躁了,但是下午有課的他沒有追問的時間,而一松也逕自回到保健室,一打開保健室的門就看到いちまつ躺在保健室的床上,いちまつ是一松家裡最小的弟弟,同時也是今年才剛剛進入這所高中,參加的社團是籃球部,跟某個白癡以前專攻的項目一樣。


「你怎麼在這裡,不用上課嗎?」一松一直對いちまつ都滿好的,但是對他好主要原因是いちまつ個性上比他們所有人都要內向,所以更讓一松和ichi有想保護他的欲望


「……一松哥哥,我中午想找你一起吃飯,可是你不在,ichi哥哥也不在。」いちまつ被一松的叫喚吵醒,於是睡眼惺忪的爬起來


「你不是都跟那個芋一起吃飯嗎?」一松想起每天都很開心自己交的一位朋友的いちまつ,自從他認識那個叫芋的朋友就不會再找他們吃飯了


「芋他……今天早退了。」いちまつ說到芋的事情有點沮喪,不過想也知道,一直都沒有朋友的人突然出現一個朋友當然無比重視,而且芋對いちまつ也不錯,主動找他一起吃飯いちまつ社團活動結束也會等他一起走,所以一松對於芋倒是沒有任何反感的感覺,也任憑いちまつ跟芋繼續當朋友


「為什麼呢?」一松漫不經心的追問,其實他根本不在乎芋早退的原因


「我也不知道……」いちまつ低下頭好像很難過


一松看到いちまつ這樣子,於是摸摸他的頭算是安慰他,然後雙手搭著いちまつ的肩膀跟他說今天放學帶他去貓咪咖啡店轉換心情,いちまつ聽到可以去貓咪咖啡店眼睛的亮了,於是用力的點頭便打算回去上課,一松也順勢塞了カラ松多給他的飯糰給いちまつ


看到いちまつ明顯心情變好,於是一松也放心了,然後坐到桌子前腦海裡又想起剛剛カラ松的告白,面對カラ松這麼多次的告白攻勢,老實說一松也有點招架不住,想起カラ松那認真的表情說著我喜歡一松,一松臉又不自覺的漲紅了


「太狡猾了……」一松趴在桌上,但是彷彿頭頂都在冒煙


下午時間很安逸,沒有誰來保健室,一松吹著保健室窗戶吹進來的涼風,腦海裡雖然一直想著カラ松的事,但是想著想著迷迷糊糊就睡著了。


下午雖然說好操場集合但又被學生”放鴿子”再去學生班級路上手機收到老師發來借堂的消息後,カラ松已經習以為常,但是カラ松不打算回辦公室,而是熟門熟路的往保健室的方向走,カラ松來到保健室後依然理所當然然後說道:「一松teacher,我只能對你表達我炙熱的愛意才能讓身體好起來,我知道一松teacher會永遠待在這裡迎接your love到來也就是me!」


原本以為會收到一松的惡毒反駁或是攻擊,卻發現沒有任何人回應他,カラ松納悶的走到一松身邊才發現一松趴在桌子上睡著了,這樣的狀況讓カラ松滿意外的,因為一松雖然常常偷懶沒錯,但是幾乎每次都是直接躺到床上去睡,這樣趴著睡還是頭一次,カラ松好奇的看著一松,最後雙眼卻定在一松那平靜的睡顏上,一松平時對自己的張牙舞爪的像是隻暴怒或是受到驚嚇的貓咪,然而一松睡著的臉卻像是溫柔無殺傷力的小貓,一松這個樣子對カラ松來說真的是難得一見,於是他不知不覺的拿出手機……


一松是被一聲聲的卡嚓聲吵醒的,但是當一松睜開眼睛就看到貼著滿滿水鑽的藍色骷髏頭,同時後背竟是一片閃亮的金黃色,一松覺身體哪一處明顯一痛,然後又閉上雙眼,再次睜開始看到カラ松那開朗又愉快的笑容。


「……你怎麼在這裡,難道是學生嫌你太痛全體逃課了?」一松看了一眼時間確定還是上課時間後毫不猶豫的挖苦カラ松


「哦!NONONO,是數學teacher想要幫他的班級學生提升數學能力,探討數學的奧……」カラ松話才說一半,一松馬上打斷道:「你又被借堂了啊。」習以為常並且カラ松也是全校很常被借堂的老師,主要在於カラ松也很好講話,而且一松覺得カラ松很樂意借堂給其他老師,因為每次只要被借堂他就可以來這裡蹲一節課


想到這裡一松有一種想把カラ松從窗戶丟出去的衝動!

但是保健室在一樓,就算丟出去他很快就會回來,而且還毫髮無傷,前提是自己又那力氣可以把カラ松丟出去……


「被借堂你跑來這裡幹嘛,給我滾回去!」一松悠哉的站起來伸了個懶腰打算去床上接著睡,カラ松跟在一松的屁股後面走顯然不打算回去


一松不屑的嘖一聲,隨後打算無視他直接去睡覺,也許是真的太睏了,一松很快就睡著了,但是沒想到當他醒來時發現自己竟然在カラ松的懷裡,一松整個人都懵了!


「クソ松,死ね!」一松毫不留情一腳就將カラ松踹到地上,カラ松被一松這一踹一摔也清醒了,看到一松幾乎是炸毛的站在床上,カラ松反而委屈的說:「我本來想給一松teacher一個Good Morning Kiss。」說著還順勢送的個飛吻過去惹的一松一身惡寒……


「クソ松,都下午了哪來的早安吻,滾!」一松也不知道是生氣還是害羞,但是カラ松清楚看到一松已經紅透的臉,カラ松看著一松最後脫口而出:「好可愛啊,一松teacher是my love kitty!」說著馬上爬起來朝著一松撲過去


一松被カラ松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幾乎是差點跳起來,然後就被カラ松給撲倒在床上。


「重死了,滾開クソ松!」一松氣得想將他身上那沉甸甸的人推開,但是在他身上的那個人卻紋風不動,一松氣的瞪向カラ松,卻沒想到カラ松一改平時那輕鬆平常的微笑,臉上取而代之的是認真的表情,雙眼像是可以看進一松眼底一樣,カラ松的臉也有點紅,從唇裡呼出的熱氣一松也可以清楚的感覺到……


這樣的氣氛很不妙,一松雖然心裡這樣叫著,但是身體上卻一點反應都沒有,カラ松此時開口說道:「一松,我真的很喜歡你,好喜歡你。」カラ松的語氣也帶著擔憂,這是一松沒聽過的語氣,カラ松一直都是充滿自信的,這樣的口氣讓一松一度覺得カラ松又回到他還是學生時代那青澀的大學生



カラ松其實我不打算撲倒一松的,只是一個不小心,但是當他看到被他壓在身下的一松後他覺得自己再也無法保持冷靜,一松的臉相當紅不知道是害羞還是生氣,可是一松天生力氣不大,那想把他推開又推不開的樣子就像隻可愛的小貓在拼命掙扎,カラ松覺得此時的一松很可愛且……很誘人……


雖然告白很多次,但是一松從來沒有回應他,カラ松看著眼前的一松,最終還是再次開口告白,但是看到一松又不打算回應,カラ松看著他那逃避的眼神,カラ松決定直接用行動表示自己的感情。


カラ松俯下身吻上一松的唇,唇在一松的唇上摩擦,也許是初次接吻力道掌握不好,雖然閉著眼睛但是感覺到一松在推拒抵抗,可是カラ松還是堅持的加深這個吻,舌也挑逗的舔弄一松的唇,像是在等待一松回應他,一松覺得自己幾乎不能呼吸,忍不住張開嘴カラ松的舌就馬上鑽了進來,帶著侵略性的掃過一松的口腔內壁,纏上一松不知所措的舌頭,綿密又深長的吻讓一松幾乎喘不過氣。


「打擾了!」此時一道聲音在門邊響起,一松聽到馬上驚覺想推開身上的カラ松卻沒有用,無奈之下一松直接一腳踢在カラ松的膝蓋上,カラ松痛的鬆開一松,一松才找到機會脫身,他粗魯的擦掉唇邊牽起的銀絲馬上離開床走到桌前


「原來カラ松老師在這裡啊!」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おそ松


「你來幹嘛,おそ松。」一松不耐煩的瞪他,他那意味深長的笑容讓他感到討厭


「唉啊!我壞了你們的"好事”了嗎?」おそ松完全不帶歉意的笑著,一松的眼睛幾乎可以噴出火來,而カラ松內心是真的感到無比委屈


「你到底來幹嘛,沒事就給我滾出去,你們兩個都滾。」看一松真的作勢要趕人,おそ松趕緊擺擺手說:「等等!是真的有事啦,等一下要開教務會議,我找不到カラ松老師所以就過來找人了。」おそ松依然微笑著,一松斜眼看到一下カラ松說道:「那你找到人了,現在你們馬上給我滾。」語氣像是在驅趕細菌一樣的,カラ松雖然很想再跟一松說什麼,但是還來不及說話就被おそ松拉走了


當一松確定カラ松離開後,腦海裡又想起剛剛被他吻的事情,臉又不自覺的燒紅,最後只是低聲罵道:「クソ松死ね!」


To Be Continued



评论(2)
热度(33)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